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姐弟恋女子不堪暴殴跳楼 男子为示爱随之跳下

正文字体:
日期:2006-3-13 来源:三秦都市报
内容提示: 她比他大三岁,她的家在陕南农村,她的家里很穷,这一切南某都不在乎,他只是用自己的方式爱着徐芳。然而,南某的父母却极力反对,这给两人的交往增加了不小的压力。怀疑徐芳对自己不够真心,心胸狭窄的南某经常为了一些小事和徐芳吵架,直到有一天,南某对徐芳大打出手。无奈,徐芳从三楼窗户跳下。

她比他大三岁,她的家在陕南农村,她的家里很穷,这一切南某都不在乎,他只是用自己的方式爱着徐芳。然而,南某的父母却极力反对,这给两人的交往增加了不小的压力。

怀疑徐芳对自己不够真心,心胸狭窄的南某经常为了一些小事和徐芳吵架,直到有一天,南某对徐芳大打出手。无奈,徐芳从三楼窗户跳下。看见心爱的女孩躺在楼下,南某也纵身跳楼以示殉情,所幸这对痴男怨女并没有因此丧生,却被摔成了重伤。

南某的父母在两孩子住院的第三天偷偷将儿子接走,从此不再露面。因为家境穷困,徐芳的治疗费成了问题,期间曾因为交不上钱还被停了几次药。

商洛女打工结识咸阳男

徐芳静静地躺在病床上见记者进来竟然抽泣起来。徐芳今年25岁,但她的外表和实际年龄很不相符,看起来她更像个刚毕业的学生。跳楼后受病痛的折磨,原本瘦小的徐芳显得更加清瘦。3月11日,记者在医院见到了这个可怜的女孩。

徐芳是商洛镇安人,家里还有两个妹妹。因为家里穷,初中毕业没多久,徐芳就来西安打工了,曾经在超市、饭店等不少地方打过零工。2004年,徐芳在一家饭店做服务员时认识了同样外出打工的南某,当时南某只有20岁,比她小三岁。刚开始,徐芳认为两人不可能有结果,也没抱多大希望,但随着交往的加深,徐芳感觉南某对自己是真心的,便死心塌地跟南某好了。

2005年,两人一起来到咸阳市,并开始了同居生活。南某的确对徐芳很好,处处照顾徐芳。那时候,南某在一个工厂上早班,徐芳上晚班,每次当徐芳起床后,南某都会把水从一楼提到他们租住的三楼,并且把一切都安排好才去上班,徐芳起床后一切都是现成的。徐芳说,那时候她感觉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心里下定决心,一定要和南某好好生活一辈子。

男方父母极力反对

徐芳和南某在一起生活后不久,南某就带着徐芳回家见父母。南某的家在咸阳市的一个县城,听说儿子找了一个比他大三岁的女孩,而且还是陕南农村的,南某的父母死活不同意他们的交往。为了改变父母对徐芳的看法,南某又两次带徐芳回家看父母,结果适得其反,南某的父母不仅反对得更加强烈,而且还打电话给徐芳的父母,说了一些很难听的话。原本同意两人交往的徐芳的父母此时也开始持反对意见。见南某的父母态度很坚决,徐芳有点泄气了,虽然南某对徐芳的热情不减,但徐芳心里多少有了阴影,总认为两人以后不会有什么结果。为此,两人开始经常吵架,而且全都是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徐芳心里的委屈给南某造成了错觉,“其实我对他是有感情的,可他总认为我不喜欢他、对他不好。”徐芳说,南某心眼很小,越是喜欢自己,越是爱和自己吵架,吵完架又向自己道歉。“我知道,他是爱我的。”徐芳说。

男友暴力讨要真心

日子就在这种吵吵闹闹中过去了。3月3日一大早,南某告诉徐芳,下午4:30等他下班后,两人一起从家出发去给徐芳找新的工作。因为路上堵车,徐芳没有在4:30准时回家,南某很不高兴,两人就开始吵架。吵架过程中,南某动手打了徐芳一个耳光,这一个耳光之后就再没停下手。“那一刻,我好像不认识他了,突然间变得很陌生。”面对南某第一次对自己动手,徐芳当时都蒙了。南某又接着打了徐芳几个耳光,还揪着徐芳的头发往墙上撞。到最后,南某掐住了徐芳的脖子,而且下手越来越重。“我感觉快要窒息了,求他放开我,但他还是没有松手。”徐芳使出全身的力气将南某从身上踢开,结果南某又扑过来继续掐徐芳的脖子。徐芳再次哀求,说了很多好话,南某的情绪才慢慢稳定下来。

到了第二天11点,徐芳见南某还在睡觉,便偷偷收拾行李准备回家,想暂时离开一阵子。谁知刚要出门时,南某醒了,一把抓住她说,死都要死在这里,别想着离开。说完后,南某又开始了暴行,死死掐住徐芳的脖子不放。徐芳害怕极了,拼命喊叫,听见有人敲门,南某才停下来。过了一会儿,南某要出去买东西,警告徐芳不要逃走,否则将她全家杀光,出门时顺手将门反锁。

翻窗跳下三楼

此时徐芳已经从刚开始的心痛变成了恐惧,“我再不走,等他回来就完了。”害怕南某回来后再打自己,徐芳决定从三楼窗户跳下逃生。选好了角度,徐芳闭上眼睛从三楼跳了下去。“着地的时候,我的脚突然撕心般疼,我心里想,脚肯定断了。”

躺在地上的徐芳感觉意识越来越模糊,过了一会儿,南某不知什么时候也躺在她的身边,好像脚也受伤了,眼里含着泪水抓住她的手问她哪里疼,同时喊周围的人拨叫120。之后徐芳什么也不知道了。清醒后的徐芳才听说,在她跳楼后不久,南某就回来了,发现徐芳从三楼跳下躺在地上,便也纵身跳下三楼。“他是为了表示他对我的爱,表示我能跳楼,他也能跳楼。”徐芳说。

徐芳的伤势很严重,被送进医院的当天下午就实施了锯骨手术。南某的父母及时赶到医院,为两个孩子交了2000元住院费,并打电话将徐芳的父母从镇安县叫到医院。徐芳和南某住在一个病房,但几乎没有说几句话。“他一直看着我,问我后悔不?我问他后悔不,他说不后悔,即使我残废了,他也要我。”徐芳说,南某在病房里显得很痛苦,但她看得出,南某是爱她的。

没钱治病成难题

3月6日晚上11点多,南某的父母以上厕所为由将南某偷偷接出医院,从此再没露面。徐芳的父母都是农民,家里本来就已经很困难了,为了给徐芳治病,徐芳的父母四处借钱,周围能借的亲戚已经借遍了,可是也没借到多少钱,期间几次因为交不上钱都被停药了。据徐芳的主治医生杨大夫说,徐芳被送进来时,脚伤非常严重,右脚踝呈粉碎性骨折而且严重脱位,医院为其实施了锯骨手术。这种手术有可能引起骨头坏死或创伤性关节炎,以后走路会感觉疼。但目前的治疗跟不上,用药不及时,对病情将有严重影响。

徐芳告诉记者,她曾经给南某的父母打过电话,原本只是想问候一下南某的伤势,可是南某的母亲很凶,根本就不让她和南某说话。后来徐芳的父母又打过一次电话,希望双方能坐下来聊一聊,先给孩子治病,可是对方却说没时间。按照徐芳提供的电话号码,记者分别拨打了南某父母的手机,一个始终无人接听,另外一个听说是谈徐芳和南某的事,便称记者打错了。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徐芳一直哭个不停,苍白的小脸挂满了泪珠,对于这段不幸却又难以割舍的恋情,徐芳显得很矛盾,对于以后会怎么样更是充满了迷茫。就在采访结束时,徐芳告诉记者,她想通过报纸告诉南某,她不恨他,毕竟他以前对她那么好,希望南某能好好养伤,她很挂念他。文/王昭玮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