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女童被男子天桥扔下续:两家人表示生者不再怨恨

正文字体:
日期:2006-9-11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内容提示: 两家人相见 本版统筹 新快报记者 张小奋本版撰写 新快报记者 周皓 魏凯 陈海生 尹政军实习生 王娟 本版摄影 新快报记者 郗慧晶 昨日下午5时30分,在临别前往湖南前,任雄吉对记者说:“请给郭家二老带句话,我不怨恨他们,我已经原谅他们了。”在任雄吉出发之前,动漫星城总经理吴先生给本报打来电话,表示愿意出...

两家人相见

本版统筹新快报记者张小奋

本版撰写新快报记者周皓魏凯陈海生尹政军

实习生王娟本版摄影新快报记者郗慧晶

昨日下午5时30分,在临别前往湖南前,任雄吉对记者说:“请给郭家二老带句话,我不怨恨他们,我已经原谅他们了。”

在任雄吉出发之前,动漫星城总经理吴先生给本报打来电话,表示愿意出资3万多元帮助两个不幸的家庭。傍晚6时40分,在各方的努力下,任、郭两家终于在新快报社的会客厅里相会。20分钟后,这两个历尽悲痛、仇恨、敌视、尴尬的家庭,在黄昏暖暖的灯光下,终于把手握在了一起。

动漫星城出资帮助两家

“我这几天一直在看《新快报》对小湘妹事件的报道,知道了双方的父母昨晚还见了面。”昨日,动漫星城总经理吴先生给记者打来电话,表示愿意出资帮助这两个悲伤的家庭。

昨天下午,就在小湘妹的父亲任雄吉带着小湘妹的骨灰返回湖南湘潭之前,吴先生赶到了广州市殡仪馆。“我愿意尽我的能力帮助你们两个家庭,这次悲剧造成的一些医药、殡葬费用全部由我来承担,双方家庭成员如果愿意,可以在我的公司从事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吴先生说,“我看了这两天的报道,感觉气氛一直很压抑,我希望大家能够一起努力化解这一段恩怨。”

“感谢吴先生,感谢全社会对我们的帮助。”身心悲痛的任雄吉说不出更多的话,只是握紧吴先生的双手,以表达自己的感谢。吴先生先给了任先生2000元现金做路费,“今天只带了这么多,以后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找我,夫妻可以一起来我的公司工作。发生了这么大的悲剧,两个人不能分开了……”

热心读者为郭云父母捐款

关注任郭两家悲剧的市民真的很多。昨天,一位姓李的小姐给本报打来电话,表示她想为郭云的父母捐点钱,“可以资助一下他们回家的路费,或者买点好吃的。”

李小姐家住佛山,昨天下午5时许,她专程从佛山来到了本报办公室,将早已准备好的600元用信封装好交给了记者,让记者帮忙转交给郭云的父母。她在随后和郭云姐夫谈话中又专门要了老人的住址。“等我的手头宽裕了,我想能够尽力地帮帮二老。”随后,李小姐特别宽慰了两位老人:“请节哀顺便,保重身体。”话毕,又匆匆赶车回佛山去了。

两家人在一起的20分钟

昨日下午5时30分,在出发前往湖南前,任雄吉对记者说:“请给郭家二老带句话,我不怨恨他们,我已经原谅他们了。”傍晚6时40分,在各方的努力下,任、郭两家终于在新快报社的会客厅里相会。

第1分钟—第2分钟尴尬

当郭家二老在记者的搀扶下颤巍巍地走进会客厅时,室内的空气仿佛瞬间凝固。包括任雄吉的弟弟任宪吉、任雄吉的好友江女士在内的任家四人面无表情,只是紧紧盯着二老和郭云的两个姐夫,任宪吉红肿的双眼似乎要喷出火来。郭云的父亲郭庆祥看了眼任家人,随即又低下头去,看着自己的鞋子,郭云的母亲龙从珍则缩着身子,望着面前的水杯怔怔发呆。

整个房间,没有一个人说一句话,一片死寂。

第3分钟—第5分钟缓和

“先请吴先生说两句吧。”记者努力去打破这静默的空气。

“希望尽我的力量,帮助两家人走出困难,现在全社会都在关心这件事情,事情发生后,感觉气氛一直很压抑。”吴先生说,“这不应该是这个社会的主旋律,我们希望死者入土为安,希望生者不再怨恨,大家一起化解怨恨、化解悲痛。”

简短的几句话后,室内的气氛终于有所缓和,郭庆祥开始抬起头,看着对面的任家,而任雄吉的好友江女士一边对吴先生表示感谢,一边看着面前的郭家二老,眼睛里的神色稍稍柔和。

第6分钟—第8分钟道歉

突然,郭庆祥拉着身边的老伴站了起来,旁边的两名女婿见状也站了起来,“我给你们道歉了,我真心地来给你们道歉来了。”

看着郭家六旬老人如此言行,任家四人也坐不住了,纷纷站了起来。很快,屋里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

“我的云娃在家里一直很听话,从来没做过什么坏事,是个好娃儿,他出来打工,也是为了我们家里。”郭庆祥说,“没想到他一到广州就成了这样,没想到啊!”

“对不起啊,对不起啊!”龙从珍哭泣着双手合十,“实在对不起啊!”

第9分钟—第15分钟赔罪

郭庆祥扶着桌边,一步一挪地走到了任宪吉面前,“对不起啊。”他一把抓住任宪吉的左手,龙从珍也走了过来,抓住了任宪吉的右手,无助地哭泣着。任宪吉有些手足无措起来,泪水就要夺眶而出。

突然,龙从珍跪了下来,说:“给你赔罪了……”任宪吉慌忙弯腰去拉,身边的江女士也赶紧伏下身去搀扶:“阿姨,您别这样,阿姨,您别这样,不怪你,真的不怪你。”

“二老一直觉得很对不住你。”郭云的大姐夫张志说,“云娃儿是他们的命根,他们的支柱,云娃死后,我一直怕他们撑不下去。可是这么多人在帮助我们,没有因为云娃儿杀了人就看不起我们,这份感情不是用言语能表达的。”

听着张志不是很流畅的话,任家四人怔怔出神。“有这么多人帮助我们,二老一定能坚强地活下去。”张志接着说,“二老刚才说了,这也是缘分,请你们高抬贵手,解掉冤仇,我们以后会是一家人的。”

第16分钟——第18分钟感怀

“这两天我们一直在和任雄吉说,全社会给了我们这么多关怀和爱,为什么我们不能给郭家二老一些关怀和爱呢。”江女士终于说话了,“任雄吉也很清楚,但宽怀的话,他有时实在说不出来。我们从来没有怪罪过二老,我们也知道郭云是个老实的孩子,请二老不要太内疚,一定保重好自己的身体,好吗?”

“这个事情现在已经是一个刑事案件了,我们会按照法律的规定走下去的。”江女士最后说。

第19分钟—第20分钟告别

郭云父母起身告别了,任家四人也站起了身。二老在记者的搀扶下走出房门的时候,又轻声地说:“谢谢,谢谢大家啊。”而郭云的大姐夫张志则一个个拉起任家四人的手,不停地说着什么。两家人聚在门口谈论着,相互靠得很近。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