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青春驿站 > 情感飞扬 > 青涩恋爱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长大的爱情什么样

正文字体:  
日期:2006-1-6 来源:中国青年
内容提示:我就小声地问我妈:“我能去厦门找东东玩吗。”灌木还惦记着东东老妈跟老爸对视了一下,皱着眉头说:“灌木,你怎么还惦记东东。”你也能感觉出来了,我家爸妈对东东这个话题是很敏感的:东东,男,跟我同岁,东东的爸妈是我爸妈的同学,从我懂事时起,他们三口每隔一年来北京度一次假,当然,有时候我们家三口也会去厦门..

我想去厦门

从去年夏天开始就和我老爸一起买彩票,他买什么号,我也买什么号,但我要改动一个数字。结果,锲而不舍地坚持了一年零两个月后,老爸拿着他的一张彩票,大喊道:“我中奖啦!”

真同情老爸,中了300多块就高兴成这样。咦,我不也买了吗?……在2004年6月25日这天晚上,如果你也住在北京栖霞小区22栋,你会觉得地板发生了微妙的震动,同时耳膜受到严重的刺激——一个女孩的尖叫从8楼响亮地传来:“我也中奖了!1万!”

老爸又欢喜又嫉妒,很吴孟达地说:“分爸妈一半怎么样?”我摇头。老爸据理力争:“除了你改的一个数字,其余明明是我的创意嘛。”一想也是,爸妈不一直嚷嚷着要去西安吗?干脆我实现他们的家庭梦想好了,于是大手一挥,资助5000块。

可问题是,他们旅游去了,那我呢?我怎么办啊?我就小声地问我妈:“我能去厦门找东东玩吗?”

灌木还惦记着东东

老妈跟老爸对视了一下,皱着眉头说:“灌木,你怎么还惦记东东?”

你也能感觉出来了,我家爸妈对东东这个话题是很敏感的:东东,男,跟我同岁,东东的爸妈是我爸妈的同学,从我懂事时起,他们三口每隔一年来北京度一次假,当然,有时候我们家三口也会去厦门,谁让两家好得跟亲戚似的呢。

这样一来二去,我和东东由见面掐架、互踩玩具、斗殴比武的小屁孩,演变成羞涩无语、彼此沉默关注的少男少女。高一的时候,东东住在我家,夏天里他只穿牛仔裤,裸着上身,在院子外面打篮球时,我看了一眼,立刻心跳加速。东东回过头来,样子像极了《游园惊梦》里的小吴。东东说:“傻瓜,看我干吗?”

“不干吗不干吗。呵呵呵呵。”

东东就走过来了:“灌木,我要高考了,等我考上大学,你当我女朋友吧。”他这么直接地说了,免得我费口舌表白,我觉得省力又称心,我点点头,傻里巴唧地笑。

结果,这一幕被两家老爸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我老爸拉过我,东东爸拉过东东,二老不顾我们也是有自尊心的人,严厉地呵斥了我们,并且两个老头儿彼此生了气,互相要挟着说:“要是我家孩子考不上大学,我恨你一辈子!”

天意弄人

后来,东东爸妈带着东东走了,我爸妈则把我摁在家里,实行满清十大酷刑之一——闷书!每天100道几何、100道代数。谁让才女理科太差。

接下来那一年的聚会,以“考试复习”的借口宣告取消,东东家扬言说,不上清华誓不到北京。我们家扬言说,不进北大誓不去厦门。

在这种比学赶帮的气氛里,我和东东的成绩却恨铁不成钢地一直下滑。当然,北大和清华不是说考就能考上的,所以临到填志愿分析学校,老爸估计她女儿不是进北大的料儿,拿着北京大学的招生简介就改了口风,“我看,人文学院也不错嘛。”

后来就是这样了,我考我们家门口的大学,东东考他们家门口的厦大,天意弄人啊。但是天意弄人,天意也弄巧啊。

这不,彩票中奖,我就能去厦门了。出了火车站,我立马就看到穿黄t恤的东东了。东东事先在电话里暗示过我,说他现在长得很像羽毛球健奖夏煊泽,可是瞄来瞄去总觉得不像,我忍不住擂他一拳,“喂,你怎么变成电线杆了?”

他也不恼,大嘴一咧,拍我脑袋一记,“还说长得像kitty猫,我看你也就一流氓兔。”等等,这时候我才发现东东旁边还有一个男生,“你是谁啊?”不等东东介绍,我就蹿到这个人面前。这人脸一红,“我叫郑重,是东东的同学。”

“郑重啊,好名字。”我给予肯定的夸奖,郑重的脸就更红了。东东说:“我和郑重下午要去打羽毛球,你要不要一起来啊?”

我点点头。

东东有女朋友了

在球场,我有时候和东东一伙儿,有时候和郑重一伙儿,我发现东东虽然崇拜夏煊泽,球技真是寒碜死了。当然,也不怪他,为了考厦大,他把一双眼睛累成大近视,看着小白球在眼前窜,时常以为那是星星。

倒是郑重,沉稳,有力,从容自若,我和东东男女配合也打不过他。那天晚上回家的路上,我说:“郑重,你以前是不是练过羽毛球?不然为什么打这么好?”他照例脸一红再说话,“不是了,就是平时自己玩儿。”“哇,自己玩儿都能打这么好,我要拜你为师!”我谄媚完,看看东东,他一点儿也不吃醋。

第二天,我给东东打电话:“喂,你在哪里,我要和你一起玩儿!”东东,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臭东西,竟然说:“我忙着哪,你先自个儿玩儿,你不是蛮喜欢到海边的吗?”

我实在无聊,就一个人去看海。结果,我在海边遇见了郑重,他乐呵呵地问我:“kitty猫你怎么了,不开心吗?”他扬扬手上的羽毛球拍,说,“接招吧。”

那天,我和郑重玩儿了一下午“沙滩羽毛球”,没玩儿过吧,简单得很,就是在沙滩上打羽毛球嘛。沙子软,脚总陷进去,一不小心就跌倒,要是顺便海浪扑过来,那衣服和裤子就全湿了。不过我们还是蛮开心的。

回来的路上,郑重走在我左边,我们俩的衣服都散发着海带味,咸咸的。我抬头问他:“郑重,东东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郑重点点头。

我忽然觉得很难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很难过。也许我只是难过给自己看,或者给我少女时期的影子看。我说:“唉,他怎么有女朋友了呢?”

我后来见过那女孩一次,模样还可以,个子比较矮,跟电线杆东东走在一起,像猴子和竹子。厦门后来的假期,我就整天和郑重在一起,我们在厦大外面的小街里走来走去,吃沙茶面,喝花生汤,在晓风书屋里一泡好久,我长胖3公斤。有时候我们忽然很高兴,还手拉手呢。哼,何东东,你有女朋友,我就不能有男朋友吗?

但是无人的时候,我又马上松开郑重的手。我说:“郑重你第一次喜欢人是什么时候?7岁?8岁?你知道很小时候就喜欢一个人,长大了忽然发现他变了,那是一种什么滋味吗?”

郑重看着我,脸又红了,他真是个爱脸红的男生。他说:“我23岁才第一次喜欢人。”

“小时候的爱情和长大了的爱情有什么不同?”我继续问。

“小时候的爱情在眼睛里,长大的爱情在心里。在眼睛里的爱情,你可以看到它的形状;在心里的爱情,你看不到它的形状。”

“有形状,就会有改变,所以小时候的爱情,总是会有所变化;而长大了的、成熟的爱情,就不容易改变,因为它无形无迹,只存在于我们的心底。”我努力地领会着。

天意弄人

后来,东东爸妈带着东东走了,我爸妈则把我摁在家里,实行满清十大酷刑之一——闷书!每天100道几何、100道代数。谁让才女理科太差。

接下来那一年的聚会,以“考试复习”的借口宣告取消,东东家扬言说,不上清华誓不到北京。我们家扬言说,不进北大誓不去厦门。

在这种比学赶帮的气氛里,我和东东的成绩却恨铁不成钢地一直下滑。当然,北大和清华不是说考就能考上的,所以临到填志愿分析学校,老爸估计她女儿不是进北大的料儿,拿着北京大学的招生简介就改了口风,“我看,人文学院也不错嘛。”

后来就是这样了,我考我们家门口的大学,东东考他们家门口的厦大,天意弄人啊。但是天意弄人,天意也弄巧啊。

这不,彩票中奖,我就能去厦门了。出了火车站,我立马就看到穿黄t恤的东东了。东东事先在电话里暗示过我,说他现在长得很像羽毛球健奖夏煊泽,可是瞄来瞄去总觉得不像,我忍不住擂他一拳,“喂,你怎么变成电线杆了?”

他也不恼,大嘴一咧,拍我脑袋一记,“还说长得像kitty猫,我看你也就一流氓兔。”等等,这时候我才发现东东旁边还有一个男生,“你是谁啊?”不等东东介绍,我就蹿到这个人面前。这人脸一红,“我叫郑重,是东东的同学。”

“郑重啊,好名字。”我给予肯定的夸奖,郑重的脸就更红了。东东说:“我和郑重下午要去打羽毛球,你要不要一起来啊?”

我点点头。

东东有女朋友了

在球场,我有时候和东东一伙儿,有时候和郑重一伙儿,我发现东东虽然崇拜夏煊泽,球技真是寒碜死了。当然,也不怪他,为了考厦大,他把一双眼睛累成大近视,看着小白球在眼前窜,时常以为那是星星。

倒是郑重,沉稳,有力,从容自若,我和东东男女配合也打不过他。那天晚上回家的路上,我说:“郑重,你以前是不是练过羽毛球?不然为什么打这么好?”他照例脸一红再说话,“不是了,就是平时自己玩儿。”“哇,自己玩儿都能打这么好,我要拜你为师!”我谄媚完,看看东东,他一点儿也不吃醋。

第二天,我给东东打电话:“喂,你在哪里,我要和你一起玩儿!”东东,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臭东西,竟然说:“我忙着哪,你先自个儿玩儿,你不是蛮喜欢到海边的吗?”

我实在无聊,就一个人去看海。结果,我在海边遇见了郑重,他乐呵呵地问我:“kitty猫你怎么了,不开心吗?”他扬扬手上的羽毛球拍,说,“接招吧。”

那天,我和郑重玩儿了一下午“沙滩羽毛球”,没玩儿过吧,简单得很,就是在沙滩上打羽毛球嘛。沙子软,脚总陷进去,一不小心就跌倒,要是顺便海浪扑过来,那衣服和裤子就全湿了。不过我们还是蛮开心的。

回来的路上,郑重走在我左边,我们俩的衣服都散发着海带味,咸咸的。我抬头问他:“郑重,东东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郑重点点头。

我忽然觉得很难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很难过。也许我只是难过给自己看,或者给我少女时期的影子看。我说:“唉,他怎么有女朋友了呢?”

我后来见过那女孩一次,模样还可以,个子比较矮,跟电线杆东东走在一起,像猴子和竹子。厦门后来的假期,我就整天和郑重在一起,我们在厦大外面的小街里走来走去,吃沙茶面,喝花生汤,在晓风书屋里一泡好久,我长胖3公斤。有时候我们忽然很高兴,还手拉手呢。哼,何东东,你有女朋友,我就不能有男朋友吗?

但是无人的时候,我又马上松开郑重的手。我说:“郑重你第一次喜欢人是什么时候?7岁?8岁?你知道很小时候就喜欢一个人,长大了忽然发现他变了,那是一种什么滋味吗?”

郑重看着我,脸又红了,他真是个爱脸红的男生。他说:“我23岁才第一次喜欢人。”

“小时候的爱情和长大了的爱情有什么不同?”我继续问。

“小时候的爱情在眼睛里,长大的爱情在心里。在眼睛里的爱情,你可以看到它的形状;在心里的爱情,你看不到它的形状。”

“有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青春驿站·最新图文
青春驿站新闻
驿站精彩文章
驿站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