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湖北首例艾滋病人婚后长胖了还自办棋牌室谋生

正文字体:
日期:2006-4-27 来源:荆楚网-楚天都市报
内容提示: 本报讯2005年4月28日,一场特殊的集体婚礼在黄石大冶市卫生局四楼会议室举行:艾滋病患者崔钢(化名)与健康人林颖(化名)举行婚礼。民政部门证实,这是湖北省首例艾滋病感染者结婚。近日,本报记者再次前往大冶,采访了他们。 婚后长胖了,精神了许多4月7日,一个阳光明媚的春日。

本报讯2005年4月28日,一场特殊的集体婚礼在黄石大冶市卫生局四楼会议室举行:艾滋病患者崔钢(化名)与健康人林颖(化名)举行婚礼。民政部门证实,这是湖北省首例艾滋病感染者结婚。

时隔一年,这对夫妻过得怎么样?艾滋隐私被曝光后,生活是否受到影响?近日,本报记者再次前往大冶,采访了他们。

婚后长胖了,精神了许多

4月7日,一个阳光明媚的春日。在大冶市金牛镇上,49岁的崔钢微笑着打理一家棋牌室。

见到记者,崔钢如同会到老朋友,搬椅子,递烟,倒水,十分客气。

崔钢的家位于金牛镇的西北端,通往他家的路边,一堵砖墙上写着“艾滋病是我们的敌人,艾滋病患者是我们的朋友”。崔钢说,这行字让他感到踏实,因为它证明这个社会没有排斥他们。

与一年前相比,崔钢长胖了,也精神了。

“关键是心情舒畅了很多!”崔钢笑着说,过去一个人过惯了,懒得打理胡子和头发,“现在不一样了,有完整的家,就要有过日子的样子。”

1995年,因家庭经济困难,崔钢和妻子到河南驻马店卖血不幸感染上艾滋病。后来,妻子辞世。他从小到大的邻居林颖离异多年,便接纳了这位童年的伙伴。

办养殖场亏了现在开棋牌室

崔钢一直坚持:“虽然不幸染上了艾滋病,但不能总靠别人的支持生活!我要用自己的双手养家糊口。”

婚后不久,崔钢用政府资助的近7000元钱,加上部分借款,请人把水沟填平,用砖头、木料和石棉瓦,搭起了一座100多平方米的养殖场。

买进10头牲猪,其中3头母猪,家庭养殖场就这样开张了。崔钢很快发现,牲猪的“饭量”相当大。养猪的成本涨了,出栏牲猪和猪仔却卖不出好价钱。崔钢一算账:亏了!要另谋出路。

去年9月,崔钢、林颖夫妇在镇上租下一个约50平方米的门面,开起棋牌室。

林颖告诉记者,虽然客人都知道日常接触并不会传染艾滋病,但在打牌时显得有些谨慎。比如崔钢在桌上打牌时,无意中手碰到别人,对方就会像受了刺激一样,看一看手有没有被划伤,还有人拿起麻将牌看看是否干净……

记者也感受到客人们对崔钢的“防范”。按照当地棋牌室的“规矩”,主人一般会在中午给玩牌的客人提供午餐,但记者看到,到了吃午饭的时候,所有打牌的人都不约而同地离去了。

林颖说,虽然午饭不吃,但到了下午一两点钟的时候,那些客人们还是会不约而同地回来打牌。

为了照顾到大家的感受,在棋牌室开张后,崔钢每天的工作只是照照场子收收钱,每天的工作时间超过10小时。他很少自己上桌打牌,只有在客人“三差一”时才临时补个位,等人一到齐就下桌。

崔钢说,自己开棋牌室并非为了聚赌,也没指望靠棋牌室能赚多少钱。在他这里打牌的人,多是打“一分”的,一天下来,崔钢可以挣20-30元租台费,一个月下来可以收入近千元,基本上能够养活一家人。在当地靠生产自救的艾滋病感染者中,这份收入还算不错。

一年了,妻子尚未感染艾滋

崔钢懂得尊重他人,有风吹过时他常会咳嗽,每当这时他总是会抬手遮住嘴,防止唾沫溅到别人脸上。

中午吃饭时,一家人的碗筷都是混在一起的,林颖笑着说:“这个不要紧,并不会传染。”

崔钢提到一个细节,刚开棋牌室时,一到中午吃饭时,街上有些“混混”就会来家里吃饭,吃完后一抹嘴就走了。后来得知崔钢有艾滋病,那伙人就再也没有来过。

崔钢说,目前身体上还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只是在冬天里容易感冒。此外,两脚不时地有些麻,那是去年10月份打赤脚到田里干农活时受了冻落下的后遗症。

崔钢并不避讳谈到夫妻生活,他对记者说,爱人是个体贴的人,只是在自己偶尔上桌打麻将输了钱后,才会和他吵嘴,但事后很快就和好了。为了不伤害对方,每次过夫妻生活时,崔钢都会主动使用安全套

林颖曾经做过相关检查,结果显示她并没有感染艾滋病毒。

“有这么多人关心,我们不孤独”

如果不是媒体的关注,崔钢可能会永远平静地生活在僻静的小镇上。去年春天,由政府部门操办的那场特殊婚事,让他和另一位艾滋病感染者公开于天下,全国各地的媒体谨慎地给予了关注报道。

这次,当记者来到崔钢家里,好奇的街坊笑着对崔钢说:“你可是受关注人物呢,你就不怕记者把你们的照片登上去了?”崔钢笑着说他对媒体和记者从来没有反感。林颖接过话:“我们干嘛要反感呢,媒体的记者又从来没伤害过我们。”

记者拍完照片问崔钢:“你们的名字是否需要用化名,图片要不要做模糊处理?”他们爽朗地答道,“不用了”。

崔钢有个小本子,上面记着一些媒体记者的联系方式。他说,经常会有媒体打电话来提出采访,有些不认识的人,他会在电话里问一下对方的身份,和他们聊聊天述说一下近况。

如果不是每天要吃药,崔钢与常人几乎没有什么两样。按照医生的嘱咐,崔钢每月10日必须到镇上的医院去领取4盒药。如果哪个月没去,医生就会主动打电话来询问。

记者看到,崔钢领的药品共有3种:“艾太”奈韦拉平片、“益平维”拉米夫定片、“沙之”司他夫定胶囊。这些都是针对HIV感染者的联合用药,且均是国家免费提供。

国家除了免费提供药品外,崔钢每个月还可领到一笔低保生活费。崔钢还高兴地提到,去年6月,濮存昕、张朝阳等防艾大使曾专程到大冶看望过他们。

这些经历,让崔钢感觉政府一直没有忘记他们这些特殊的群体。虽然婚后生活有些平淡,但生活上有了着落,他觉得“挺幸福”。

“我们这个群体的人太多了,总要有人勇敢地站出来,况且有这么多人一直在关心着我们,让我们不孤独。”崔钢微笑着说。

微笑是文明社会的花朵

编辑观点王正旺

没有孤独感并且感到“挺幸福”,看到崔钢在阳光下由衷的微笑,相信大家会因为他与我们共享生命而高兴。

崔钢的幸福感,首先来自于他的“青梅竹马”林颖,她的无畏像一个火炉伴着崔钢;其次来自于他周围的邻居,他们谨慎地避开病毒但跟崔钢和谐相处;更来自于黄石及大冶有关部门的关爱、国家相关政策的救助,以及濮存昕、张朝阳等“防艾大使”的鼓励。

人类还没有力量能阻止艾滋病毒对生命的吞噬,社会对艾滋病也存在诸多误区和偏见。对艾滋病患者的歧视无异于落井下石。而今,从国家政策到普通民众,社会对艾滋病人更多地给予宽容、关爱,点点温暖像“人造太阳”一样照耀着崔钢不幸的生命,使他的幸福像太阳下的花儿一样在开放。

曾几何时,我们的社会对进城务工农民既限制又歧视,以致出现孙志刚式的悲剧;曾几何时,农村孩子进城,城里的学校要么大门紧闭,要么就多收费用抬高门槛;曾几何时,下岗失业人员及特困家庭在生命线边缘孤苦地挣扎。而今,城里的篱笆一个个在拆除,国家扶弱济困的政策随着经济发展在“小步前进”。

太阳可以融化坚冰,太阳可以催开花朵。我们看到,在社会的弱势群体中,跟崔钢一样,越来越多的人发出了微笑。这是他们对幸福生活实实在在的感受,更是日益文明的中国社会开出的鲜艳花朵。

在文明之光的照耀下,连艾滋病都阻挡不住崔钢的幸福之花开放,缠绕人世间的贫穷、孤独、忧郁、痛苦……还有什么不逃遁?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