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女性天空 > 女性情感 > 亲密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美女的失败婚姻与外遇无关

正文字体:  
日期:2007-5-20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我离婚了。在这种地方,离婚是件风传很快的事情。我知道人们都在背后议论我,编排着我的风流韵事,因为我美。美丽的女人天生有种不安定的因素,没人相信我的离婚与外遇无关,连轩也不相信。

我离婚了。在这种地方,离婚是件风传很快的事情。我知道人们都在背后议论我,编排着我的风流韵事,因为我美。美丽的女人天生有种不安定的因素,没人相信我的离婚与外遇无关,连轩也不相信。但我离婚,与外遇真的无关。

走在街上,我总是垂发掩面而过。虽然别人不一定认识我,但我仿佛别人都在议论我。我来到单位,经过的办公室里,听得到几个同事正说得热火朝天,见我进去,正说得热闹的女同事突然没了声音,很客气地跟我招呼一声后一个个溜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对面坐的王丽讪讪地问我怎么来得这么早,话里话外满是慌张。我知道她们刚才正在议论我,但我并不生气。男同事也不再随意地跟我开玩笑,我知道这个时候,外面的谣言纷起,那些以前对我有一点点意思的人对我避之不及,这个时候,没人愿意去充当那艳史里的主角。他们在人前一本正经的样子,背里却对我暗示以隐约的同情与关心,我知道这里面的含义是什么,而我只是淡淡地笑过。也有人很关心地样子想从我嘴里寻找根源,但我不想去诉说。离婚了,没有谁对谁错。而且我知道,所有人,对我的离婚,都抱以猜测与好奇。喜欢打听别人的隐私,是人根深蒂固的劣根性。更何况,我不奢求别人的理解。与我同床十年的男人轩都不能理解,还会奢求谁去理解呢?

离婚了,我感觉还是象以前一样,但分明又回不到从前,因为我从此没有了家。一个人住进了单位的宿舍,所有的一切我都给了轩。只是简单地收拾几件自己的衣物出门。女儿是我惟一的不能割舍,可是轩拉着女儿不放,而这样的争执,最终受累的是女儿。我知道轩是个好爸爸,于是我连女儿都让给了他。在结婚的十年以后,我一无所有地离开了自己亲手筑就的温暖的家。

没有人想得通,我会主动和轩离婚。几乎所有人眼里,轩是个非常优秀的男人。但当年,他只是个卑微、毫不引人注目的穷小子,我不顾全家人的反对投向他、奔向他。经过十多年的努力,他才有了今天。他的事业正处于蒸蒸日上的阶段,他浑身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这样的男人是许多女人喜欢的。但我相信他爱我。而且他是个很顾家的男人,他总是推掉一切尽可能推掉的宴请,陪我和女儿。在厨房里忙得热火朝天,为我们端上可口的饭菜。为家人做饭,是他乐此不疲的喜好。我看着他乐呵呵的样子,内心为此感到非常满足和幸福。但到今天,我还是亲手抛弃了这种幸福,并为此无怨无悔。

所有的人都不明白,所有的人都说我发疯了。连当初强烈反对我和轩一起的爸妈也站在了轩一边,对我这个亲生的女儿加以驱逐。我知道爸妈背地里流过不少泪,他们实在舍不得轩这样的好女婿,而狠心弃下我。说实在的,轩在爸妈心里,已不仅仅是女婿,他还承担了许多儿子的职责。我知道他非常疼我、爱我。所以他不惜把自己也溶入我的家庭里。

姐似乎很理解我。她一直充当着我与爸妈之间的调和剂。在我提出离婚的期间,轩也把她当成了救星,平时很成熟的一个人,在姐面前象小孩一样哭了。背地里姐问我到底为什么,我说不为什么。她问:“你是不是有了外遇?”她问的也是大家所猜测的,因为说不出具体的理由,就这样提出离婚,别人都会这么想,况且我还生得这样美。对姐我一向是很坦白的,“我不知道”我回答说不知道,心里乱得很。姐却象突然明白了什么,不再问什么。我也没有再说什么,也许有的感觉是无法说出来的。

轩却从此对我有了仇恨。他想不明白,能有谁值得让我去抛弃现有的一切。偏偏我对此无话可说,轩连败也不知败在谁的手里,输也没输明白。丧失了理智的他,跑到我的单位里找领导闹了一场,话里话外都是猜疑,从此满城风雨。也让我在这一瞬间看清了男人自私而虚伪的本质,对婚姻残存的最后一丝留恋就此云消雾散。事已至此,轩为自己的行为也感到了后悔,他知道再也无法挽回,很痛快地与我离了婚。

这个世界上,我虽然不希望所有人知道我离婚,但我希望离婚的消息会随风吹到他那里。因为在我隐藏的心里,是愿意他知晓这一切。而他也不会想到,只不过是很短的几次交往,竟促使了我果断地离婚。离婚时,我对轩说厌倦了这样的日子,想尝试着一个人过另一种生活。心却在告诉我:所有的一切勇气,不过是来源于他。

一切的一切缘于一次笔会。听主持人的介绍,我们才知道都是来自于一个部门。内心已滋生出好感。我是知道他的,他的才华在部门里首屈一指,系统内部刊物上常有他的理论研究性文章,严谨缜密、常有独到的见解。报刊上他的散文又给人另一种大气磅礴、酣畅淋漓之感。我们的文字常常在一个版面出现。一个阳刚,一个柔美!相互认识以后,我们彼此谦和地笑笑,都明白对方是那个一直闻名于耳却没有见面的那个人。他站起来向我温和地笑着,并伸出了右手:“认识你很高兴!”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我矜持地伸出了手。他的手掌温暖而宽厚,被他握着的那一瞬间,内心竟有一丝的恍惚。四目相对,不由地羞红了脸。他的眼神却分明有了一丝隐藏的笑意,是笑我的狼狈吗?我不知道。但在后面主持人讲话中,我分明象听进去了什么,实际什么也没听进去,偶尔,我能感觉到他在斜对面投射过来火热的目光,这样炙热的温度,让我在余下的时间里都面目绯红、心醉神迷。

这次笔会是在一个小岛里的山庄举行。离开了家庭和工作上的羁绊,这些平时看起来很稳重的文人,一个个都象调皮的孩子,每个人都露出了率真的天性。在不多的几个女子当中,我成了男士争宠的对象。但我和每个人都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对着他们善意的玩笑,淡淡地微笑,却并不接受他们的任何邀请。只有对于他,我无法拒绝。

后来的几天,开会的时候,他总是特意为我留下身边的一个座位。吃饭时候,他会很巧合地坐在我身边,一切自然得毫无痕迹。闲下来的时间里,我们喜欢绕着院子里的那条小径静静漫步,听他徐徐地谈些学术上的争论,以及文坛上的逸闻趣事,内心觉得很快乐!我是如此喜欢和他一起,并不为了什么,好象仅仅只是为了听听他富有磁性的声音,很平常的话,由他说起来,也变得魅力十足。这次笔会,我破天荒地没有挂念轩和女儿。

但别人还是敏感地觉察到了这些,一些在我面前献殷勤的人很自觉地退了出去。有时一大伙人在小岛上游逛,往往独独把我和他遗漏了。回来时候,同屋的芳一边向我道歉一边笑言要成全一对才子佳人。她最怕痒,往往直到我呵得她告声求饶才罢休。不过,她又郑重地其事地告诉我:“这样的事情其实已是见怪不怪,只是到头来别太当真就是了!”

“芳,怎么可能呢?我们不过是一个部门,所以才亲近了些”是的,他对我的关心,只不过仅限是同一个部门的人。

“是吗?只怕小妮子春心已动了!”芳的话还是那么不饶人,她的话又招来我的追击,两个人互相呵痒,直到最后笑倒在床上。这次笔会,我也觉得自己不知不觉改变了许多,平时那样矜持的一个人,疯起来也毫无体统的,所幸只是两个女人关起门疯。我知道,平时芳也不是这样活泼的人,如果不是听她说,我还真不相信她在单位大小还是个管着几十人的小领导!

是的,我以为我和他来自一个部门,别人最多也不过是嘴上说些而已。但在内心上,我有没有这样的渴望呢?他学术上的博学、多思,在某一程度上让我把他当作了学识上的师长。但他在散文上的豪放、不羁又让我看到了他狂傲、率性的另一面,他的思想理性与感性并存,他的文字严谨与散漫并杂,我不知道哪个是他真实的一面,或者哪个离真实的他更近一些。他象一个谜一样吸引着我去找到答案,又象一个巨大的磁场,让我不由自主地深陷其中,不能自拨。

“交尚浅,意先移,平生心绪诉君知,飞花逝水初无意,可奈衷情不自持。”处在这样桃源似的小岛内,远离了现实生活中的一切,与他天天朝夕相处,让我几乎忘了所有的一切。与他的每一次交往,我的心离他就更近一些。从他不多的言语里,我知道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虽然他谈起妻子时的口气很平淡,但我还是看出了妻子在他心目中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那一刻仿佛有一根细细地针轻轻地扎了我一下,没有伤口,却有刺痛的感觉。这样的男人,仿佛从一开始就注定必要相遇了,又错过!

为期一个星期的笔会结束了。那一天,许多人都早早地收拾东西。桃源虽美,但住久了,这些文人都有了归家之意。我也胡乱着收拾行李,芳饶有兴趣地把在岛上买的小饰品拿出来,笑着说要回去笼络一下老公。这时候,外面有了叩门声,芳去开门,门外站着他,微笑地对芳说:“我可以进来吗?”眼睛却已经投向我。

“当然欢迎了。”芳机灵地说:“唔,我忘了一件事,可以要些时间才回”她顺手把门关上了,临走还不忘对我意味深长地笑。

“哦。不好意思,都在收拾东西,有些乱。请坐!”当房间只有两个人时,我才发觉心跳得非常厉害。他静静地走到我的眼前,不语。隔了这样近的距离,彼此的呼吸似乎可闻,那一刻我有一瞬间的伤感,因为我知道,这次的别离,也许注定永无再会。我让长发垂下来,低垂眼帘,转过身去佯装着寻找东西,竭力不让他看见我的伤悲。他却猛地一把揽过我,温柔无比又强劲有力地用火热的唇在我的额头上重重一吻。我眩晕地闭上了双眸,却听他略带嘶哑地声音:“我爱你!”他的吻就这样一路忘情缠绵,从额头到发际到耳轮,最后落到嘴唇。世界仿佛消失了,时间仿佛凝噎。那一刻仿佛过去了很久。又仿佛快得没有发生。只是脸上的红晕还在,唇还在发烧。

这样的心醉神迷,却更增加了离别的悲伤。眼前这个男人虽有一瞬间的失态,却又恢复了理智的一面。两个人相对而坐不语。他温柔地把我扳过去面对着他,无比爱怜地注视着我,一字一顿地说:“我会想你的!”

是的,我知道。他会想我,但他并不会为此而抛弃他现有的一切。离别的时间到了,一群人在客气地告别后最后各奔东西。他也被单位的小车接走,临走前,他说可以顺路搭载我一程,被我固执地拒绝了。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如果别离是悲伤的,那么,我情愿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