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性病防治 > 艾滋病 > 艾滋人物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李丹:为“防艾”,我想出名

正文字体:
日期:2005-9-14 来源:海峡导报
内容提示:同中国第一个公开身份的艾滋病感染者宋鹏飞交往长达5年,深入各地了解艾滋病流行的真实情况,无私帮助来自各地的艾滋病感染者,义务为艾滋病感染者联系医院和药厂,为艾滋病孤儿创办救助学校,呼吁社会给予救助…… 就读于中科院天文物理系的研究生李丹,由于成绩优秀,读书期间就在国家天文台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李丹...
同中国第一个公开身份的艾滋病感染者宋鹏飞交往长达5年,深入各地了解艾滋病流行的真实情况,无私帮助来自各地的艾滋病感染者,义务为艾滋病感染者联系医院和药厂,为艾滋病孤儿创办救助学校,呼吁社会给予救助……

就读于中科院天文物理系的研究生李丹,由于成绩优秀,读书期间就在国家天文台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李丹留在北京工作顺理成章。而此时的李丹,决定放弃,选择“防艾”这条艰辛路。

昨日,李丹来到厦大本校区,给厦大学生开了一场有关艾滋病现状与发展的讲座。会后,不少同学聚拢到李丹身边,用一种近乎崇拜的眼光与他探讨艾滋问题。而李丹说,开讲座就像佛陀讲经一样,他不需要膜拜,他需要开悟,希望每个人都能来做这个事情。

昨日,李丹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更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记者:为了艾滋孤儿,你放弃了苦读7年的太阳物理专业,你觉得值得吗?

李丹:天文学是一个人的兴趣,如果学有所成,那只是给国家的天文学事业锦上添花;然而帮助那些艾滋病孤儿,则是雪中送炭。当初报天文,真的想给国家做点事情,想得个诺贝尔天文学奖,而我现在更想的是得个诺贝尔和平奖。

记者:当初怎么会选择致力于民间的“防艾”工作?

李丹:2001年的时候,我就听说河南有一个艾滋病村,但那时没什么感觉。可是当我第一次进入河南艾滋病村时,那里的状况震撼了我。在一个名叫朱丽芳的病人家,我们看到她打着吊瓶躺在床上。她的眼睛已经瞎了,是艾滋病引起的三个月的高烧烧瞎了她的眼睛。一个月后,她去世了,留下了孤单的孩子。而这样的情况在村子里比比皆是。

记者:之后,你就决定选择“防艾”这条道路?

李丹:当时的我很自信。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年轻人,觉得自己可以用科学的逻辑解决这些问题,反映这些危机。此外,当时还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就是想做些什么。看到那种现状,心里很不舒服,今天他们或许都在和你一起喝酒吃饭,可是一个月,或者四五年后,你看到的可能只是他们的墓碑。

我本人是一个比较看重荣誉感的人,我觉得帮助那些艾滋孤儿是一件值得骄傲和有意义的事情,也正是这种荣誉感支撑着我一直做下去。

接触了1000名艾滋孤儿

1998年,正在上大学二年级的20岁的李丹第一次来到河南,作为学校红十字会的一员,他开始关注艾滋病人群,他用DV记录下他们的生活。从小一直生活在北京的他第一次亲眼看到有这样一群人生活在贫病之间,尤其是其中的孩子。而此后,他更是频繁和那些艾滋孤儿接触,前后接触了1000多名的艾滋孤儿。

记者:跟那么多艾滋孤儿接触过,他们给你的最大感觉是什么?

李丹:那些艾滋孤儿的生活非常悲惨,家里非常穷。一个大人死亡后,往往要欠下三四万的债务,这些艾滋孤儿可能还要去当童工。死亡,是一种苦难的记忆。这些艾滋孤儿,他们身边没有人听他说话,他们撒谎、自闭,逃避各种问题,一个人躲在角落里看书,头低着。而这些并不是先天的,是因外界的环境而改变的。

记者:你认为中国目前“防艾”工作面对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李丹:目前“防艾”工作的一种现状是很多人认为没有太大的问题,而实际情况是现状远比大家想象的紧张。

当上艾滋孤儿学校校长

(2003年7月毕业后,李丹毅然放弃了7年的专业,10月24日,他在离双庙村一百多公里的河南商丘市区的一座寺院里创办了“东珍艾滋孤儿救助学校”。建校之初的20个学生是李丹和同事分四批从双庙村接过来的艾滋遗孤,李丹成了这20个孩子的校长。但仅仅5个月之后,学校停办了。停办原因很简单——没有申请注册,缺少合法的办学资质。李丹的东珍小学校舍比较简陋,没有固定的资金来源,这些都让东珍无法达到合法的办学条件。东珍小学在6月份再次申请注册的过程中,又一次没能获得批准。)

记者:你曾办过一所“东珍艾滋孤儿学校”。当时怎么想到通过办学校的方式,来帮助那些艾滋孤儿?

李丹:这些艾滋孤儿首先面对的是一种生存需要:教育。我们曾试过“一帮一”的办法,也就是由一个志愿者负责一个艾滋孤儿的就学,后来发现,这些钱落实不到孩子的就学中去。我们以这种方式花了1万元支持20个孩子上学,但到去年4月份就停了。之后我们又想办孤儿院,因为SARS停了两个月,6月份收了两个孩子。9月份孩子该上学了,我们托人找商丘市内的一家中学,校长也很为难,因为其他孩子的家长们说:“如果他们来了,我们的孩子就要退学!”所以,我们决定办一所学校,专门收留艾滋孤儿。

记者:听说那学校办了半年就被封闭了,有没有灰心?

李丹:当时的心情很压抑,不知道自己该往哪个方向发展。

李丹说“我要出名”

记者: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李丹:“我要出名”》。你为什么想出名?

李丹:你想去影响别人,必须做到一点:你要出名。出名,在工作上是一个必要的手段。

记者:艾滋病问题是一个全球的社会问题,你觉得通过个人的力量能解决问题吗?

李丹:只要去做,就会改变现状。2003年,只有我一个人在做,而现在,我们的东珍纳兰儿童心理研究所有7个全职的员工,有三四百个志愿者。我们现在也有跟国外的机构联系。

“我们想申请工资”

记者:在这过程中,有没有感到力不从心,想到放弃?

李丹:做任何事情多少都会碰到苦难,活着就是要做事情,我不想混混沌沌地活下去,不想被打垮,我会一直走下去。

记者:目前,你那个组织里的人的个人生活状况好吗?

李丹:全不太好。因为,大家都是把家庭和事业抛开来从事这个工作的。我们这些人中没有一个人达到了中等以上的收入水平。但等组织正常了,我们想申请工资,毕竟,太低的工资吸引不了有才华的人。

记者:你现在主要在做哪些事情?

李丹:我们目前做的项目主要有四个:“一帮一”、“治疗”、宣传和从事艾滋孤儿心理研究。目前,我们已经通过一个志愿者帮助一个艾滋孤儿这种“一帮一”的形式帮助了300多个艾滋孤儿,治疗了3个感染艾滋病的孤儿。同时,我们还在高校巡回演讲,目前已在10多所高校开办了讲座。

这些艾滋孤儿除了面对教育的生存需求外,他们面对的更深一层的应该是心理问题。下一步,我们想翻译一些已经出版的有关艾滋心理方面的研究论文,开相关的研讨会,告诉人们现状。我们努力的最终方向是教育,告诉那些艾滋病患者明白自己的权利是什么,如何去维护自己的权利。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