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青春驿站 > 情感飞扬 > 青涩恋爱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天使的花粉

正文字体:  
日期:2005-10-12 来源:衡山在线
内容提示:我们并不认识,我们相隔遥远,而且也没有认识的征兆。记得有人说过,人有三种欲望,上升为天使的欲望,堕落为魔鬼的欲望以及在感官的愉悦中建立并巩固其世俗性的欲望。因为我一向愿意承认我生活的高贵而浪漫,L更是不幸落入尘世的天使。 我之所以愿意标榜L为天使,是因为我觉得天使就该以他的形象存在,脚步轻而柔,冷白...
在我所就读的中学旁边,有一片坟地,高低大小不一的冢头错落有致,青青的灰,苍苍的白,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上了年纪的女人没精打采的乳房。学校后面是一座监狱,在我们上课时,偶尔会有沉闷的枪响划过,过不了两天,坟地里便长出一个新坟,我知道,又一个生命从地球上消失了。但这一切与我无关,我只知道,这是一个令人颓废的环境,压抑的让人想呕吐,单调得令人想自杀。要不是想到死后会以这种古老的方式满埋在土里,任虫子在身边爬来爬去,或许,我真的会选择一个舒服点的办法自杀的。

在我们学校不远处,还有一所学校,很多同学在经过那时,都回不自觉地流露出一种优越感,毕竟,重点中学的学生身份是他们头顶上的光环,而那所学校,只是一所职业学校。但是对我来说,这所学校是一个隐喻的痛,因为L是我最隐藏的伤口,或者说,我因为有着L这样的伤口而无法见人。

我们并不认识,我们相隔遥远,而且也没有认识的征兆。记得有人说过,人有三种欲望,上升为天使的欲望,堕落为魔鬼的欲望以及在感官的愉悦中建立并巩固其世俗性的欲望。但L于我,是除了这三种欲望之外的一种幻象,这不是肉欲、物欲和情欲。因为我一向愿意承认我生活的高贵而浪漫,L更是不幸落入尘世的天使。

我之所以愿意标榜L为天使,是因为我觉得天使就该以他的形象存在,脚步轻而柔,冷白面色,长长睫毛,纤细手指,这就是他的全部生命。L在他的学校里学习美术,而这所学校是有一所教堂的,于是我常常逃课去那里,听那些低沉的吟唱,是有靠近上帝,我才感到我的存在是真实的,尽管我不信仰耶稣。

于是常常可以看到L穿着白色的衬衫背着画夹在校园里轻轻的走过,从不留下半点风尘。春天是一个花粉洋溢的海洋,我常常觉得,他从树下走过时,花粉落在他的睫毛上,温柔的跳舞,灵动而娇美。他常常会在夕阳里对这教堂坐下来,画那些永远画不完的画。夕阳把他的身影拉的很长。他会间歇的抬头,苍白的脸对着教堂虔诚的诉说无名的信仰。我就这样,整个傍晚整个傍晚的呆在教堂的阳台上,静静的看着他,直到夕阳完全落下,淡青的暮霭笼罩着教堂尖尖的顶子。然后我回到我的坟场学校,开始当一个好学生,没人知道我去了哪,我也不对任何人说起L。

四月,L给我一封信,在这之前,我们并没有说过话,但我一点也不惊讶。优雅的靛蓝色信封和煽情的粉色信笺,里面只有一句话:让我们相爱,这不是欲望,是必须。我在他的身边坐下来,陪他在夕阳礼画教堂,任由夕阳把两个身影拉的又细又长。我们没有说话,我也没有问他为什么。只认为这一切理所当然,是的,我们理所当然该相爱。

我曾经有过很多的男朋友,我们轰轰烈烈的爱,然后平淡的分开。爱情如同雨天里的泥土,当雨过天晴后,太阳蒸干了泥土中的一切,没有痕迹。

我曾说过L是我最隐密的伤口,他不可见人。我对他的一切了解只源于他的诉说,他是一个病态的画家,是一个曾经喜欢男孩的男生。他的纤弱让他需要高达强悍的男生去保护他。他害怕黑夜害怕寒冷,害怕一切让他感到孤单的东西。他会用冰冷的手指握住我的腕,颤抖着流泪。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相爱。我相信他是一个天使,他的降临让我有了活下去的必要,而我,却任由我的世俗气息去毁灭他。

我曾经说过拥有L这样的伤口的我亦无法见人,这是对的。我无法了解是什么力量将他突兀的带到我的面前。我对他一无所知甚至于名字。我叫他L是因为他像这个字母一样,纤长、细弱。他总是叫我Q,因为我是一个要从地面升到天堂里的气球——L总是这样说我。他从不去我的学校,我也从来不给他任何的联系方式,我们只是单纯的爱着,感受着,给与对方彼此想要的。我们每一次约会都是靠着一种直觉去相遇,但却没有一次错过对方,我相信这种默契。我喜欢他坐在我的旁边,用动人的眼眸,毫无邪气地望着他爱的我,我喜欢他用瘦瘦软软的手指抚摸我的长发,我喜欢他身上淡淡谈的花粉香,但我从不依偎他,我们不拥抱不接吻,我觉得那样会弄脏我们干净的爱情。

没有人知道我与L,我们也只是在一起时,才能感受到那种痛彻全身的爱的感觉。在又一次日落时,他问我:“信基督吗?”我摇摇头。“那为什么到这来?”他指指教堂。“因为在这可以有我想要的安静和自由,只有上帝肯静静的听我在讲什么。”我轻轻地说。他笑了,笑的时候,睫毛的阴影打在面颊上,他的睫毛真的好长啊!我突然伸手,摸了一下他的睫毛,目不转睛的望着他,L啊,我想我是真地爱上你了,你是病的,但我来不及等你痊愈了,我相信只有我可以为你疗伤。

时间就这样任我挥霍,六月的一天,我对L说,我要去考试了,考完了就可以不在这里呆了。他不明白我的意思,哭着让我别离开,我从他冰凉的指尖,知道他需要我,正如我依赖他一样。我从他的画夹里取出一页纸,写上我家里电话号码,说:“以后你打这个电话可以找到我。”他格外开心,攒着纸如孩童般的笑了,他知道这意味着我接受他走进我的生活。

然而,我们还是毫无征兆的断掉了所有的联系,在我如愿以偿的考上北方的一所大学后,我去找过他,在那片我再也不想去的土地上,寻找他的气息。我一整天一整天地坐在教堂里,为着一个不明确的目标而耐心等待,然而,他没有出现。我问每一个我遇见的人,不厌其烦的描述他的白衬衫和画夹。没有人知道他,他们甚至让我看了学生档案,是的,没有一个学生像干净他那样纤尘不染。我疑心他是否存在过,但那刻骨铭心的爱的痕迹并没有消失。

或许,他真的是一个天使,无意间落入尘世,上帝为了让我们疗伤而让我们相爱,但他却不允许我们厮守,当我们挣脱了苦海后,便派命运之神让我们各奔东西。

只是为什么?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的电话偶尔会响起,提起话筒后,却又只后沙沙的声响,像极了天使飞过时碰落花粉下坠的声音,我甚至还嗅到了深深的花粉香……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青春驿站·最新图文
青春驿站新闻
驿站精彩文章
驿站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