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农家少女网上发裸照寻母 自称遭不公待遇

正文字体:
日期:2008-10-28 来源:都市时报 !-- g
内容提示:全村人都知道彭春平拍裸照的事情以后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她。记者 朱帅/摄在彭春平姐姐家里,彭春平向记者讲述她的经历。记者 朱帅/摄在村委会大楼外,彭春平孤单的身影显得更加柔弱。记者 朱帅/摄看到自己父母唯一留下来的一张照片,彭春平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全村人都知道彭春平拍裸照的事情以后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她。记者朱帅/摄

在彭春平姐姐家里,彭春平向记者讲述她的经历。记者朱帅/摄

在村委会大楼外,彭春平孤单的身影显得更加柔弱。记者朱帅/摄

看到自己父母唯一留下来的一张照片,彭春平忍不住流下了眼泪。记者朱帅/摄

10月24日,网友八一军旗在彩龙中国网转发了一篇《裸体女孩网上泣诉:妈妈我错了,你在哪里?》的帖子,帖子开始以“编者按”的方式说:该文的作者是一位20岁的花季少女,她在发这篇帖子的同时,还附上了数张裸体照片。帖子里写道:“我跳下了一个很美丽的湖,我在湖里被好心人救了起来,把我送到了我住的地方,我的妈妈知道了,妈妈好痛心,就带着我的弟弟佳佳离开了……我选择了在网络发裸照引起关注,让更多的人帮助我寻找我的妈妈”。

之后,帖子以第一人称自述:我叫彭春平,1988年9月3号出生,今年20岁,我的家是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禄丰县勤丰镇的羊街村委会石旧村96号……可是因家庭发生了不幸,我的爸爸离开了人世,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爸爸走后,留下的就只是妈妈的无奈和艰辛了……爸爸的离开带走了妈妈、姐姐和我所有的幸福和希望,也带来了家庭的从此破碎心伤。我和姐姐很小就被迫离开学校去打工了,家里就象是个永不见光的地狱一样,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不幸,我和姐姐、妈妈一直在地狱中挣扎,祈求阳光的光芒……

帖子在彩龙中国网转发后,立即引起了广大网友的关注。同时,围绕着这个20岁花季少女自述的悲惨遭遇,猜测、质疑、怜惜、同情、指责,一时间充满了网络,使事情又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然而,记者从网上用此事中的关键词进行搜索后发现,关于彭春平的帖子又几种不同的版本,而且分别是在全国好几个城市发布的,内容大都是陈述家人及其自己几年来遭受到的苦难与困难,其中一篇8000多字的文章全面地细说了她的“经历”,并在文章最后留下了手机号、QQ号等联系方式以及博客地址。

为了进一步弄清事情的真相,记者先通过帖子中的联系方式,与楚雄州禄丰县勤丰镇的羊街村委会石旧村一位自称是彭春平亲属的男子取得了联系,在该男子处证实,却有彭春平其人,也却有彭春平发裸照寻母之事。

是什么样的磨难竟然让一个花季少女舍去尊严?是什么样的绝境使一个花季少女放弃家庭流浪异乡?她的家庭到底遭遇了什么样的打击?她现在的境况又是什么样的?带着这些疑问,我们昨天趋车赶往禄丰县,赶往勤丰镇的羊街村委会石旧村……

寻访——

网络裸女原是邻家小妹

下午1点多,记者在勤丰镇猫街见到了久违的发贴女孩彭春平:一件白色衬衣,黑色休闲裤,扎起的长发下是一副清新秀丽的脸庞,本人比照片上的看起来年纪更小些。就这样一个静静地站在路边的酷似邻家小妹妹的女孩,实在让人难以将她跟在网络上发裸照寻找母亲的疯狂举动联系在一起。

“请问你们是记者吗?”车刚停下,站在路边的彭春平就用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向记者询问着。在确认记者的身份后,彭春平便主动地介绍着自己最近的行踪,“我和姐姐刚从武定回来,前段时间我一直住在外面的旅馆里。”据彭春平介绍,由于家里的房子已经年久失修成为危房,而姐姐又已经嫁人,她目前已经没有一个真正意义的家。从外省回云南后,她也只是偶尔暂居在姐姐家。虽然自己的经历曲折离奇,但彭春平言语间透露着一种平静和沉着。

彭春平的姐姐家,是一个四合院式的两层小楼,进入小院大门后彭春平带着记者来到一楼一间房屋外,打开门,就迎面扑来一股霉味。屋子是一个约40平米的单间,里面并排摆放着两张沙发。沙发对面是一个电视柜,29寸的纯平和音箱看起来还比较新。彭春平在一张小凳子上坐下后,便不停地从包里翻出一张张“书面记录”,这些都记录着她的家庭过去遭遇的种种不幸。也许是这些东西让她想起了过去一些痛苦的回忆,在谈话期间彭春平曾经5度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哭哭停停地叙述着自己的童年和直到今天的生活。

遇见村长后她满脸怒气

采访过程中,彭春平和家人表示,目前最担心的就是村里重新划给她们家的耕地是否能要回来。带着这些疑虑,记者跟彭春平姐妹俩一起,来到了勤丰镇羊街村委会。

“那个抽烟的就是村长。”车还没停,彭春平就迅速地发现了正在办公楼前抽烟的村长,并急着跟姐姐要下去找村长。

“她们家的地已经重新划给她们了,是她们自己没有去种。”羊街村的村长介绍,彭春平家里的耕地已经经过村委会和村小组讨论给她们预留了,彭春平姐妹俩可以随时重新在自家的耕地上从事农业生产活动。

“分给我们的地在那里?现在都还有其他人种,你们也没有通知过我。”彭春平听到村长的解释后,立刻显变得激动起来,说话的语调也变得跟在家里倾诉遭遇时判若两人。

彭春平和姐姐拿出书面材料,在村长面前不停地比画着,从耕地问题一直说到过去自己在村里所受到的不公待遇,而所有争论的焦点始终围绕着村委会,是否要给罗春平姐妹使用耕地下发一个书面通知的问题。羊街村村长解释了相关文字材料需要镇政府才能下发后,便离开了办公室。

彭春平对这个答复显然是失望的,已经略显怒气的脸上又参杂着一种不屈,哀怨而让人畏惧。很难想象,这就是那个在网上深情呼唤母亲的女孩。

姐妹俩呵斥镇政府人员

由于耕地问题没有得到最终的答复,记者和彭春平一行又来到了勤丰镇政府。和到村委会时一样,彭春平下车就很径直往四楼走去,但还是只找到一名村委会相关工作人员。彭春平跟该工作人员似乎早已熟识,一见面就直接将自己的问题和顾虑抛给了对方。

了解彭春平的来意后,该村委会工作人员表示,彭春平的耕地问题村里已经帮她解决了,只要彭春平在工作时间内到村委会说一声,他们随时都可以派工作人员一起陪同彭春平去查看并开展农业生产活动。

“这种话我都听烦了。”彭春平突然大声呵斥起来,她的姐姐似乎也受到了感染,两人一起在村委会工作人员面前用语言宣泄着自己的不满,双方更像是在进行一场争吵。这时的彭春平没有眼泪,没有顾忌,只是不断的大声吼叫着。

记者曾几次劝说也未能完全将情绪激动的彭春平安抚下来。彭春平越说越激动,时而在办公楼前绕着步子,时而挥舞着手里的材料大声呵斥,不知道是想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还是感觉到越来越气愤,彭春平的面部开始抽搐起来,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