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女性天空 > 女性健康 > 女性心理 > 情感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疼你的心一直守在你周围

正文字体:  
日期:2007-05-23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那还是我刚刚升入高中的时候…………一中。多年的高升学率创造了一中的神话,而这一神话创造于分数线远高于其它省份的湖北,则更让一中的老师们感到骄傲。家长们都把将子女送入一中视为自己神圣的职任。而我则是一百二十个不愿意地进入一中。

不要等失去了以后才后悔没有珍惜。

……小静前奏

一次在与好友们的畅饮之后,我将自己封存于心底的一段往事讲给他们听。没想到那群酒鬼却感动得一踏糊涂。在他们的怂恿之下,我终于鼓起勇气把那段情感写下来。

那还是我刚刚升入高中的时候…………

一中!在我所生活的城市里,只要一提到这两个字,人们就会说那是最好的高中。多年的高升学率创造了一中的神话,而这一神话创造于分数线远高于其它省份的湖北,则更让一中的老师们感到骄傲。家长们都把将子女送入一中视为自己神圣的职任。

而我则是一百二十个不愿意地进入一中。这并不意味着我自视清高,这种不愿意只是因为一个简单的原因--我是自费生。那一年的中考,我的分数距一中的分数线仅一分之遥。在我面前有两条路可走:一是上一中,当一个自费生;二是上六中的重点班。对于靠小聪明在小学和初中过惯了逍遥自在生活的我来说,自然是宁愿在后者继续我轻松的日子,也不愿意去一中过那种"万人之下,无人之上"的悲惨生活。

不料姜还是老的辣,老爸火眼金睛一下就识破我的阴谋诡计,不由分说将我"刺配"一中。

去一中的第一天,老爸对我进行了深刻的爱国主义教育,痛斥了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条条大路通罗马"的无耻谰言,尖锐而深刻地指出"唯有上一中,才能上大学;唯有上大学,才能叫我爹"这一被我忽略的刻观的却是铁一般的事实。以致于我进入一中的大门时,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情怀。相识

一中的男女宿舍楼是面对面的布局。我费了N牛N虎之力安顿好自己的床铺后(N等于正无穷),就在楼下与其它新生一起吹牛皮。几个人边吹边看那些手忙脚也不闲的学生和家长们乱成一团地搬东西。

这时我注意到一个佷特别的女生……喂!别叫我色鬼!我还有下文呢!之所以说她"很特别"是因为……唉呀,不是长的漂亮,你好好往下看么!是因为她只有自己一个人,并没有父母护驾。这使得她在一大群人里很特别--至少在我眼中如此。

一缕长发有些俏皮地飘在额前,她紧咬着嘴唇,背着一很大的鼓鼓的背包,左手拎着一个保温瓶,右脚边还放着一个旅行包。她把右手放在胸前,显然是被沉重的旅行包勒得手疼。正在我看着她的时候,不提防她无意的一抬头,两人的目光碰到了一起。她有些好奇地看着我,吓得我慌忙做"环顾四周"状,躲开她的目光。

几个人见无事可做,就都回寝室了。我在寝室里休息了一会儿,想起老爸曾下过圣旨,叫我安顿好以后给家里打个电话。于是就又下楼去打电话。

当我走出宿舍楼时,竟然发现刚才那位女生居然还在那儿站着!她一看到我就使出了我一向都招架不住的"可怜巴巴"神功。我还挣扎地想用"不管我事"心法抵挡,无耐功力尚浅,败下阵来。在她目光注视之下,我只得放慢脚步,走到她面前。

"嗯……"我不知怎么开口。

"你好!能帮帮我么?"她倒是挺大方的。

"行。"我拎起那个大得见了鬼的旅行包(真重!)。

"谢谢你!"她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我打断了。

"走吧!"我面带微笑地说,心里却在想这包里到底是不是黄金,要不然怎么这么有历史沉重感。

就这样我和她一块儿走进女生宿舍楼(开学第一天,自然允许男的出入,不然那么多行李都叫女生自己搬上去?)。她走到一块黑板前查看自己的寝室在哪里,我则站在她后面傻等。过了一会儿,她一脸满意的表情走到我面前。

"找到了?"我随口问道。

"嗯,找到了。"她笑着说:"在顶楼。真是麻烦你了!"

"没关系。"我表面上毫不在乎地笑着其实心里在滴血。

老天爷保佑我安全地,体面地(就是说没有踉跄的可怜样)到了顶楼。一进她的寝室便有人假模假样地请我喝水。我连声说不用不用。而她则头也不回地直奔一个空铺去了。我说就这样吧,我走了。然后逃似的往楼下跑去。

我走出女生宿舍楼大约五六步之后,不知为什么抬头看了看。这一看可了不得了,正好被趴在窗台上的她逮个正着。她冲我挥了挥手,叫道:"谢谢你!"我连忙也冲她挥挥手……

早上10:30,我来到教室。里面已经有一些人了,我边找位子边细细打量这些将有幸与我同班的人。嗯,这个人一看就像书呆子……那个女生长得真像张信哲……咦?这边有个女生怎么在冲我笑?虽说我长得佷削瘦,哦,不对,应该是佷潇洒。那也不能太执着的看着我呀。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啦!不对,这人有点儿眼熟!我仔细一看,差点儿从高54.80(我是白痴)cm的椅子上掉下来。原来是那个"顶楼姑娘"!她竟与我同班!我想不能示弱,于是回敬了一个更灿烂的微笑。

当天下午,我直到看到老爸气势汹汹地走进寝室时,才想起忘记打电话了。于是,他又一次找到了我企图躲避人民民主专政的证据。

就这样,我和她成了同班同学。

后来知道,她叫小静。了解

不知各位能否想象一下:我这么一个从小不好好学习,只天天玩物(不丧志),却经常考得第一的人因该有多么目空一切。可是到了一中我才知道和别人比起来真可谓"小巫见大巫","驽马并麒麟","寒鸦配鸾凤","萤虫之火比皓月之明","鸡立鹤群"…………往下就不一一列举了。

我这么一个自费生,排在全班42人的第39名!(不过,还好有另外三位"受苦受难"的"贫农兄弟"与我同在。)我那颗高贵的头颅也只好低了下来,因为我知道对大人来说MONEYISTHEWORLD,而对学生来说就是ACHIEVEMENTISTHEWORLD。(众读者:敢用鸟语!扁他!)(哎呀!各位好汉,小的再也不敢了!)

总之,我变了。我变成了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唉!环境所迫,形势所迫,绝非吾意,绝非吾意!而另外三位同胞也一哄而起照搬我的做法。于是,四位未来之星就此埋没了。(幸好不是就地正法)在埋没工程开工前,老虱,噢,不对,老师训话威胁大家说还有谁胆敢与皇军,见鬼,又错了,应该是与学校的政策唱反调就与此四人同样下场!(其实,老师只不过为了激发我们的小宇宙,才出此下策的。我真的佷理解老虱。)

不过这样一来,我倒过上了与世无争的"隐居"生活了。所谓"苟全性命于教室,不求闻达于老侯"(老侯者,乃吾授业恩师是也)。虽说学得似懂非懂,但总能勉勉强强地跟上大队人马,也算是"驽马十驾"了。可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挨多少鞭子。

什么?叫我说说小静?噢,我差点儿忘了是说什么来着。

嗯……缘分你信吗?小静因为在女生里算高的,所以坐得比较靠后。精确的说,如果以排和列为参数的话,我的坐标是X=4,Y=6,而她的坐标则是X=5,Y=6。(严正声明:本人当时身高1.75米,而据我目测,她最多1米65,只不过我所在班级的男生的海拔都挺高,所以我会坐得比较靠前。明白了吧!)另外,Y值以每两周递减1的速度变化,减为1后再还原为6,如此循环往复,万世不休。简单点儿,就是她就坐在我身后。(早这么说不就完了!)不知算不算和我有缘?

她有一恶习--就是喜欢把脚搁在前面的凳子腿之间的横梁上。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二十四小时,只要她坐下,就会将"贵脚"抬之搁之,从无例外。不过我每次走到座位前的时候,她却连头都不用抬就知道是我来了,并且把脚从横梁上移开。等我坐下后再把脚放上去。三年里从未出过错!弄的我百思不得其解,难道宙斯盾雷达系统出了便携式民用产品?此外,本人一向讲究个人卫生,绝不可能有异味。这一点我以我的人格担保。"那她怎知道是你呢?"我只好说我也不清楚。如果排除她有超能力可能的话,我只能请那些定位专家帮忙了。诸位如果在此邻域有研究的话,请不吝赐教,来信来函,一解吾多年来的疑惑,在下不胜感激。(伊妹儿在结尾处)

最让我奇怪的是,她并不是前几次与我接触时所表现出来的,佷活泼的女孩。相反她是一个十分沉默的人,沉默得无以复加。教室里很少见过她与谁说话,总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儿学习。课间的时候,她不是默默地听别人聊天,就是一个人望着窗外若有所思。教室以外,也很少见她和别人在一起说笑,经常是独来独往。真可以说是"多伊一个不多,少伊一个不少"。

而且,想见她一笑犹比登天还难。人参果怎样?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够稀罕的吧。可比起她笑的频率,简直快了不知道多少倍。以致于我怀疑那次替她提包的时候见到的笑是我的幻觉。

她在教室里的活动也很简单:一般是以平均每秒一米的速度走进来,然后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直至放学。但更多的情况是她比我先到,埋头读书。所以我对她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她轻柔的秀发。

虽然一中向来以学风浓厚箸称,但也有个别聪明无比的学生仗着成绩优异,偷偷摸摸地谈朋友。由于这一类人多为老师们的得意门生,所以他们与她们也就有恃无恐。郎有才,女矣有才。让一帮无才无德的凡人好不羡慕。

我虽然也有蠢蠢欲动之意,但无奈学业尚且危在旦夕,又怎敢做非份之想?匡且那些美女们时不时地做"自我感觉良好"状,随随便便就引得无数毫无骨气的男生为之倾倒,丢尽占世界人口总数一半的男性的脸。更令我这个一向以"实现男女完全平等"为己任的斗士觉得责任重大,绝不能像那些奴颜婢膝的同胞那样没有原则。

所以我在这高中三年里,一直没有想过这类事情。"一心只读圣贤书"听说过没?那就是指我。(鸡蛋,西红柿纷纷飞了过来……)

然而,平凡的生活却也偶尔闪烁一下光芒,弄得人不知所措,然后又猛然恢复平静,只留下你一人在那儿发愣……

有这么一种人,不知大家见过没有?这种人自以为是,喜欢指使别人干这干那。我所在的班级就有这么一位仁兄。那是一个闷热的午后,教室里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在学习。那位与我素不相能的仁兄也许是觉得自己与讲桌的距离太遥远了,就叫我去"帮"他拿讲桌上的作业本。

"唉,帮我拿一下作业本。"简直就是命令的口气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爱你,就不需要你愧疚

    玲,大学毕业后进这家公司的第一天,就不可抑止的爱了伟。其时,伟己有一个相恋了五年的女孩,她叫珍,一个美得让玲自卑的女孩。玲是个温婉的女孩子,不善言辞,她总是默默地生活在同事间,做着她该做的事。这是个多么令女孩珍惜的男孩呀。…[查看全文]

  • 用我的长发做你的窗帘

    看见我身后的长发。是一道永远。永远不是我想就能实现。永远不是我一个人就能实现。…[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