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青春驿站 > 情感飞扬 > 青涩恋爱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初恋变情人,谁才是第三者?

正文字体:  
日期:2005-11-28 来源:瑞丽论坛
内容提示:讲述者独白 我当了林少祥的情人,现在他只要有空就会来看我,有时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匆匆来去。昨天我们还是恋人,今天却变成见不得阳光的情人,这一切都是谁的错。 我成了他的情人 林少祥还算有良心,给了我5万块钱,商店也留给我。 我开始过见不得光的日子 我就这样当了林少祥的情人,他把自己的私房钱都给我,要我存..

讲述者独白

我当了林少祥的情人,现在他只要有空就会来看我,有时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匆匆来去。他答应我有机会一定会离开丁芸——那个诱惑他把他从我手中抢去的女人。但是希望渺茫,因为他说现在自己的前途命运全在她手里,他离不开她。昨天我们还是恋人,今天却变成见不得阳光的情人,这一切都是谁的错?

一个女人送他回来

2003年9月,很晚了,接到林少祥的电话:“老婆,快下来接我。”自从他做包工头以来,经常要请人吃饭,而且通常不醉不归。我换了鞋往楼下跑,看到一辆红色polo停在下面,两个明晃晃的前灯亮着,我的脚步缓下来——平时我下来时,送的人一般将林少祥扶到外面,我只需要接住道谢就行了。走过去,看到林少祥头抵着玻璃呼呼大睡,一个女人扶着方向盘眼睛看着前面。

我敲了敲窗,她侧过脸,看了我一眼,然后下来,开门跟我一起把林少祥扶下来。

少祥睁开了眼,笑嘻嘻地看着我说:“老婆,我又喝醉了。”我没理他,向那个女人道谢。她淡淡地笑了笑,进了车子。

“真是烦人,钱没赚什么,天天像个醉鬼!”我边埋怨边扶他上楼,扶他到床上后,一直拍他的脸,问他那个女人是谁,干什么的?可是他完全醉糊涂了,一个劲地说:“哪有女人,没有女人啊……”气得我恨不得扇他两耳光。

我和林少祥都是郊区人,他比我大两岁,很早开始恋爱,然后一起到武汉打工——帮他的一个亲戚看涂料店,赚的钱很少,眼看着跟我一道出来的姐妹都能穿好的戴好的,我很不甘心,跑到娱乐城做服务小姐,可是去一次少祥就把我拖回来一次,又是哭又是求,又发誓以后一定会让我过好日子。当时也看不出他能让我过好日子的迹象,只是放不下这么久的感情,不忍伤他的心,就留下来了。

没想到,真有拨云见日的一天。

2002年,少祥的亲戚转行做别的生意,见我们这几年诚心诚意帮他做生意,就低价将店面转给我们,当然,我和少祥的父母都赞助了一些钱,就这样居然做起了老板。又过了一年,有个朋友看中了少祥诚实忠厚,跟他合伙在外面接生意,钱比死守店子赚得快多了。只是,他在外面的应酬也多起来,日子没有以前平静单纯。

第二天,我问起昨夜的那个女人,林少祥也说不上来,只说她姓丁,是个建材老板,挺有钱的。我也就没放在心上。

他要娶别人

那年11月,妈妈又在电话里催我结婚。以前,我们不肯办事就是想留些活动资金,现在,随着他的钱越赚越多,我对自己的地位也有些担心了。

这些日子少祥的心情很不好,总是早出晚归,见了我也是闷闷不乐。我知道他的日子不好过,前一阵子因为非典,生意不好,许多做了一半的工程停下来,做完了的又结不到钱,他的资金周转出现了困难。可是我还是逼着头皮催他,没想到一听“结婚”他就炸了,吼道:“这个样子怎么结婚!你到底有没有脑子?除了添乱你还能做什么!”摆在以前,我早就回吼过去了,可是我想着男人在外面不容易,肯定受了气,就忍下来。

可是事情远远没我想的这么简单。一天夜里,他喝得醉醺醺地回来,进了门就拉着我哭,说对不起我,又说以后会对我负责的,除了不能给我名份,他什么都能给我……我听了许久,才听明白,他想把生意做大,又缺乏资金,那个姓丁的女人正好有钱,需要一个丈夫,他们已经谈妥,决定结婚。

那天夜里,我一个人坐在厅里,他在卧室,先还听到哭声,然后就没了声音,可能睡着了。

我成了他的情人

林少祥还算有良心,给了我5万块钱,商店也留给我。开始,他还给我打电话,我不接,或是挂断。可是,他不给我打,我又故意打给他。只要哪天晚上我又伤心了,就给他打电话,用最难听的话骂他,边哭边骂,骂得自己精疲力尽。过了一阵,我再打电话时,那个号码成了空号。

我请了弟弟和弟媳过来帮忙,以为一家人,只要大家齐心协力,赚点钱不算难事,可是没想到越亲的人越不能合伙做生意,他们两个人合伙搞鬼,我发现了又碍于情面发作不得。

这期间,我也认识了一个包工头,看起来很有钱,也对我说了很多好听话,那个时候我正好感情空虚就接纳了他,还任他在店里拿货。2004年2月,他告诉我回家过完年就来找我,可是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所有的倒霉事一股脑地涌上来,我心灰意冷,没有心情再做下去,低价将店盘出去。

我不知要干什么,天天去网吧泡着,晚上回去睡觉。房子还是以前与林少祥租下的,还没到期,为了省钱我没有搬走。可是,到底是伤心地,一进去心里就充满了对他的恨,自甘堕落的想法都有。

5月,我头昏脑涨地回家,发现居然亮了灯,我当是自己忘记关灯了,没在意,推开门却发现林少祥在里面坐着。

太累了,连骂他的气力都没有了,我看他一眼,自己洗漱上床。

“你怎么连锁都没换?”他坐到床沿轻声问,又接着说:“你的情况我都知道,我会帮你的。”

我缩在被子里,内心爱恨交织,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他俯下身子隔着被子抱我,那种气息太熟悉了,我的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他没有回去,那天晚上我们都很热情、很快乐。到了凌晨,两人还都不愿睡,说着各自的生活。他说那个女人叫丁芸,比他大三岁,从农村来的,就看中他的忠厚和头脑;他的婚后生活并不快乐,他觉得自己像个打工仔,什么都要听丁芸的;又说她虽然年纪不到三十岁,可是身上的皮肤都松松的,只是脸上看得下去……想到那个女人明知道林少祥有爱人,还把他抢走,我就恨得咬牙切齿,听到少祥贬她,我心情很好。

我开始过见不得光的日子

我就这样当了林少祥的情人,他把自己的私房钱都给我,要我存着,说有机会一定会离开丁芸。我衣食不愁,虽然仍然常泡在网上玩,心情却不一样。

过了几个月,丁芸不知从哪里知道了蛛丝马迹,给我打电话,骂我不要脸,说林少祥把我当“小姐”玩。我当然也不客气,说她太老了,当小姐都不配。

2004年12月底,有天林少祥赶来,要我赶快收拾东西,说丁芸找了几个人来打我,我吓坏了,胡乱清了点东西就跟林少祥跑。过几天忍不住回去打听,那天真有几个彪形大汉恶狠狠地来我的住处,我对丁芸更恨了。

幸亏武汉够大,我一会在武昌一会儿在汉口,武汉三镇我在几个月的时间里都住到了。在这种奔波的生活里,我和林少祥的感情却越来越深。他告诉我,丁芸说只要他跟我断了,在外面找小姐都不计较,他表面答应,暗地里还是跟我来往。我要林少祥跟她离婚,他不肯,说现在他的前途命运全在她手里。

2005年7月,我怀孕了,少祥很高兴,说丁芸可能无法生育,只有我才能为他传宗接代。

我知道,丁芸肯定也恨死了我,我们肯定都在心里用最恶毒的话咒诅过彼此,可是,这一切都是谁的错?她凭什么仗着手里的一点钱就破坏我和林少祥?我知道,林少祥也算不上好人,是他抵不住这点诱惑才将我弄到这步田地,可是,我已经遇不上更好的人了,我注定要跟他们纠缠下去。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青春驿站·最新图文
青春驿站新闻
驿站精彩文章
驿站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