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卖花女孩被陌生男子带走 被找到时男子赤裸上身

正文字体:
日期:2006-4-13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内容提示:东大街上的卖花女孩 本报记者宁峰摄 新闻引子 卖花女孩被陌生男带回住处昨日,有市民反映一卖花女孩晚上被陌生男子带回住处,被女孩家长找到后,这名男子已由警方带走询问。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西安市东大街的事发地点,住户们议论最多的是那名卖花女孩真的很可怜,但她怎么到这栋楼里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

东大街上的卖花女孩本报记者宁峰摄

新闻引子

卖花女孩被陌生男带回住处

昨日,有市民反映一卖花女孩晚上被陌生男子带回住处,被女孩家长找到后,这名男子已由警方带走询问。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西安市东大街的事发地点,住户们议论最多的是那名卖花女孩真的很可怜,但她怎么到这栋楼里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谁也不清楚。

一位曾与民警一起敲开门的住户说,凌晨1时许,卖花女孩的父母带着民警找到这间房子,门打开后,小女孩穿着衣服在床上,而那名男子却赤裸着上身,正慌张地穿衣服。凌晨5时许,那名男子被民警带走,而小女孩则由其父母带回家。

目前,警方关于小女孩的情况只透露其11岁,其家长不愿意公开此事,而当事男子仍在所内接受调查。

记者走访

她卖花给妹妹筹学费

“卖花了,卖花了,叔叔给阿姨买枝花吧……”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在西安市一些繁华路段就会出现这样一群小女孩,稚嫩的声音流露出无限渴望,她们艰难地游离在这个城市中。虽然未成年,但已成为西安夜生活的一部分。

昨晚7时,西安遭遇了倒春寒,风很大,行人匆匆走过南大街。只穿了两件单衣的小怜,如往日一样,穿梭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卖着鲜花。但她的运气不好,从下午5点开始,一枝都没卖出去———每当看到一对恋人,她都会跑过去,缠着他们至少50米,但当恋人们消失在夜幕中时,花,还捏在她手里。

10岁的小怜推销鲜花时,总是轻声细语地说:“叔叔,买枝花吧……”半个月前,她和19岁的哥哥从安康来到西安,每日下午5点到南大街卖花,次日凌晨2点,才回到租住的地方。

“哥哥不卖,他负责批发花和在家做饭,”小怜说,“卖花都是我来,哥哥说,他卖也没人要。”

小怜只读到小学二年级,便辍学了,因为家里穷,“爸妈在家里种地,挣钱只够吃饭。”她来西安卖花,是为了给妹妹筹集学费,“妹妹上学需要钱,一年就得500块。”

每枝花进价5角,“我卖5块,但只要有人要,1块钱也卖,”她的账算得很细,“每月住房100块,买菜买米100块……一个月能攒200块。”照她的算法,3个月就能攒够500元,但“我要在西安最少待一年,因为妹妹将来要一直上到大学。”

10岁的小怜正是上学的年龄,她也觉得在学校很好,“上学能识字,走到哪儿,人家都要识字的人。”但当记者问她是否愿意再回学校时,小怜沉默了半晌,说:“不去,我上,妹妹就去不成了。”

和小怜交谈的地方,离一家知名的快餐店只有几步之遥,透过玻璃,不少孩子都坐在里面,吃喝着。但小怜从没进去过,她的晚餐只是米饭就煮白菜,她说自己也不想去,“去了,就没钱给妹妹”。

每晚卖花到深夜,小怜总是很害怕———“害怕坏人欺负,害怕穿制服的叔叔收我的花。”她很冷,坐在板凳上微微颤抖,可她说,这么做不后悔,原因同样是为了妹妹。

和她告别时,记者花20元买了4枝花,也许是做成了当天的第一单生意,小怜临走时,回头半鞠躬地向记者说了声:“谢谢叔叔,有空到我家来玩。”

关注卖花女孩·城管坦言

卖花童是典型弱势群体

“卖花的孩子们,是典型的弱势群体,绝大多数都是未成年人。”西安碑林区城管执法局副局长张冀瑞坦言,“对这些人的管理,是个难点”。

张冀瑞说,这些12至16岁的孩子,都是到了晚上7点以后才出来卖花,直到第二天零点左右回家。城管执法部门曾对这些流动的卖花者进行过整治,“但每次把她们带回单位,孩子就哭哭啼啼,说她们家庭困难,卖花就是为了挣生活费,”张冀瑞说,“我们也有孩子,听到她们的遭遇,不忍心罚款、扣东西,只能以说服教育为主。”然而,不少人前一天才被批评,第二天又会上街继续卖。

张冀瑞介绍,卖花基本都是个人行为,外地和本地孩子都有,“不像卖艺、乞讨是有组织的,”他说,“每人一晚上最多挣二十多块,且卖花不像其他大型占道摊点,对市容影响不是很大。”

“卖花的孩子都在大型商场、迪吧附近活动,那里人流量大,人员构成复杂,对孩子的安全是个威胁。”张冀瑞对这些未成年人的安全也很担心。

关注卖花女孩·市民同情

站在寒风中卖花的孩子太可怜了

16岁的李同学正在上高二,谈起卖花的未成年人时,李同学觉得她们很可怜,“卖花的孩子和我年龄相当,甚至更小,但比起我,她们是不公平的,”李同学说,“在本该学习的年龄,本该在父母呵护下长大的年龄,她们却要每晚站在大街上,乞求别人买花。”

李同学认为,卖花孩子的行为不好,“缠着别人买花,太不礼貌。”但对这个群体的遭遇,她说:“她们不得不做,卖不到钱,她们的生活也过不好。卖花的孩子没有选择,很可悲。”

每当看到卖花的孩子,59岁的市民程先生,就会想到自己的孙女,“孙女老缠着我去吃快餐,而她们总站在寒风中替别人卖花,太可悲了!”程先生说,不论卖花的行为对或错,“孩子是无辜的,是成年人把她们推向深渊,让人寒心。”

关注卖花女孩·专家质问

谁剥夺了孩子受教育权利

听到那些还未成年的女孩,需要卖花到深夜才能回家时,西安市教育协会会长许建国流露出深深的担忧,“当别的孩子都已进入梦乡,她们却还在街头,太危险。”

许建国认为,孩子卖花,首先是家长责任感的严重缺失,“都是需要爱的年龄,别的孩子有家长呵护,而她们只能独自承担生活的重任,那些家长逃避了他们应尽的义务。”

许建国说,这些孩子大都处在接受义务教育的年龄,可她们把时间都用在街头,“义务教育,是人生重要的原始积累,它决定人生的未来。对这些孩子来说,卖花只是一时行为,她们不可能一辈子卖花,可是不受教育,她们没有未来。”

是谁剥夺了孩子受教育的权利?“家长、乃至整个社会!保证孩子受教育,是每个家长应尽的义务;保证每个适龄未成年人进入学校,是政府应尽的义务!”许建国说。

“我还想劝劝卖花的孩子们,回到学校,回到爸妈身边,那里才是你们的港湾,”许建国语重心长,“这个社会太复杂,只有等你们学好知识,积累起经验,才有闯荡的资格。”本组稿件由本报记者冯强田永丽采写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