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青春驿站 > 情感飞扬 > 青涩恋爱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微风吹过的夏天

正文字体:  
日期:2005-9-25 来源:城市中国
内容提示: (一)夏天的中午又闷又热,寂静的让人昏昏欲睡,只有讨厌的知了永远不知疲倦地扯着嗓子拼命叫唤。自从升学考试过后,我们两个人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消磨在这片瓜园里。呼啦啦一阵微风吹过来,树叶沙沙响,这个夏..

(一)夏天的中午又闷又热,寂静的让人昏昏欲睡,只有讨厌的知了永远不知疲倦地扯着嗓子拼命叫唤。

我和小素分别坐在同一棵大树的两根大树杈上,一人抱着半个西瓜吃的津津有味,树下面就是她家的瓜园。自从升学考试过后,我们两个人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消磨在这片瓜园里。

“小蔚,小素,快下来,通知书!咱们都考上了镇一中!”突然跑过来几个男生,在树下挥舞着通知书大喊大叫,小素抓住一根长的枝条“蹭”的一下就荡到了他们面前,灵敏的像只猴子。我们接过通知书看了又看,又叫又跳。镇一中是重点中学,能考上镇上最好的中学是我们每个孩子最大的光荣与梦想。我们跑进瓜园一人摘了一个大西瓜,又重新爬到大树上,七嘴八舌地说个没完。呼啦啦一阵微风吹过来,树叶沙沙响,这个夏天真的让人觉得很惬意。我突然间发现我们每个人都晒的黑黝黝的,穿着短裤,光着的脚丫子脏兮兮的,脸上微微发烫,有点不好意思。

镇一中果然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好,大门上挂着“欢迎新同学”的大红条幅,到处都是赶着马车送学生的家长们,拉着小麦,床和铺盖。看门的老大爷威严地审视着每一个出入者。进门是一条宽宽的石子路,两旁的法国梧桐枝繁叶茂。花坛里好多叫不上名来的鲜花正在怒放,小蜜蜂和蝴蝶忙碌地飞来飞去。一座气派的三层高的白楼巍然屹立在眼前,我们兴高采烈跑到三楼,这是小镇的制高点,镇政府和商场的大楼也不过才两层。放眼望去,一马平川,绿油油的一眼望不到边,比我们在大树上看的远多了。学杂费也由五年级时的10元一下子涨到150元,吓的我们直吐舌头。当然了,这钱可不是白交的,我们每个人都领了厚厚的一大撂书本。爸妈把足够一周用的饭票、菜票交给我们,又不放心地把注意的事项交待了一遍,赶上马车,一步一回头地走了。小素突然一拍脑袋说:“糟了,应该让我妈把枕头拿回家,根本用不着,这双新袜子让我穿了也太可惜了!”我认真地对她说:“以后我们就是初中生了,可不能再象原来那样疯了,要好好念书!”小素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们一个班的三十多个女生,住在三楼一个大宿舍里,有生以来第一次过上了集体生活,又新鲜,又不习惯。到了中午,就要睡午觉,在家里都野惯了,天又热,哪儿睡得着呀!大家都叽叽喳喳地说笑,突然一个女同学压低嗓门儿招呼大家:“快来看!快来看!”大家都把脑袋凑到窗户跟前,十几个男生被教导主任揪到了楼下。命令他们把鞋脱了,光脚一溜儿站在花坛的水泥台上,烫的那些男生直跳脚。杀鸡给猴看,这一招果然把我们给震住了,宿舍里静悄悄的,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不好,远远听到教导主任的脚步声和咳嗽声,都飞快的躺到床上装睡,等教导主任走远了,才发现自己的鞋都没来得及脱,吓出一身冷汗。

新开的课程又新奇又好玩。地理老师让我们佩服的五体投地,他纤细修长的手指里的粉笔轻轻一转,活灵活现的什么七大州、五大洋的小型地就会出来了。以前虽然听说过遥远的地方可能还有个天安门,但我们一直以为我们的小镇就是地球的中心。书本上说世界竟然有那么大,我们谁都不信,打死也不相信。最可恨的是那个小小的圆圆的地球仪上,密密麻麻的小黑点里竟然没有标出我们住了这么多人的镇一中,气的我们把这个不识抬举的地球仪拨弄了一圈又一圈。生物老师的显微镜最是神奇,我们一个一个排着队去观察切片上那个叫虎克的人所说的细胞,兴奋极了!英语老师非要说外国人说英语,蒙谁呀,天底下谁不说中国话呀,有本事拉过来一个说两句听听,英语老师只是笑,还不厌其烦地纠正我们发音,让我们对着镜子练习口型。历史老师信口开河大讲特讲人类的进化过程,这不乱套了吗,猴子怎么可能变成人,几千万前的事谁信呀!不过,我脑子里还是闪过小素在树枝上荡秋千的动作,忍不住偷偷地笑了。

(二)我们所有的老师最喜欢的男生是刘志辉,他也是我们所有女生心目中完美的偶像。高高的个头,大大的眼睛,脸白白的,一笑就露出两个小酒窝。功课门门第一,写得一手好字。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他的衣服成了最时髦的款式,他的一举一动是我们行动的指南,每个人都像他一样开始练钢笔字。因为我和刘志辉从小学就是同桌,这足足让我引以为荣,所有的女生都偷偷地向我打探他的情况。

李杰是我们女生中最勇猛的一个,周二下午我们正在大扫除,她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和一个男生打了起来,哇呀呀举着一把大扫帚追的那个男生在教室里东躲西藏,这悲壮的一幕让我们女生扬眉吐气了一回。晚自习时,班主任对他们提出了严历的批评,并让他们作了深刻的自我批评,由于这场恶战,李杰顺理成章地当上了我们的副班长。

开学不久的第一次朗诵比赛,她第一个报名参战。抽到第三名,前面两个男生,一个朗诵的是高尔基的《海燕》,一个朗诵的是《啊,黄山松》,她一跃而上,“我朗诵的第一篇题目是《海燕》,第二篇题目是《啊,黄山松》”,大家哄堂大笑,她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声震瓦屋,激情飞扬,最后教导主任笑眯眯地颁给她一个最佳新人奖。

因为给残疾的弟弟看病,她们家一贫如洗,每天都吃从家里带的咸菜,衣服穿的更是寒酸,但这丝毫也没有影响到她乐观的性格。向来疾恶如仇,眼里不揉沙子。那天吃过晚饭我们一前一后在楼下走,楼上突然“哗”地浇下一盆水,把我淋成了个落汤鸡,我用手抹抹脸上的水,抬头往楼上望去,看见一个男生吓的一伸舌头,扔下脸盆拔腿就跑,李杰大喝一声:“往哪跑!”飞快地追上楼,在男生宿舍里一间挨一间地大搜捕,最后终于把那个肇事者提溜儿到我面前。递给我一个脸盆,命令我往那个男生身上泼水,众目睽睽之下,我羞红了脸,嗫嚅着:“我…他…可能……不是故意的,算了吧!”气的她小眼睛一瞪:“胆小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一把夺过我手里的脸盆,哗地浇到那个男生头上,“现在扯平了,你走吧”,然后若无其事地拉着我穿过层层的围观者,回宿舍换衣服去了。

(三)转眼一年就过去了,第二年的夏天,我们升到了初中二年级,教室由一楼搬到了二楼。尽管食堂的饭菜难以下咽,几乎每个孩子的个头都猛窜了十几公分。班上也一下子从县城里转过来好几个同学,当他们落落大方地在讲台上作自我介绍时,我们都愣住了:他们衣着那么光鲜,举止那么优雅,谈吐那么得体,那一刻我们觉得自己土的掉渣儿!而实际情况是远远不止这些,他们这伙人,可谓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尽管成绩一般,但每个人都有那个两下子,能歌善舞,在学校的晚会上出尽风头。慢慢地,这种刻意保持的距离就不知不觉地消失了,我们很快打成一片,取长补短。我和杨霞蔚成了好朋友,她瘦瘦小小的,长的不算太漂亮,但很耐看。我们常常扎在一起,低声地唱歌,偷偷地画画儿,有时画黛玉葬花,最爱画的就是琼瑶小说里柔情似水的美女和金庸笔下笑傲江湖的侠客。

一年两度的校园运动会是我们枯燥生活里一件盛事,尽管我们音乐和美术课都不开,但体育课却非常正规。体育老师的一番话让我们记忆犹新:“体育不但能强身健体,还能磨练一个人的意志。可能不是你们每个孩子都有这方面的天赋,但是我一定会教你们掌握要领,做到动作规范,让你们每个孩子不用说话,别人一眼能看出来你们是镇一中培养出来的学生!”每年的运动会上都会选拔出来几个体育苗子,重点培养,免试升入县高中,确实也有几个师兄考上了上海体充学院,一时成为美谈。

李素芳就是运动会上杀出来的一匹黑马,她瘦瘦的,个头也不高,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羞怯的都不敢正眼看人,说话细声细气的,就是竖着耳朵也听不清,平时只知道她英语特别棒,却没想到她一下子爆出了冷门,5000米、3000米、1000米,500米,所有跟跑有关的项目她统统包揽了冠军,一次又一次上领奖台,不用说,我们班也拿到了团体一等奖。她那几天成了最受人关注的新闻人物,谁也想不到平时不声不响的她却有那么好的爆发力和持久的耐力。

排球赛是运动会上最大的看点,镇上所有的小学、中学会参加,循环赛,车轮战,那才真叫过瘾,我们镇一中的球队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所向批靡,无往不胜,扣球根本没人能接。每进一个球,我们就拼命喊加油,出现一个小小的失误,顿胸捶足,恨不能自己身体力行去冲锋陷阵。大概郎平她们国家女排的水平也不过如此吧,等终于决出冠亚军,天都快黑了,我一下子回过神来,捡起书包赶紧就往家跑。

(四)大家都在看小说,三毛、琼瑶,金庸的书传的最快。男女生之间突然界限分明,隐隐约约存在一点朦胧的好感,却又故作嫌恶状,老死不相往来。迎面碰上,也赶紧低下头匆忙走开,我几乎变成了一个淑女,穿着长长的裙子,留着长长的头发,从来不屑于在外面吃东西,从来不会在人前张牙舞爪哈哈大笑。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每个女孩子都有自己的小秘密,开始偷偷地写日记,写作文时也不再张口闭口“自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开始学着抒发自己个人的感受,把背下来的好词好句不露痕迹地显摆一下,对商场里的花花衣服和漂亮的鞋子无限向往,做梦都希望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周末从家里回来是最热闹的,男生们一边练字,一边高谈阔论,哼着电视剧里跑调的主题歌。一下课,准有一伙男生在练降龙十八掌,另一伙拿着木棍操练打狗棒法,更有甚者还有七八个欧阳克摇着扇子在调戏黄蓉。

我后面的那个男生,口哨吹的婉转悠扬,歌唱的原汁原味,字写的龙飞凤舞,但我从来不敢抬头看他一眼,听到他的脚步声就心跳加速,脸直发烫。我们从来不说话,但我知道每次感冒时的药片是谁偷偷地放在抽屉里的,每次停电时的蜡烛是谁默默地递过来的,每次老师把我的作文在课堂上当作范文来读时,他一定含着浅浅的笑,比我还骄傲。

全校的学生只有我一个人在订《少年文艺》,好贵呀,要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青春驿站·最新图文
青春驿站新闻
驿站精彩文章
驿站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