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女性天空 > 女性健康 > 女性心理 > 情感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八个爱情瞬间和最后一个结局

正文字体:  
日期:2007-5-23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水水笑了,雨水淋湿她的长发,黑黑的发温顺的贴着她的耳鬓,露出光洁的额头,像童话里的小仙女一样美丽。从那一天开始,她叫我草草,我是水水一个人的草草。水水和草草永远不分离。16岁的时候,我的心里写着那样一句话:水水和草草永远不分离。

(一)

2月21日,天空飘下了第一场小雨。

水水说春天来了,我们去看草儿发芽。她纤弱的手指躲在我的手掌里,凉凉的。我们沿着墙根寻找,可惜,草儿们都在地下睡觉,没有一株发芽儿。水水望着天,眼睛里都是雾气,水水忧伤的说春天来了,它们怎么还在睡觉呢?水水忧伤的样子让人心疼,于是我伸开手臂,靠着墙壁直立,我说你看我是春天里第一株发芽的草儿。

水水笑了,雨水淋湿她的长发,黑黑的发温顺的贴着她的耳鬓,露出光洁的额头,像童话里的小仙女一样美丽。

从那一天开始,她叫我草草,我是水水一个人的草草。

水水和草草永远不分离。我们用半截粉笔在濡湿的墙壁上写下誓言,粉笔字在墙壁上一点点被雨水洗去,白色的粉尘落到心底。16岁的时候,我的心里写着那样一句话:水水和草草永远不分离。

(二)

4月7日,校园里那一行杨柳有了很好看的鹅黄色。树底下草色青青。

我被勒令在教导主任的办公室里做检讨。这是一件轰动全校的新闻,高二年组功课最好的曹笑鸥和高三年级最爱逃课的大熊打架了。震惊校方的是,老师们怎么也想不到我这样品学兼优的学生会去打架;震惊学生的是,骨瘦如柴一副书生相的我居然敢去招惹大块头的大熊。

我的嘴角有血迹,还有一片淤青色。水水哭了,她用软软的手帕帮我擦洗,我对着她的眼睛笑,我说有这样青青的颜色才像水水的草草。

打架的理由很少有人知道,因为大熊有一天在路上拦住水水,想让水水做他的女朋友。当我的嘴角生长出那一片青青的颜色时,我就知道我对水水的喜欢已经茂盛的开始生长了。

同学中开始有人叫水水小静,就像机器猫里一样,那我就被称为小强。水水听到了只是羞涩的笑,脸颊红红的,就像窗外刚刚含苞的桃花。

这是18岁,我为我的女孩打了生平第一架。我告诉水水:草草是永远要保护水水的。

(三)

5月12日,桐花落了一地,城市每一个有泥土的缝隙都有草草在生长。

夜里11点,我在快餐店脱下店服,越过城市的黑夜,回到学校。翻过一处破败的墙,偷偷溜进寝室,躺在床上,像一块棉花跌进海里,四肢是一种疲惫之后的伸展,拧亮手电,温一遍当天的英语单词,最后看一看枕头底下水水的照片,安然入眠。

我必须如此疲惫,在做家教的同时还要去快餐店打工,因为我要攒钱。

从我读书的这个城市到水水读书的那个城市,要穿过地图上长长的一条线,扩大到现实里就是更长更长的距离。我每个月要去那条线的另一端看水水,因此我必须攒钱支付那么昂贵的路费和旅费。在一起不到10个小时之后,我就要原路返回。每一次见面,都希望白天与白天之间没有黑夜的阻隔。可是老天并不怜悯我们。

或者,是我太贪心。

水水说再过三年就好了,我们就会越过城市永远在一起。

这是20岁,水水和草草用青春的热情期许,三年会转瞬即逝。

(四)

6月23日,街心广场的草坪被修剪得欣欣向荣。

水水忽然喜欢长发男生,于是我为她蓄发,盛夏的脖颈下生长起了痱子。

长发且弹一手好吉他的我,在校园里光彩夺目,全赖我可爱的水水的喜欢。于是也有了其他女孩的喜欢。大一的师妹投递来写满喜欢的心形卡片,我笑笑,无奈,硬着头皮退回去,心如铁石的任女孩子在身后嘤嘤哭泣。

每次见面,水水都会像小猫一样依偎在我怀里,可爱至极;有时又会像小狗一样在我身上嗅来嗅去,寻找另一个女子的味道,小狗吃起醋来,可恨至极。可我还是那么喜欢吃醋的小狗。

水水看着我颈后的痱子心疼不已,遂拉着我到理发店,一瞬间,长发散地,镜子里是一头短短的草坪头。水水说我若是穿青衣皂袜,俨然就是俊俏的小和尚。我大笑,口念佛号,说若为水水姑娘,小和尚宁愿还俗。

这是22岁,水水和草草在佛前求了三世的姻缘。

(五)

7月14日,阳光白白地,像是树顶开出的花朵。

四年相思,终结在这个夏天。收拾好行李,放弃留在这个城市的机会,我迫不及待的奔回家,火车上一夜无眠,很多年前读过诗人的一句话,说火车开往的方向是梦想的地方,对于我,火车开往的方向是幸福的地方。

我坐在水水家的客厅里,不停的喝水水妈妈煮的绿豆水,一直到夕照爬满对面的墙壁,水水抱着一摞英文参考书疲惫地回来,我的水水,眼睛里泛着水样的波,像是幽深的湖水。一瞬间,我恍惚,不知道自己所在。我怎么就和我的水水隔着一条河的距离了呢?

整个夏天,我都在思考,我要不要和水水一起出国。

出国,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做的梦,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实现的梦。父母的积蓄我很清楚,我不能动用他们一生的积蓄去追寻爱情。水水爸爸坐在沙发上,大度的表示可以为我支付出国的费用。大男子的自尊心极度高涨,我拒绝了这个机会,可能也因此拒绝了爱情的长相斯守。

这是24岁,夜夜失眠,我下巴上的胡须像野草一样疯长,水水看着草草憔悴的面容说:“再等三年,我就回来。”

(六)

8月18日,初秋的风善解人意的清凉着被夏天荼毒了一季的柏油路。

翻了两个小时的报纸,终于等到下班。三三两两的人,像慵懒的猫一样,踱出阴郁的机关大楼。

我是第五层机要室的秘书,薪资一般的公务员。有人说我的前途无量。我心里暗笑,无量的前途也不过是在这个人事复杂的机构里一层一层的向上爬。

离水水离开就快一周年了。她的电话来得越来越少,我的电话也恹恹的很少拨过去,越洋电话里多的是奢侈的沉默,除了千篇一律的“多喝牛奶少喝咖啡”,似乎找不到什么可以说的话题。打电话的支出慢慢的少了,转而,我开始抽烟,牌子越来越好,咳嗽也越来越厉害。

我的床头依然还放着草草和水水的合影,那是我们20岁那年的留影,两个青春飞扬稚气未脱的恋人,现在看过去,有点像电影里回忆的镜头,特别是午后的阳光照过来的时候,就像那些微微泛黄的怀旧片断一样。

这是25岁,一年的机关生活,让我的思想越来越老练,激情转薄,爱情不知道因何淡去。

(七)

9月21日,田野上一片金黄,野草和小麦都是金黄的颜色,分不清到底哪里是麦田。

华灯初上的街头,我熄掉了烟盒里最后一支烟,面无表情的看着人群。她递过来一盒含片,说烟还是不要抽太多。她半低着头,脸色微红。我想想,似乎有很多年没有见过女孩子脸红了,心里微微动了一下,似乎是往事在动,抖落了些许尘埃,坚硬的心柔软起来,带她走进了街角的电影院。这是我和她的第二次约会,别人介绍的。

这是26岁,水水和草草分手。是水水提出来的,水水说与其这样僵持在太平洋的两岸,不如各自去寻找各自的岸,如果缘分还在,总会重逢。

(八)

10月29日,白杨树的叶子大片大片的落下来,盖在城市的草坪上,像一大片拼凑的阳光。

她在更衣室里试婚纱,我漫不经心的看着店里的电视。水水出现的时候,她脸上的微笑精致典雅,那是一个访谈节目,水水坐在嘉宾席上侃侃而谈,水水的眼神里不再有过去的柔弱,是我所不认识的坚强。

她穿着婚纱走过来,巧笑嫣然,旋转着炫耀着那一身华丽的洁白。我眩晕。继而明白,眼前是我的新娘,刚刚在记忆里滑过的,是永不复归的初恋,在我心底依然深藏的女孩。

手牵手回家,路过一片拆迁的工地,一面墙特例独行的立在废墟里。刚刚落过雨的泥土飘散着好闻的味道。

她这一天都被准新娘的幸福所感染,孩子一样的拉着我跑到墙根寻找:“你说落过雨的秋天,是不是也会有春天一样的青草生长呢?”

古旧的墙身上涂满了小孩子们的粉笔涂鸦,我低头,看到一个蜗牛壳,空荡荡的附在墙角。那一只流浪的蜗牛爬远了,却忘记了带走她的壳,但愿她会找到更暖的壳为她遮风避雨。

我的眼睛依然可以穿透墙壁,看到砖石之间写着那句:“水水和草草永远不分离。”它们即将坍塌,废墟之上将出现更坚固的大厦。

这是27岁,我就要成为她的新郎。

(九)

水水不再是草草的水水。

草草不再是水水的草草。

只有在偶然的梦里,才有勇气回想起,那一年,水水和草草在同一个岸上相偎的情景。

从此,我就不再是草草,而是一棵树,让身边的这个女子依靠.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