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女性天空 > 女性情感 > 网络情缘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网恋遭遇一场幸福的冒险

正文字体:  
日期:2007-5-20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美容手艺学到手后,县城里那么多美容美发店,我却偏选择了袁野开的那家。老板袁野是个我不讨厌的男孩子,大而圆的眼睛,扑闪扑闪,小鹿似的可爱。 我和袁野的单人间正好挨着,两间房下面隔开着,房顶上的小半截却是相通的。每天夜里睡下后,袁野就在那边和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爱情从聊天里来

有时我是相信缘分的。

美容手艺学到手后,县城里那么多美容美发店,我却偏选择了袁野开的那家。老板袁野是个我不讨厌的男孩子,大而圆的眼睛,扑闪扑闪,小鹿似的可爱。

我们白天在店里干活,夜晚就睡在美容店楼上。一溜排单人间,一间一间被隔断。

我和袁野的单人间正好挨着,两间房下面隔开着,房顶上的小半截却是相通的。这边说话那边听得一清二楚。每天夜里睡下后,袁野就在那边和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开始聊的都是生意,后来我们慢慢不聊生意了,而且,袁野也不满足隔墙聊天。他敲开门,抱紧我,在我耳边说着那三个字。我们悄悄相爱了。

半个月后,袁野突然去了南京,说那边一个女同学急着要他去,是关于赚大钱的。我天天等他的电话,他的电话来了,却打给了店里师傅。

我气极,感觉自己被耍了。几天后,袁野从南京回了,我正在店门口,他进来,我们互相看着,谁也不说话。

当天晚上,袁野在墙那边告诉我,他被人家骗了,不是赚大钱,而是搞传销。他撒谎说要回家拿钱去买产品,人家才放他走。因为当时已经身无分文,他在火车上饿了一天一夜……我恍然,难怪他那天进店门时有气无力的。想着他的狼狈样儿,我躲在被子里扑哧一声笑了。

他妈妈反对我们

我们和好了。这次是公开的恋爱。

袁野还是喜欢和我聊天。他什么都和我谈。包括他以前的女朋友,一个漂亮的武汉女孩。袁野告诉我他和她的一切,包括很隐私的细节……

我感动于他对我的坦诚。可是,渐渐我发现自己特别容易发脾气。有时因为他一不小心对我说错了一句话,有时什么也不为。

是那些细节,他和他前女友那些让我脸红心跳的细节,已经在我脑子里幻化成无声电影,无时不刻不在播放。

我一吵架就回家,我的家离袁野的店很近。每次都是我回到家,他又去接我。如果我不答应,冬天的夜晚,他可以在我家客厅里坐一晚上。直到我上去抱他,说,好吧,我回去。你先去睡。他这才像听话的孩子,去睡了一会儿。

那年我二十岁,袁野大我四岁。两年的恋爱里,我们吵架和好无数次。最后一次,是我为袁野洗衣服,洗衣机坏了。冬天的自来水冷得刺骨,我洗烦了,凭什么总是我给他洗衣服,而他从来都不会为我洗?一气之下,我又回了家。

这次袁野没有接我。后来才知道,他妈妈说我脾气太坏,亲自打电话给袁野的前女友,要她从武汉来四川玩,并要袁野去火车站接她。

也许是为了争取,但更多的好像是霸道,我回到店里。袁野接了那女孩也刚到。我们三个人谈了一次话,袁野极为难,但最后还是劝她回武汉。“如果我和豆豆在一起了就不得好死!”袁野还发了毒誓。

这句话从袁野嘴里吐出来时,我隐隐感觉我们真的完了。

为了我,袁野得罪了父母,从此也彻底失去了武汉女孩。我心里不是没有感动,但他家人的行为深深伤害了我,如果说我以前和袁野小打小闹都是因为吃醋,那么现在发生这件事后,我心里对他家人充满了怨恨。

那以后不久,我离开袁野的小店和他的爱情,每天躲在家里上网。再不去理会袁野的哀求。

我专找武汉的网友聊天。因为那个女孩,潜意识里,我对武汉人产生了好奇。陈宇是一个和我聊得很开心的网友。我因为他特殊的网名而加他,他就来自武汉。

网恋男人很温柔

和陈宇聊天很有意思,感觉他像哥哥和爸爸。中规中矩,从没有轻浮文字。他说喜欢听我电话里的声音。他还问我缺什么,我说,我缺一个爸爸,我爸爸2000年因为车祸去世了,你就当我的爸爸吧。那时我已经知道他整整大我十岁,未婚,是武汉某单位的公务员。

陈宇在电话那边笑了。我当不了你的爸爸。这样吧,我寄钱你去买台电脑,免得每天跑网吧。三天后,我竟真的收到了他从武汉寄来的五千元钱。我想这人要么有毛病,要么特有钱,再要么,就是一个没毛病而且特好的男人。

我的心动了,决定前往武汉试试他的真假。那时我们已经在网上聊了半年,他想让我做他的女友。我也知道自己这样做有点冒险,但我告诉自己:富在险中求。说不定幸福就在那里呢。

火车站台上,我看到了一米七左右微胖也微笑着的男人陈宇,亲切平和而稳重,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觉得特放心。

那次我在武汉呆了二十多天。陈宇有单独的房子,我们住在一起,但相安无事。我什么也不会做,陈宇每天下班给我做饭。他开车带我去见他的母亲,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陈宇是她惟一的孩子,和我一样,陈宇的父亲也不在人世了。他还把我带到他单位,和他的领导吃饭时,我才知道陈宇是科长。而且,陈宇把那个月发的工资大部分都交给了我。

陈宇像一个好丈夫那样呵护着我。我发脾气,他不说话。发过了,他会来逗我笑。有时我有点恍惚,我们不认识,却像认识了很多年。我们彼此温暖,却没有伤害。这是我以前和袁野所没有的生活,和陈宇在一起的日子,我的脾气也慢慢好了起来。

彻底告别了初恋

二十多天后,我吵着要回四川。陈宇很伤感。我问他喜欢我什么,他说他也不知道,就是喜欢,谈得来。“喜欢你在电话里的声音。”我说那好,我回去后就不来了,你就每天在电话里听我的声音吧。他抱着我,不说话了。

我问过他,三十多了你怎么还没结婚呢?他说武汉男人三十多没结婚的到处都是。陈宇说别人给他介绍的女孩不下两百个,但都谈不好。也有过两次刻骨铭心的,到最后也是有缘无分。

我信他的话。他的眼睛黑白分明,纯洁得让我不忍怀疑。但心里,我仍有小小的提防。

那次想回四川,原因之一还是有点放不下袁野,妈妈说他到处找我。我想,这次回去袁野如果向我求婚,我就忘记武汉的陈宇,嫁给袁野好好过日子算了。

可我长大了,袁野还是个孩子。那天我一个人在店里等他,一直等到深夜,他还在外面和一群人玩。我坐在那里,突然很想陈宇,拉下卷闸门,我把钥匙扔到门缝里,头也不回地走了。我知道,这次是彻底放弃。

陈宇还是每天给我打电话。他催我去武汉。我试探他,说自己查出患了乙肝。他没有退缩,反而每天给我妈妈打电话,教我妈妈怎么弄给我吃才有营养。妈妈被感动了,她说这孩子真好。

一个月后,陈宇来四川接我去武汉。我们在火车站相会。火车票都买好了,我却突然不想走了。

他一个人上了火车,回头看我的目光里,没有埋怨,只有留恋。我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什么。

幸福是一次冒险

电话响了,不是陈宇,是陈宇的妈妈。老人要我去武汉玩。

老人说,她是很想得通的人,只要儿子幸福,两个人过日子开心,什么都是次要的。老人对我说了一句很“年轻”的话:如果感觉幸福,不要在乎是怎么认识的。网上的确有很多骗人的感情,但这不是网的责任,责任还在于人。别说网上,生活里也有真有假啊。

老人心如明镜,话说到我心坎上去了。她甚至比陈宇更了解我,比我更了解我自己。认识陈宇一年来,我虽然很大胆地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与他见面,但我内心对这段感情,却一直是怀疑甚至是谨慎的。

我惊讶这位母亲的开通,她能够理解年轻人的恋爱方式,而且她不计较我四川乡下的户口,以及没有固定工作,只有高中文凭等一系列不如陈宇的“硬件”和“软件”。我问陈宇,你母亲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陈宇说太婆一直在大学里工作,年轻时工作干得很出色。

以前看过一篇文章,说一个女人的福气在于她找到了一个爱的男人,还加上一个体贴开通的好婆婆。

这次我没拦住陈宇去我家里接我,进门的时候,他特大胆,脱口就喊我妈为“妈”。到武汉后,我听他的,也改口喊他母亲“妈妈”。

现在,陈宇已经帮我在武汉找了份工作。我们准备国庆节结婚。

有时我也想,也许生活真的没有我们想像的那么复杂,那么可怕。它其实很简单,很单纯。幸福有时不过是一次冒险,一次相遇,它甚至就在路边。只是,因为太多人受过骗,我们很难有勇气弯腰去捡。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