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性病防治 > 艾滋病 > 毒品与吸毒 > 禁毒史话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180天 一个人与毒魔的战争

正文字体:
日期:2005-9-14 来源:华西都市报
内容提示:今年元旦,本报一则另类的摄影专题报道,让我们偶然认识了酷爱写作的吸毒男子向问天。这位与金庸笔下《笑傲江湖》中日月神教长老“同名”的向问天,骨瘦如柴弱不禁风,与众不同的吸毒经历以及发生在他身上的种种江湖奇闻,深深地吸引了我们。从那以后,我们决定努力帮助他戒毒并全程关注戒毒的进展,一个吸毒人与三个职业..

片头旁白

这是一次旷日持久、饱含着爱心与责任的“戒毒全接触”。

今年元旦,本报一则另类的摄影专题报道,让我们偶然认识了酷爱写作的吸毒男子向问天。这位与金庸笔下《笑傲江湖》中日月神教长老“同名”的向问天,骨瘦如柴弱不禁风,与众不同的吸毒经历以及发生在他身上的种种江湖奇闻,深深地吸引了我们。

从那以后,我们决定努力帮助他戒毒并全程关注戒毒的进展,一个吸毒人与三个职业记者的生活就这样紧密地联系到了一起……

时光从严冬一页页地翻往春天,从春天一页页地翻往夏天。在帮助和密切关注向问天戒毒的“零距离接触”中,我们见证和解读了这个吸毒男子与毒魔惨烈交手的全过程。在日复一日的惊讶和感动中,我们深切地读懂了一个沦落入灰暗人生的都市边缘人,一个同样怀着光荣与梦想的吸毒人,其实一直在企望阳光和回归社会的“阴阳界”里苦苦抗争和徘徊着……

值此“6·26国际禁毒日”来临之际,我们推出这个“江湖浪子”发人深省的一段命运抗争史,一段企望回归、在“阴阳界”里苦苦挣扎的戒毒和写作经历……借此唱响那首经典老歌: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只要我们伸出爱的援手,阳光就会照亮这些“浪子”的回归路。

序幕

长跪叩门:给我一天父爱

6月20日午后。川北某寺庙。烈日炎炎,没有一丝风。

一名身材瘦弱、衣着休闲的男子长跪于方丈的卧室门前。大滴大滴的汗珠,交织着悔恨的泪水,从他的眼角、额头落下来……

“师傅,27年啦!让徒儿进来见见您吧!徒儿好想你啊……”跪拜中的男子一遍遍地呼唤着,他是那样的执着,那样的虔诚。然而,方丈卧室的那扇门依旧紧闭着。

卧室里的方丈,正是这个男子的父亲。

27年前,时满15岁的这个跪拜男子由于不听父亲的谆谆教诲,长年混迹“邪道”而锒铛入狱。悲恨交加的父亲从此遁入空门,并修成佛界的一代名法师。

出狱后的儿子渴望阳光、重返正道,然而来自“魔界”的强力磁场依旧紧紧地缠着他,令他很难自拔。

“佛啊,给我一天父爱吧!徒儿愿永生跪拜在你的脚下!”他一边说着,一边用头咚咚叩地。他如此痴情,为的就是了却长达27年恍若隔世的父爱。

他说,哪怕这样的父爱,在他的余生里只给他一天,他也满足了。

苦苦跪拜的男子名叫向问天。

他能拜来27年前那个慈爱的父亲吗?让我们的故事从头讲起吧。

第一部

另类江湖事

第1集:来自“魔界”的神秘电话

似乎种种奇遇,总有其必生的缘由。我们与问天这段奇缘,最初缘于本报2004年12月31日的一组摄影专题报道———《穿长衫的大学教师》。

2005年元旦,周六。蓉城寒风凛冽。

“我有个好兄弟,他很崇拜您镜头中那个穿长衫的大学教师。”一个神秘男子的电话打给这则摄影专题报道的作者———本报摄影部主任朱建国。他表示那个朋友也

像穿长衫的大学教师李里一样,酷爱文学,崇拜“国学”,且同样生活在现实与理想中

的“另类境界”里。他说:“他很想会会李里老师。想请教他!”

神秘男子接下来的话语令人吃惊:这个朋友,是个身陷迷途数十年的江湖浪子,10岁时便沦落灰色社会,因犯事蹲过几年大牢,曾在无数次的江湖纷争中,经历过数不清的“枪林弹雨”。他有很多邪道上的铁哥们,都因毒品而亡。这个朋友后来“金盆洗手”,一心想脱离邪道,却同样染上了毒瘾。他终于退出江湖,开始了疯狂的写作,还发表了上百万字的诗歌、散文和长达上百万字的长篇小说。

目前,这个朋友正在以纪实的方式,根据吸毒的亲历和感受,写另一部有关吸毒和贩毒的长篇小说,以那些为毒身亡的兄弟的悲惨遭遇警示世人、珍惜生命、斗争毒品……

“如果你们有兴趣,我愿意引见。”电话那头,神秘男子话语沉重。

我们被这个神秘电话吸引住了,并与对方约定一周后见面。

这个多次经历“枪林弹雨”的朋友究竟是什么来头?为啥还在写长篇小说?他为什么要想见那位穿长衫的国学大师?

这些问题让我们迷惑不解。

元月7日,星期五。成都新华公园。天空阳光明媚,园里茶客如梭。

下午2时30分,电话中的神秘男子赴约了。只见他一身休闲服,长头发,不修边幅;脸庞削瘦,惟一引人注目的却是那双空洞的眼睛。

“你好,朋友!”他冷冷地向我们伸出手。那双手有点冰凉。

“你那个朋友没来?”朱建国自然地追问。

“哦,让你们失望了。他只想见那位国学大师,不想见其他陌生人!”

一见面就陷入了尴尬。接下去是长久的沉默。

“呵呵,没什么!我们随便聊聊吧。你那个朋友还好吧!”我们试图打破沉默。

“还好,只是‘双断’之时渴望‘上帝之吻’!吸毒的人,就这个样。”

见我们愣了一下,他说:无钱、无毒品则是“双断”,海洛因则是“上帝之吻”。

接下来是老话常谈,还是首次通话时那些很简单而毫无新意的内容。

“朋友,我们并未想过要报道这事。如果你那个朋友不愿正视自己,或者说如果我们的报道会给你的朋友带来伤害,我们宁可放弃关注。”

“江湖中人最重的是义气,毕竟你这么信任我们!”

当这个神秘男子听到我们这番话时,或许是被我们的诚挚所感动。他突然久久盯着我们:“我就是那个正在吸毒而且蹲过大牢的朋友!”

他自我介绍:姓向、名问天。语气中夹着一股江湖豪气。

“向问天?那不是金庸名著《笑傲江湖》里那个武艺超群忠肝义胆的日月神教向左使吗?”我们问。

“呵,这是我的笔名。真实名字就不透露了。”停顿片刻后他突然严肃地说:“首先声明,虽然我带着一帮哥们混迹江湖三十余年,但我不是黑老大!”

第2集:一个“戒毒”的约定

两个多小时的攀谈中,向问天一根接一根地不停抽烟,后来开始不停地打呵欠。灿烂的阳光下,鼻涕口水、泪水汪汪,不时瑟瑟发抖。

“你真的在吸毒?”

“嗯!我每天都在经受毒品的折磨和压迫,可说是在毒瘾的摧残中苦苦挣扎。未想到毒瘾果真是这么难戒!好在写作成了我在毒瘾发作时苦苦抵抗的重要力量。每当毒瘾发作时我就疯狂地写东西,以便努力拉长复吸的时间,为将来成功戒毒走近一步!”

向问天的话再次令人吃惊。让我们感到更离奇的是他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而且这几年中他几乎天天逃学,误解所谓的“江湖”,没上过几天课。他说自己十岁便因多次偷东西被拘留,十四五岁时,因妄学“梁山好汉”而被收容审查,后被判刑两年。出狱后,为求自力更生,曾多次自谋出路,均以失败告终。但他并不气馁,创作并公开发表了以毒品为主题的上百万字的诗歌、散文及小说。很多文学网站还为他开设了“问天专栏”……

“我坦白地告诉你们,我20多年来几乎没干过一件善事,倒干过很多损人利己令人吃惊也令我追悔莫及的坏事。我极端地自卑,同时也极端地自尊。尤其是自从染上毒品后,在暗无天日的生活中,我渐渐地被逼上了绝望的边缘。觉得戒不掉毒瘾的人,只有死路一条。吸毒的人,大多很想轻生……”

向问天越说越玄。在这么个艳阳天里,竟听得我们直冒冷汗。“但就算要死了,也不能这样不明不白地死!那天我从你们报上看到那个穿着长衫的大学教师,我突然想到了见你们,亦想见见那个穿长衫的国学大师。”

“好的,我们会帮你圆了这个梦。前提是你必须下定决心戒掉毒瘾!”

“好!我们就这样约定了!”

他再次握住记者的手,还是很冰凉。

“那你去戒毒所吧!只有那样你才能戒得掉!”朱建国关心地说。

“不!我的吸毒史不算长,相信我,能戒得掉!”……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就到了下午5时30分,当我们试图进一步打开向问天的话匣子时,他突然起身:“不行!我要离开了!这里人多,有些话不方便说。过几天,可到我屋头慢慢摆!”

随后他不由分说便逃也似的就往回撤,容不得我们有半点阻止,样子很凶也很狼狈。像有非常重要的事等着他去解决。

我们赶紧追上,塞给他一张名片。

页次:[2]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