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丈夫疑妻有外遇14刀砍断其脚筋

正文字体:
日期:2006-10-8 来源:南方新闻网
内容提示:今年22岁的小兰和丈夫刘某一起在广州市番禺区打工。因为怀疑她有外遇,10月3日凌晨,刘某冲她猛砍14刀,将她双脚脚筋全部斩断。父母反对难阻成婚小兰说,交往一个月后,她跟刘某回到他的四川老家,见过了刘某的父亲(刘某母亲已经去世)。“那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怀孕了,在农村,我不可能不跟他结婚的。

10月7日中午,小兰(化名)躺在顺德区大良医院新球分院重症监护室病床上。医生解开她两腿上厚厚的纱布查看伤情。虽然嘴里紧咬着床单,但她仍然无法忍受这剧疼,“啊!”的一声,她大叫起来。

今年22岁的小兰和丈夫刘某一起在广州市番禺区打工。因为怀疑她有外遇,10月3日凌晨,刘某冲她猛砍14刀,将她双脚脚筋全部斩断。

小兰出身于陕西省商洛县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家里以种地为生,父亲间或去小煤窑挖煤贴补家用。姐弟四人,她是老大,下面还有三个弟弟。16岁那年,小兰初中毕业,为了弟弟们,她辍学外出打工。小兰来到汕头,进了一家针织厂。17岁那年,她遇到了同在那里打工的刘某。刘某的老家在四川省射洪县,也是一个农民家庭。他比小兰整整大十岁。

父母反对难阻成婚

小兰说,交往一个月后,她跟刘某回到他的四川老家,见过了刘某的父亲(刘某母亲已经去世)。两个月后,她带着刘某回陕西自己老家。

“当时我们就看不中他。”小兰的母亲说。小兰和刘某的事遭到小兰父母坚决反对,她们将小兰关在家中,不让她与刘某见面。

“那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怀孕了,在农村,我不可能不跟他结婚的。”有一天,乘父母不备,小兰偷偷从家中跑了出来,与在县城等候她的刘某会合后,两人回到四川老家。2002年9月,小兰生下了一个男孩。

小兰说,这段时间,刘某对她还比较好。刘某的一个姓米的老乡也证实,“那时两人感情还挺好”。

酒店打工遭夫猜疑

变化发生在2003年。那年5月,夫妻两人前往拉萨。刘某的舅舅在那里开了一个酒店,小兰就在酒店上班,刘某在一个建筑工地做工。

“那时候他开始对我疑神疑鬼。”小兰说,刘某怀疑她与酒店一个男孩有关系,不但经常跟踪她,甚至还买了一副望远镜,偷偷跑到酒店对面的房顶上去监视她。为此,刘某也不好好工作,常常是做一个月工玩一个月,基本就靠她一人赚钱养家。那时候,她常常被打得鼻青脸肿,但有人问起,她也只好说是摔伤的。

2005年6月的一天,刘某以去看望朋友为名,将她骗到一个戈壁滩上,然后剥光她的衣服,用早就准备好的木棍狠狠打她,要她承认有了外遇。

小兰表示,那时自己正好来月经,但刘某不管不顾,在戈壁滩上强行与她发生了关系,然后继续用木棍狠狠打她。

“他要我一条一条承认。”小兰说,最后她忍受不了刘某的虐待,只好在刘某早已准备好的一份“保证书”上逐条签名按押(按手印)。

小兰的说法得到了她母亲和刘某两位亲友的证实。刘某的一个杨姓亲戚表示,刘某曾多次跟他说小兰作风不正派,两人为此曾多次发生争吵,他也进行过很多次劝说和调解。

逃出家门不及穿鞋

2005年7月,回陕西老家休养一个多月后,小兰原谅了刘某。虽然伤势还没有痊愈,但家里已经没有钱花了,小兰又只好与刘某一起来到广州,小兰在一家酒店上班,刘某在一个建筑工地做工。但不久,刘某又开始怀疑她,经常到她上班的地方跟踪她,不准她和其他人来往,甚至连她与女友一起外出逛街也不允许,并常常以此为由对她进行殴打。

阿兰是小兰最好的朋友之一。她说,店里的人都知道小兰被刘某打的事。有一次,小兰的耳朵都被刘某打肿了。小兰说,那次被打之后,虽然两人仍然生活在一起,她就再也不愿与刘某说话。谁知,刘某竟买了把长刀放在枕头下,威胁她,如果胆敢和他分手,他就要杀死她全家。

“那几天,我根本不敢睡,生怕他夜里拿刀把我给杀了。”小兰说,她曾经去寻求法律援助,但接待人员告诉,他们没有办结婚证并且不是本地人口,无法给她提供具体帮助,只能建议他们协商好孩子的抚养问题,然后分手。但最终他们没能协商。今年9月16日,刘某开始把小兰关在家中,不让外出。9月21日清晨,趁刘某熟睡之际,小兰终于从家中逃了出来。

“她当时连鞋都没穿,只穿了一件衣服”,小兰跑到了顺德区大良镇南江村一家新开业的理发店应聘做了一名学徒工。与父亲一起开理发店的阿瑶描述她见到小兰时的情景说。

但很快,刘某又找到了小兰。阿瑶说,有天晚上,刘某曾带着四五名男子,骑着摩托车来找小兰,要她回去,并扬言不回便要杀其全家。但小兰没有答应。

下班时分惨遭砍杀

10月3日凌晨,惨剧发生了。

阿瑶回忆说,那天晚上,她们刚刚下班,父亲和小兰在锁店门,她站在马路边打电话,就见刘某骑着单车过来了。随后她听到小兰的呼喊声,回头一看,只见刘某把小兰按在地上,挥舞着菜刀乱砍,眨眼之间,小兰就成了一个血人。

“他准备砍我的脸,我用手挡住了,他就猛砍我的脚。”躺在病床上的小兰说。

昨天中午,事发的理发店门前,虽然已经过去五天,但地上的血迹仍然依稀可见。阿瑶的爸爸说,他当时发现刘某砍小兰后,大吼了一声,刘某竟扬起刀,威胁要砍他。他只好连忙打电话报警,刘某随后放下菜刀,自己也拨打了110报警电话。

“我砍了我老婆,你们快来抓我吧。”阿瑶的父亲说,刘某当时拨打报警电话时表情很平静。警察很快赶到将他带走。小兰随后被120急救车送到附近的大良医院新球分院。

医院急救科余达中医生昨天向记者介绍,小兰身上总共有14处刀伤,左脚肌腱被砍成三截,并有一段神经缺失,右脚肌健也被斩断。如果恢复不好,将有可能留下终生残疾。

贫苦家庭无力治疗

盯着躺在病床上的女儿,小兰的母亲捂着脸痛哭起来。“当时接到电话,我一下子就吓得瘫在了地上。”小兰的母亲说,小兰的两个弟弟都已经辍学外出打工,最小的一个弟弟在上高中,不久前却突然被查出患有乙肝(大三阳),正在当地医院住院治疗。为了给弟弟治病,家里已经背下了几千元债务。最后他们东借西凑,好不容易借了一万多元来到广州,但现在这些钱已经全部花完了。而小兰今后的治疗,至少还要四五万块钱。而刘某的家人,他们至今都联系不上。

本报记者林劲松实习生林旭红(南方都市报)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