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性病防治 > 艾滋病 > 毒品与吸毒 > 新闻看点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艾滋毒贩临刑前忏悔:“毒品真是坏东西”

正文字体:
日期:2005-9-14 来源:今日早报
内容提示:12起案件的20名毒品犯罪被告人(其中3名女性)接受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同时,长期在杭州从事贩毒犯罪的艾滋贩毒团伙主犯木拉提·托呼达白克、马超,以及4名抢劫犯被宣布核准死刑,并在会后予以执行。艾滋毒贩被执行死刑,在杭州还是第一次。 上午9点许,木拉提·托呼达白克、马超戴着口罩站在杭州市打击毒品犯罪...
杭州武林广场气氛肃穆。12起案件的20名毒品犯罪被告人(其中3名女性)接受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同时,长期在杭州从事贩毒犯罪的艾滋贩毒团伙主犯木拉提·托呼达白克、马超,以及4名抢劫犯被宣布核准死刑,并在会后予以执行。艾滋毒贩被执行死刑,在杭州还是第一次。

上午9点许,木拉提·托呼达白克、马超戴着口罩站在杭州市打击毒品犯罪宣判大会的台上。恰好一年前,他们曾在这里接受一审宣判。阳光下,他们的肤色呈现病态的白,口罩下隐藏着他们复杂的表情。押解他们的武警也是口罩、手套全副武装,现场还有很多荷枪实弹的武警站在台的两侧。

和木拉提·托呼达白克、马超站在一起的抢劫罪犯覃晓,同样戴着口罩,他也受到毒魔的侵害而身染艾滋病毒。

会后,木拉提·托呼达白克、马超等6人被押赴刑场执行死刑,他们木呆呆地走上刑车,眼神黯淡无光。

最后的早餐

昨天一早,记者在杭州市看守所里,与艾滋毒贩木拉提·托呼达白克、马超有了一个临刑前的最后接触。

早上起床后,木拉提·托呼达白克、马超分别被带出监房。过道上,两人相遇,相视无语,彼此明白这一天终于来了。监舍大门“咣当”推开,木拉提·托呼达白克、马超戴着手铐、脚镣,一步一步挪出来。

木拉提:黯然无语

在提审室门口,木拉提·托呼达白克看见几位熟悉的管教民警,意味深长地对他们说:“谢谢,谢谢你们照顾我这么久。”

两人各自坐到一间提审室,早餐已摆在眼前,管教民警给他们递上了香烟。

等木拉提·托呼达白克抽完一根烟,记者问他,是否牵挂着生病的母亲和妹妹。他双腿微颤,重重地又抽上一根烟,对记者的问题或点头、或摇头、或无语。管教民警让他吃点早饭,他低头啃起了西瓜。

马超:毒品是坏东西

另一间房间,马超也狠狠地抽着烟。他说,早3天,他就有一些预感,盘算自己的死期临近。1990年,马超才20岁出头,做牛皮、羊皮生意。一次,他看见几个朋友,拿锡纸吸食“白粉”,“朋友说这是好东西,白给我抽,抽着抽着,就上瘾了”。

他的瘾越来越大,一天不碰全身“发痛”,后来,他每天得吸2克海洛因(一天开销2000多元)。然而,一次无意间用了别人针筒,马超染上了艾滋病毒,“我本身吸毒的,得这种病后,又去贩毒,更是一条不归路。”他把另一根烟接上火,继续说,“不怨别人,怨自己……毒品真是坏东西”,马超叹气说,“坏东西”三个字咬得特别重。

从未有过的安静生活

7点多,管教民警让他们进行了洗漱。随后,更衣,除手铐、脚镣、捆绑。“马超最爱看书,这一年多,看了很多书,是吧?”民警问。“嘿嘿”,马超重新抬头,对大伙不好意思笑,介绍自己最爱看《大唐双龙传》,喜欢里面英雄人物徐子菱。自从关押到看守所后,马超几乎天天看书,早上醒来就看,有时看到凌晨一点多。他说他以前天天为毒品奔波、发愁,从来没这么安静地生活过。

两人都没有留下遗言

过了一会儿,法院来人了,对他们宣读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的裁定后,法官问他们还有什么遗言要留给家人。马超很干脆,说“没有”,而木拉提·托呼达白克沉思了很久,最后摇头。此刻,他心里最牵挂的该是自己的母亲和妹妹,母亲生病时,他刚好被抓进来,一直没消息。记者问他后不后悔,这下,他用力点头,答“后悔的”。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