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性病防治 > 艾滋病 > 关爱艾滋 > 关爱爱滋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走出阴影,让生命拥抱太阳

正文字体:
日期:2005-9-14 来源:三九健康网
内容提示:对艾滋病人和HIV感染者始而恐惧、继而歧视的现象不仅在我们中国有,几乎在所有发现爱滋病的国家都有。 毋庸讳言,尽管医学已如此发达,但是,不仅在我国,就是在世界也几乎没有哪个国家可以杜绝偶发性的医源性感染。谁敢保证HIV不会在某次意外的医疗事故中降临到我们的身上。美国著名的黑人网球明星阿什,不就是在进行外...

艾滋病人和HIV感染者始而恐惧、继而歧视的现象不仅在我们中国有,几乎在所有发现爱滋病的国家都有。

毋庸讳言,尽管医学已如此发达,但是,不仅在我国,就是在世界也几乎没有哪个国家可以杜绝偶发性的医源性感染。谁敢保证HIV不会在某次意外的医疗事故中降临到我们的身上!美国著名的黑人网球明星阿什,不就是在进行外科手术时不幸感染了艾滋病而最终去世的吗?在轰动世界的法国血液案中,许多无辜的病人因输入被污染的血液而血染绝症。那些因为对艾滋病的恐惧,因为艾滋病与性有关因而对艾滋病人产生歧视的想法和行为是愚蠢的,是一种偏见。同是地球生灵,我们怎么能因为惧怕自己被生命抛弃而歧视艾滋病人?我们有什么权利为保护我们的生而剥夺了艾滋病人活的权利!

为消除人们对于艾滋病的恐惧心理,市疾病防治控制中心除了调查冶疗HIV感染者,还专门设立了一条24小时咨询热线,解答市民的疑惑。

孤独的一家人

那是去年。

夏天,从北方某省转来一个艾滋病人。

这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的爱滋病人:他,50来岁,全身长满了皮疹,脸上红红的有油性脱屑和渗出物,头发里渗出更多,嘴里有大块的白癍,人很瘦。我们对他进行了单间隔离。

他,很怪,几乎不说话。只要精神稍好,就整天看他自己带来的那些有关艾滋病的书。差不多有一箱子。

他,也是个医生。中西医都懂。约一年前从非洲的某个国家返回时,就发现感染了HIV,几个月后他发病了。听说,他有病的消息不胫而走,他所在的科室,不再有病人上门,他本人住不进医院,说是如果医院收治他,其他病人就要集体出院。他的妻子也被拒之于单位门外,一双儿女无法上学,粮店不卖给他们粮食。听说,那些日子,该市卫生局接二连三地接到信件和电话,并不断有人登门要求将此病人迁出本市。而且,在省级领导的直接关注下,他真的被转到我们这个地方、我们这所医院来了。平心而论,他及他的家人受到的遭遇是极不公平的,可这一切,他从未提起。他的目光总是那么茫然,那么认命,那么不抱希望。似乎,人一得了这种病,便只能逆来顺受。偶尔,遇上我要出差,我总是去给他买些可口的食物,或是请院里的营养师问他想吃些什么。每当这个时候,他的眼里便会闪现出感情,就能看到他的眼泪止不住地流。

那天上午我去查房,正看见他妻子拿着一大包理发用品进来。我心里顿时一阵歉然:我怎么会如此疏忽呢,他入院几个月了,还没人给他理过发。整整一个夏天真够他受的。我上前接过推子要给他理发,那女人一把抓住了我手:

“大夫,别,别……”

“怎么?你怕我理不好?在家都是我负责给丈夫和儿子理发。”我轻声地开着玩笑。

那女人摇摇头,指指丈夫那由于渗出极重、头发都粘成一块一块的脑袋,轻声说:“连我们自己都觉得脏,哪能让您给他理呀。”

我拿开了女人的手,一边替病人围上围单,一边说:“你看他渗出这么严重,稍不小心就会把皮肤弄破,要是感染了他哪儿抵抗得了?我是大夫,知道怎么既保护他,又保护自己。”

我明白,艾滋病是个令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病,至今它仍代表着死亡。很少有人愿意亲手为艾滋病人做点什么。即使是我,如果在几年前,我也许不敢像今天这样,我也会感到恐怖。我听说,北京协和医院接收第一例外籍艾滋病人时,就曾在医护人员中引起极大的惶恐。

他不甘心在生活中消失

我们中国的艾滋病人大多数也选择了沉默。就像我的那位能忍受一切的艾滋病人那样。但是,有一个青年,他不甘心就这样在生活中消失,他写了这样一封信:

“HIV给我的前途画了个永远的句号。你根本难以想象它给我带来的巨大痛苦。我不能参加学习,不能毕业,生活无着。

“我从上学的城市被送回省城又被送回县城时,我的病情已被广为传播。现在,我的父亲被单位停止了工作,母亲被街道解雇,我既无户口,又没有身份证,人口普查也不找我。任何部门、任何人都对我拒之门外,不闻不问。我有何罪!

“我才24岁,正是人生最美好的年龄,真不想就这样结束自己。请告诉我,怎样才能使自己坚强起来?”

这是一名大学生,是一名经过无数苦读之夜和顽强搏斗才终于从小县城跨入高等学府、既而又出国留学的大学生,是一名曾经被当地引以为豪的大学生,只是因为感染了HIV,从前美好的一切都变成隔世之梦。大学文凭、体面的职业、优越的社会地位和频频的出国机会都已离他而去。人们捕捉各种蛛丝马迹来分析他在国外的生活,是不是夜不归宿?有没有嫖妓的可能?是不是同性恋或双性恋?没有了同学,没有了社交,就连过去待他那么亲切的家乡、故友,现在也抛弃了他,甚至到了无视他存在的地步,他感到自己与周围世界的距离正一步步扩大,他感到自己已不再属于这个现实的世界。可他也许还要活上很多年!不难想象,那颗年轻的心受到了怎样的伤害。

在国家预防和控制艾滋病专家委员会《致医务人员的一封公开信》中有这样两句话:“疾病不应是对某个人的惩罚,疾病是全人类共同的敌人。每个医务人员应该充满爱心,用我们的双手和知识去帮助受艾滋病威胁的同胞。”

目前,中国的HIV感染者还在增加。在又一个世界艾滋病日到来之际,世界卫生组织提出了新的口号:预防艾滋病———一项全社会承担的义务。

我能为他做什么

他是一个艾滋病毒(HIV)的感染者。在不久前回国入境时,他被检测出HIV阳性。

他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唯一的儿子,大学毕业后全家节衣缩食送他出国深造。几年前他与一位东欧的姑娘相恋、同居,却不幸感染了HIV。那天,他站在医院传达室门口,穿一件蓝色羽绒衣,几缕短短的额发被北风吹得飘起,看上去很朴实、诚恳,甚至有些胆小。二十六七岁了,有时说话还不敢高声。不知他从哪儿得知我给艾滋病病人治过病,辗转找到我的电话号码。一见面,我就觉得有责任挽救这个年轻的生命。

他告诉我,他的父母和家人至今都还不知道他感染了HIV,他没有勇气告诉自己的至爱亲朋。他是大学生,又是留学生,回国几个月了,应该出去找工作,可社会能接纳他就业吗?一旦就业,日常的医疗问题怎么解决?国家没有具体的规定,即使规定了,又能怎样?假如有一天他生病了,需要打针吃药甚至手术,他能不告诉医生自己是HIV感染者吗?他不愿意再传染别人,却又没有胆量为了能使他人不受感染,而将自己暴露在公众的惊诧、议论和歧视之中。他就这样拖着,明知道拖不了多久,那“炸弹”迟早会爆炸的。家人能接受他吗?社会能接受他吗?如果他的病潜伏期较长,十年、二十年之内,他该如何应对?

我,能为他做些什么?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