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调查报告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她们的性背叛了身体

正文字体:
日期:2006-4-16 来源:《新闻周刊》
内容提示:当最新的一项“中国女性性调查”宣布:有53%的女性“对自己的性能力充满自信”时,著名性学家潘绥铭却认为,中国女性仍然处于一种“性屈从”的状态。”对于性生活既不喜欢也不厌恶的麻木状态,让她时有不安,“我正常吗。” 中国女性性调查进行时 2004年8月23日,正值“七夕”佳节,董飞霞在新浪网闲逛时,被一份“中国女..

当最新的一项“中国女性性调查”宣布:有53%的女性“对自己的性能力充满自信”时,著名性学家潘绥铭却认为,中国女性仍然处于一种“性屈从”的状态。

24岁的董飞霞(化名)的性经历始于三年前。当时,她被男朋友拒绝了,出于报复,加上对自己仍是处女之身感到的压力,她随便找了个人。

此后,她有过许多或熟悉或陌生的情人,甚至同时拥有好几位。但她说,“我从未有过快感,也没有疼痛,没有任何感觉。”对于性生活既不喜欢也不厌恶的麻木状态,让她时有不安,“我正常吗?是不是性冷淡?别的女人也这样吗?”

中国女性性调查进行时

2004年8月23日,正值“七夕”佳节,董飞霞在新浪网闲逛时,被一份“中国女性性调查”吸引,调查问卷总共有34道问题——“您从何时开始自慰”、“您在性活动中能出现高潮吗”、“您对自己的性能力自信吗”……这些平日极难启齿的隐私,在网上却可以轻松作答。

截止到8月30日,第一阶段调查结束。

据统计,一周内共有1.7万多名女性参预调查,人数之多出乎组织者的意料。整个调查将持续到9月底,按原计划,还将按随机原则抽样,由调查员入户进行调查。

主持本次调查的专家,是中国性学会性医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马晓年。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调查的目的是想摸清中国女性性生活的现状究竟是怎样。

据马晓年介绍,目前关于这方面最权威的资料,是2003年11月中国人民大学学者潘绥铭公布的1999年~2000年调查数据。但是,他对其中的一些数据仍然是有疑问的。

“其中一项数据说,中国女性有过自慰行为的占总人口数的6.8%,这个数字远远低于国际上70%~80%的比例,而从我们的临床经验来看,这是很难令人信服的。”

潘的调查还显示说,近80%的中国女性不知道性高潮是怎么回事,高达62.8%的女性对阴蒂位置一无所知。“这也是难以置信的。”马晓年表示,这些难以相信的结果的产生,可能并不是调查方法的不正确,而是因为受传统观念的影响,被调查者在参与调查时心理上仍然有所顾忌。

看来,第一阶段的统计数据初步证实了他的怀疑60%多的女性承认有过自慰行为;回答说从来都没有性高潮的人只占6%,而承认自己经常有性高潮的人有37%;53%的女性对自己的性能力充满自信。18%的人对自己的性生活质量“非常满意”,49%的人“比较满意”。

调查的参与者大多为高等教育背景,居住在大中型城市的年轻女性。从年龄来看,她们的年龄主要分布集中在21岁~49岁,其中21~29岁者占52.5%;从教育背景来看,大学以上的教育程度的占答卷者的80%;从分布地区来看,北京、上海、重庆、广东、浙江、江苏和山东等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参加答卷者多这7个地区占全部答卷者的50%。

但这次调查的可信度,同样也遭到了专业人士的质疑。中国性学会副理事长朱琪解释调查的科学性时说,“按调查的随机抽样原则,应该抽到了谁就是谁,不能由别人代答。而在网上,可答可不答,什么人来做答,是很随意的,这样的调查,其可信度和有效度无从保证”。

潘绥铭:中国女性仍处于“性屈从”

上世纪90年代末,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性学家潘绥铭与两位美国社会学家劳曼(1992年“美国人的性生活”调查的第一主持人)、白威廉合作,于1999年8月~2000年8月在全国进行的“当代中国人的性行为与性关系”,被公认为目前有关中国人性行为的最权威的调查。

潘所在的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研究所组织了一支调查队伍,采用了非常严格的随机抽样调查方法,问卷全部电脑操作,共设有200多项问题,从5000名调查对象中收到了3820份有效答卷。

那次调查发现,中国女性仍然是“第二性”,处于一种“性屈从”的地位,数据为证:

男性首先要求过性生活的占61.3%,而女性首先提出的仅占3.8%。

“41.1%的女性曾在性生活中假装达到性高潮,比男性多9个百分点。

“曾经在自己不情愿的情况下不得不过性生活的妻子占40.4%,而在丈夫中仅占25.2%。更有甚者,曾经被迫过性生活的女性达到25%之多,男性只有8%。”

与此相应,女性在性生活中遇到的最大障碍不是“阴道润滑不足”(3.1%)“性交疼痛”(4.4%),也不是“性生活无快乐”(10.3%)、“性生活无高潮”(11.6%),而是“对性生活不感兴趣”(24%),一直对性生活有兴趣的女性仅仅占到19.1%。(以上数据均指超过两个月的情况)

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发现:对于80%以上的中国女性来说,过性生活并不完全是出于自己感兴趣,而是出于“义务”、“满足对方”、“维持关系”等等性之外的原因。

而这次在网上进行的中国女性调查,尽管调查对象一大部分为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女性在自慰率、性高潮等方面均有着令人欣慰的表现,但当面对“自己不愿意,而对方要求”的情况时,仍有46.7%的调查对象选择了“顺从”与“敷衍了事”。

潘绥铭的调查数据是在去年年底公布的。当今天卫慧、木子美们在恣意展现自己的身体欲望时,潘绥铭仍然坚持这样的观点:除了文学领域外,中国女性的性革命尚未到来,“性屈从”仍是中国女性的共同命运。

同时,潘绥铭又对本刊表示,“单独调查男人或者单独调查女人都意义不大,因为异性恋者的‘性’是在男女互动中存在的,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这不仅是社会学的简单知识,而且根本就是最起码的生活常识。”

另一位著名性学家李银河在接受采访时说:“性高潮仍然是一个衡量性生活质量的硬性指标,我在调查时发现,不少女性不仅没有性高潮,而且对此处之泰然。当这一现象比较普遍时,就说明这个社会对男女实行双重道德。”

爱你的身体,爱你的感受

近一百年来,世界上关于性生活障碍的定义一直在不断地发生变化,所有的变化,都与社会的文化变迁有关。

在20世纪以前,人们认为生殖困难(如阳痿早泄)是性障碍的实质;到了上世纪30年代,人们认为偏离生殖目的的行为(如口交)是变态的,属于性障碍;再到60年代,性障碍的主要表现就是性冷淡了。而从90年代起,国际性学界提出了“性感受中心论”,其要义是,真正的性障碍不是性冷淡,更不是什么阳痿、早泄,而是性的不协调,双方缺乏全面配合的能力——这里强调的是个人的感受,男女双方的满意,而不是一定要完成目的在于怀孕的性交全过程。

在中国的上世纪80年代初,历经了20余年的社会禁锢之后,性开始从中解脱。而自90年代以来,当满大街都是“治疗阳痿”的广告、性器具店开遍大江南北,“性开放”作为一种时尚日益甚嚣尘上时,表面上让女性获得了性交自由,实际上又使得一部分女性反倒失去了不与人性交的自由,个人的自我感觉再度被淹没。

比如董飞霞,她坦率地承认可以与许多人发生性关系,但是却没有任何感受。对此,潘绥铭说,“尤其是女性,如果不跟着感觉走,甚至连感觉都没有,那么,那是性生活还是被强暴?”

“我并不是特别看重高潮。亲密感、信任感、无拘束,这才是我看重的,我对性的体会往往是:在那个时刻,一切人世间的烦恼、生活的压迫,皆烟消云散。”女作家巫昂说,能否达到这种状态,取决于你是否信任对方,好的性生活,必然存在着尊重,相互的慈悲。

在性这个日益大众化又极为私人的领域,“性研究”也好,“性革命”也好,都不能取代个人的主体感受。

来源:《新闻周刊》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