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少女捍卫贞洁下体遭歹徒摧残 医院紧急救助

正文字体:
日期:2006-8-8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内容提示:陈月向帮助过她的有关部门的人员讲述手术后的情况并表示感谢。 阅读提示固始县杨集乡15岁的陈月,一名品学兼优的高中学生。陈月的不幸,牵动了固始县和安徽省省立医院成千上万人的心。“感谢固始县的父老乡亲,感谢安徽省的白衣天使们,是他们出手相助,坚持正义,我们穷家弱女才捡回一条命,获得新生,讨回公道……”8月..

陈月向帮助过她的有关部门的人员讲述手术后的情况并表示感谢。

阅读提示

固始县杨集乡15岁的陈月,一名品学兼优的高中学生。7个多月前,在上学途中遭遇歹徒冯登强的袭击。为捍卫贞洁她拼死反抗,却遭到了歹徒惨绝人寰的摧残。

陈月的不幸,牵动了固始县和安徽省省立医院成千上万人的心。7个多月来,为了从死神的手中夺回陈月如花的生命,为了让陈月继续拥有健全的生育功能,素不相识的人们自发结盟,演出了一场扣人心弦、跨越豫皖两省的爱心大营救。

“感谢固始县的父老乡亲,感谢安徽省的白衣天使们,是他们出手相助,坚持正义,我们穷家弱女才捡回一条命,获得新生,讨回公道……”

8月7日,当固始县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律师郑传英走进固始县杨集乡张油坊村陈月(为保护未成年人权益,化名)家,把固始县人民法院作出的“判处冯登强有期徒刑10年”的判决结果告诉陈月时,这个备受摧残、身心疲惫的15岁少女和奶奶抱头痛哭。

遭祸少女抗暴遭非人摧残

在固始县城读高中的陈月,家距县城约30公里。三年前,父亲患肠癌撒手西去,母亲改嫁邻村,陈月和年幼的弟弟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住在三间土坯房内,用自己稚嫩的肩膀,勇敢地挑起了生活的重担,料理家务、下地干活,甚至爬上屋顶修房子,是家里的“顶梁柱”。她学习上很刻苦,在其就读的高中的同年级近千名学生中,她每次的考试成绩都在前十名。

“孩子的一切,都被冯登强这个禽兽给毁了!”张油坊村村委会一名干部介绍说,2006年1月1日中午,吃过午饭的陈月收拾完碗筷,安顿好爷爷,背上书包出了家门,去学校上自习。经过一个杉木林场,她发现同村的男青年冯登强尾随在她的身后。后来,冯登强冲了上来,抱住她向公路旁边山冈上的树林里拖,她不屈地抗争,咬伤冯的胳膊。恼羞成怒的冯登强将她掀翻在地,从身边的杉树上折下一根比大拇指还粗的布满尖锐树刺的杉树枝,残忍地捅向她的面部。她的面部立刻血肉模糊起来,口腔内也满是鲜血。冯登强并未就此罢手,又将树枝惨无人道地一次又一次捅进了她的下身……

“当天下午1时40分,我正好骑着自行车去街道办事,路过杉树林时,听到有人呼救。我立即跳下车,钻进了树林,看到已经变成了血人的陈月。我赶紧将她抱出来,放到公路边,向过路人求助。”张油坊村村民冯广秀回忆说。

在一个骑摩托车男青年和一个出租车司机的帮助下,冯广秀叫来了陈月的母亲,几个人合力,用出租车将陈月送到杨集乡卫生院。医生们经初步检查,发现陈月的直肠、肛门均等部位被严重损伤。

愤怒好心群众帮民警抓凶手

陈月告诉亲人,害她的是同村的冯登强。

冯登强,男,26岁,平时游手好闲,经常在路上尾随或骚扰当地的小女孩和女青年,当地派出所的民警为此多次对他进行训斥和警告。由于名声不好,冯登强至今未婚。

惨案震惊了当地的父老乡亲。当天下午2时50分,附近中学的几十名师生得知陈月惨遭不幸的消息后,怒火中烧,立即自发结队直奔案发地,冲进公路旁的林场,排成队“拉网式”搜索犯罪嫌疑人冯登强的踪迹。

下午3时许,近百名村民和追赶冯登强的百名师生汇聚在了冯家的院外。派出所的民警也随后赶到。

愤怒的人群像潮水一样从四面八方涌来,群众越聚越多。人们怒吼着、叫喊着,让冯家交出嫌疑人。众怒难犯,冯家的亲属只好打开院门,霍云锋等人将冯登强抓捕。

下午5时许,从乡卫生院传来消息,陈月急需转往县人民医院救治,可能需要大笔的治疗费用。

救人众乡亲自发“义购”

越来越多的人围在冯家的院外,督促冯家人为陈月筹集“救命钱”。

晚7时30分,县人民医院传来消息,陈月需转往安徽省省立医院进行手术,手术费用初步估计应在5万左右。

陈月的命运牵动着所有在场人的心,围观的人们更加愤怒了。“冯家必须拿钱。”群众怒吼起来。村支书蒋虎从人群中站了出来,拿出了刚刚草拟的变卖财物的协议书,无声地摆在了冯家父母的面前。

有人提出为陈月捐款,随即就得到了赞同。邻村已为人母的杨芳第一个走出人群,将口袋中仅有的卷成一团的几十元钱交到蒋虎的手上,一个,二个……捐款的人越来越多,蒋虎手中的捐款很快就变成了厚厚的一沓。

天色渐渐暗下来,站在寒风中的父老乡亲久久不愿离去。晚8时许,战战兢兢的冯父终于颤抖着双手,在变卖一部分家庭财产的协议上按下了自己的手印。

现场的群众立即开始收购冯家的粮食和耕牛,乡邻们没有讨价还价,以最快的速度进行着“义购”。冯家的财物很快被变卖完毕,卖得的1.2万元钱,交到了陈月的爷爷陈学功的手上。

[2][下一页]

抢救县乡医院全力以赴

“当时我们都是全力以赴啊!”固始县杨集乡卫生院外科医生李西明等人对自己亲手抢救陈月的场面,记忆犹新。

1月1日下午3时许,杨集乡卫生院外科医生李西明、吴德刚和妇科医生杨术清紧急对陈月的伤势进行会诊。

听说陈月的母亲身上带的现金不够,一位高个子青年抹了抹脸上的泪水,迅速走到药房的窗口默默垫交了药费。一个中学生模样的小女孩哽咽着拉开自己上衣的口袋,将叠得整整齐齐的十几元钱默默地放在急诊室门外的过道上……

杨术清医生经检查发现,陈月的阴道壁和直肠管均严重损伤,形成了贯通伤,子宫损伤的程度无法确定,乡卫生院根本没有条件对她进行进一步治疗。“快,快联系县人民医院的救护车!”杨术清医生走出急诊室后高喊。

固始县人民医院闻讯,紧急调派一名外科和一名妇科的专家搭乘急救车前往。下午5时许,急救车开进了卫生院,载着陈月和善良的父老乡亲的期盼,又快速驶出了卫生院的大门。

晚6时许,固始县人民医院手术室内,几名外科医生和妇科医生侯缨正在紧急会诊。陈月的伤势超出了在场医生的想象,其血肉模糊的下身,几乎让侯缨等医生束手无策。县人民医院还没有修复子宫的技术,如果贸然手术,极有可能使陈月的子宫进一步受损导致完全破裂,甚至不得不面临切除的可能!

侯缨等医生的额头出现了豆大的汗珠,陈月还是个孩子,如果她的子宫被切除,就意味着她长大成人后将不能生育、无法拥有正常女性的功能。“一定要保住陈月的子宫!”侯医生果断提出建议,火速将陈月送往安徽省省立医院,接受大手术!

急需大笔手术费用的残酷现实,摆在了陈家人面前,陈家再次被逼进了绝境。

此时,陈月的同学和班主任已得到了消息。在听说了陈月所面临的困境后,班主任在第一时间将消息向校方反馈,学校立即联系县城另外几所中学,近万名中学生加入了紧急募捐的行列。

晚6时50分,杨集乡乡长俞运科等人揣着2000元现金,带着乡党委的嘱托从乡下赶了过来,陈月的继父带着从亲属处借来的和当地部分村民自发捐助的8000多元现金从乡下赶来。县人大副主任赵玉珍、县妇联主席程玲等人赶到医院,看望陈月。

“要不惜一切代价抓紧时间抢救,钱的问题县里将尽量想办法!”信阳市、固始县有关领导打来电话,让守在固始县人民医院的县妇联同志转告陈月的亲属。

接力安徽省省立医院急救

晚7时许,急切的侯缨医生与安徽省省立医院方面取得了联系,恳求对方医院的医生一定要保住陈月的子宫。“这孩子实在太可怜了!”说着说着,侯缨医生就哭出声来。

对方被侯缨医生打动了,立即表示将此事火速向值班院领导汇报,力争调配医术最高明的专家为陈月提供治疗。

晚10时许,护送陈月的救护车抵达位于合肥市的安徽省省立医院。在紧张的会诊之后,安徽省省立医院的专家向陈月的母亲通报了手术面临的两种选择。第一种选择,是对患者的子宫进行修补,三个月后再对其阴道和直肠进行修补,首次手术需要4万多元。另一种方案是立即对患者的阴道和直肠进行修补。前者的缺点是患者要经历两次手术的痛苦,医疗费用将增加一倍还要多,优点是可以让患者继续拥有健全的生育功能。后者恰好相反,可以减少患者的痛苦和医疗费用,但其生育功能将受到影响。

这是一次痛苦的抉择,陈月的母亲与家人倾向于选择第二套手术方案,因为他们无法承担巨额的医疗费。

固始县的父老乡亲们得知了陈家面临的困境,立即通过当晚随同前往的县妇联的同志转告陈月的母亲,按第一种方案施行,一定要保住陈月的子宫,不惜一切代价!

此时,陈月的母亲手上不足万元,安徽院方破例允许暂缓交纳手术的全部费用,立即为陈月施行首次手术。

当日夜11时,修补手术开始。经过全体医生7个多小时的艰辛努力,次日清晨6时,陈月被推出了手术室。负责手术的专家长出了口气:“陈月濒临破裂的子宫修补完毕,第一次手术取得了成功!”

消息传回固始县,牵挂着陈月安危的父老乡亲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人们奔走相告这一喜讯!

爱心唤回少女重生的勇气

1月2日上午,固始县更多的单位开始捐款相助,一些私人企业老板也纷纷解囊。当晚6时许,陈月所在中学的校长和班主任带着该校师生和县妇联、县民政局、县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