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性病防治 > 艾滋病 > 艾滋病与犯罪 > 走近艾滋病犯罪者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用关押手段震慑艾滋病犯罪引出诸多法律难题

正文字体:
日期:2005-9-14 来源:新华网
内容提示:国际在线消息:在距武汉市区约40公里的一个草木葱茏的小山丘下设有警方的一个关押点。6月10日上午9时,武汉市汉阳区法院的法官来到这里,开始了一场特殊的审判,因为,参加庭审的是一名艾滋病人刘丁(化名)。据了解,庭审艾滋病嫌犯在湖北尚属首次。 艾滋病人自恃身患艾滋病犯罪,是近年来出现的一个新问题,随之而来对其...

国际在线消息:在距武汉市区约40公里的一个草木葱茏的小山丘下设有警方的一个关押点。6月10日上午9时,武汉市汉阳区法院的法官来到这里,开始了一场特殊的审判,因为,参加庭审的是一名艾滋病人刘丁(化名)。据了解,庭审艾滋病嫌犯在湖北尚属首次。

艾滋病人自恃身患艾滋病犯罪,是近年来出现的一个新问题,随之而来对其犯罪后的处置也是一个棘手的新课题。武汉去年在全国率先建立了一个艾滋病嫌犯的关押点,此举大大地震摄了那些利用艾滋病四处犯罪的人,但对宣判后如何收监却面临前所未有的法律难题。

记者通过在社区与刘丁直接对话、对峙,至其被暂时收押、庭审,全程关注了此事件后更是感到,艾滋病人犯罪问题对现代中国而言,是新形势下产生的全新状况,社会各方对此准备不足。该怎样教育和惩戒艾滋病嫌犯,需要社会各方群策群力来想办法、去应对……

刘丁以前“比恐怖分子还恐怖”各方对其束手无策

在武汉市汉阳区月湖街,刘丁的“知名度”很高。“我有艾滋,我怕谁?”做为一名艾滋病人,他经常自恃病情肆意抢劫,偷盗财物,勒索他人,威胁周围居民和社区干部,已成为当地一大“公害”。当地警方每次将其抓获后都因其患有艾滋病无法关押,只好上演“捉放曹”。当地居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同时,更是对其行为感到“可怕”,形容刘丁“比恐怖分子还恐怖!”,对于其肆意公然作案,没能被有效打击处理,也有怨言、不理解。

今年年仅24的刘丁,其成长遭遇也有令人同情之处。由于家庭生活条件不好,父母都是武汉一家企业买断工龄的职工,刘丁初中毕业就没有再上学,大约在13岁时,有一次胃痛,在其表姐的引诱下,用毒品止痛开始染上毒瘾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在一次使用别人的针管注射时感染上艾滋病。刘丁的生活基本没有着落,政府为他办了最低生活保障,但根本不够用。自从知道自己得了艾滋病后,为了吸毒、为了生存,他几乎丧失做人的一切尊严,没有了道德的约束,对社会形成了很大威胁。

月湖街派出所的指导员常民政对刘丁的“事迹”了如指掌。他说,刘丁1999年因盗窃摩托车被抓获,在体检中发现其为艾滋病病毒携带者。由于对患有艾滋病等重度传染性疾病的犯人没有条件隔离治疗,警方无法将他关押,只好放其回家。

此后,刘丁胆子更大了,常常在光天化日下,明目张胆地作案,手法极为卑鄙。他白天趁邻居不在家,将家门撬开,搬东西去贱卖;见的士车从门前过,就假装有伤,赖人家赔;在街上看到一位老师将电动自行车放一旁办事,骑上就跑,迅速变卖。一旦被发现或被拒绝,他就凶像毕露,拿出随身携带的针管来在自己身上抽血威胁别人。只要缺钱,他连收破烂、摆小摊的都不放过,向他们找茬要钱。

常民政对刘丁十分头痛。他说:“每次接到报案,派出所就迅速出警,将其带回,按照程序审讯做笔录。抓他是每警必出,不能关押也是没办法,民警也不能违法办案。”以刘丁9月14日作案为例,当晚7点多他与一劳改释放犯一起,在月湖桥下有多人围观的情况下拦下一辆农用车,强行搜去司机一部手机和一部小灵通。晚上9点多,两人乘的士车不付钱,又强行搜司机口袋要钱。派出所接到报警后,迅速将他们抓获。但当晚录完笔录后,刘丁仍然无法关押。而且刘丁在当晚早些时候,还因吸毒过度被送医院救治,刚缓过劲来就实施抢劫,简直是丧心病狂。

刘丁被抓获后曾被送往武汉市传染病医院治疗,结果没过两天,他就拿着抽了血的针管四处威胁,搞得整个医院鸡犬不宁,医院强烈要求派出所将其带回。据警方介绍,刘丁偷窃的摩托车至少在六、七十辆左右,作案范围遍及武汉三镇,武汉市至少有8个派出所将其抓获过,但都因为没有合适的场所关押,只好让他回家。

记者去年到月湖街铁桥社区办事处采访时,正好碰到刘丁到社区耍赖要钱。这个被称为“恐怖分子”的刘丁个头很小,短发,肤皮略黑,小臂上两大块带着嫩红色刚刚愈合的疤痕格外扎眼,手臂和手指上均有刺青。看到他捂着小腹作痛苦状,社区干部说,这是他“先软后硬”的惯用伎俩。经过社区同志耐心工作和记者反复说明来意,刘丁竟然同意反映一下自己的情况和要求。

点上递上记者为让其稳定些递上的一根烟,刘丁谈起了自己。“我不是个东西,是个畜生,现在为了吃毒,把家中人都逼得没法子,把爸爸的小手指差点砍断,妈妈睡觉时就将刀放在床头怕我逼她。哪有这样对待父母的,实在是没得法子。那个成心去偷去抢,给社会添乱。要不是得这个病,我才不会走上这条路。早知道这样,当初给我毒品吃,我都不吃。千万不要作毒品的牺牲品。”刘丁对道理十分清楚。“我也想政府能给我一个适当的地方戒毒、治病,就是关起来也行,能够专心地把毒给戒了。实在不行,就给点药让我在家吃。不然有时脑壳子痛的很!”谈到伤心处,刘丁自己的眼眶也湿润了起来。

“他是蛮可怜,但他发起毒瘾来,比恐怖分子还恐怖。”刘丁所在的铁桥社区办事处主任兼书记黄斯莹认真地说。他来到社区办事处,一般都是先施软计,“好话连篇”,请社区大姐大伯想法给点钱。多次哀求行不通,他就来硬的,不断辱骂,抖狠。“这太恐怖了,不知什么时候,他往你身上来一下,你就完了,根本无从防起。”黄斯莹说,“现在不说是地球人都知道,月湖的老百姓都知道这个‘人渣’。”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