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女性天空 > 女性情感 > 亲密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紫色,不是偶然

正文字体:  
日期:2007-5-20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1 我是女的,我叫尘埃。我也不喜欢在大白天里去逛街,只是偶然在下午的时候去趟超市而已,因为我要睡觉。不过,我喜欢把自己比作一粒尘埃,一粒寂寞的尘埃。如果没有钱,我就买不起一个完好的肾,我就会像一粒尘埃那样,在飘得筋疲力尽的时候无奈的坠落,而爱情,那不是更奢侈的东西么。

1

我是女的,我叫尘埃。

我不化妆,但我照样美丽;我从不抽烟,也不喝酒,但我喝咖啡,不加糖不加奶的那一种;我也不喜欢在大白天里去逛街,只是偶然在下午的时候去趟超市而已,因为我要睡觉。你说对了,我就是在夜里飘动的灵魂。不过,我喜欢把自己比作一粒尘埃,一粒寂寞的尘埃。

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种颠倒黑白的生活,因为只有夜的颜色和它的寂寞能给我创作的灵感。我会在不开灯的房间里一边喝着苦咖啡一边杜撰着美丽浪漫的爱情故事,以换取一张张的稿费单。

我唯一一个朋友从边远的小城给我打长途,问我:“尘,你写别人的爱情,你就不想找找你自己的爱情么”?

我笑着给她背张惠妹的歌词:“爱情是无聊的游戏,而男人不过是消遣的道具。”

于是,她再骂我是个变态的财迷,挣钱不要命了。

“钱是个好东西哇”,我用痞痞的口气说,“我做梦都在想被钱压死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实际上在我说这些话的时候,心中的痛已经周身蔓延。那个跑到边远小城去追随爱情的幸福女子不知道,钱对于我来说真的是个好东西。如果没有钱,我就买不起一个完好的肾,我就会像一粒尘埃那样,在飘得筋疲力尽的时候无奈的坠落,而爱情,那不是更奢侈的东西么?

2

我承认我是孤独而寂寞的,所以在很大程度上,我比一般人更渴望热闹与喧嚣。因此,我会在寂寞的夜里放下我那永远也编不完的爱情故事,把自己化成一粒尘埃,在形形色色的论坛里飘来飘去。但,深夜里的论坛,都跟我一样孤独而寂寞。

不过我总在想,在深夜里寂寞的人不会只有我一个,一定有一个地方收集着这些同样寂寞的人。所以,当我飘进一个叫“紫色偶然”的论坛时,我相信这并不是偶然了。

去得久了,便知道这一个论坛里所有的ID都跟我在同一个城市,每一个ID后面的灵魂,不管是寂寞还是不寂寞,总之,都是属于一个在夜里生活的人。我还知道了那个总在我贴子发出后第一时间里跟我贴的人是这个论坛里的老大,只要他一声吆喝,里面几乎所有的人都会一呼百应。在我知道这些的时候,我在里面已经很有名了,我那很忧郁的笔调让他们唏嘘不已,而所有的人也都知道了我跟老大成了很好的朋友。应该是彼此欣赏的那种,我觉得。

老大的名字就叫做老大。老大是个很英俊的男人,老大有个漂亮的妻子和一个七岁的儿子,老大是这个城市里一家很有规模的酒吧的老板,同时,老大还是个很会写诗的人。所有关于老大的这些,在紫色偶然里都不是秘密。

其实,老大最吸引我的,除了他的才华外,就是他对我的那种呵护,很暖,觉得像亲人。这成了我在BBS上追随他的原因。我常嘲笑自己感情贫乏得要迫不及待地想要抓住一份虚拟的感觉,又怎么样呢?就是喜欢。

我当然知道老大非常欣赏我。因为论坛里所有老大的追随者都告诉我:“尘埃,老大从没像欣赏你这样欣赏过一个女人。”

这话我信。因为我还真从没见老大夸过任何人,但他不止一次地对我说过:“尘埃,你是货真价实的才女。”

通常,我会在短消息里回他一个笑脸。

“不过尘埃,你不应该这么忧郁的”,老大又说,“我常常觉得你是我上辈子最亲最亲的人,你的忧郁让我觉得心疼,总想呵护着你。”

我一遍又一遍地看着短消息上的话,流着泪想象:在乡间的小泥沟里,光着脚丫的老大带着梳两根小辫的我唏哩哗啦捉泥鳅的样子。

于是我说:“是,尘埃就是老大上辈子最亲最亲的人。”

“呵呵,尘埃,让老大看看你是不是一个有着丁香一样哀愁的女子”。老大的消息多了一张笑脸。

我也笑,贴了一张自己生病前的照片:蓝天、白云,长发披肩的女子穿着淡紫色的丝质长裙赤着脚板跟海浪赛跑,被几缕头发遮住的脸笑得灿烂,紫色的裙裾在身后好看地扬起。

于是,再次登陆的时候,我发现照片已被放大,固顶在显眼的位置,照片上多了几个很艺术的字:紫色,不是偶然。

我嘴角漾起少有的弧度,一下子就想到了老大。

3

我又在夜里写了一个故事。

男主角事业有成,家庭幸福,女主角聪明美丽,但身世凄惨曲折,很偶然地,在一个叫“紫色”的BBS碰到,彼此欣赏,于是,女主角做了男主角网络中的妹妹,之后之后,两人却发现,彼此就是对方失散多年的亲兄妹。

填好催稿编辑的邮址,我轻轻点了发送键,然后端起早已凉透的咖啡一口饮尽。

我知道很多人都不喝冷咖啡,但是我喝,我也知道许多人不相信网络中的感情,但是我信。在紫色偶然里,我已经成了老大最忠实的追随者,就像是少不更事的疯丫头跟着心目中英雄似的小哥哥满街满巷地玩警察抓小偷的游戏。我很奇怪,怎么一开始对老大就是这么一份纯纯的感觉?会不会前世里,老大就真是我的兄长或父亲?所以,一直一直,老大都是我心目中最最欣赏与尊敬的人。我极用心地维护着我们之间的感情。

这样很好,我想。

我给自己重新冲了杯咖啡,又开始进“紫色偶然”。

刚上线,老大就发来消息:“怎么现在才来?尘埃?”

我看了一眼时间,凌晨四点二十,这是我一般上线的大约时间。

没等我回复,老大的消息不断地滚来。

“尘埃,我一直在等你。”

“从下午三点到现在。”

“我想给你打电话,却发现居然没有你的号码,尘埃,你不知道我有多懊恼。”

“尘埃你在吗?尘埃?”

“我在”,好容易有机会回话,我着急在追回了一句:“发生了什么事?老大?”

“告诉我你在哪里?我马上来接你。”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我是真的着急了,连加了一连串的“?”号。

“尘埃,你知道的,一直以来,我都很欣赏你”,老大说,“我一直都有一种错觉,觉得你就是我上辈子的妻子,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我的脑袋一下子开了花:原来,老大口中“上辈子最亲最亲的人,指的竟是他的爱人”?我不禁开始嘲笑自己的纯情来,很傻,是不是?

“一直,我都想好好地爱你,知道吗尘埃,我是多么地想要你,是的,我想要你,一直地。”

“我妻子和儿子旅游去了,中午的飞机,我从三点就开始等你出现,我们终于可以好好在一起了,我是那么迫不急待地想要见到你,尘埃。”

“说句话,尘埃,告诉我你在吗?”

“我在”。我冷冷地说,我似乎已经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并开始痛恨自己对这份感情的用心来。老大是知道我喜欢他的,可那真的不是世俗的喜欢啊。亦或许,在老大眼中,我一直是一只夜蛾一样世俗的女子,受不得黑夜里的一点点光明与温暖的诱惑?

“你在哪?我来接你。”

我没有告诉他我在哪,心已痛得无法形容。

我学着他的口气说:“一直,我也以为你是我上辈子最亲最亲的人,知道吗老大,那感觉就像是,你是我上辈子的兄长或父亲。我很珍惜这份偶然的感情,一直的。”

末了,我只道了声“再见”,就退出了紫色偶然。

梦碎了,碎片割得我心疼不已。

又是一夜无眠。

4

日子,又回到了没有紫色偶然之前。

我还是会在上午睡觉,下午看书,在深夜里拼命写稿,还是喝着不加糖也不加奶的冷咖啡,还是会在寂寞的时候逛一个又一个冷清的论坛,可从来,都不曾再在深夜里碰到一个热闹如紫色偶然的论坛了。

我终于相信,紫色偶然,真的只能是夜晚中的一个偶然。

5

王尔德曾说:“除了诱惑,其它的我都能拒绝。”

现在我要说:“除了寂寞,其它的我都能接受。”

是的,我发现我越来越寂寞,尤其在没有灵感而无法写作的深夜,寂寞便一点一点地吞噬着我。于是,我又开始怀念紫色偶然,我知道,只有紫色偶然是属于夜晚以及在夜里寂寞的我&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