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女性天空 > 女性情感 > 心灵深处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心灵深处的伤痕

正文字体:  
日期:2007-05-20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缺乏常识的她几乎走投无路,幸亏好友的关怀让她在少女意外怀孕求助热线的帮助下医好了身病。然而当纯真的爱情向她招手时,她再次陷入深深的痛苦……倾诉女主角:蕾蕾(化名),19岁,大学生故事男主角一:阿南(化名),22岁,美发师故事男主角二:家友(化名),21岁,大学生激情聚会聚出大错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自己是个..

●她正值青春年华,学业顺利,却在交友过程中一时不慎,被骗怀孕。当她找到对方寻求帮助时,对方先是找借口推托,继而索性消失了。

●缺乏常识的她几乎走投无路,幸亏好友的关怀让她在少女意外怀孕求助热线的帮助下医好了"身病"。

●回到校园,她把"心病"埋在心底。然而当纯真的爱情向她招手时,她再次陷入深深的痛苦……

倾诉女主角:蕾蕾(化名),19岁,大学生故事男主角一:阿南(化名),22岁,美发师故事男主角二:家友(化名),21岁,大学生

激情聚会聚出大错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自己是个幸运儿。中学6年,我始终做班长,成绩优异,在各项文体活动中也总是挑大梁。两年前,我如愿来到上海某名校读书,经过一年的拼搏,获得校一等奖学金,并被评为系优秀学生干部。良好的开局让我松了口气。为了增长社会经验,我开始将精力从学业转向社交。

去年9月,我认识了美发师阿南。他高中没毕业就到上海闯荡,在学校附近一家美发厅工作。我有位同乡是他的老主顾,介绍我们认识。阿南清爽斯文,与明星黎明长得颇有几分神似。替我做了几次发型后,他对我明显地产生了好感,总对我问东问西,还请我去K歌、吃饭或是参加朋友聚会。同乡和室友们都开我的玩笑,说我遇到了一位拿金剪子的“护花使者”。我呢,很高兴在异乡认识像阿南这样一个年轻的异性朋友,对阿南的职业和圈子也很好奇,可由于我和阿南的文化背景和兴趣爱好差别太大了,我明白自己不会选他做Mr.Right的。为了不让阿南误会,我开始避免与他单独外出。

去年11月下旬,阿南说他的朋友搞生日派对,邀请我参加,我本想拉上好友一起去的,可是她临时有事,我就一个人到了那家KTV。那晚的聚会气氛很high,二十来个年轻人在大包厢里又唱又跳,还要了不少啤酒。我是滴酒不沾的,可那晚大家都喝了不少,一些新结识的朋友一定要敬我酒,我只好喝了三四杯,不一会儿就醉倒了,根本不知道聚会是几点结束的。次日凌晨四点多,我醒过来,头痛欲裂,口渴得要命,我还以为躺在寝室里,迷迷糊糊地伸手去开床头灯,却一下子碰到别人的脸。我吓了一跳,头脑清楚了许多,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睡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和阿南躺在一起,身上都没穿衣服……

毕竟我与阿南之间,根本不是那种水到渠成的爱。所以对于他在我醉酒后的所作所为,我完全无法接受。尽管他那天再三申明自己是情不自禁,希望我能接受他的感情,我还是和他大吵一架,拂袖而去,从此再不要和他打交道。头半个月,阿南天天给我发短信,请我原谅他,说他不能没有我。见我始终不回复,他的短信越发越少,一个月后就没声音了。

“一个月后,我没来月经,有点担心,但想想不会那么巧吧,才一次就……我遇事总爱往好的方面想,就自己安慰自己。结果第二个月、第三个月,月经还是没有来。这下我慌了。”蕾蕾回忆起去冬今春的那些日子,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他逃避,我只得求助于社会

按理说正在接受高等教育的我不至于这么无知,可是对于受孕、妊娠反应等普通生理现象,我的知识真的是一片空白。记得初中生理卫生读本上有这方面的内容,但老师不肯在课堂上讲,只让我们课下自修,可是少男少女们都很羞涩,觉得这部分内容很“下流”,纷纷把那几页书都扯掉。因此可以说,十八九岁的我是个“性盲”。第一个月的月经没来,我虽然担心事情不妙,但又觉得自己没有像表姐、表嫂们那样有呕吐或者喜吃酸食等明显的妊娠反应,所以还存在侥幸心理。

月经迟迟不来,我的预感越来越糟糕,晚上开始失眠,人瘦了许多。好朋友觉得奇怪,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自己再也扛不住了,就把事情经过告诉她,她比我年长两岁,听完很肯定地说,估计我是怀孕了,这事不能拖。她陪我到亲戚工作的医院做检测,尿检结果是阳性。那一刹那,我心里难过死了,马上打定主意,决不把这件事通知家人,要去找阿南,请他帮我把这件事解决掉。

我当时想得很天真,觉得阿南曾经那么爱我,他又是“肇事者”,本身有不错的收入,肯定能陪我上医院去做手术的。因此第二天我就来到阿南工作的楼下,发短信叫他出来。阿南很快就走到我面前,可身边还带了一个年轻女孩,说是他的新女友。我想和阿南单独谈谈,他女友不肯,我只好把事情简单讲给他听。阿南听完后,开口就问我:“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和你的家人讲呢?”我告诉他,我父亲家教甚严,如果他听说我怀孕了,肯定会把我拖回家打个半死的,因此我不敢告诉家里。我请阿南帮我筹一部分做手术的钱,可他看看女友,说自己已不是自由身,不能陪我去医院,还说他的钱都寄回家了。在我的再三请求下,他答应想办法向别人借钱,让我过几天再来找他。

见阿南的态度判若两人,我难过地回到宿舍,姐妹们都很关心我,我就把事情告诉了她们,她们都“支援”了我一些钱。几天后,两位好姐妹陪我去找阿南,阿南却只给我200元钱,说没能力再帮我了,他女友也一直站在旁边拖他走。我们正谈着,从楼上又走下来几个女人,自称是阿南的“姐姐”,要替他和我理论。有个女人指责我先是不肯和阿南谈朋友,现在又找上门来让他出钱打胎。另一个女人接着说:“你这不是骗婚么?谁知道你肚子里有没有孩子,就算有,你怎么能断定孩子就是阿南的呢?”我的好友没见过那阵势,都惊呆了,我边哭边和他们理论……最后在一片混乱中,阿南溜走了,他的“姐姐”们和我约定,下周一去医院重新做检测,实在不行还要做DNA测试,来证实我肚子里怀的是阿南的孩子。

到了周一约定的时间,我早早来到阿南的楼下等待,见他迟迟不现身,我就到楼上的美发厅去寻他,可是他不在那里,而他的同事们都说不知道他的去向。我见他女友也在场,就去问她,她反问我说:“他是个大活人,去哪里我怎么知道?”我一下子懵了,失神地走到路边,天下起大雨,我淋着雨,一直哭个不停,不知该如何是好。最后我的好友不放心出来找我,把我好说歹说劝回了学校。

接下来的一些天,我很不甘心,天天到阿南工作的楼下去等他,可是他就像一道霹雳,惊天一闪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心里万分难过,一度想一死了之。幸好几位好姐妹始终陪伴着我,劝我无论如何先把这块“身病”去掉。我东凑西凑,手头还是没多少钱,交不起手术费。正在左右为难之时,好友忽然兴冲冲地跑来找我,说她在网上看到上海有家四一一医院开通了“少女意外怀孕求助热线”,能够酌情减免手术的费用。我如同捞到“救命稻草”,立刻拨通了那个热线电话。医生听我讲了情况,说我已经拖了太长的时间,让我立刻来医院做检查。

“看过我的学生证,考虑到我的现实情况,经院方同意,决定免去一应费用,给我免费做手术。我长出了一口气,心这才踏实下来。”讲到那天的情景,蕾蕾依然满脸庆幸。

“身病”虽去,“心病”难消

4月的一个星期四,我在好友的陪同下来到这家少女门诊,本以为就住两天院,还来得及参加那个星期天的考试呢。谁知整个引产过程长达两天一夜,我痛得睡不着觉,与阿南的交往一幕幕浮现眼前,越想越感觉真的像做了场噩梦。还好那几天好友一直陪伴在我床前,看护我的护士也很善良。“五一”以后,我又去医院复查,医生说我恢复得不错。就这样,我终于去了那块“身病”,体形也迅速恢复到从前的苗条。从外表上看,我还像从前那样爱讲话、开朗大方,可我心里清楚,我已经回不到从前了。

同宿舍的姐妹都很关心我,等我做完手术回到宿舍,有位年长的女同学询问起手术的过程,她问得很自然,可我却觉得难以启齿。这几个月以来,姐妹们可能觉得我该淡忘这件事了,有时晚上熄灯后像从前那样谈一些女人话题,她们叽叽喳喳地聊得热闹,我却总感觉不自然,条件反射般地想逃避这些话题。因为大二、大三课程轻松,有的女同学开始谈恋爱,可我认为自己不纯洁了,对男女的感情一下子变得很消极。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最近我参加中学同学聚会,遇到高三时曾经与我有过朦胧初恋的男生家友。他也在读大学,聚会时目光总是有意无意地投在我身上,送我回家时告诉我,他一直没再谈女朋友,心里还牵挂着我。说完,他的手很自然地抚摸起我的长发。对于这个熟悉的小动作,我却不由自主地觉得很排斥,生怕再受到异性的伤害。

聚会以后,家友常常给我发邮件,打电话,希望能和我重修旧好。可我虽然在人前表现得若无其事,但我明白,阿南所带给我的心理阴影远远没有消除干净,因此面对家友的示爱,我非常矛盾。我不再像从前那样习惯于把心事都讲给朋友听,而是自己一个人分析:是否该接受家友的爱?如果和他谈恋爱,我是否应该把心里那道泣血的“伤痕”告诉家友,让他自己作决定?我的好友得知我的想法后,觉得不可思议,劝我无论如何不能把那件事告诉爱我的家友。可我又觉得如果一直瞒着家友的话,对爱情不够坦诚,对他也不公平。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两年后我依然爱你

    早上起床,一种莫明的感触,这种感觉我最近经常出现,我知道我又在梦中与你相见了。梦中你是如此的真实。1囬家暸,想找你出来陪我玩,可是电话那头我听到暸我不该听到的女孩的声音,我当时心好疼,又不敢问你,我好怕,好怕。“就这样突然醒暸,唉,不知道这是好是坏,是因为我太想念…[查看全文]

  • 我承认我淫荡但我无悔

    我承认,我淫荡。我的淫荡是真实的,毫无遮掩的。十五岁那年,一个恶棍夺去了我的贞操,从那时侯开始,我放荡自己。我承认,我淫荡。…[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