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性病防治 > 艾滋病 > 新闻中心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医生怕染艾滋病病人被晾手术台

正文字体:
日期:2005-11-19 来源:中国医药报
内容提示:病人已经抬到手术台上,突然被怀疑感染了艾滋病,医生吓跑了,患者被晾在手术台上,后来发现是误诊,大夫又开始为患者做手术。这是不久前发生在黑龙江省绥化市一位患者的遭遇。 对艾滋病的盲目恐惧在基层医护人员中并不是个别现象,专门负责流行病调查(以下简称“流调”)的哈尔滨市南岗区防疫站副站长吴树岭告诉记者:...

病人已经抬到手术台上,突然被怀疑感染了艾滋病,医生吓跑了,患者被晾在手术台上,后来发现是误诊,大夫又开始为患者做手术。这是不久前发生在黑龙江省绥化市一位患者的遭遇。

对艾滋病的盲目恐惧在基层医护人员中并不是个别现象,专门负责流行病调查(以下简称“流调”)的哈尔滨市南岗区防疫站副站长吴树岭告诉记者:“这种事太普遍了,很多艾滋病患者刚露头就又丢了,我们也无能为力。”

有关专家认为,在艾滋病传播形势十分严峻的今天,这种现象出现在一线的医护人员中是十分可怕的,这暴露了当前艾滋病救治体系存在的漏洞,病人得不到及时治疗,没有及时纳入救治体系。

患者求诊遭到冷遇医护回避家属寒心

病人赵琳(化名)因高烧不退,颈部结核病灶复发,从绥化慕名来到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二临床医院。该医院急诊医生怀疑是血液病,当晚病人住进血液病房。第二天中午,在没被告知任何原因的情况下,已高烧昏迷的患者又被转到普四介入病房。

患者丈夫冯雷(化名)对流调人员说,“要不是你们来,我还不知道她得了艾滋病。从中午到晚上6点,我妻子没得到任何诊治。我理解医生护士的恐惧,可换换药根本不会传染,这我都知道。只恳求他们给换换药,别让她再这么遭罪了,这都不行!”

在场的一位戴眼镜的值班医生,一边摆弄着手机,一边解释这个病人不是他负责,主治医生已经下班了,说着拿起手机走了。见此情景,红着眼圈的冯雷无奈地说:“这还是三级甲等医院,算了,我们不治了。”

在流调人员的劝阻下,冯雷没让妻子出院。然而,接下来的遭遇却让他彻底寒心了。

当天晚上赵琳一直持续高烧,冯雷找到医生,但值班医生漠然地告诉他:“我们没办法,你们自己想办法。”无奈,冯雷只好在食杂店里买了瓶酒,用酒搓身体这种“古老”的方法给妻子降温。

冯雷失望地告诉记者,在以后的几天时间里,类似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就连妻子用的氧气瓶医护人员都不敢碰,得自己搬运。“这还是小事,可怕的是没有医生给我媳妇用药治疗。”冯雷只好自己通过朋友找“熟人”先用上药,以缓解妻子的痛苦。

等了两天,终于有医生来到病房查看,但没想到验血遇到麻烦,一位护士告诉冯雷:“住院处不能抽血,你们得到门诊去检。”高烧不退的妻子哪能经得住这样的折腾!冯雷再托熟人,几经周折,终于在住院处完成了检验。

对于冯雷来说,最难的是无法面对病床上妻子的疑惑。由于始终没有护士给妻子的结核病灶换药,冯雷只能从药店买药自己给妻子换。每当听见妻子问:“大夫呢?”冯雷便强忍泪水,哄着妻子说:“我怕大夫手重,你会疼。”

在黑龙江省肿瘤医院,流调人员被告知,病人朱洪发因为HIV检测呈阳性已被“建议”出院。接诊医生张丽杰紧张地请教:“哎呀!我这两天心里一直没底,给他做了腰椎穿刺,能不能传染啊?”那为啥“赶”病人出院?这位女医生似乎很诧异:“那当然,我们得对其他病人负责。要是知道我们这收治了艾滋病患者,患者都不来了咋办?”

黑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所副所长吴玉华介绍,2004年,通过医院筛查发现的HIV呈阳性例数约占同期全省病例总数1/5。显然,通过医院筛查方式发现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正在增加,面对这种情况,医院有些措手不及,病人正在令人担忧地流失着。

筛查确诊周期过长免费救治未落实处

哈尔滨市南岗区防疫站工作人员冯忠莲告诉记者,艾滋病病毒筛查确认目前需要经过这样的流程:初筛检测显阳性后,再进行一次重复检测;再次显示阳性,则送黑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确认实验室,做最终确认。除加急外,正常周期需一周左右。

据了解,目前黑龙江省疾控中心只在每周二、周四做检测。由于这是全省惟一的确认实验室,同时,试剂盒“昂贵”必须攒病例,在科学上瞬间完成的检测,往往要排队等上几天才能出结果。这对疑似病人来说不仅会耽误治疗,还会给病人的“消失”提供更多的机会。

对此黑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所副所长王开利认为,艾滋病确诊的费用太高,一个试剂盒就需要6000多元,但只能检测18个人的样品。而今年省财政的专项拨款大部分不能到位,捉襟见肘的资金问题让很多工作无法开展。

“国家的政策是好的,但到底下执行就变味了!”吴树岭说,“按理对于HIV检测费用,国家应提供相应的配套支持措施。但直到现在,作为基层防疫部门,我们没收到一分钱艾滋病检测专项拨款。想建立相关实验室,缩短从初筛到确诊周期的投入,对我们来说是不敢想的天文数字。”

吴玉华介绍,目前,黑龙江省艾滋病患者真正建档还不到10人,国家给黑龙江省15个免费救治名额,到现在只有2个病人真正享受。

王开利告诉记者,国家的免费治疗在黑龙江省落实的仅是抗病毒药物的免费,而治疗过程中的抗病毒效果和副作用的监控费用却没有,所以国家规定的免除相关费用根本无法真正落实到位。

首诊责任必须明确救治管理不留空白

吴玉华告诉记者,这些艾滋病患者如不能正确认识自己的病情,及时接受系统治疗,无疑会加速死亡。病痛和歧视极易扭曲患者心理,导致他们可能采取极端行动。更令人担心的是,艾滋病患者在这种状态下流失到社会上,会成为匿名状态下潜在感染源,普通人群感染几率呈几何级数上升。因此,建立一种特殊的首诊负责制,已是非常迫切的任务。

首先,医务人员需要进行基础知识全面轮训。初筛发现艾滋病例,正在成为门诊遇到的常见问题。据吴玉华介绍,目前,一线医务人员艾滋病知识正规教育接受面还很小,这种空白十分可怕。

其次,建立特殊的首诊负责制。概括地说,从发现、登记、紧急救治到护送定点科室、定点医院,应该做到每个环节都有责任人,每个环节都有记录。吴玉华还指出,医生发现了病人,却让病人在眼前走掉,这既属于医德医风问题,也属于责任问题,要建立相应的追究机制。

最后,健全相关制度,完善管理体系。现在,艾滋病患者的救治管理体系基本上呈现空白状态。如何对待病人,如何手术,手术中的防范措施等各项规定,仍没有具体的、有可操作性的规程。对此,有关部门应督促各医院建立针对艾滋病的特殊接诊制度,设立相关专业病房或转到传染病房,对初筛HIV呈阳性者,实施特殊的救治规范。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