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青春驿站 > 情感飞扬 > 青涩恋爱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阳光也许比情人更值得信赖

正文字体:  
日期:2005-11-26 来源:漂亮女人
内容提示:只有阳光偶尔爬到我的窗口,灿烂地投射到我的梳妆台上,温暖我的身体,也溶解我的心。在这个世界上,只有阳光是我唯一可信赖的。 投奔 而那年冬天,当我和孙健重逢后,我对他的信赖仅次于对阳光的信赖。再也想不起曾经发生过什么,在暖暖的房间里手捧一本什么书面窗而坐,阳光比我所有设想出来的情人都更使我感到信赖,它..

张程程,32岁,司法从业者。一个极其清瘦、聪慧而内敛的女孩。她说她的故事不关乎爱情事件,纯粹只是她个人的心路历程,因为所有的爱情都有开始和结局,而她从来没有开始过。她语气低沉,娓娓叙述,词句不缓不急,让人感觉她的内心始终平和、淡定,且无奈。

偶遇

我觉得自己一直生活在角落里,像一只等待褪蛹的蝉。

从出生到现在,晃眼便是30年。我没有经历过别人所谓的刻骨铭心的爱情,所以对于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我感觉不到。但我确乎曾经错过,我总是以为失去的便不是自己的,直至所有的日子都变成了冬天。

遇到孙健是在我最失意的时候。那时刚刚毕业,怀揣着学历证书,顶着炎炎烈日,在海口的大街小巷寻找有可能进得去的公司。在这个海岛上,任何东西都要比别处特别一些,包括寻找工作的途径和方式。

一个下着大雨的下午,我在东湖边摔倒了。那天孙健一直就走在我身后,我们俩看中了同一个公司的招聘广告,所以一前一后地赶往目的地应聘。于是我的摔倒得到孙健适时的帮助,接着,我们进入了同一家公司工作。每天在同一层楼里进进出出,我们不即不离地相处着,没事的时候,我们也打电话聊天,海阔天空地聊,有时候说到性,我们也能用科学的态度,无关痛痒地讨论一番。认识的时间越久,我觉得我和孙健越不可能成为那种朋友。

在我们认识的第三年,孙健和他的家人一起回北方去了。走的前一晚,他约我喝酒,对我说,如果我实在找不到人结婚,就到北方去找他。当时我们嘻嘻哈哈闹了一把,都喝得醉醺醺的,我也没把他的话当真。

在孙健走后的这些年,我谈过一次恋爱。当时爱着的那个人也是信誓旦旦的,我们每一天的黄昏都会到海大的校园里去散步,绕着操场走上一圈又一圈。那时候,我想我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能有一个人这么安宁地牵着我的手,走过一圈一圈的人生。

那年我的身体一直不好。而我爱的那个人在我进医院手术的那几天,失踪了。我一个人躺在医院冰冷的病床上,想像着他可能离开的理由,但情绪一直混乱。后来我试着回想和他开始的原因,到最终却是连他整个人都记不起来了。

当我终于能够离开医院病床的时候,冬天来了。

我在后来再与孙健偶然两次相遇以前,我的冬天一片荒凉。整个城市都光秃秃的,所有颜色都呈灰暗,甚至父母的目光都是冷漠的。只有阳光偶尔爬到我的窗口,灿烂地投射到我的梳妆台上,温暖我的身体,也溶解我的心。在这个世界上,只有阳光是我唯一可信赖的。

投奔

而那年冬天,当我和孙健重逢后,我对他的信赖仅次于对阳光的信赖。

孙健说他一直在等我,尽管他不知道为什么而等。因为他后面一句话的坦诚,我决定投奔他所在的北方的那座城市。

在投奔孙健之前,我从没离开过这个海岛。所以北方的这座城市于我而言,什么都是新鲜的,包括终日灰蒙蒙的天空,起风的时候,可以把人的肌肉割裂开来的那种刺痛。

在孙健家呆了两个月,所有的情节都不是我当初设想的。我和孙健的母亲住在同一间屋子里,午休的时候,孙健总是跑过来和我躺在同一张床上,但我们从无肌肤上的接触。那天,孙健到外地出了一趟差,回到家时已是凌晨2点。看着他风尘仆仆的样子,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心痛。我到厨房里给他炒了两个菜,端菜出来的时候,我看到他的眼圈红了。那一瞬间,我第一次有了爱情的感觉。然而,天亮以后,我们却又恢复了各自的惯常面具。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每天隔着他的家里人也笑也闹,但我们就是没给自己留一些空间。

我们也曾经一起去看电影。巨大的帷幕拉开了,灯光昏暗,四周静寂。而孙健会在黑暗里转过身来,握着我的手,目光专注而清澈。这使我感受到一种轻柔而安全的触摸,他的目光在很长时间里都让我感到温暖。

那天,电影中演一个与爱情有关的故事,演员们如醉如痴,一个男人对着一个女人动听得像说真话一样倾诉着他的爱情,一个女人对着另一个女人动听得像说真话一样倾诉着她的友情。我完全沉浸在电影那虚构的人生故事与感叹之中。当剧终的灯光骤然亮起,四围纷乱的嘈杂声与涌动的人流把我拉回影院时,我再次看到了孙健专注而清澈的眼睛。

心痛

我以为和孙健能够像有爱情的人一样长久相守。直到有一天,薄暮向晚时分,黄昏衰落的容颜已经散尽。我在那座城市的一个小巷口看到了孙健和另外一个女人紧紧拥吻,那种热切的渴望的表情和动作让我感到恶心。

我于是又回复了一个人的世界。冰冷的北风总呼啸着从窗外飞过,像个没有身影的隐身人气喘嘘嘘地狂奔。光秃秃的天空枯旷地迎向我的窗子。

我决定回海南。再也想不起曾经发生过什么,在暖暖的房间里手捧一本什么书面窗而坐,阳光比我所有设想出来的情人都更使我感到信赖,它懒洋洋爬满我的周身,只有它在我感到冰冷的岁朋里尾随于我,覆盖于我,溶解我心灵里所有郁滞的东西——哀愁的、绝望的情结,使之超然和平和起来,一切泰然而处之。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青春驿站·最新图文
青春驿站新闻
驿站精彩文章
驿站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