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目击4人人体悬挂:参与者自称迷恋疼痛

正文字体:
日期:2006-11-2 来源:青年周末
内容提示: 北京798工厂4人人体悬挂现场 北京798工厂4人人体悬挂现场 北京798工厂4人人体悬挂现场 北京798工厂4人人体悬挂现场 ◎文/本报记者 张琴 摄影/本报记者 吕家佐10月29日几位年轻人在北京798工厂进行了一次4人人体悬挂。什么是人体悬挂。用大飞的话说,这非常简单,“人体悬挂就是对人类身体的悬挂,把肉体悬空”。大..

北京798工厂4人人体悬挂现场

北京798工厂4人人体悬挂现场

北京798工厂4人人体悬挂现场

北京798工厂4人人体悬挂现场

◎文/本报记者张琴摄影/本报记者吕家佐

10月29日几位年轻人在北京798工厂进行了一次4人人体悬挂。此举随后引来大批争议。

什么是人体悬挂?用大飞的话说,这非常简单,“人体悬挂就是对人类身体的悬挂,把肉体悬空”。

大飞是目前国内参与人体悬挂群体的一员。据他说,人体悬挂这个圈子极小,国内搞人体悬挂的除了他、吴双权还有青岛的九吉和西安的胡子。

事情最早源自他和青岛一个叫九吉的人加入了一个叫“BMECN(BodyModsEzineCN)世界人体改造俱乐部的中国分支。人体悬挂就是其中一种游戏。

今年3月29日,没有和大飞商议的九吉自行在青岛进行了国内首次个人悬挂;6月23日,在北京13CLUB酒吧,大飞和“零壹”乐队同台演绎他的第一次人体悬挂。

10月29日的这次悬挂是大飞主持的第十次悬挂,与以往不同,这次他特意挑选了798艺术区作为悬挂地点,同时活动主题也被他定义为“给798的艺术家点颜色看看”。他还有另一个野心,即希望能创造四人组合挂的世界纪录。

然而,针对这种人体悬挂,绝大多数人均持异议,表示不赞成这种行为,认为“这会对孩子的身体造成伤害”,“这根本不是艺术”,“简直是自虐”等。更有学者指出:如果这也是艺术,那吞玻璃也是艺术了,它充其量是挑战人的生理极限;其次,人体悬挂早在1976年就有日本艺人做过,所以这次活动连“第一性”的意义都不存在;再者,由于目前中国的行为艺术管理混乱,关起门来挂和在公开场合挂的性质和程序都应该是不一样的……

到底能不能挂?

早上十点,参加这次悬挂的唯一女生暖暖和她的朋友(来自同一个QQ群的小孩儿。他们给自己的群取了一个奇怪的名字,“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已经早早的赶到了798艺术区的大门口。和她一起来的还有这次主持悬挂的吴双权,和以往稍微有点不同,这天,吴双权特意在大拇指和中指上带上了银质大戒指,还在脖子上挂了一条有个怪物头颅的银质项链。

他们还随身携带了两根长一米左右的钢条,在这些正方形钢条的下部,均匀的焊着六个钢环。“这就是用来悬挂的器具。等下我们把它们组装成十字型,四个人就通过绳子悬挂在下面,这两个东西,花了我两千块钱。”吴双权这么解释。

和那群嘻嘻哈哈忙着拍照的小孩儿不一样的是,主持悬挂的吴双权却看起来满脸焦虑。“双权家里面出了事,昨天我们折腾了一宿。”暖暖随口这么一说。

“家里面出了事情,我就挂这次了,以后哪怕你再给我一万块钱,我也不再挂了。”吴双权这么说。

具体出了什么事,俩人却没有再提。

十点半,吴双权等来了小艺,小艺是吴双权的兄弟,吴双权第一操刀悬挂,挂的就是小艺。俩人一见面,就开始在一边嘀咕。

“我最近真是特别背,老丈人刚被查出来是肺癌,昨天我弟被车撞了,死了……”吴双权对小艺说,“如果不是有外地来的小孩子,我是想取消这次活动的,我下午一点必须赶到家里去,如果不行,那我就临时先走了……”

漫长的等待

11点,人群慢慢聚集起来,参加悬挂的三个人也已经到场:暖暖、内蒙古赶来的李龙、还有一所名牌大学四年级的学生,他们,连同他们的朋友一起,一共有23个年轻人。

同样是参加悬挂的人,对于彼此,他们好像却没有太多的兴趣。三个不同的人和他们各自的朋友分成了三个不同的群体。

暖暖那一群最热闹,人数也最多。他们的装扮看起来和其他人有点不那么一样:染发、戴钢钉皮带、扩孔、女生大多涂黑色的指甲,暖暖的妹妹甚至还给自己涂了一个青色的唇彩。他们有自己的标语,在一块红色的方布上,这样写着: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

内蒙古来的李龙特立独行,他低着头自己一个人不停地抽烟,看不出来他有什么特别的表情,除了他自己,他看起来没有多余的朋友。

景弘宇还是一所一流大学四年级的学生,学广告设计的他看起来白净、瘦弱。景弘宇也有同学过来,一个女生,三个男生,穿干净的仔裤,看起来很学生。

11点半,第四个人和另一个主持悬挂的人——大飞却缺席。这个时候吴双权等得已经有点不耐烦,他开始不停地抽烟、跺脚、打电话。“飞哥啊,我真是服了你了。”挂完电话,吴双权用脚摁熄了手中的烟蒂,独自一个人跑到798的大门口张望。

[2][下一页]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