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女性天空 > 女性情感 > 亲密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如果开始不是偶然

正文字体:  
日期:2007-05-20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依然迷恋这样的剧情,即使开始不是偶然。他在夜下画画,借助身后的路灯,时而台头看着我这边,连续不断地对换色彩,身上的白色t-shirt也染成了各种颜色,像一幅画,凌乱的,迷幻的。他放下画笔,转过身来看着我,我突然看见他深隧的绿色瞳孔,我定了很久,像湖水的碧绿,怅然的美,不带任何表情。他不是罗马人,似乎很熟...

(一)

天黑了,夜色阑珊的罗马城。雨刚停,我走在潮湿的大街上,偶尔踏入水洼中,溅湿我白色的球鞋,逐渐陷入斑驳。

夏天的罗马,一座充满昔日的质感的城市,像一片圣洁的羽毛,在阳光中越发的闪着银色的光,刺眼得让人不能肆意观望。

(二)

炎热,整整一天,沉没在古罗马的时光碎片里漫游。

坐在西班牙广场的台阶上吃冰淇淋,想起《罗马假日》里格里高里。派克与奥黛丽。赫本在此相遇的情景,他故作的惊讶的与美丽的她打照呼,帅气的脸上荡漾起微笑。而黑白的画面就停格此处,广场上的鸽子在空中盘旋,掠过阳光洒向这两个注定相遇的人。依然迷恋这样的剧情,即使开始不是偶然。

我观察着广场上经过的人,每一个人都是不同的情态,喜笑哀怒。当然,也有欣赏的表情,我看见了他。

他在夜下画画,借助身后的路灯,时而台头看着我这边,连续不断地对换色彩,身上的白色t-shirt也染成了各种颜色,像一幅画,凌乱的,迷幻的。

我站了起来,朝他走了过去。

(三)

我悄悄地走到了他的身后,看见他画的是我刚才坐的地方,画得细致,色彩交错的美。远远的,我看见了我。我看见了我?是的,画中台阶上的那个我。感觉有风吹过,画中,我凌乱的头发随风飞舞。

他在画我后面的背景,灰色的城墙,灯光下像是个沉眠已久的兽,不知何时才会苏醒,亦或是永远不会。

我一直站在他的身后看,他高大的背影和修长的手指在我眼前不断晃动,丁铃铃……不知再哪里传出这样的声音,像音乐一样,点缀着这幅画。

他放下画笔,转过身来看着我,我突然看见他深隧的绿色瞳孔,我定了很久,像湖水的碧绿,怅然的美,不带任何表情。他不是罗马人,似乎很熟悉。

他用手指了指画,让我看,惊艳!太美了,画中的是我吗?他点点头,棕色的头发挡住了眼,修长的手指从他的上衣口袋里抽出了烟,点燃,随他呼出的烟圈,我惘然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四)

躺在我身边的这个拥有绿色瞳孔的男人,我不知道名字,不知道身份,也不知道是哪个国家的人,他甚至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只知道这些不重要。或许他就是个画家,漂流各地的画家。但如果开始不是偶然,到底为何相遇?

黎明时突然醒来,抚摸他熟睡的脸庞,看了看四周,炎热的夏季我却感觉冰冷。窗口上的白色窗帘轻轻飞起,像漂浮的幽灵,掠起微亮的天空。我又安静的睡去。

清晨起来,他已为我准备了早餐。而他背起画夹正要出门,我叫他等我,穿好衣服就跑着跟着他出去了。我听见他的身上传出丁铃铃的声音,与昨晚上一样的声音。

我们经过罗马的老城区。这里古老的,遍地遗迹,出门对着颓破的老房子,街角是沾满灰迹的石像。房屋上,一些窗户晾着白色毯子,晃动着阳光的颜色。

不久,看见一位遛狗的老妇人,她领着两只狗,白色和黑色。他蹲下抚摸了一下它们,狗都兴奋地叫唤着,老妇人微笑地看着我们。

到了街角拐弯处,一个妖媚的女人正倚着一盏路灯在打电话,看见我们经过,她愉悦的上前与他接吻拥抱。我没有说话,静静地一旁看着,或许与我无关。

他带我到梵蒂冈教堂里,看着一群群鸽子走走停停。我像孩子一样愉悦地跑过去,喂起了鸽子。而他在一旁安静的画画。

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过去了,我累了,靠在一旁的石凳上睡觉。明媚的阳光从上午照到了下午,我醒来,感觉饿了。看着远处的他,他还在画画。

夜幕降临,梵蒂冈教堂里,一群群男女靠在石柱上,热烈的接吻拥抱。直至深夜街上的人群变得稀少。

他带我走到大街上,深夜的罗马,听觉变得异常敏锐,感觉地底下深处,地铁开过的声音和微微颤动,呼啸而来,减速,到站,下客,上客,加速,呼啸而去,这一切在脑海中形成了一幅画。

老城随坡势起伏,弯曲的大街小巷里,不管多么窄,一群摩托车不管多弯一样飞驰,咆哮的摩托车声,让我有些害怕,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

在十字路口,穿梭的汽车仍密密麻麻的,他轻轻地握起我的手,带着我小心地穿过马路。我羞涩的低下了头。手,是温暖的。

但是,整整一天,他一言不发,伴随着我的疑问,只有丁铃铃的声音在回答。而我们只是用眼神交流,生疏的。

(五)

之后的每一天,我们都会去不同地方。他还是画画,我仍然跟在他的身后。

去过许愿泉,我闭上眼睛,谦诚的祈祷,把钱币高高的抛向空中。他微笑地看着我,疑惑的眼神想知道我许下了什么。我用手轻轻地盖住了的双眼,我说你能看得到。

去了圣天使门,天使有洁白的羽毛,站在高处,谦慈的面对着人们,偶有鸽子停留在他的翅膀上,感觉一切是那么自然,而她的圣洁只允许我们抬头仰望。他喜欢这样的天使,仍就不依不挠的画着。

真理之嘴面前,他看着我把手伸了进去,缓慢的。用坚定的眼神看着我,如果你爱我……

veneto大道上,费里尼当年拍的成名作《dolcevita》,而cafedoney已经人去店空,他带着我在这喝了卡姆基诺咖啡,虽然没有那种陷入热恋的情节,却有淡淡的甜密。

有时去看夜色下广场的喷泉,我们同样在收捕美丽的画面,不同的是:我用的是相机,而他用的是画笔。

……

丁铃铃的过了一天又一天,每天依然没有语言,我们用眼神交流,熟悉的。我觉得这样很好,因为都是喜欢安静的人。

(六)

在夜里,我们静静的听着来自地下的声音,听一个城市在地下数十米的不停运行,想象在下面车站进出的人流,思绪跟着开动的地铁远去,横穿过城市,不管上面是热闹大街,还是睡着的老房子……

在白天,我们常常坐在大街上某块石雕旁,静静地听周围的声音,热闹的,吵杂的,风影漂散,记忆都印在了胶卷里,画纸上。有时他会轻轻的拉着我的手。我们用眼睛看,瞬间穿过的风景……

一天,在圣彼得广场上,看见一对新人,新娘很漂亮,新郎很英俊,午后的阳光下,幸福的微笑荡漾。不知道为什么,羡慕又难过,我看了看他,如果我们能有未来……

(七)

今天天空布满乌云,剩下一小块淡淡的蓝,看上去突现的刺眼。

终于要离开,我站在火车站,他看着我,绿色的瞳孔有种潮湿的感觉。

你爱我吗?我第一次问他这句话,也是最后一次。

我爱你,他第一次跟我说话,而且……是用手语。我微笑,不知道我的笑是否足够的甜蜜。

火车站的广播突然响起,我想我就要离去。他匆匆忙忙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两枚像徽章的东西,银闪闪的发光,偶尔碰击传出丁铃铃的声音。

广播再次想起响起,他迅速地塞了一枚到我的手中,然后在我额上轻轻地一吻。我们默契的相视一笑,我上了车。

在窗口处看他,看着他的眼,越来越潮湿,分不清是谁的眼。直到火车缓缓离去,那双绿色瞳孔逐渐模糊……模糊……

我看着手心里的那枚像徽章似的东西,发现上面印有橄榄叶,ireland,david……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难忘爱恋

    第一次上网聊天就遇见了她,她真渊博,一会儿张爱玲李清照,一会儿苏轼白居易,一会儿加州阳光一会儿欧陆风情,一会儿想当旅行家一会儿又想作记者。也是她告诉我怎样算星座的,于是我第一次知道她是射手而我是狮子。第一次通电话我就喜欢上了她,她的声音真美,象春雨落…[查看全文]

  • 一张爱情收据

    我满心欢喜地等待他的惊讶,却只看到一张苍白的脸和一大段沉默的空气。我们在同一公司里工作了两年,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了两年,我们的爱情也天衣无缝地包裹了两年。我知道这是很好的机会,如果山田小姐能在她父亲面前说句话,宋徉提升总经理指日可待,我结婚的心愿也可提…[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