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青春驿站 > 情感飞扬 > 青涩恋爱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爱情:两个人不够 三个人才好

正文字体:  
日期:2005-11-22 来源:商都女性
内容提示:一千个人有一千种解决情感危机的方法。 于是两个人的情事被装进了三个人的房间…… 自愿入套 有事打电话好了,干嘛还要MSN呀。我对现在的生活和老公并没有不满意,所以我从不答应。不过我清楚这不是爱,我还是更愿意和老公朝夕相处,躺在他的臂弯里入睡,那种安全感无法替代。

腻了有很多种原因,可能是你们相处的时间长了,没了新鲜感,也可能是生活的忙碌,阻爱了沟通。不是不再爱,只怪激情走得快。一千个人有一千种解决情感危机的方法。或者视若不见;或者改弦更张;或者改变自己,而有的人更喜欢借助别人的力量,用他人的爱慕激起自己沉睡已久的欲望。先让自己苏醒,再让身体复活。

于是两个人的情事被装进了三个人的房间……

自愿入套

有事打电话好了,干嘛还要MSN呀?我天天挂在网上,不想时时刻刻能看到他,因为我早有预感,我们之间会有事。但是他坚持,我最终还是让他加了我。于是在网上,他经常发出一些老套的邀请,比如一起喝咖啡。我对现在的生活和老公并没有不满意,所以我从不答应。我甚至想我们那次偶遇可能是朋友刘清故意安排的,怎么那么巧,我们在茶馆喝茶,他会出现,看得出来他们就是那种酒肉朋友。

他说,我和你打赌吧。你来赴我的约,我绝对不会对你做坏事情。如果不来只能说明是你心里有鬼,怕见我。我就这么入套了,或者说这种撩拨让我很受用。“咱俩的工作没有什么可以互相利用的地方,有什么可见的呢?”我和这种男人说话一向不客气,反倒让对方觉得亲近。“能让我们心情愉快呀,有人惦记你不挺好吗?”说实话我还真喜欢他的长相,以及此刻穿的灰衬衣黑西装,还有他大我12岁,我喜欢这样的悬殊年龄,好似我还年轻。我也承认我喜欢他说话的方式、内容,一种欲望不自主地在内心涌动,尽管他当着我的面抽烟;他看我的样子肆无忌惮;甚至嘲笑我小妇人的状态。不过我清楚这不是爱,我还是更愿意和老公朝夕相处,躺在他的臂弯里入睡,那种安全感无法替代。

我们每周见一次面,开始只是听他瞎侃,但渐渐的我也开始说话了,说公司那些烦人的破事;说自己的种种无奈;说我对老公的某些不满。毕竟是大我12岁的人,他头头是道地教我如何对付老公,很是有用。某天他还是吻了我,很长时间,我挣扎,他拉着我的胳臂不让我离开,最后我还是跑掉了,嘴里却保留着他的烟草味道。一直没有再见。不知道从哪天起,他的性感面孔开始出现在我的头脑里,挥之不去,甚至开始暗自挑剔老公那缺少棱角的脸,更可怕的是,在激情时刻,我脑子里却是他的面孔。

他在MSN里问我:“你平时会想起我吗?”“没有。”我回答。“你这个喂不熟的东西,我可是天天想着你呢!”“你可没喂我什么,咖啡也算吗?”“呵呵,别的也行,你要吗?要了就算我赌输了,我送你一份大礼。”我不说话了,潜在的激情让我坐立不安。我把他阻止了三天,但是每次上网,还是忍不住看他是否在线,他的名字改成“为什么躲我”,但是并没有打电话给我。

今天,我忍不住取消了对他的阻止。他又说话了:“晚上和你老公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我沉默。“说!”就一个字,让人既恐惧又无法拒绝。“想过……”随后他发来一个笑脸。

还是做点正事吧。我拿出菜谱,学了个菜,晚上做给老公吃,算是赔罪吧,谁让我没事想别人呢。老公忽然从背后抱住了我,亲了我的脖子,说:“老婆,你最近特别漂亮,真好!”谢天谢地,那个人还是有用的。莫名的欲望降临,应该是最好的美容佳品吧。

本来我有点烦你了

禅宗主张瞬间即永恒,我想我们的爱情也是这样的。或许还在相守,或许也会天长地久,但是,那时花开的真心,难免会淡薄。

我和梅结婚仿佛很久了,其实仔细想来也就两年。当初真没想过生活是这样的。每天开着一辆四平八稳的帕萨特,衣橱中永远是灰色与深深浅浅的蓝色,眼前永远是这个女人,早就熟悉了她的味道,她的敏感带,她的呻吟……一切一切,一成不变。

于是,梅在我面前失去了魅力,我和她越来越像兄弟姐妹,每天讲着不咸不淡、可有可无的话,下班前互相交代一下去向,睡觉前互道一声晚安。我郁闷透了,我挑不出她的错,却又不满意,也不知道自己想要怎样。

我有个好朋友涛,说是好朋友,也不过因为臭味相投的酒肉朋友而已,能一起切磋荤笑话什么的。或有共同的利益,或有一起happy的地点,因此逐渐走得近起来。就像今晚,我们约在常见的酒吧,我打电话告诉梅让她早点睡,她却一改往日的态度,很感兴趣地问我她可不可以参加?我无所谓,就说好啊,来吧。

这是她第一次见涛。她来的时候我和涛已经喝掉了一打啤酒,我醉眼朦胧的时候,却注意到涛看梅的眼神,如此专注,旁若无人,我当时不以为然,介绍他们认识。整晚都听到涛在滔滔不绝地跟梅说着什么,让梅时而开心地大笑,时而表情夸张,仿佛涛在说着天方夜潭的神话,她居然像个小姑娘。我冷眼旁观,像个局外人。没想到她还有这么多丰富的表情,这么明显的喜怒哀乐。她在我面前却总是含蓄内敛,波澜不惊的。

在他们互留电话后,我带着梅回家了,可能故意给涛看吧,我紧紧地搂着她的腰。当我们都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好奇地看着我的妻子,可能也有酒精的作用,我发现她充满了诱惑,似乎变成了一个我不太认识的女人,我突然很想知道她到底是怎样的?什么样的性格?需要的是什么样的男人?面对她,轻轻抚摸她的身体,感觉她慢慢变热,眼神渐渐柔和,迷离地看着我,嘴里还残留着酒的味道,以前她是很少喝酒的。最终身体里的热浪随着我们的呐喊喷发而出,她的我的,或许这一刻即是永恒吧。我想到了涛,是他开发了她的身体?还是唤醒了我的心?反正我知道如此的快乐他起了催化作用。

第二天,接到涛的电话,他说:“你的很多我都挺想要,我能得到你信吗?哈哈哈!”我挂断电话,心里对自己说:不信。

两个人不够三个人才好

我们有两个书房,他一间,我一间。中间隔着两间卧室、一个过道、一个客厅。我们每日回家,平静地吃过晚餐,然后就各自陷在自己的书房中。不知从哪天起生活成了复印机,没有矛盾,没有情人,激情也逐渐没了。我们习惯在各自的空间里活动,甚至沐浴也不喜欢用一个卫生间了。镜子上有雾气,朦胧中还是能看到自己漂亮的曲线,有一点点可惜,只怪情到浓时情转薄呀,我这样想。

身上残留着水滴回到卧室,老公正穿着睡衣坐在床边看向门口,一脸平静。我径直走过去,闲着也闲着,干脆坐在他的腿上。他机械地搂住我的腰,好像只是怕我坐不稳摔倒地上的保护措施。“老公,你这样让我想起了我以前的男朋友。”我以恶作剧的心态在他耳边低语。“瞎说。”他拍了一下我的后背,我就低头笑。“你笑什么呀?”他追问,看来还是有反应。“算了,”我装腔作势地摇摇头,“没什么。”“呵呵,你成心吧。”他一用力把我推到了一边,然而却把脸贴了过来。“这么多年了,你还真没说过他什么?今天怎么忽然想起来了?”没想到,提到了其他的男人,他倒是饶有兴趣了。“哦,我只是看你刚才的样子,呆呆的,觉得好玩儿,就想起以前我的男朋友就是个书呆子。不过……”“不过什么?”看得出来,他有点急了。“不过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发呆的……”我微笑着看他,兴趣也来了。“不发呆是什么样呀?”“就是激情四射呗。”“哦,是吗!那激情之前你们通常都说些什么呀?”“不告诉你。”我把脸转向旁边,却被他扳了回来。“说说看,我不会生气的。”我分明感觉到他的呼吸加重了。“他总说:‘宝宝,你可真漂亮,我爱死你了。’”“你记得真清楚呀。”老公的脸稍微离开了一点,但并没有想把我弃之不理的意思,“这么多年了,你还想他呢!你对得起我吗?”他的笑里带了点邪气。“我是看你爱搭不理的,才忽然想起来这个的。”我抽身出来一骨碌钻进被窝里,被他这么一问,我倒是有点羞愧了,只觉得脸在发烧,好久都没有脸红过了。没想到他一下子将被子掀开了,接下来我看到他目露“凶光”,“没想到你这女人这么坏,这么不安分……”他说得咬牙切齿,完全不像以前温文尔雅的作风,刹那间,他似乎变了一个人,忽然无比新鲜。“我就随便那么一说。”“别呀,再说点儿,他是不是特喜欢你呀?都怎么表现呀?”“做饭呀,干家务呀,给我按摩呀,样样都做啦。”我忍不住咯咯笑起来。“那你怎么没跟他呀?”“我不是更喜欢你吗?你那么有活力……”“你这个坏东西,看我怎么治你吧。”这下他真的变成了一只野兽,我本来就喜欢野兽。很久没有抱在一起进入梦乡了,最后他把我揽在怀里说:“不许再提其他臭男人了。知道吗?”心里窃喜,看来有时候要点燃欲火,二个人太少,还得需要第三个人掺和一下才好。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青春驿站·最新图文
青春驿站新闻
驿站精彩文章
驿站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