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女性天空 > 女性情感 > 美文欣赏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纯粹的生命

正文字体:  
日期:2008-01-28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那些迷了醉了痴迷其中的生命,那些让我曾经在想它们到底是什么的东西。生命是前世仅有的记忆,我们将双手平放,流水就这样流过指尖滴进海里永不复返。假如我不再收拾那些疯了的碎片,它们缀成一幅木纳的生命,像芦苇一般青翠闪亮,像空气一般透明安静。我们乖乖地挥挥手打破湖水的宁静,那些撩近的风像沙漠一样孤独,...

天为黄玉盖的水晶棺材。

土为故人做的寿衣。

蝴蝶化为棺木里的水晶银纱。

纯粹得那么短暂。

那些迷了醉了痴迷其中的生命,那些让我曾经在想它们到底是什么的东西。

它们编成整个故事让我们浸入其中,让我们忘了什么是可以拥有的。什么是杀人的香,什么是倾国倾城的毒。

生命是前世仅有的记忆,我们将双手平放,流水就这样流过指尖滴进海里永不复返。

我前世是谁我都忘了,我后世能做谁呢?

假如我不再收拾那些疯了的碎片,它们缀成一幅木纳的生命,像芦苇一般青翠闪亮,像空气一般透明安静。

我们乖乖地挥挥手打破湖水的宁静,那些撩近的风像沙漠一样孤独,双眼黯淡成一丝喑哑,吞食着我们的未来,撕咬着我们的生命。

双手抓满生命纯粹的酷刑。心成爪牙,地裂为十字,都是隔着一层霜似的严峻。

站在湖边的芦苇丛里看着月亮,身后是无数个月影焚烧,急切的指尖沙沙刮在手中的银刀上。像生命总是在甩甩头刹那不经意就能看见天空在暗自伤神,星光璀璨,沿着生命的轨迹碎在面前,直到指尖划出一场声势浩大的战役,出现一片突兀的朦胧。

顿时看见自己扔掉呼吸手心无力地抓挠浮散在面前的繁华。

窗前浅蓝的风铃开始打散窗边空气的痕迹,开始形成苍白无力的一片片在回忆里涣散。

傀儡。

一步步在走。

木偶怎去呼吸?

双手如何煽动。

时间大把大把被抓走,于是时间就仿似日升月华般地逝去,一天就这样沉睡至夏季。

安静的天空,是谁的双手像抚摸孩子般拨弄碎下来的星光,它们听话地睡到一边去于是阳台上又只剩下那个小王子,乖巧但被囚禁。

季节热烘烘地在湖里涣散,面前挥不去色彩挥不去年华却悠荡自由地往前走,变化着一边将深夜描红,生命间接之间将回忆全都像画像流水般倒出来了,在画里我看见昨夜的朋友晃动的背景熟悉的场景陌生的季节,由浓烈的酒化为清郁的清茶。

云笑笑说我们应该走了罢,倒望镜里大片的向日葵田被太阳无情地烘干一去不复返,并执着地拿起梦境那兀长的回忆无力地碾碎。

时间本空无一物。

傀儡说:一,二,三,我是你,你是不是我。

夏季开始过去,稻草人孤独地扎在黑暗的恐慌里,时间被划伤了双眼,像生命无用地纠结在绝望的世界里。

右手小指的尾戒逐渐滑落,挂在彩虹的两端,像云的眼泪悬挂,像生命从中间舞断。

开始不断地做梦。

梦中看见自己习惯了隔着一条亢长的马路看着熟睡的你忽然冲过来悲伤地放声大哭。

梦中看见的只是立夏末,就忽然间仓惶地离开你的视线,像惊吓了上万只鸟儿仓惶地飞,像叠起来的天空。

梦中看见生命变成一大片鸟儿连起来作它们的长途旅行,忽然间让我了解自己多么地孤单。

然后看见生命骄傲地死去,盛满了快要溢出来的尘土。

傀儡。

是不变的深色衣服深色帽子,

掩盖着内心,恍惚,惊讶。

手上拿着刺刀。

双手供奉着生命。

然后过了多久,流星开始坠落,然后又有新的星星诞生。有多少人死去,有多少人新生。像水滴在杯里,然后开始涣散,又有新的水滴抵达。

有谁看见生命在循环,是看见脚下一个个洞似的指示,是紧拽着轮回司的衣袖。

不久秋就过去,不久冬就回来。

天为黄玉盖的水晶棺材。

土为故人做的寿衣。

世间是一笔一笔诚心题的碑文。

虔诚如身处沙漠。

看那些风暴一丝一丝地吹,黄沙渐渐满盖,掩盖生命。

迷茫的身体,站在天空的战场边,看流云渐渐呼啸而过。黄沙掩埋下,有人听见我的脚步,问,是不是你。是不是你。轻得像亡灵的轻呼。

是不是你。生命你在哪里?

没有人回答我,没有人记下来。彩虹用力划下,埋葬着成片的迷藏,像掩盖着纯粹的感伤,吹散寂寞般的寂寞。才发现行走在星轨上那些才是真正的生命,坐在星轨下,看不存在的花瓣满天,化成黄玉飞。

生命一直过得很真实,我听见街上有喝得很醉的人大声说孤独,刚在舞厅癫狂完的人很安静地在街上走着,走失的宠物默默地找家,煮过的咖啡豆孤独地搁在杯里乘凉,划破的天空下,还有滴水在一滴一滴地流动,透射出墨色的天空。

像豆荚一样的墨色。

像天真的孩子手上握着的单纯的糖果棒,相信那就是可以拯救些什么的魔法,咒语是可以恢复生命。

星星的眼眶是沾湿了的泪水,忽然间困惑像潮水一时涌来,粘稠得像冻结了的奶油,散散地伏在上面,看那只青蛙能奋力地跳跃,不落下自己粘稠的生命。又将一直这样,孤寂华美,成为远古的封印。

傀儡,免不了孤郁的沉思,免不了相隔的想望,免不了一直安静地活着。

免不了一直以来长久地等待。

在经历了朝往十字架的光明旅程之后,我们退回黑暗。乘着自己的马车,驶向远方。

是那些让我们的生命,就这样默默,默默,化为纯粹的蝴蝶,用翅膀扑向盛大的婚礼,又扑向盛大的死亡。

然后我们用樱花染红指甲,用湖水蓝的水花染彻衣装,然后做一个不再醒来的梦。

或随着纸船漂浮水中,做一个摇逸亢长的梦,将生命漂浮水面。

那些成谜似的一样花开不败,无比纯粹无比单调。

像埋到地里几百年了,

像回到天上几千年了,

像来到人间又无数个日子了。

阳光温和地照耀,长眠于此。暴风雨是赐于人类魂灵的洗礼,深埋于不朽。

他们在走,我们都在行走。

就如此走了上千上亿个日子罢。

忧伤的女歌手还是唱着若有若无的歌。忧愁的少年还是肆意地斜坐栏杆。大家一路朝北,越走越远,却相识不多,陌路一世。

稻草人一直站立,身上的稻草早已剥落。

站立了一世,灵魂却游走了一世。

走在盛开秋季的向日葵田里,金色的蝴蝶纷纷起舞,天下铺天盖地下起璀灿的晶石,安排这场庄严的葬礼,似赴一场盛大的筵席,能看见透明的天使宁静地拍翅膀,能见来人的笑容非常温柔地绽放在手心里,不再是等待了数十年的那种秘密,不需再在尘世间翻滚。

再世又重新回到实体,一步一步地开始再度启程。现实最终不是童话,高楼不是城堡。许多不老的故事终究老去,生命一直无法向我们告诉太多,只限于自己在走自己的路。

纯粹是空虚,离开的终究是疲惫不堪的人,他们抛弃所有,走上分离的路,&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我还配与文字为伍

    我开始后悔当初的决择,为什么我会选择文学这条路,如果当初……我想这时我也会拿着某某大学的毕业证书,我为什么会选择文学这的道路……离开校园的我,满怀憧憬的步入社会,带着自己的作品集,才知跟本不被社会认同,才知社会如此势利,没有大学文凭那张破张连冷眼都不…[查看全文]

  • 城 市

    城市始起的仓促,渐渐沉入水一样的淤浓,成千上万的木马缠绕天空,假像像个偷偷发光的星球,将那些人,他们,纶捆在那里,那些操控木偶的高高在上,控制着那些梦与天堂的宇宙……城市的形式比较像灯蛾扑火,一些人倒下了,另一些人又站起来。很多人努力地在城市走走停停,他们不知道…[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