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性病防治 > 艾滋病 > 新闻中心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中医抗艾体系逐渐成形

正文字体:
日期:2007-4-15 来源:三九健康网
内容提示:民间中医悄悄进村上世纪90年代中期,当时的农民卖血大省河南,陡增了3。52万艾滋病病人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的潜伏期一般在半年到20年之间,没过多久,卖血者中的感染者大批开始发病。病人出现不明原因的长时间低烧、皮疹、腹泻、消瘦、肢体麻木,并陆续有人死亡,有个600多人的村子两年死了100多人。

民间中医悄悄进村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当时的农民卖血大省河南,陡增了3.52万艾滋病病人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的潜伏期一般在半年到20年之间,没过多久,卖血者中的感染者大批开始发病。病人出现不明原因的长时间低烧、皮疹、腹泻、消瘦、肢体麻木,并陆续有人死亡,有个600多人的村子两年死了100多人。

“艾滋病”这一从未听说过的可怕新名词,迅速在甚至连县城都没去过的农民中传开。随着一个个病人发病,一个个躺下,再一个个被抬走,乡亲们怕极了:这病有救吗?这病传染吗?

正当恐怖在群众中迅速蔓延时,一些在群众中有些名气的民间中医悄悄进村,开始以中医药给艾滋病病人对症治疗。据多次去现场的科技部“中医药战略研究”课题组组长贾谦研究员介绍,在2001年,孙传正、莫以贤等一批外省医术较高的中医,陆续千里迢迢赶到河南,免费为艾滋病病人治病。他们的出发点就是:“试一试自己的岐黄之术对艾滋病的治疗效果究竟如何。”贾谦说:“这在当时来说,需要具有极大的勇气。因为人们并没有弄清艾滋病如何传播,医生直接与病人接触,可以说是‘冒着生命危险’。”

上蔡县艾滋病防治办公室主任冯世鹏告诉记者,上蔡艾滋病暴发和死亡的高发期是上世纪末,当时既无政策、资金,又无药物,群众很恐慌。到2003年,政府的免费西药来了,但副作用太大,一半左右的病人不适应,又拉又吐。后来,一批病人找到县里,非要求把免费西药换成一种中药。他当时很奇怪,就下去走访了一些病人,结果发现中医莫以贤的中药确实改善了一些艾滋病病人的症状。石佛村先后有70多位患者服用了中医孙传正的中药,症状逐步减轻甚至基本消失,有的病人从不能动到生活能自理,能干活,停药一年多也没有反弹。于是有500多名病人在一块两米长的白布上签名按指印要求服用这种中药。冯世鹏说:“这批外地中医在上蔡免费治疗了两年,在老百姓中口碑不错。可以看到效果,但是积累的都是个例,没有规范的科研证据和系统的统计。”

记者采访时在沈丘县康复医院见到了较早自发开始治疗艾滋病的河南籍中医张好良。张好良是祖传中医,以后又上过医学中专,在治疗疑难杂症方面有一定经验。张好良说:“沈丘是河南艾滋病病人最多的县。1997年后,时不时就有发热、腹泻、皮疹的病人来找我看病。前前后后,大概病人有上千名。我就是对症治疗,调整几次处方后,效果不错,不少已被宣告死刑的病人症状都有所改善。后来艾滋病的事传开了,才想起‘这些人会不会得的是艾滋病啊’,让他们去省城查,他们说没钱。后来还是我花路费、检查费让他们去郑州,结果还真全是艾滋病!那就接着治吧。我的家里人全反对,怕传染。我想医生就是治病救人的,何况咱的药又有点效,他们能出钱就出点,不能出的我就垫上。这些年我自己已经贴了几十万元。让我高兴的是,我治过的好多人都能下地干活了。现在病人还信我,总来找我。”

由于艾滋病病人规范管理等原因,2004年后,这些民间中医陆续撤离了病区现场。贾谦说:“民间中医的早期介入,对艾滋病治疗功不可没。他们不仅为部分病人解除了痛苦,也让中医界和全社会看到了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潜力和前景。”

“正规军”全面进驻

2003年年底,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会同卫生部、财政部启动了“中医中药治疗艾滋病试点项目”,河南、河北、安徽、湖北、广东5省率先列入试点。从此,中医药“正规军”有组织地正式介入艾滋病的治疗。由于西医的抗病毒治疗有不少禁忌,该项目主要面向不适应抗病毒治疗、退出抗病毒治疗和接受抗病毒治疗但毒副反应较大的病人,为他们提供长期免费的中医药关怀治疗。2006年,试点项目进一步扩大至15省,目前河南省项目覆盖病人总数已增至2546名。项目开展两年多来,用河南省卫生厅副厅长兼省中医管理局局长夏祖昌的话说:“进展顺利,已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在河南尉氏县大营乡枣庄村,记者在卫生室见到不少乐呵呵的艾滋病病人。一位身材稍胖、脸色白里透红的少妇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她哪像病人啊!”一问才知道,她叫菊妮(化名),爱人卖血后得了艾滋病,也把她传染上了。当时,她吃西药发烧、肚疼、不能吃饭,还贫血,人瘦了20多斤,丈夫瘦了40斤,她绝望得躺在床上整天哭。后来省城的中医专家定期来为她夫妻俩免费号脉、开中药,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人慢慢缓过来了,俩人体重都增加了几十斤,能下地干活了。在医生的指导下,这对艾滋病夫妻还怀上了健康的孩子。

“还有的病人‘发了财’呢,瞧,就是他!”被乡亲们指指点点的是位一米八的大个老人,姓李。他和老伴都因卖血患上了艾滋病,当年曾自费治疗花了2万多元。后来政府的免费西药来了,但他吃了就拉肚子,一天拉10多次,瘦得只剩了95斤。县医院已让家属安排后事。“省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专家来村后让我吃中药,这不,我又活过来了,预备下的寿衣没穿着!这真得感谢政府,感谢中医!”“那您现在还有什么不好的感觉吗?”记者问。“要说感觉还真有点儿,就是腿上皮肤还有点麻,但也无大碍,比早前好多了。”现在,56岁的他开了个养猪场,喂了100多头猪,家里还置了两台手扶拖拉机。

在这个村,大多数艾滋病病人都在坚持吃中药,走在路上,也根本看不出他们是艾滋病病人。他们之中,外出打工的、办猪场或鸡厂的、开砖窑的、搞运输的、干建筑的都有。附近村子没有纳入中医药治疗项目的病人,看到原先让艾滋病搅得人心惶惶、已无心过日子的枣庄村如今这么红火,纷纷要求加入中医药治疗项目。

在商水县汤庄乡西照村卫生室,县委书记张杰亲自介绍了这个特殊村的经历。这是个穷村,当年卖血的农民多,1000人出头的村子有81人染上了艾滋病,2004年前已死了11人,还有10多人病得下不了床。方圆多少里对这个村没有不知道、不害怕的。那几年,村里没有一户盖房、娶媳妇、出嫁的,孩子去外村上学都会被撵回来。后来政府派人来这里修路、打井、建学校、建卫生室,又送来了中药。现在三年了,没有一人死亡,村里有10多人结婚,1/3的人家盖上了新房,81位病人除一人体质差以外,80人能从事一般体力劳动,没有卧床病人。村医李二盘介绍了这样一个病例,当年的献血队队长两口子都染上了艾滋病,刚查出来时,两人“满脑子都是什么时候会死,还能活多久”?吃上中药后,症状不断好转,现在,两口子拉砖的拉砖、下地的下地,家里添了两台手扶拖拉机,三个孩子两个上了大学,“过得可带劲儿啦!”

中医药抗艾体系逐渐成形

据不完全统计,中医药治疗艾滋病试点项目启动以来,国家财政已先后投入经费9000多万元,并培训基层医务人员8000余人次,全国有大量医务工作者参与了这项史无前例的工作。

据河南省中医药防治艾滋病专家组组长徐立然教授介绍,开展这项工作难度极大。仅在河南,艾滋病疫情涉及了全省18个省辖市的37个乡镇、137个行政村,疫情较严重的县大都是国家级或省级贫困县,病人多以青壮年为主,且均进入了发病和死亡的高峰期,97%以上的病人在农村。在河南省艾滋病患者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3.4万人中,国家中医药治疗艾滋病试点项目为2546名艾滋病病人提供了免费中医药治疗。

为了确保中医药治疗项目顺利实施,河南省三年直接投入近400万元。成立了省、市、县各级政府的中医药防治艾滋病领导小组,在全省艾滋病防治体系内开展工作,并积极贯彻“三统一、三结合”原则,即统一组织领导、统一治疗方案、统一观察指标,临床救治与科研相结合、固定方药与辨证施治相结合、中医药治疗与抗病毒治疗相结合。成立了各级专家组,并明确了各自的任务,具体规定省级专家、市级专家每月下乡一次,县级医师每3天下乡一次,每10天记录一次病程。迄今,全省已有500多位医务人员投入到中医药防治艾滋病工作中。河南省中医管理局已对一线医生培训了三次,共培训1500人次,培训覆盖面达到了100%。以县中医院为依托,县、乡、村三级医务人员共同参与,省市两级专家指导的中医药防治艾滋病技术队伍,正在进行卓有成效的工作。

中医药防治项目启动后,省城的中医专家们不顾艰辛,不断深入艾滋病高发区,专家组负责人徐立然教授更是身先士卒,无论严冬酷暑,长期坚持救治10个县、96个村子的2000多位病人,每年的行程长达10万公里。在他们领衔下制定的中医药治疗艾滋病技术方案和工作实施细则,已获得国家有关部门的认可,并将在全国推广应用。

河南省在中医药防治艾滋病方面所付出的大量努力,也为我国广和深入开展这一工作奠定了扎实的基础。2005年,该省总结出了《河南省艾滋病常见病症辨证治疗要点》,已在各项目县推广应用;已有益艾康胶囊等4种药物(疗法)的研究纳入国家“十五”科技攻关项目;《新药艾可扶正片的研究》、《艾滋病中医证候学研究》、《艾滋病临床疗效评价研究》等“863”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十五”科技攻关项目进展顺利,并取得了阶段性成果;益艾康胶囊和艾可扶正片新药开发的前期研究已经完成,治疗恶心、呕吐及厌食的艾胃康和治疗顽固性腹泻的泻痢康两个有效处方,正在深入研究及开发之中。前不久,《河南省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管理模式与实施体系研究》和《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基础理论与临床证治规律研究》,还获得了河南省中医药科技成果一等奖。

探索中医药抗艾独到之处

国际公认的西医“鸡尾酒”疗法在20世纪末传到我国,并作为政府的关怀项目在项目地区给病人免费使用,使大量病人的艾滋病病毒载量下降,减轻了症状,延长了生存期。但是,它也有不少局限。贾谦研究员对其总结出了六大问题:疗效低,“鸡尾酒”的疗效不超过40%,且无痊愈者;费用高,用一年西药至少要花五六千元,是中药价格的一倍或近一倍;需终身服药,一旦停药极易反弹;毒副作用大,尽管杀灭艾滋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