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性病防治 > 艾滋病 > 关爱艾滋 > 生存现状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村民领养艾滋孤儿引发风波 养女两年后被人接走

正文字体:
日期:2005-9-21 来源:新京报
内容提示:我们抚养这个孩子,百般呵护,她为什么不打一声招呼就带走。 ”“她”是高耀洁教授。近年来,被称作“民间防艾第一人”的高教授致力于艾滋孤儿的分散抚养,并卓有成效。2002年8月,在高教授的介绍下,山东曹县苏集镇高新庄村民王锁德收养了艾滋孤儿高琴(化名)。

“我不会原谅她。”王锁德的语气中充满了恨意。

“我对她说,你以后不要再进入曹县一步。”即使被人提醒到这些话涉嫌恐吓与威胁他人,但这个34岁的农民并没有回避的意思。“对谁我也是这么说。”

5月7日,王锁德语气坚定。

“她的行为伤害了我,伤害了我们一家人。我们抚养这个孩子,百般呵护,她为什么不打一声招呼就带走?现在不要说见到,哪怕是通个电话也不成。

“她”是高耀洁教授。近年来,被称作“民间防艾第一人”的高教授致力于艾滋孤儿的分散抚养,并卓有成效。

2002年8月,在高教授的介绍下,山东曹县苏集镇高新庄村民王锁德收养了艾滋孤儿高琴(化名)。后来此事造成二人反目。

“他们伤害了孩子。”5月1日,在河南郑州的家中,高耀洁说,“我一辈子都不会理这一家人了。我身体不好,各种事情也太多,实在不再有这份闲心。我把孩子带出来,希望她能好好读书。”

在8个多月前的2004年8月31日下午,高耀洁与一些热心人士来到王锁德家,按王所说,高耀洁等人当时“未打一声招呼就带走了高琴。”

“我为什么要带走孩子?这份自述里面什么都有。”高耀洁拿出一份五页纸的打印稿。这是一份题为《一个艾滋孤儿的自述》的文章,之前散见于网上几个论坛。这份自述叙述了高琴在山东新家的生活以及最后被带走的情形。

当这份材料拿在王锁德手上时,这个中学文化的农民一字一句,仔细地从头看到了尾。他的表情逐渐由愤恨变为凝重,眼色也暗了下来。他摸索着从裤兜中掏出一支烟,努力想点燃却怎么也打不着火。

他的手垂了下来。“可为什么会这样?她为什么会这样写?”他重复着这样的话。

“两年零二十六天。”王的妻子葛玉勤说。虽然自己在养女被带走后一度窝气,想不通时甚至想到自杀,但是葛玉勤对孩子在她家呆的时间记得非常清楚。“

小苦孩

今年17岁的高琴是河南新蔡县东湖村人。2000年年底及2001年,其父母因卖血感染艾滋病而相继去世。

高琴和弟弟成了孤儿。

高耀洁在一次送药下乡的过程中发现了这两个孩子,并开始替他们寻找出路。

2002年6月,山东曹县苏集镇一户陈姓农民收养了高琴的弟弟;同一时期,高琴被高教授托付到新蔡县高琴的姨母家抚养。

一次偶然的机会,曹县农民王锁德得知了这些事情,在和高教授取得联系后,他说他愿意收养高琴。

当年8月5日下午,王锁德、葛玉勤夫妇亲自到新蔡把高琴接到了曹县高新庄。到家后,葛玉勤听见高琴喊了声:“妈妈。”葛玉勤说,这是她第一次听见高琴这样称呼她,她很高兴。

王锁德的父母也很高兴,高琴的新奶奶说:“小苦孩来了,大家对她比谁都亲,什么都向着她,生怕她冻着饿着了。”

王家原来有一个11岁的男孩,王锁德的大姐说,现在王家有了男孩又有了女孩,生活很圆满了,就给这孩子取名为“圆圆”吧。王圆圆———高琴的新名字就这样定了下来。后来重新入学后,高琴一直写自己的名字为“王媛媛”。

王锁德说,王媛媛刚来时,15岁的姑娘才62斤重,一小桶水也拎不起来。“她像刚出生的孩子一样,生活能力很差,生活从零开始”。

葛玉勤回忆说,慢慢地,一切都好了起来。刚开始衣服都是葛玉勤帮她洗,后来她也学会了洗自己的衣服;家里不让她做家务,她会做些扫地等轻松活儿;平时放假后也会去地里拔草。第一个月,她重了17斤,第二个月,她重了12斤。九月,新学期开始,她进入苏集镇中学就读,接上了因辍学耽误的学业。为了方便她读书,王锁德给她买了一辆新自行车。

在学校里,王媛媛的身份是被隐瞒着的,因为担心引起不必要的困扰。时任苏集镇中学葛校长说,王媛媛的性格有些内向,她平时不大愿意和别人说话,在学校里只顾埋头读书,只有很少的朋友。她的成绩尚可,她平时很少花钱,从不买零食,攒的钱说是用来上学读书。她很努力地学习,说“上不好学对不起高奶奶,对不起爸爸妈妈”。

为给王媛媛办户口,王锁德在领她回来后多次去河南。期间他又从河南带回了四个艾滋孤儿。王说,每次把孩子领出来后,他就会给高教授打个电话,告诉高教授又领出了一个孤儿。每个被领出来的孩子他都在河南省妇联进行了登记。这四个孩子后来被高新庄及附近村庄的四户家庭所领养。到这年12月时,连同王媛媛和先她被这里的村民收养的弟弟,苏集镇已有六名艾滋孤儿。

2002年12月底,高耀洁专程来到苏集镇看望了这六个孩子。高新庄是高教授的老家,9岁以前她都在这儿生活。这是她在离别故乡多年后第一次回到这里。按辈份,王锁德应该称高耀洁为姑奶奶。王氏夫妇说,在他们眼里,“高教授是一个伟大的人”,他们“一直以崇敬的心情看待高教授,非常尊敬她。”

在这些孩子中,王媛媛是年龄最大的一个,高耀洁对她看得很重,曾多次说希望她能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考上大学,成为有用的人才,也算是对自己多年努力的一种安慰。

次年中考,王媛媛考了330多分,这个分数并不太理想,她进入了曹县三中读书。高中的作息时间是每三个星期放几天假,葛玉勤把王媛媛托付给曹县的亲朋好友,让他们帮忙照看王媛媛的生活。每次王媛媛坐车从苏集到曹县后,她都会让人去汽车站接她到三中。

分歧

在这些平静的生活中,分歧并非不存在。时间一久,乡村里的一些是是非非就经常传到高教授那里。

虽然王媛媛和她的弟弟所在的家庭只相隔十余里,但两人的关系并不算融洽。

他们很少说话,拍照时也并不站在一起。王锁德对此的猜测是,在王媛媛被他领养之前,曾有《纽约时报》的两名记者先后给了王媛媛2600元钱,这笔钱后来由王锁德从河南取回。而这笔钱可能使王媛媛弟弟的养父母产生一些罅隙,影响了孩子。

而每次高耀洁去看望这六个孩子,都会或多或少给他们每人一些钱。因为王媛媛最大,给她的也最多。就是这些小小的不同,在这个小村庄里也会产生各种不同的说法。

一件事情让高教授对葛玉勤有些恼火。2004年,山东郓城的一户家庭收养了一名艾滋孤儿,高教授在打电话给葛了解那户人家的情况时,葛说自己听说,那户人家可能有六个闺女。

高耀洁说,她和长期资助艾滋孤儿的香港“智行基金会”创立者杜聪对此感到不安:一户人家有七个孩子,这如何能养活?他们为此专程花费数千元雇车前往察看,发现事实并非如此,那户人家惟一的孩子不幸夭折,所以收养了一名艾滋孤儿。

这件事,使高耀洁对葛玉勤有了看法,认为她“有时候在说谎”。

此外,2004年王媛媛高一下学期时,发生了一件被高耀洁认为属实的“换分事件”:即有人把王媛媛一次测试中630多分的考试成绩与班上另一名王姓学生的200多分进行了替换,这样做是因为王姓学生有背景,换分后对学生之后的高考、保送有利等。而时任班主任杨老师提供的历次考试成绩显示,这种调换并没有发生,她认为,可能是高教授在电话询问的过程中产生了一些误会。

在高耀洁的关注下,该事件一度惊动了该县副县长、教育局和县纪委,他们组成工作组进行了调查。5月11日,和广森副县长对记者说,当时的调查表明这是一个误会,“换分事件”在原因、过程、结果上并没有证据和道理支撑———一次测验能否对高考有大的影响?而王某的家庭情况甚至不如王锁德家。他们曾多次就此对高耀洁进行解释,但高耀洁一直不相信。

2003年年底,王媛媛写的一份内心独白表明,她当时陷入了复杂的内心困境:“自期中考试以来……看着试卷我整天泪流满面……我不敢面对现实……不敢向奶奶(此处指高耀洁)说……向爸爸妈妈说……我多么想对老师说我内心的感受,可我又怕她们会歧视我,带来异样的目光。面对偌大一个校园,举目无亲,此时,我好想从前的爸爸妈妈,为什么这么早,他们就离开了我,只留下我一个人在这世上。此时,我好孤独,我寂寞,我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

与此同时,三中一名女生因受继母虐待而自杀,此后王媛媛曾谈起这件事,并说当时曾由此而联想到自身,对于内心的痛苦无所诉求而难过,以至于产生以死解脱的念头。

当时,王锁德在外打工,而葛玉勤则表示,对王媛媛的情绪,她当时并没有任何察觉。

当事后高耀洁得知王媛媛当时的自杀倾向时,她惊呆了:“王媛媛要是自杀了,谁能负担起这个责任?这个事情的影响……简直无法想象!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