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女性天空 > 女性情感 > 友情透视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我叫他哥

正文字体:  
日期:2007-5-20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长这么大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哥哥,没有任何人向我说起过他的存在,半年前他从老家来西安上大学,爸爸才告诉我他是我哥,爸爸表姐的孩子。爸妈问他一句,他答一句,我和他没什么话好说,甚至近视的我都没有好好打量过他的模样,只知道肤色很黑。后来发现,爸爸机票定在年二十九,我再吵也没用,冷战的结果仍是我服从他们。..
长这么大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哥哥,没有任何人向我说起过他的存在,半年前他从老家来西安上大学,爸爸才告诉我他是我哥,爸爸表姐的孩子。他不爱说话,总低着个头,我从没与他见过面,也显得非常生疏。开学后我们各自有了各自的生活,整整一学期过去了,我没和他说过一句话,他差不多一月来一次我家,也不过是吃了饭便离开,不多说什么。爸妈问他一句,他答一句,我和他没什么话好说,甚至近视的我都没有好好打量过他的模样,只知道肤色很黑。

今年过年爸爸全家齐聚广东,我本不想去,一来懒得动,二来不喜欢那些十几年都不见几面的亲戚,鬼使神差,我竟答应爸去广东。条件是初三便回来,大年初一走。后来发现,爸爸机票定在年二十九,我再吵也没用,冷战的结果仍是我服从他们。爸说哥他们一家也去。我只是听听就算了。

确实极为不易,全家到齐十六人,包括我们四个孩子,也许是一生中唯一的机会,大家都特别开心,欢笑声不间断,也不断的敬酒。除去他,我是爷爷三个孙子孙女中最大的,自然由我代表全家敬酒,到他那时他习惯性的站到一旁去,后来大家都叫他过来他才过来合影。可惜的是,我还是没看清他的模样。最后全家合影时我们四个人要蹲在前面,他在我旁边离得很远,感觉很不好意思似的,我对他说:“靠近点。”他才过来。照相时,他紧张的毫无笑容,那时发觉他好可爱。

从吃饭的地方出来,又说要放烟花才热闹,我本来就胆小,对爆竹烟花更是敬而远之。便拿了几把那种可以拿在手上玩的烟花。他们都笑我幼稚,我却玩得很开心,他后来还跑过来递给我一把烟花,我笑着对他说谢谢,他还是腼腆的笑了,低下头。放烟花时,我站在很远的地方看,用双手捂住耳朵,他在我身边……

初一一早我们从二叔家到爷爷那时他和弟弟在打篮球,后来我和妹妹也去看,但由于还是不很熟悉,他们三个在玩,我在一旁看。吃完饭后去逛街,我特意叫上了他和弟弟,没想到他们竟同意和我们一起出去逛。顺理成章的互留电话,怕等会上街走不见了,我问他:“你叫什么?”他反问我一句:“我叫什么?”我说:“是啊?”他回话说:“你们的名字我都知道。”我故作轻松的说:“但我不知道嘛!”心里发觉自己真的粗心了,这么长时间了竟然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在车上他坐我们斜前面,一直回头和我们说话,我终于看清了他的模样。而且正如弟弟告诉我的,他其实也很会聊天的。下车后说好分开逛,但没一会我们又在一家精品店相遇,我正专心致志的为同学挑选礼物时,一抬头,刚好撞伤他们俩。看来是两个男生实在不知道逛些什么胡乱进来一家店的。他随手拿起一条链子问我:“这怎么这样粗。怎么带啊?”我看了一眼开玩笑似的对他说:“这是两条,你可以送一条给女孩子啊?”他不说话。过了一会,他们消失。

正因为很不容易我们四个人一起出来,所以叫他们来照大头贴,他僵硬的站在后面,我们三人使出浑身解数他还是笑不出来。我和他合照时我搂着他,几次才照成功。晚上回去给家里人看大头贴,个个都说他脸上没表情,尤其是和我照的那张,他不住地说:“太紧张了,况且也没什么好笑的。”“真是个怪人,我猜不透。”我心里暗暗得想。

第二天下午我们去完超市,我又不想在家呆着,人多得让人烦。一进家门我就说要去爬家后面的那座山,他和弟弟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我们三人就去爬山了。虽说山不是很高,但对于我这种向来不爱锻炼的人来说,也真是一个挑战。台阶很窄很崎岖,而且净是转弯。弟弟说他前一段时间没事时天天上这座山,所以很轻松,我在后面上得很慢,他走两步就会回一下头看看我,偶尔我还会扶一下他,他会说:“慢点”“我看我背你都比你走得快”我真想告诉他:“那你背我啊?”因为有弟弟在,没说出口。我带了相机,让弟弟给我们合影,我特意告诉他:“一定要笑噢!”他笑着答应了。我迷上了他,我的表哥,从没叫过哥的表哥。

有人作伴,路就显得不那么漫长,我们三人偶尔说上两句话,互相开开玩笑,甚是开心,而且天气很好不冷也不热,我的心情也很灿烂。走上一会我就要回头看看走过的路,四周很是空旷,真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也会碰到从山上下来的人,这样悠闲的心境是我一直所向往的。快到山顶了,我几乎体力透支,蹲下来歇息,他在我旁边蹲下,递来纸巾,心相印的那种带香味的纸巾,很细心的他。我蹲着向山下望,好想好想就一直这样。庭了一会就得继续往上走了,我可不像半途就放弃,我们已经可以望见山顶的亭子了。山顶风好大,但不觉得冷,从底下上来一身的汗,吹着风很舒服,他用手机拍照,还说要给我照,我当然答应,让他要拍出美美的照片。在山顶我们待了好久,我可以看见二叔家、爷爷家还有放炮的公园,可以看见整齐的街道、远方似乎在雾中的狮子岩还有点点万家灯火。

天黑得很快,我们不能再多停留了,我带着不舍离开山顶。让我没想到的是,下山比上山还要困难,因为我的鞋不是登山穿的,带跟,走起路来很累。天也黑了,我就像个瞎子,还好有他,他走在我前面,让我走他走过的路,有转弯和不平的地方他还要回头叮嘱我一下。我默默地跟着他,听着他的每一句话,很安心。“为什么有这样好的人啊,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怕自己陷得太深。对于我来说他是“哥哥”。赶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我们下来了,他说:“这是我征服的第一座山,要好好记下来。”他不知道,我心里早就想好,关于这次过年,我也得好好的记下来。

大人们都奇怪我们三个跑到哪里去了,“爬山去了。”我们相视一笑。晚上我们都那了篮球出门了,大人们又喊要请人来照像,“该死的”几天下来,我表情早都僵硬了。但我不能拒绝。一样的位置,不一样的心情,旁边一样的人,不一样的感觉。变了,仅仅一天,我的感觉全都变了,如此之快,我来不及接受。还好很快相就照完了。我笑得很甜,每个人都这样说,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所有人都说我笑得很甜,但他们永远不会知道我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我想,有些事还是自己去体会的好。

我和他拿起篮球先出了门,我这个体育白痴从小到大碰篮球不超过三次,更别说打了,他把球递给我让我投篮,几次之后没想到进了!我兴奋极了,再投又进了!真是个奇迹。但第三次可没这么好运了。我携一下就投上几次篮,准确率还蛮高,他竖起大拇指说我很有天分。后来他站在一条线上对我说:“这里,我们学校女生篮球考试,十投四中算及格。”我当然要试试喽,十个球进了当然不只四个,他和弟弟都拍手称赞。我笑得合不拢嘴,对他俩说,我脸都红了。操场上还有小孩子在放鞭炮,时不时就会猛地冒出一声,我吓得够呛,每当有炮声我就会迅速捂上耳朵,躲到一旁去。他一直看着我笑,充满爱怜的眼神,我也会对他笑笑,很不好意思。

日子好快,我就该回西安了,几天前我还不想来,但来了之后我又不想走了,只剩下一天了。我说明天早上我们早点来,咱们打篮球,他答应了。那晚我,弟弟,还有他在房里打扑克,我真正见识到他搞笑的一面,他给我讲好玩的事,陪我玩,我们一起看大头贴,一起吃东西,一起开心地说话。后来我翻他手机,问他某个人是谁,他说就是那个护士。他所说的那个护士,就是姑姑告诉我对他有好感的那个人,我说要打电话给她,他说不要,我打了,响了一声就挂断,没一会,她的短信就来了,我没让他看,我先看得,她说:“谁?”我给他回短信,用他的身份,告诉她早点睡什么的,他居然没生气我这么做,只是说:“你发什么告诉我一声。”她很快回了短信,其中有个错别字,我对他说:“这字都打错了。”他说:“她是个白痴。”我说:“是吗?人家可是问候你。”我没回她的短信,可是她又发来一条,问他什么时候回去,我看看他,他拿过手机说:“删了。”我早就看到过,他手机上我发给他的短信并没有删,我暗自HAppY。

我遵守自己的诺言,早上过去的很早,去打篮球,我们四人分成两组,我自愿和他一组,他没反对,他个子比弟弟低,又不长打,我们自然不占上风。我是没一会就累了,站在旁边看他们打,其实想多看看他。下午我就要走了。总在最快乐的时候时间不经意中流走,快中午了,意味着离我要走的时间更近了。我独自一人跑去看篮球场旁边的楼房后面是什么,刚过去就听见他们叫我,原来该回家了。弟弟和妹妹先回去了,他站在篮球场上等我,我看见他还在,过去问他:“那后面是什么?”他对我说:“过去是后院。”我们一起往回走,他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差点摔倒。我很不得扶住他,还好只是差点,并没有摔倒。他对我说:“我脚都软了。第一次和弟弟打篮球的时候脚就扭了,到现在都不知道扭了多少次,十一前一天又这样,回家后脚肿得跟馒头似的。现在都习惯了。”我说:“刚开始和他打可能有点不习惯。”

刚回到家还没坐稳,就要出去吃饭了,我在车上等了他和弟弟好久都不见出来便进去找他们,催他们快一点。我们四个人是小叔开车带我们过去的,我弟弟他坐后面,我在中间。我没拿包,所以让他帮我装手机,他说等下别忘了问他要,我笑着说:“要是忘了那你给我送回西安去啊?”他再次沉默。我们到得很早,其他人都没到,除了小叔的朋友。包间里面烟味很大,我最受不了的味道,所以便出来站在过道里,他和弟弟也跟着出来。弟弟问我什么时候走,我说灯会吃完饭回去收拾一下就得走了。弟弟很失望的看着他说:“下午咱俩又无聊了。”我说那你们也去机场送我吧!他接着说:“这边的机场我还没去过呢!”“所以啊,一块去吧!”他当然答应。也许是上天注定,车里坐不下那么多人,原本能坐七个人的车小叔今天不开,所以他们去不成了。就算是很失望我也只能沉默。不能去怪任何人,包括他包括自己。我坐着无聊,就去要他的手机玩游戏,我的余光感觉到他在看我,但我不敢正视他,等到他去看别的东西了,我才看了他几眼。就是这么微妙的关系。谁都说不清。连我自己都不明白。

我要回西安了,全家人都出来送,当然他也不例外。他和弟弟站在车的右手边,其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