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女性天空 > 职场风云 > 心语故事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婚姻是只脆弱的蝉!

正文字体:  
日期:2007-6-4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这么说有点贬低自己的婚姻与爱情,但的确,从那个早晨之后,他和段苏桥的婚姻一点点走向了破裂。单位的老大姐说他好象没有结过婚的一样,这让他很受用。 方便完了才发现,没有手纸,侧面的白墙砖上是空的轴心,上面的纸用完了。 没有声音,他以为段苏桥没有听到,于是继续嚷,哎,来卷纸。

段苏桥和陈宝明的裂痕是从哪里开始的呢?陈宝明后来想想,只能想起那卷手纸。这么说有点贬低自己的婚姻与爱情,但的确,从那个早晨之后,他和段苏桥的婚姻一点点走向了破裂。

那天早晨陈宝明去卫生间,这是每天早晨必做的功课。起来十分钟之后,他必须要到卫生间,十分钟之后出来,洗脸刷牙吃饭,然后上班,如此反复,已经三年了。

是的,他结婚三年,二十七岁,还英俊潇洒。单位的老大姐说他好象没有结过婚的一样,这让他很受用。但段苏桥就不行了,二十七岁的女人,明显不水嫩了,年轻还是年轻,到底和二十一二岁的不同,当年他们谈恋爱时,陈宝明记得段苏桥的大腿和水一样嫩。

方便完了才发现,没有手纸,侧面的白墙砖上是空的轴心,上面的纸用完了。

哎,他嚷着,哎,来卷纸,没纸了。

没有声音,他以为段苏桥没有听到,于是继续嚷,哎,来卷纸。

还是没有声音,他的声音大了起来,哎,聋了呀,干什么呢,来卷纸。

段苏桥突然站在卫生间面前,对着他说,一,我不叫哎,二,昨天纸就没了,我让你给我拿你装听不到。所以,你不必在那里蹲着了,两条道路可以选择,一是跑出来自己拿,二是你可以不擦了,随便你选择了。

陈宝明的火突然就上来了,这大早晨的,纯粹是找病!

你拿不拿吧?!他的声音猛然高了八度。

不拿。段苏桥的声音很平稳,我有不拿的权力。

好,陈宝明突然把裤子提上,然后说,我也有休了你的权力。

段苏桥愣了愣,冷笑一声说,随便。转身走了,到门口换上高跟鞋,提着陈宝明给她买的打折的梦特娇的包,扭着腰身走了。门哐地摔上时,段苏桥才发现自己还没有洗脸,而且眼角还有眼屎,她想推楼下小屋的自行车,但转脸就举起手打了车,爱过不过吧。

站在窗口,陈宝明看到段苏桥真走了,而且还早餐也没有买,他在窗口嚷着,有本事别回来了。

段苏桥果真没有回来。十天了,一直住到娘家,段苏桥的母亲打电话来问,怎么回事?陈宝明淡淡地说,没事,她就是想您了。

过了不久,正好是元旦,陈宝明去街上,看到段苏桥正和女友瑞雪逛街,叫了她一声,她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就走了。

陈宝明愣了愣,把烟掐灭,然后下了离婚的决心。

离婚,是在一个月之后进行的,段苏桥说,早知你是这么个东西,喜新厌旧,早烦了吧,告诉你,离了你,我会活得更好。

我也是。陈宝明晃着腿说,他们在民政局对面的椅子上坐着,离着一米远,从盖上章后,这个女人与他没有关系了。

其实他们早就淡薄了,从前热恋时叫甜心叫宝贝,如今叫哎,叫哎都嫌烦,凡事都要吵,他真够了。

离了婚出来,段苏桥接了一个电话,好象是一个男人的,陈宝明愤怒地说,别他妈提前给我戴了绿帽子,否则即使离了婚我也饶不了你!

段苏桥嫣然一笑,对不起,陈宝明同志,我们已经离婚了,你已经没有权力和我这样说话,再见。

陈宝明觉得无限地自由起来。到处是时间一样,从前觉得时间和水一样流得太快,现在觉得时间是洪水,流得到处都是。

先约了哥们去喝酒,一次两次行,多了,哥们说,老婆总是骂,怕她们烦,还是回家吃吧。

后来又约了一帮人在家里看足球,折腾多乱也没有絮叨了。后来居然自己也烦了。真是乱啊,第二天起来还要自己收拾,人家只管吃只管喝,然后拍拍屁股走人,他这才知道,段苏桥是有理由嫌烦的。

更多的时候他非常寂寞,下了班之后,他不知往哪里去。回家也是一个人,于是索性在楼下的小店吃一点,吃来吃去,胃就坏了,常常疼。从前一疼段苏桥就递过药来,现在,找老半天也找不到,段苏桥总爱煲汤,一煲三个小时,陈宝明嫌费事,总是说她无事生非,后来想,如果半夜喝一碗汤应该很补的。

于是想给段苏桥打个电话,打过去,人家问,有事么?我没有多拿你什么东西吧?陈宝明索性挂掉,觉得自己是个没意思的人。

身体的寂寞更让他难过,于是他知道,他必须找一个女人。

叶倩就是这时出现的。

陈宝明去歌厅k歌,出来时正看到一个女孩子吐,女孩子可能是喝多了,弓着腰在那里吐着,陈宝明多了一句嘴,没事吧?

女孩子抬起头来,没事,不就是让老板炒了鱿鱼吗?还是活得下去的。

陈宝明的心当时就软了。因为女孩子也有大大的眼睛长长的头发,和段苏桥的当年是有几分相似的,他把她带回家,给她换上自己的衬衣,然后煮了一锅莲子汤给她喝,第二天早晨醒来时,女孩子问,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他看了看她说,因为喜欢。

他们很快相恋了,不久,婚姻就提到了日程上。

陈宝明也觉得自己这次艳遇太快了,快到连他自己都怀疑事件的真实性,然而的确是真的,他们要结婚了。

叶倩来自江苏的一个小镇,说话软软的,完全和段苏桥的脾气不一样,而且身体很曼妙,有江南女人的妩媚。陈宝明拿出所有积蓄为她开了一个时装店,专卖品牌女装,叶倩说,陈宝明,你对我真好,你这么好,你的前妻怎么舍得离开你呢?

他们结婚后搬了家,叶倩说家里总有段苏桥的味道,她不喜欢。陈宝明倒有些不舍,搬家时他再次打了一个电话给段苏桥,段苏桥,我要卖掉这房子搬家了,你想想到底还有什么东西没有?

这个电话,他是背着叶倩打的。

搬家那天段苏桥来了,叶倩恰好去了店里,段苏桥上了四楼,从防盗门的门缝里抽出一个纸条。

是什么?陈宝明过来问。

叶倩笑了笑,你没必要知道了,本来想着在这里住一辈子的,等老了念给你听的,但现在,没用了。

那一刻,陈宝明忽然觉得很感慨,眼前的女子,容颜有些憔悴,那憔悴里,有说不出的难过。

陈宝明曾经说过杜拉斯《情人》里的一句话,亲爱的,我会更爱你憔悴的容颜。那时他们还没有结婚,他习惯性地说这些甜言蜜语,而如今憔悴的人就在身边,他却觉得哽咽,什么都说不出。

找个人,也嫁了吧。他说,好好过日子,过去,都是我不对。

在春天的下午,他突然想说这些话,是的,都归罪于他吧,她的不幸,原来还是这样让他心疼着。

段苏桥蹲在楼梯上,忽然哭了起来,肩膀一动一动的——是我,是我把自己逼成这样的,其实我根本不想住娘家,我想让你来接我,我在街上遇到你,希望你追过来拉我回家的,我不给你拿手纸是因为想和你撒个娇……她越说,陈宝明的心越疼,可是,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

陈宝明看着阳台外的春天,一片繁花似锦,可是,她和他的春天,已经过去了。

他搓着手,知道叶倩就要回来了,他接着说,你看,她就要回来了……段苏桥猛然抬起头,脸上还有眼泪,她才意识到,这里不是她的家了,她没有告诉过陈宝明,好多次下了班,她都要在这里看一看,三年了,她已经习惯了这里是她的家了,她没有想到,半年之内陈宝明就结了婚,本来,她以为她还是有机会的。

下楼的时候段苏桥回过头说了一句,好好地对待她啊,你知道的,婚姻就是个瓷器,一不小心就会摔碎了。

陈宝明只觉得心里一抽一抽的,他趴在阳台上整整抽了一包烟,他知道,这婚,他离得太仓促,结得也太快了。

三年后,三十岁的陈宝明重新对婚姻失去激情。

他和叶倩的争吵甚至要多于段苏桥,鸡毛蒜皮也要吵,为谁下楼买早餐,为多放了一点醋,为谁来叠被子……生活是这样让人烦恼,何况,叶倩比段苏桥有算计,有钱上卡得他很紧,从前,他和段苏桥总是把钱放在抽屉里,谁花完了谁拿,他拿得多,因为哥们多应酬多。

但现在,叶倩要把他的钱都收起来,然后花多少从她哪里拿多少。

陈宝明抗争了几次,觉得没有意义,于是索性自己有了小金库,单位再多发了奖金,他一概自己收起来,而从前,他是喜欢打电话告诉段苏桥的,这样做,有显摆的意思,但现在,他不屑于这样做。

早晨,他还是习惯起来上卫生间,只不过十分钟变成了十五分钟,他有些便秘,因为叶倩不愿意为他做汤喝,而他又习惯于喝汤,于是,他便秘了。

如厕结束后他发现,手纸没有了。

哎,来卷纸。他下意识地喊着。

没有声音应他,他继续喊,这次声音更高了,哎,来卷纸。

还是没有声音,他这次真的大声了,叶倩,来卷纸。

叶倩出现在卫生间说,陈宝明,你用不着这么大声,我不是你的使唤丫头,我也不叫哎,你更不用指名道姓,你不是叫我亲爱的吗总是?烦了我是不是?……陈宝明觉得脑袋有点大,一切和几年前有什么区别?只不过,门边的人换成了另一个。

这次,他笑了笑,心平气和地说,亲爱的,请你递给我一卷手纸,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提着裤子自己去取。

叶倩转身扔了一卷手纸给他。他起来,刷牙洗脸,看着镜子中那张脸,一张三十岁男人的脸,他的手忽然颤抖起来,牙刷在嘴里哆嗦着,白沫子飞着,和眼泪一起,飞着,溅的到处都是了。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