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青春驿站 > 情感飞扬 > 青涩恋爱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难忘的初恋情人

正文字体:  
日期:2005-09-25 来源:荥阳在线
内容提示:外室的屋子没有带上锁,会是谁呢。潇潇放下了手中的活儿,起身走到了外室。……一阵呆立,潇潇的头脑中一片空白,仿佛这世界在这瞬间停止了传动。一个令人心跳的身影,一副令人心动的面容,陡然出现在她的面前,进入了她的眼帘之中。

“砰……砰……砰……”外室的屋子传来敲门声。

这是阳春三月的一个下午,风和日丽。外室的屋子没有带上锁,会是谁呢?

潇潇放下了手中的活儿,起身走到了外室。

“……”一阵呆立,潇潇的头脑中一片空白,仿佛这世界在这瞬间停止了传动。

一个令人心跳的身影,一副令人心动的面容,陡然出现在她的面前,进入了她的眼帘之中。

这令潇潇无法不惊慌意乱,六神无主。这么多年了,她无法想象他还记得他?!她更无法相信真的是他站在她的面前!

他——是她的初恋情人,她曾经用全心的去爱过的一个男人,也几乎就差那么一点就彼此拥有的人。

机械的……倒是她跟在了他的后面,走进了内室。

这时床上的小孩也在不停的哭叫了……

在他走进屋内的瞬间,她更加的慌乱。这时的他,也开始觉察到她的慌乱了,他看了看床上啼哭的孩子,目光有些失意的望向了她,想从她的目光中找到一个否定的答案来安慰自己。

然后这些,她只能让他失望。她知道,他是不愿意相信某种现实,有些牵强的想得到一丝希望坚实自己,以不枉自己来找她的目的……

说真的,那时的她不敢抬头看他,更不敢和他四目相对。她害怕在顷刻之间,把她心中那道坚实了多年的防线跨掉;也更害怕自己在顷刻之间泪水溢出。

曾经她说过,她是不会在他面前掉泪的。

潇潇默默无语。面对他,她曾那样的爱他,却最终放弃了他。

她知道,她是不愿意伤害的伤害了他。可她当年是有苦衷的,不知他是否相信她?

潇潇原本以为,经过这么多年了,对于往事已经漠然和平静。

谁知道在见到他的瞬间,她的那种心痛、心酸的感觉仍然没有减退,心情深处那份萌动的真情,尽是那样真实的泄露。

原本,她是不该再有这样的感觉的。因为,她已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一个男人的妻子。

“怎么了?你不认识我了?”看到她那样的表情,他伤感的说。

“我怎么会不认识你!你是我今生永远忘不了的人!”她用力的点点头,眼中已是一片潮湿。

是的,她怎么会忘记他?!他是她最真的初恋,是她唯一的一次用心在感受的爱情。

这些年来,她知道她没有忘记他。尽管表面上来看,她是好平静;好平静的,可内心深处,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那思绪总是要飞到从前……

“那我是谁啊?你还能说出我的名字吗?”他不太相信,他也害怕她已经忘了他,所以他要再一次从她口中得到证实。要不他会不甘心的,她可是他的初恋啊!一个他用全心去爱着的女人!

“你是高明凡啊!没有记错吧?”她看出了他的想法,很快的报出了他的名字。

她已经有夫有子了,而他,怎么就不愿相信眼前的事实呢?而避而不谈床上的孩子,多少次她把话到了嘴边,可看到他那一脸热情兴奋而充满期待的神情,让她硬是把到嘴边的话活生生的吞了回去。她实在不想打破他的梦境;实在不想看到他伤心的样子。

其实,他已经不该再来,再来打扰她平静的生活。

他不知道,自从决定和他分手那年开始,她就已经决定从心底,彻底的离开那个城市的人和记忆,彻底的离开,可能永远也不会再去。换而言之,她和他之间的缘分那时就是走到了尽头了。

她多想告诉分他:不要恨她,也不该恨她。

要知道,那次的离开,从心底来说,是她不愿意的。而且永远也不甘心,她和他最后那种残酷而令人心痛的结局——分手。

尽管,他们的爱情,在相识的最初只是已一场游戏开头。

可是,后来渐渐地,她从他深深凝望的目光中;从他一次又一次深情呢喃的话语中。她知道他已经爱上她,而且深深的爱上了。

而她一样是渐渐的离不开他,习惯了有他在身边的日子。

说实在的,她当时是真心的喜欢他,爱恋他,只是他似乎不太相信她的感情,而老说她是把他当成了一个游戏的对象。

这有些伤害她。因为她从来就是那么的喜欢他;那么的崇拜他;那么的依赖他……

只有在给他相聚的时候,她才会真正的歌唱,才欢笑,才会真正的快乐……

或许,爱情有本身就是这样的,就是这样的糊里糊涂,而不自觉的。

于她如今的境况,她是不该再旧事重提的。但是,她得提这些旧事,只是想告诉他:他在她心目中的份量。

试问,谁何尝愿意离开自己心爱的人?

当她和分手的那些日子,他不知道她是怎么渡过的;他不知道她那时是多么的无助。

她拒绝和父母面对,她拒绝所有男孩子的追求,她甚至拒绝进食。

这种情形,大大的惊恐了,她那善良而固执的母亲,母亲泪眼汪汪的站在她的床前,陪她伤心难过。说如果她不吃饭,她也不吃。

看到潇潇日渐憔悴,潇潇母亲甚为悲伤地无数次的。站有她的床前,请求她别这样折磨自己。

面对这一切,她还能说什么呢?她只能继续为他们生存,做人个“孝子”。没有自己的爱情,只能由他们为她选择爱情。

所以,她就这样做出了放弃他的决定。可她的心依旧,她的爱依旧,她无法抹去他在她脑海中铭刻的影子。

唉!算了吧!

注定这一生,他是她的梦幻一场;注定这一生,她将一直是回忆的奴隶。也就是说,他终将是她——一片永远可望而不及的风景。

而潇潇的心深处,多么的不甘心。在放弃他的同时,她又是那样热切的等待着,等待着他给她最后的勇气——带她远走高飞。

她当时有过这样一个念头:离开这个家。只要能和他在一起,那怕是清苦一点,她也愿意。

而那时年少气盛的他,不相信她的爱情。以为她要和他分手,是移情别恋,而用父母不同意为由做了一个最好的借口想要离开他。

所以,他也不敢面对他;所以,他也没有给她最后的勇气;所以,她只能让他终于泪眼朦胧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

于是,就这样,她把对他的爱恋埋进了心深处,小心的藏好,不愿去触及,以免伤痛自己。

她原以为,时间稍长久一些,那些感觉就会平淡;她也以为,他会和她一样,让时间去愈合伤口。

所以,她终于试着,愿意和别的男孩子相处。所以,她也就认识了现在的这样丈夫。这当然是父母为她挑选的。

经过了深深的初恋,再恋爱也没有什么感觉,一切都好像是那样的漠然……

也就是这样,在经过一段日子所谓的恋爱以后,她就和许多年轻女人一个顺顺当当的走过了婚姻,做了别人的妻子,做了别人的母亲。

直到那天,他陡然出现在资地,出现在她的面前,于她的眼帘之中。她才募然惊觉,他仍是她唯一不变的心动。

只是她无法再应承他的深情了。她有了自己的角色。

“这些年来你好吗?”他掏出一根香烟,点燃了它。

“我……”她不知道该对她怎么说。

记得她和他恋爱那会儿,他是不会抽烟的。什么时候他学会了用这个来麻醉自己吗?

接下来,他告诉她说,这些年来,他过得好凄苦。

他说,他一直想在别的女孩子身上,找寻当初与她在一起的那种感觉,希望从而能够忘了她。但是,他失败了。

因为初恋给他的感觉太深了,无论怎么走,他这么多年来还是没有走出初恋的影子。他无法将往事抹去,无法忘记她。

“我们能重新开始吗?你还爱我吗?我带你走,好吗?”他掐灭了香烟,下了好大的决心才说出这些语句。

“我……”潇潇把目光望向了床上的孩子,希望他能明白一点什么。

“你回答我啊!跟我走,好吗?”他的眼中充满了热切的期待。

她还能怎么办?面对这样一个深爱过的初恋情人。她真的不愿意让他伤心,那样她会更伤心的。

所以,她勉强应承了他。没有对他说实话,善意的骗了他,骗他认为他们之间还有未来。

因为,他那潮湿而多情的眼睛,热情激动的渴望心情。让她,实在有不忍心破坏他,破坏那样美丽动人的一次重逢。其实,她想他应该在走进室内的那一瞬间,从小孩的啼哭声中,从她慌乱的神色中,明白一切的。而他,怎么不相信目睹的现实呢?

现实应当是她已经没有选择和选择的权利了,她已经完完全全被法律的绳索捆绑另外一个人了。

她想,当他看到这儿的时候,他应该知道:她已经另嫁他人为妻了。她希望他能原谅她,原谅她就这样放弃了他先而停泊靠岸。她希望他原谅她,因为她只有走这样一条路,才是父母眼中的“孝子”

而他,牵强的不愿意去相信这事。还是那样热切深情的要求她带他到资城去玩玩,看见他如些这般的强烈愿望,她实在无法忍心绝他——她的初恋情人。何况,眼前这个男人自己曾经也曾强烈的渴望拥有,也许终身都会令她心灵颤抖的人。

事实上,在理智上,她原不该进那一次城,更不该见到他。好让他认为:她已经从这个世界隐退了,好让他死心踏地的离开资地,离开她。这样,对他们俩个人以后的生活都会好些。

可是,她也是真的好爱他。这种感觉这些年来一直没有被磨灭。她是真的想多见他一面,这欲望,把什么理智都淹没了。

所以,而事实上,她还是走向了他;所以,她也就再一次和他走在了资城的街道上;所以,她根本不可能和他计划未来。

可是,那一次,那怎么可以那样强烈的拉着她的手?多少次,他甚至捏痛了她的手,还说他再也不愿意放开她,说要她重新选择,他带她远走高飞。

他怎么可以那样热烈而深情的呼唤她的名字?又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让人流泪的:两个傻子的爱情

    男的从南往北走,女的从北往南走,流浪,流浪……。男的以前并不傻,而是因为在工地上干建筑的时候被砖砸中了头,从那以后就傻了。女的以前也不傻,考大学的时候她考了全市第一名,然而她的名字却被一个有钱人给顶替了,从那以后女的就不再说话,不再理自己的父母,后来…[查看全文]

  • 回到初恋

    突然发现自己变的成熟了起来,有点不可理喻……那是在去合肥参加全国新星大赛的当天晚上,当我满怀心喜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复赛的时候,我又见到了他→枫。”他不做声,我撅起了小嘴责怪起他“你怎么到现在才来嘛..…[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青春驿站·最新图文
青春驿站新闻
驿站精彩文章
驿站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