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女性天空 > 女性情感 > 亲密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贫穷的他从爱情的婚礼上逃离

正文字体:  
日期:2007-5-20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太现实或太不现实的处理,我以为,都不是爱情中本该有的状态。爱情是万金油吗。爱情需要基础,这是我的看法。太现实或太不现实的处理,我以为都不是爱情中本该有的状态。
太现实或太不现实的处理,我以为,都不是爱情中本该有的状态。

爱情是万金油吗?如果是的话,就不会有我们听到的见到的这么多情感上的家庭中的纠纷了。其实,爱真的什么都不是,在遇到现实问题时,它就像“秀才遇见兵”里的那个“秀才”,往往会“有理说不清”。

毫无颜色形状与个性的爱,就像清水,虽透明澄澈,却很容易被别的器皿改变了色泽和形状。那样的话,还有什么意思呢?

阿莱手记---沙滩上的城堡

子薇和刘申之间的故事,让我想起了建立在“沙滩上的城堡”。

爱情需要基础,这是我的看法。

爱更需要颜色---毫无颜色形状与个性的爱,就像清水,虽透明澄澈,却很容易被别的器皿改变了色泽和形状,那时候的爱,还有什么意义?爱还是爱吗?你还是你吗?

太现实或太不现实的处理,我以为都不是爱情中本该有的状态。用纯洁的爱去换一份“奢华生活”的例子,早已屡见不鲜。但是像子薇这样,仅凭着爱上一个人的勇气就忽略掉爱情本身的脆弱与单薄,甚至还梦想借着这单薄可以解决并回避生活中所有的现实和矛盾,就实在是太少见、同时也太天真了。他们通过网络相识,然后见面、恋爱、同居、登记。整个过程中,刘申远在外地的父母采取的一直是一种不冷不热的态度。想要结婚,那边没有钱,就连准备要结婚的房子,也是与人分租的一个伙单。房子里没有暖气,没有上下水,甚至没有一套像样的家具。

子薇说,她不在乎。她不委屈。只要能和刘申在一起。然而她真的不在乎吗?作为一个对幸福和爱一直饱含期待的女子,她没有过多的要求,她只想,与自己爱的人,有一个小小的、不被打扰的窝。只想刘申,能够一心一意地爱她。这时的爱,所要承载的负担就太重了。甚至可说是“命悬一线”---女孩子的虚荣、自尊、爱情、憧憬……全都维系在男人对自己的爱上面。一旦这根线开始摇摆或将摆未摆的话,其未来可想而知。用多根线去维系幸福和用一根线去维系幸福,哪一个才更保险呢?这是一道千人千样的选择题。

为爱牺牲并没有错,但若是忽略了自己的承受力的话,那只能更添烦恼。

在这一点上,我们都是凡人。

所以既不要神化对方,更不要神化自己。

采访时间:2005年1月23日受访人:子薇,女,23岁,2002年与大自己2岁的刘申在网络上相识并相恋,一年后,沉浸在热恋中的他们住到了一起,并决定到婚姻登记处正式登记。虽然得到了法律的承认,但由于条件所限,他们却一直没能举行结婚典礼,这期间,刘申就在去年夏天失踪过一次,就为这,他们把原定9月份举行的结婚典礼又顺延到年底,谁知年底还没到,刘申却第二次跑了……

现在回想起来,都不知道前段日子我一个人是怎么过来的

为了他,我都不知道哭了多少回了,真的。

在这件事上,我也有错。

为这个,我还去看了心理医生,那是在他走了之后。他出走的前夜,我们又在为他大学时前任女友的事吵起来,每次提到这个我们都会吵得不可开交,有时在电视里看到某个相似的情节,我就会想起他和前女友相处的那些日子来。我就是不能放下这个事。刘申是我的初恋,我把什么都给他了,可他在我之前,竟然还有别人。

接触多了你就会知道了,我原本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很多事都不太计较。但偏偏就在他与我好之前就有情史这件事上,怎么都看不开。正如你说的,在这份感情里,唯一能让我觉得欣慰的,就是刘申这几年来对我真的是很好。虽然他家不在这里,没有钱,更没有房,假如我不去上班的话,也许我们之间连最基本的生活都保证不了,但这都没关系,谁让我爱他呢?在这样一无所有一穷二白的情况下,我们仍然去登记了。登记之后,他妈妈给了我6000块钱,后来照婚纱相的时候又给了我3000元,这就是我和她儿子结婚她所能给我的全部,现在是什么年代啊?假如他们真没钱倒也罢了,可他们家在当地,住的却是新买的三室两厅的房子,而且装修得还相当不错。虽然他妈妈口口声声地说,家里没钱,这个房子也是因为别人都有所以她也要有才勉强买的,是为了让自己在人前有面子,但你儿子一个人在外地却只能租房结婚的事难道就可以视而不见吗?假如你们买稍微小一点的房子,也许就可以给我们匀出一点钱来,哪怕只够一个首付,那多少也是做父母的一点意思啊。可这些,我又怎么和刘申说得出口呢?更不敢和我爸爸妈妈说,不然,他们肯定会不同意这门婚事。至于那照婚纱相的3000元,自从寄给我们就

没痛快过,嫌我照了一套2000多的,说是太贵了,还在电话里问我花这钱有什么用?她还和刘申抱怨说,真是给多少花多少,一点都不知道省着点。可是阿莱你说,我花什么了?难道我要金山银山了?

这些积压在我心里已经太久了。什么我都可以不在乎,但就是不能让别人觉着这成了我的本分,而不是情意。比如有时和刘申一吵架,他就会说,我知道,你不就是嫌我没钱,嫌我们家对你不好吗?还说不在乎呢?别朝你自己脸上贴金了。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气得什么似的。

我周围的朋友,当听说我要结婚的消息时,没有一个不关心地问我你们买房了吗?他们家给了你多少彩礼等等。我答不出,能遮掩的就替刘申遮掩过去,不能遮掩的,也只好实话实说。我说我们暂时先不买房,等以后有了钱再说,只要我们两个感情好,就比什么都强。当我说完这句话,我那几个小姐妹都像是看着外星人一样地看着我道:“你傻呀你?他们家现在都不给你们买房,难道以后会买给你?”我就说,我们不用他们家给买,我们自己能买。大家就都笑了,然后又特别担心地说:“子薇,你想得真是太简单了,也太天真了。将来总有一天你会觉得为这一切不值的。一段连栖身之地都没有的感情,又能长远到哪儿去呢?”是呀,一段连栖身之地都没有的感情,又能长远到哪儿去呢?毕竟,我们不是在谈恋爱,不是在未婚同居,而是真真正正地注册登记了。将来有了孩子,难道也要住在这与人合租来的房子里吗?其实我真的很爱刘申,真的。直到现在,他这么深的伤害了我,我也不是很恨他。

还记得去年我们登记那会儿,两个人坐着火车到我的户口所在地去办理登记手续的时候,两个人有多开心。三个多小时的路程,却像一眨眼似的就过去了。刘申在火车上一直很兴奋,我问他你高兴什么啊?他就说,你马上就要做我老婆了,我能不高兴吗?这火车还是开得慢,我真巴不得它能开得再快点儿,我都要等不及了。我手上的这个小戒指,也是刘申买给我的,虽然它值不了几个钱,但我一直都很珍惜,从没摘下来过。去年的除夕,我们俩是到他家去过的。那6000块钱也是在那个时候由他妈妈交到我手里。我在那住了十几天,说真的,和他妈妈相处得并不愉快,他妈妈好像并不喜欢我,说话总是夹枪带棒的,她甚至还和他儿子抱怨说,早知道她在天津也没个房子,就不同意你们在一起了。

你听听,这叫什么话啊?难道没房子倒成了我的错了?关于这些,刘申的压力也很大,一方面是他母亲,一方面是我。他两个都不想委屈,却又苦于自己手里没钱,所以也只能听着。

我曾问过刘申,为什么爱我?刘申说,因为我善良、单纯。可他后来却说,我变了,不像他刚认识我那会儿这么单纯了。其实是我变了吗?刘申以前有一个和他交往了3年的大学女友,毕业的时候,女孩也是因为跟着他实在没什么出路的缘故,才分手的。我想这段恋情,对于刘申来说,一定很难忘,毕竟,那是他的初恋,就像刘申之于我,他是我的初恋,我所有所有的第一次都是和他,他是我第一个爱上的人,想忘,又怎么可能呢?也许正因为太爱,所以才太怨。也许正因为太在乎,所以才会觉得委屈。

虽然登记了,但刘申一直念叨着要给我一个正式的婚礼,毕竟在民间,一个婚礼的意义对于一对新人来说,是必不可少的。登记是法律上的认可,婚礼则是给亲友和自己的一份认同。我们把婚礼定在了去年9月份,谁知在婚礼之前,我们拌了几句嘴,刘申却突然失踪了。怎么找都找不到。好在没有多久,他又回来了,可原定的婚礼却来不及举行了,只能延期到年底。

可是,去年12月8日的时候,他又失踪了。单位里也没有,手机关机,家也没回。而且这一次和上一次又有所不同。他这一走,就音讯全无。临走前的那个晚上,我们确实吵了架,就为他的那个初恋女友,吵到了很晚。第二天一早,刘申人就不见了。我当时就傻眼了,在家里等啊等啊,等来的只有绝望。无奈之下,我只好打电话取消了原定的酒席,又通知了两边的父母,我爸爸妈妈担心得什么似的,他们原本还想替我在天津买房的,这下子,全都被刘申给伤了。也许他们是不明白,有话说话,有想法可以坐下来商议,干吗总用逃走这么不负责任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呢?而且,明明是两个人的问题,你一个人走了,只留下另一个人面对着一个烂摊子又叫怎么回事呢?

好在那段日子,单位里准了我8天假,不然我就是上了班也是一具空壳。那些天,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每当电话来的时候,我总会以为是他。慢慢的,我开始失眠。总是躺在那儿想我和刘申在一起的每时每会儿,想他的这几次临阵脱逃,他是不是不想要我了?后悔了?所以才会这么做呢?我真的糊涂了。我开始问自己,假如他回来,你还要跟他吗?你还会像上次一样去原谅他吗?经过几天几夜的考虑,我想我做好了选择,已然都这样了,还怎么能过下去呢?十几天以后,刘申突然回来了。我问他这几天你都去哪儿了?他说他去了海边,他说他想静静,所以去了海边,因为只有大海,才能让他获得宁静。我说我们还是离婚吧,你已经不爱我了。我知道。

可是阿莱你知道吗?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看起来非常的痛苦。我说,我们离婚吧。他摇摇头,好像是不大情愿的样子。他还说,是你变了,变得歇斯底里了,我没后悔。然后他还提出,假如你真想离的话,那也要给我半年时间,也给你自己半年时间,半年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好,也许你会和我分手,也许我们还能在一起。我问他,那房子呢?这房子怎么办?他说,房子退租好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