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浙江连体女婴将在上海接受分离手术

正文字体:
日期:2006-6-12 来源:今日早报
内容提示:一对小宝贝酣睡着,不知道接下来等待她们的命运是什么。通讯员林舒菡 摄 在上海复旦附属儿科医院监护了10个月之久的玉环县连体婴儿即将迎来“分身手术”。这对连体婴儿,一出生就引起媒体广泛关注,她们的母亲陈艳芬近日在上海复旦附属儿科医院的《手术知情同意书》上签字,再过几天,她们就有可能做分离手术。如今面对连..

一对小宝贝酣睡着,不知道接下来等待她们的命运是什么?通讯员林舒菡摄

在上海复旦附属儿科医院监护了10个月之久的玉环县连体婴儿即将迎来“分身手术”。这对连体婴儿,一出生就引起媒体广泛关注,她们的母亲陈艳芬近日在上海复旦附属儿科医院的《手术知情同意书》上签字,再过几天,她们就有可能做分离手术。备受关注的连体双胞胎姐妹终于有望“独立”了。

自从生下这对连体婴儿,陈艳芬和胡再纪夫妇俩一直没有开心过。当初虽然得知可能怀上的是连体婴儿,但夫妇俩还是怀抱希望不舍得流产。如今面对连体婴儿病情复杂难以医治的事实,巨额的经济负担,分离手术的危险,失去亲儿的可能……他们将如何面对。

对不起无辜的孩子

她的眼神是忧郁的,说起两个女儿,她的眼睛里总是闪着泪花。

“我对不起她们啊,我让她们吃了那么多的苦,孩子都快10个月了,如果是正常的孩子,她们应该在学说话了吧,她们应该能够喊我妈妈了吧!”她轻声地喃喃。

她是陈艳芬,玉环连体婴儿的母亲。日前,当记者在玉环县清港镇见到陈艳芬时,她一直带着一点忧郁,谈起女儿时,她总是不停地说着请求女儿原谅的话。

今年32岁的陈艳芬看上去要比她的实际年龄大一些,体态还留有怀孕的虚胖。她家的房子很大,有三层楼,但里面却是空荡荡的。屋内楼梯的护栏还没有安装,记者上楼时,她不时地提醒小心脚下。

客厅略显凌乱,墙上她和丈夫的结婚照片耷拉着一半,另一半掉在地上。一只行李箱倒放在沙发旁,玻璃桌上的灰尘堆了厚厚一层,烟灰缸里的果皮长满了毛,看上去很久没人住过似的。陈艳芬说,这房子是结婚时修建的新房,住进来还没到两年,现在家里出了这样的事,自己一直住在娘家休养,丈夫忙着在清港一家家具厂打工,大家都没心思去打扫。

她告诉记者,房子的修建费还欠着两三万,靠她和丈夫辛勤工作还可以勉强维持生计。现在因为这两个连体的女儿,生产时的住院费,加上到上海来回的车旅费,原本并不很富裕的家庭已经是负债累累,亲戚朋友能借的都借过了。

冒着风险,她还是生下了孩子

去年,怀孕期间陈艳芬的腿正好被车撞伤,一直在家卧床休息了两个月。等腿伤恢复以后,她来到当地一家医院例行检查,然而就是这次B超检查给这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带来了阴影。

“你的孩子可能是连体的,不过还不能确定,你最好到别的医院去再看看。”医生在检查后对她说,这句话给了陈艳芬当头一棒。这时,离怀上这对连体婴儿已经有5个月了。

陈艳芬说什么也不相信这是事实,她又去了杭州、上海的医院,得出的结论还是孩子很可能是连体的。

“你还是把孩子打掉吧,不然孩子生下来,以后不知道要遭多少罪呢!”知道孩子可能是连体后,很多亲戚、朋友这样劝说。其中一位甚至提议,让陈艳芬在乡下生下这对孩子,如果生出来不好,就悄悄扔掉算了。

“你知道两个孩子生下来可能是连体的,为什么还坚持要生下来呢?”记者问道。

“我一直渴望着能够成为母亲,现在我已经30多岁了,作为产妇,也算是高龄了,如果这次机会失去了,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再做母亲了!”陈艳芬对记者说。她觉得,那时一切都只是可能。她也听说了有些孩子检查时是怪异或者畸形的,生下来却非常正常,她一直默默地安慰自己。

上海复旦附属妇产科医院的诊断让陈艳芬稍稍有点宽心,他们告诉陈艳芬,两个孩子可能只是腹部有点相连,生下来之后,花个三五万元做一个小手术,就可以分开。虽然医生也劝她从保险的角度出发还是把孩子打掉,以后可以再要,但是她和丈夫还是决定,把孩子生下来。

孩子诞生时想过放弃

去年8月24日,在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陈艳芬的连体婴儿通过破腹产来到人间。

可是,生下来后的情况却比当时诊断的要严重很多,两个孩子的胸、腹部和盆腔相连,一个存在先天性复杂性心脏病,另一个患有肺动脉狭窄、动脉导管未闭。

孩子生下来后转到了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

“说实话,当时也产生过把孩子扔在医院不管了的念头。”陈艳芬对记者说,一些亲戚也悄悄地劝她:“反正你又不是上海人,就把孩子丢在医院吧,医院会管的,估计孩子这个样子也活不长!”

然而,当看到两个可怜的孩子,陈艳芬的心里就像刀绞一样,她知道,把孩子丢下不仅是不道德的,也是违法的,更重要的是,这是她的亲生骨肉,既然已经让她们来到这个世上,就不能抛下她们不管!她决定,无论有多少困难,一定要想尽办法救两个女儿。

生下孩子后10多天,由于住在上海开销太大,陈艳芬决定把孩子托付给医院,先回家休养。

“女儿,别怪妈妈狠心,妈妈一定会常来看你们的,妈妈也是没办法,别恨妈妈好吗?”

虽然对于陈艳芬和她丈夫的悄悄离去,上海的媒体有过一些谴责,但是,陈艳芬对记者说,她无时无刻挂念着两个孩子。离她们而去,自己心里也非常难受,这实在是无奈之举。

医生说,孩子现在太小,稍微大一点,可以做分离手术,但是手术费要好几十万元。

为了能够挣到给女儿的手术费,她去了家附近的一些工厂打工,为了能多挣钱,她常常一天干十多个小时的活。最近一个月她一有空,就会坐6个多小时的汽车到上海去看女儿,这样来去折腾多了,工厂的工作也丢了。

孩子的照片随身携带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陈艳芬不停地拿出手机看,一开始,记者还以为她是在看短信息,后来才知道,原来手机里有女儿的照片。

陈艳芬还脸带笑容地把手机递给记者看,记者看到两个孩子的照片,孩子白白净净的,眼睛很亮,头发看上去长了许多。两个孩子没法分清,长得一模一样。这是在六一儿童节时,她和丈夫专程去上海探望孩子时拍摄的。“在上海看到医生往孩子肚子里打气,说是为手术准备用的。两个孩子看上去很难受,我心里更不是滋味。”她说。

“我的两个女儿可真可怜,一生下来就打点滴。现在她们都快10个月了,体重才6.8公斤,比她们生下来时的4.2公斤才重了两公斤多一点,远远比别的孩子要瘦小。”陈艳芬告诉记者,虽然长时间不在孩子身边,但孩子对她是有感情的,当她每次抱孩子,和孩子享受母子团聚的亲昵时,她又要离开她们了。

陈艳芬还特意给两个孩子起了很好听的名字,陈静萱和陈静妮。“孩子跟我一个姓,现在她们虽然瘦,但身体却比较长,长大了身材一定很不错,会很水灵。生下来就在一起的,以后长大了,她们会不会为谁是老大而争呢!”想起孩子手术后恢复健康的样子,陈艳芬的脸上才会有点笑容。

两个孩子状态良好等待手术

记者从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了解到,陈静萱和陈静妮的畸形状况相当严重,他们共用一个肠道,肝脏和脾脏也连在了一起。如果实施分离手术,在确保心脏能够正常跳动的前提下,先分开肠道、肝脏、脾脏等,然后再造肛门、会阴,涉及到医院心外、心内、普外、泌尿、新生儿等临床一线近10个科室。

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负责人介绍说,10来个月里,这对连体女婴一直都在医院监护,10多万元的费用都是医院出的。这对连体婴儿从去年一出生就受到很多社会热心人士的关注,不少好心人给她们捐款,筹集手术费用。现在,各项捐款加起来已经有二三十万元。

两个婴儿现在安置在儿童医院的抢救室里,据护士介绍,姐妹俩目前情况比较稳定。两个小家伙目前体重有6.8公斤,每天每人要喝650毫升的牛奶,胃口非常好。由于连体婴儿是面对面而睡的,相互干扰的地方很多,有时还会吵起架来,相互用手指责,护士免不了又要劝架一番,或者抱抱她们,这时她们才作罢,恢复宁静。

按照护理计划,在喂奶结束后必须给连体婴儿翻一次身,换尿布,现在护士给连体婴儿翻身、洗澡的时候,她们最乖,都一动不动地配合。然后她们会睡上2-3小时,这对连体婴儿的健康成长很有利。同时,为了给孩子进行分离手术,最近,医院在给两个孩子的腹部打气,以便让他们体内的器官有所分开,更方便做手术。

前不久,陈艳芬签订了手术协议,同意医院给孩子做分离手术。如果不出意料,再过几天,双胞胎就要实现“分身”了。陈艳芬告诉记者,她希望两个孩子都能够保下来,但是她也非常清楚,这样的可能并不是太大,两个孩子,她一个也不愿意放弃。

“我现在都不敢去想手术,越想越害怕,越想越担心,我只能祈祷我的两个女儿都能够健康,我相信我们会有好运的!”陈艳芬对记者说。(王晨辉高丽莎)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