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女性天空 > 女性情感 > 美文欣赏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小家伙

正文字体:  
日期:2008-01-28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不期然的又遇见了那个小男孩,大约四五岁的年纪,满口溜滑的英格利息,在厅堂里跑来跑去,迎头撞上我,腼腆的一笑,便扭头朝妈妈奔去,然后躲在妈妈的椅子后面窥视我。领班的小姐把我让到一个位子,不巧正在他妈妈的对面,这家店子走的是快餐的路线,纯平民的消费,地方自然狭窄的很。他们母子俩个便在对面,他妈妈正在低..

活在京城,说不上得意,却也说不上太失意,不为那阿堵物发愁,不为那虚名浮利计较,烦恼也不甚多,偶有的伤感吁嗟也不过是三百里之外的流民或者深秋木叶飘零所感染的。‘灯火阑珊’是个好词,长街的风景在暗夜的掩护下也别有情致,每当无书可读、无事可做的时候,便去长街领略一番,踱不了百十步,便忍不住馋虫的诱惑,钻进家风味小吃快活一番。

不期然的又遇见了那个小男孩,大约四五岁的年纪,满口溜滑的英格利息,在厅堂里跑来跑去,迎头撞上我,腼腆的一笑,便扭头朝妈妈奔去,然后躲在妈妈的椅子后面窥视我。领班的小姐把我让到一个位子,不巧正在他妈妈的对面,这家店子走的是快餐的路线,纯平民的消费,地方自然狭窄的很。他们母子俩个便在对面,他妈妈正在低头划着菜谱,依旧是那身米黄色的秋装,门开的时候,一阵冷风袭进来,她抖了一下,抬头望一眼,又发现我,微笑一下便又低头。

常客,用来形容我和这对母子是最妥贴的,同桌吃饭的时候大约也有七八次,我很少闲逛,不认识几个人,不过估计她是我的邻居,说不定就在隔壁。我坐下,小男孩也坐下,歪着脑袋盯着我,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满了疑惑,我下意识的瞪了一下眼睛,吓得他直吐舌头。我的铅笔在菜单上划了一碗炸酱面,圈了两个小菜,本来想要一瓶啤酒,犹豫了一下,觉得在孩子面前应该少一些不良的举动,便停住交给服务生,服务生却很疑惑,‘今天您不喝酒了?’我正尴尬的要命,小男孩咯咯的笑起来,‘叔叔戒酒啦~’

我重重的点了一下头,‘那就不戒了,再来一瓶!’

桌面的上餐巾纸、筷子、票据等便成这小家伙炫耀的工具,在我眼前飞来舞去,她妈妈偶尔叮咛一下,便又沉默。我点的多是冷菜,所以上的比较快,我刚抬起筷子,小家伙的筷子便伸了过来,他妈妈连忙阻止,‘不像话!妈妈生气啦’

我招呼一下侍应生,‘再来一副碗筷’,然后分给这小家伙一碟子,‘这是你的、这是我的。’小家伙脖颈一挺,‘我就要吃你的!’逗得我和他妈妈都哈哈笑起来。他妈妈连连道歉,‘都怪我没时间管教他,越来越任性了。’

我从心里喜欢这小家伙,当然我更想要一个自己的小儿子,不过想想未来生存的艰难,这个念头便被严厉的扼杀了。老爸也曾无数次的表示过想抱孙子的想法,我总是叹气,对老爸哀求道,‘爸,你养活我的时候真跟养小狗没啥区别,我没啥怨言,那时候条件就那样,但是我儿子要是跟我小时候受的苦一样,我真不忍心他来这世界上遭一遍罪。’

正在遐思之间,侍应生过来,‘先生,我帮您泊一下车’,我愣了一下,半天醒悟过来,‘不是我的车,是这位女士的’,好嘛,我成了这位女士的家人了。

电视里正放球赛,我扭过头过去看,小家伙嚷嚷道,‘中国队太臭,我不看’,我忍住笑,往肚子里灌酒,小家伙不依不饶,‘九十分钟不射!真行。’我没忍住,一口酒喷在过道上,剧烈的咳嗽了半天,他妈妈羞红了脸,轻轻打了小家伙一下,‘这孩子,怎么什么话都学?’小家伙愣了一下,‘妈,你为啥打我?’

我拍拍前胸后背,半晌喘过一口气来,对他妈妈说,“看过聊斋吧?他表哥说要和婴宁同床共枕,婴宁说‘我不惯与生人睡~’”这次轮到他妈妈笑得伏桌狂笑,整个店子里的人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惊诧的目光一片,我强自镇静的又倒上一杯酒。

记得十几年前有算命的说我‘防火防小人’,今天我是彻底明白这算命的骗人,你说眼前这小家伙不就是个十足的‘小人儿’吗,我是彻底被他制住了。小家伙的阳春面也上来了,他一挑、一卷,扯出半尺多长的面条来,高高的举到头顶,想放到嘴里,不想用力稍猛,面条左摇又摆,就是放不到嘴里,他一急,另一只手伸上来,扯住面条往嘴里放。我再也忍不住,夺门而出,放声大笑。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为不高兴的欢乐

    所以任溶溶于1956年发表于上海《少年文艺》第2期上标题为《没头脑和不高兴》的文章内提到两个孩子在一仙人帮助下长大成人一事以及其它叙述,只可当作童话来读。自一骤雨初歇的傍晚他往那窗内扔进第一封情书后,他相继扔入的还计有:情书三十六封(其中两封未完成,一封已…[查看全文]

  • 消失的童年

    有一个小时候一起长大的朋友某天晚上忽然打一个电话来,在遥远的电话线那一头反反复复让我猜他到底是谁,我听到喝酒的声音,玻璃杯子掉落地面的声音,电视机里隐约唱歌的声音,以及许多听不明白是什么声音的声音……也许他用的手机,信号不好,断断续续终于听不清楚那歌…[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