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高知女性婚恋:“第三性”说法无聊 成见让她们孤独

正文字体:
日期:2005-10-15 来源:每日新报
内容提示:近来网上流传一种说法:男人、女人、女博士,那些拥有高学历的知识女性被认为是“第三性”。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忙着为自己正在读硕士、博士的女儿找对象。在婚姻介绍所里,男士们往往对女硕士、女博士“望而却步”。一些拥有硕士学位的女性不得不一再降低自己的择偶标准。
近来网上流传一种说法:男人、女人、女博士,那些拥有高学历的知识女性被认为是“第三性”。在一些高学历人士征婚活动中,报名登记的女性要远远多过男性;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忙着为自己正在读硕士、博士的女儿找对象。在婚姻介绍所里,男士们往往对女硕士、女博士“望而却步”;一些拥有硕士学位的女性不得不一再降低自己的择偶标准;也有不少三十几岁的女硕士、女博士坚持不降身价,成为婚介所里的“老大难”。然而在大学的象牙塔内,却是另一番景象。年轻、优秀的女硕士、女博士们都在忙着自己的快乐生活:读学位、谈恋爱、结婚,对“第三性”的说法不屑一顾。

高校里在读的女硕士、女博士们,她们过着怎样的生活?是否真的总是为找不到理想的爱情而苦恼?近日,记者来到天津南开大学随机采访了几位在读的女硕士、女博士,还有男硕士、男博士们,了解他们对此的感受和看法。

乐观浪漫很懂生活“第三性”说法无聊

“是吗?我没有听说啊!网上流传这样的说法吗?”文科博士研究生小红一听说谈论的话题,显得特别惊讶,“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身边的人也从来没有谈论过啊!可能是因为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专业,读到硕士、博士的时候,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时间来想这些问题了。”

没有经过精心修剪的指甲,没有明显漂染、加工过的头发或是自然垂在肩膀或是简单扎一个马尾,白皙粉嫩的面颊没有丝毫脂粉的痕迹,眼神里充满了智慧的光芒,思维敏捷得像一只兔子———在几位采访过的女博士生、女硕士生中,她们身上有着惊人的一致之处。

莉莉(化名)读的是理科专业,曾经在南方工作两年,去年考入南开大学读博。“你们想了解什么?我们的爱情吗?外面是怎么看我们的我不感兴趣,我们很忙,忙着做实验、写论文,没有时间想这些事情。什么‘第三性’,什么‘男人、女人、女博士’,我觉得有些无聊。”

1月9日,在莉莉放假离校之前,记者来到了她的博士生宿舍。一张简单的床铺,一张课桌上面摆着莉莉和男朋友的合影照片。宿舍门上贴着一家餐厅的订餐菜单。“我累了的时候会订一份炒饭,5块钱;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要一份炒菜加一碗米饭,8块钱。虽然我男朋友有工作,但我还是觉得要节省一些。”

莉莉告诉记者,自己的生活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样。“所谓的女博士和所有其他的女孩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我们想在专业上有所发展,需要读这个学位充实一下自己。有人认为我们古怪吗?有人说过我们不懂得爱情不懂得生活吗?我不认为我很古怪,正相反我认为自己是一个很浪漫、乐观,很傻的女孩,我懂得分清爱情与事业、学业的关系,读博士很累、很辛苦,女孩选择这个挺不容易的,但好在我的男朋友很支持我。他在南方工作,我们商定好这个寒假就登记结婚。”

慎重选择读博之路学业爱情都要兼顾

刘峰博,30岁历史学院博士三年级。在采访他的时候,他正在南开大学的“博士夫妻间”宿舍里忙着赶自己的毕业论文。

“女孩读博士,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如果你不是非要读博士去改变自己生活的话,最好还是不要再继续读下去了。”刘峰博自称是“过来人”。在很多男博士生都还一边忙着毕业、忙着找工作、忙着找对象的时候,他已经和自己的硕士妻子、4岁的儿子准备着到一个新的城市开始全新生活了。

“读博士很苦的,女孩走这条路要承担的东西太多了。”刘峰博深有感触,“我认识不少三十几岁的女博士,毕业工作好几年找不到对象。她们在单位里很受重用,拿着几十万的科研经费,房子车子一样不少,可就是少个老公。有的在大学里当老师任教,四十来岁才结婚生孩子,过了最佳结婚生育年龄不说,她对后代的教育心态都变了,看自己的孩子就像是在看一件艺术品。”

“不过现在越来越多的女孩不倾向于读博士了,有几个女硕士在毕业时问我要不要读博士,我说你们还是赶紧嫁人吧,结果她们都毕业工作了,没有留下来继续读博的。”刘峰博说,“现在的女性要担负的东西太多,社会要求她们的不仅仅是有高学历,还有太多的角色要她们去承担。”

忙里有闲谈谈恋爱实验室里有人陪伴

一进入一月中旬,南开大学的校园里一下子就清静了许多。1月12日早上8:00,化学学院硕三研究生王小建就准时到了实验室。“谁都想按时毕业嘛!”家在外地的王小建读的是无机化学锂离子电池的正极材料,“这个能应用在手机电池,算是热门应用专业啦。”和王小建一样,他的女朋友家也不在天津。

王小建是南开大学研究生会的副主席,和他一样担任研究生会副主席职务的秦柯还在教育研究所读硕士二年级。“他总是这个样子,一天到晚都呆在实验室里,有的时候晚上都要睡在那里。这样的生活对于研究生来说很普遍,我们的学业压力还是蛮大的。但是并不像有些人想象的那样,忙得连谈朋友的时间都没了。恰恰相反,我所认识的研究生里面,大多数都在谈恋爱;现在大学生结婚政策放开了,他们之中有很多都结婚了。家在外地的同学婚礼办得简单些;在天津的学生婚礼就办的热闹一些,前些天我们一对研究生结婚时放了烟花,让大家乐了好几天。”

就像秦柯说的那样,王小建在忙着写毕业论文的时候一点也不孤单。自己的女友就是和自己同一个实验室的同学。在自己准备毕业的同时,女友以优秀的成绩被保送继续攻读博士学位。“我们两个都是搞这个专业的,整天泡在一个实验室里,互相非常了解。有时忙了我就睡在实验室,她对我非常照顾。今年6月我就毕业了,她还要留下来继续读博士。”王小建对记者说,“关于什么学位和爱情的说法,我们从没听说过。我希望毕业能留在天津,和我的女朋友继续在一起。”

“缘定玫瑰”男女配?展现才艺多交朋友

“我们的研究生非常可爱,我们的女博士更加可爱,她们会做研究更懂得生活,她们甚至天真烂漫,而并不是什么所谓的‘第三性’。”南开大学研究生院办公室负责研究生学生工作的蓝海老师这样对记者说道。“‘男人、女人、女博士’等等这样的说法,现在来形容我们今天的研究生们已经不适合了。用优秀来形容他们可能再合适不过了。”

为此,蓝海老师带着研究生会的成员们做了不少的努力,让研究生们的生活丰富多彩。为了帮助研究生们结识更多的朋友,研究生会从2002年开始,每个学期都举办一次“缘定玫瑰”活动。

“这个活动第一次举办就有300多个学生报名,后来附近高校的研究生也来参加,在活动里,他们从自己的实验室———宿舍———食堂三点一线的小圈子中走出来,展示自己的才艺,学会和他人相处,包括社交礼仪、团体合作、关爱女生,我们也不断地设计新的游戏来充分调动同学们的参与积极性,包括让同学们自己参与设计游戏。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学到了很多在实验室、书本中学不到的东西。而这些恰恰是做人的最基本的素质,而恰恰又是这些最基本的素质在我们最基础的教育中被忽略了。”蓝海老师说。

“缘定玫瑰”活动已经被很多媒体报道过,很多人认为这是南开大学给大学生找对象。“实际上,在这样的活动中,他们中有的确实找到了朋友,谈起了恋爱,这个我们从没有跟踪过。我们真正的目的,是帮助同学们身心协调、挖掘潜能、全面发展。很多媒体说我们是在给研究生们找对象,这还不算准确。”据了解,“缘定玫瑰”仅仅是南开大学研究生院为硕士、博士研究生们举办的众多课余活动的一项。南开大学在校研究生人数达8700人,2004年参加研究生院各种活动的研究生达到6000人次。“我们现在的研究生教育和从前已经大不一样了,研究生们完全可以适应社会对他们的要求。”

为年轻人牵线搭桥,王彦主任(左)一干就是近8年。

校园内外不等式高知寻爱婚介所

一个即将毕业的女硕士曾经在日记中这样写道:“我的亲戚朋友们都在忙着帮我找男朋友,可是那些他们认为很优秀的人,我却不喜欢;在这校园内外,我的爱情天平就像是一个不等式,无法平衡;也许只有在校园里,我才能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爱情。”和在校的研究生们不同的是,那些毕业离校开始全新生活的硕士、博士们,他们的爱情就显得不那么简单顺利,女博士小韩就是其中一个。

1月2日小韩终于在自己32岁这一年嫁给了自己的意中人。几天前举行的婚礼办得着实热闹。小韩父母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了地。小韩是个美丽温娴的女孩,因为求学延误了恋爱结婚,几经亲戚朋友好意介绍,相亲无数。2年前小韩走进了婚介所,在参加联谊活动中认识了年龄相近、同是博士的丈夫。“像小韩夫妇这样的高学历人士,他们中的很多人会选择成为某家婚介机构的会员。”和平婚介王彦主任说道,“然而在这里,那些拥有硕士、博士学历的高知女性所面临的境遇并不乐观。”

“在决定读博士的时候,身边有人善意地劝我,说读了博士不容易找对象,没人敢娶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