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女子学生时代偷服雄性激素 切除乳腺欲变性

正文字体:
日期:2006-7-13 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
内容提示:张向阳说:“找媒体只是想一吐为快。她在邮件中说,她今年25岁,近10年来,一直想做变性手术,并已自行切除部分女性器官,身份证也已改为男性。“他”就是她,我们暂且叫她张向阳(化名),她说很喜欢这个很阳刚的名字。张向阳,25年前,生于安阳县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

张向阳说:“找媒体只是想一吐为快。”本报记者胡志强\摄

[核心提示]

7月10日,本报新闻热线接到安阳一位患有严重易性病女孩的求助电子邮件。她在邮件中说,她今年25岁,近10年来,一直想做变性手术,并已自行切除部分女性器官,身份证也已改为男性。现在,她正和一些医院联系做手术,但目前亟须一笔资金。

是什么原因使她患上易性病,她身后到底有何悲怨、曲折的故事?昨日凌晨,在安阳一家宾馆里她接受了本报的独家采访。

小时候,父亲一直把她当男孩养

7月10日上午,记者与发信人取得联系,电话那端传来一个男声,“他”说:“我就是这个患严重易性病的女人,因长时间的药物作用,已使我的声音变为男声。”

按约定,当日晚11时,记者赶到安阳市安星宾馆前。记者拨通她的电话时,3步远处,一位穿短袖运动衫和运动短裤“男子”的手机铃声响起。我们相对诧异了一会儿,“他”迈着大步紧走到记者面前,同时伸出右手。

“他”就是她,我们暂且叫她张向阳(化名),她说很喜欢这个很阳刚的名字。

她身高约1.60米,寸头,皮肤白皙,浓黑的眉毛下的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无论穿着打扮、声音、外表看不出女人的迹象。

接受采访前,她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瓶啤酒,用牙咬开盖,“咚咚咚”灌了几口,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

张向阳,25年前,生于安阳县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听我妈说,我出生时,父亲一直在摇头,‘咋会是个丫头?我这辈子给谁干的?’5年后,弟弟的降生,也没满足父亲想儿的渴望。父亲一直把我当男孩养,穿男孩衣服,留寸发。”张向阳说。

在她儿时的记忆里,没有女孩的概念,整天“玩枪弄棒”,和男孩子打成一片。

青春期身体变化让她觉得可怕

一直到初中,张向阳都是在男生堆里成长起来的,唯一和男孩们不一样的,是她没上过男厕所。她从小养成了憋尿的习惯,大小便通常在家解决。青春期身体的变化,让她觉得可怕。

“上初二那年秋天,我13岁,对我来说是最可怕的一天。我身体下身突然流了很多血,我哭喊着问妈妈为什么。妈妈说:‘你是女孩,女孩都会有这么一天。’那几天,我没去学校,天天躲在学校旁的一个小树林里哭泣。”

她开始憎恨自己的生理器官。一向活泼爱动的她变得内向,不愿与同学交往。乳房的发育让她不知所措,运动时乳房的抖动使她紧张,“感觉每天有无数双眼睛在注视着我,我感到恐慌。为了抑制乳房的发育,我用布条束胸,再穿上宽松的上衣。这样还是感觉身边有人指指点点。”

“直到我十六七岁时,父亲还满怀遗憾地对我说:‘如果你是男孩,像你这个年龄,该给你找媳妇了’。”

15岁那年,她开始偷服雄性激素

15岁那年,张向阳考上本市的一个医专。在女生宿舍住了不到一星期,她就在外租房居住。她对自己的女性器官也越来越厌恶。

在一次人体解剖课上,一个老师在讲课时,讲了一段关于变性人及雄性激素的题外话。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她从此接触到了激素这个词儿。并着了迷一样地泡在各个书店,读一些关于变性人及雄性激素的书籍。她初步了解了片剂、针剂雄性激素的作用。一天晚上,她在学校门口看到了一本《变性的困惑》,从中了解人能变性,对此便有了变性的愿望,并坚持了这个信念。

她开始尝试这些药物,她到药店买来激素,因为迫切想变成男儿身,她加大药物量。一个月后,她的声音开始变重,月经也不再”缠身“。她很兴奋,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宣布:“我以后要变性!”这句话一出,同学哗然。

上卫校期间,平时上厕所成了大问题,毕竟是女儿身,只是打扮说话男性化,每次见她上女厕所,老师、同学都“惊”而远之,从此,她选择了学校南侧一个废弃武校的残垣破壁中解决。

听到她想变性父亲死活不依

1998年7月,张向阳卫校毕业,被分到郊区一个医院实习。因介绍信为女孩,而她却穿着男装,医院的医生护士们都对她投来异样的目光。

“当时,一个中医内科医生还带我看心理医生,我把自己的经历及想法告诉他们,他们只是替我惋惜。”张向阳说。

上卫校期间,家人对她的“表现”仍是睁只眼闭只眼的态度。有一年过年时,她有意识地向母亲“灌输”变性的话题,加上邻居们的一些议论,她的父母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从此,每当我回家,父母就强迫我穿女性服装,在那年暑假,父母强迫我留发两个月,我当时感觉长发就是‘追命绳’,时时束缚着我。我跪在父母面前苦求着,求他们不要逼我,这样会让我生不如死……父亲听到这话,拿起擀面杖打我,还是没能使我屈服。我急切回到学校,此后,与家人产生隔阂。”张向阳说,“其间,父母还曾拿断绝关系相逼,求我做女孩。我的思想崩溃了,没有人能理解我,我还是坚持了自己的信念。”

为切除乳腺她跪求父母

在医院实习期间,张向阳知道了切除乳腺只是一个小手术。

为了却这个心愿,她跪在父母面前,说:“既然你们不要我了,我求你们能了却我最后一个心愿,你们在我的申请书上签字吧,我不后悔的……”当时父母看她不能挽救回来,哭着答应了。

该院一个外科主任王大夫佩服她的勇气,也表示同情,可他担心会惹医疗官司,就让她到公证处公证,而公证处拒绝了,并称这样的公证没有先例。最后王大夫汇报院长,院长又汇报给卫生局长,最后反馈一句话:“简直是自残,不同意。”

这之后,她觉得没有希望,就离开了实习地,并以男孩的身份,在本市一些食堂、宾馆等服务行业打工。其间,她的压力更大了,常常失眠,每天靠安眠药度日。她怕别人知道她的女儿身,不在老板提供的地方住,大冬天,她不得不选择有暖气的单位大厅度夜。

时间长了,张向阳病了,父母知道她的情况后,答应重新与她谈话。前提是:如不提做变性手术的话,可以穿男孩的衣服。

因当时感觉手头没钱,家里又不支持,所以她答应了父母的条件,但把变性的信念放在心底。

切乳手术是在桌子上进行的

2003年春,她以前实习时所在医院的那位王大夫告诉她,以前医院不想给她做手术,他想私下给她做。张向阳说:“因为这句话,我要感谢他一辈子。”

手术台选择了王大夫家的一张桌子上,王大夫从医院拿回无影灯……

“因条件有限,当时王大夫没显微手术设备,只有做简单的切除手术,乳腺一层层的剥离,乳头也被切离掉了。当时切除右乳腺比较顺利,等到切除左乳腺时,感觉一阵疼痛,我以为麻药没了作用,在王大夫做手术时,我顺手拿起桌旁的麻药针朝乳房旁推些药,结果立竿见影。手术进行了约50分钟。”张向阳说,“手术后,我感觉一身轻松,有一种做男人的自豪感。”

“奇怪,手术后一直没痛的感觉,之后,王大夫说,可能做手术期间不小心切除了部分神经。如今左乳腺没能恢复,落个坑。”说着张向阳掀开上衣,指着做过手术的胸部。记者发现她的胸部留下明显的两个大伤疤。

在爱情上她扮演男性角色

“整天为变性痛苦着,会和正常人一样碰撞出爱情火花吗?如果有,你是什么角色出现的?”记者问。

谈到爱,张向阳灌了一大口啤酒说:“我和正常人一样,虽然整日沉浸在变性的痛苦中,还是对异性产生了好感,只是我的角色为男性。”

1997年秋,也就是张向阳上卫校的第二年,一个女孩走进她的生活。“那个女孩因失恋,经常逃课,她了解我的情况后,表示理解,最后竟发展成一种依赖。当时,那个女孩答应,如果手术成功后,她愿意嫁给我,我虽然喜欢她,但毕竟心里清醒,理智、道德观一直控制着自己的行动。”

“毕业后,我们一直保持着这种关系。实习时,我们同在一个医院,我俩的频繁亲密接触使她家人知道后,给她施加压力。”

“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亲密活动,我们在一个房间内激动地抱在一起,可能是不能满足她的一些生理的要求,她主动提出和我分手,还说她已找了男友……”

当时,张向阳接受不了现实,曾经想到要报复她。

“有一次,我从濮阳回安阳后,接到她一个电话,并说要见见我,当我在她家门口看到她挺个大肚子迎接我时,突然一阵难受,一时报复的想法顿然消失。走出她家门时,特别开心。”

从此,在工作中,张向阳也经常接到女性的爱的信号,她觉得老是活在阴影里,只有选择逃避。

痴心不改誓变男儿身

今年6月,张向阳到上海海军411医院进行了简单问诊,当时一位何教授了解她的情况后称,一些男性体征已经在她身上体现明显,想恢复女性体征也不太可能了。让她回去准备手术费用4万元。这句话使她吃了定心丸,于是到郑州、新乡等地打拼,筹措手术费。

“为什么向媒体讲述自己的‘隐私’?想让媒体怎么才能帮你?”记者问。

“我想一吐为快,我相信《河南商报》,把这些年心中的积郁发泄出来。我现在感觉一身轻松。”

“拉弓没有回头箭,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我绝不回头,如今我已有两万多元,距4万多元的手术费还有一定的距离,如有好心人帮助我,我感谢他一辈子,但我不想借此大肆渲染,因我还想以后过平常人的生活。”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