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青春驿站 > 情感飞扬 > 青涩恋爱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恍若初恋

正文字体:  
日期:2005-9-25 来源:城市中国
内容提示:前一天晚上,我淋着雨冲来,非要倦远抛下老公陪我去疯玩一夜,然后……好像我们喝了酒,象念书时的样子唱歌跳舞,好像我还建议倦远不要只守着老公一个人,让他暴殄天物,她还一边跟着音乐乱扭着,一边大声对我喊: “好啊。”然后,我记得我们俩人一起在场上好多人的注目中,放声大笑起来…… 最后在何时,又是怎样回到倦..

这些天以来,这双手一直纠缠在我的夜梦之中,有时就是在白天,突然一愣神,她们也会立刻闪现出来。

我没有写错字。是她们,我只忍心这样来称呼这双手,有时候我想,也许我不会把她们主人的模样永远记得那样清,但是,我一辈子一定不会忘了这双手的。想起她们的时候,我常常会闭上眼睛,凝神地感觉着一种丝绸般的质感,温柔而细腻地滑过我的双肩,我的头发,我的脸颊,这时,即使是在人多的地方,我也抑制不住地想哭。

还记得那个日子。是后来查了日历又圈在心里的。那天,是在下午三四点的样子,我刚从倦远家那张被我称为奢侈的大双人床上懒懒爬起。前一天晚上,我淋着雨冲来,非要倦远抛下老公陪我去疯玩一夜,然后……好像我们喝了酒,象念书时的样子唱歌跳舞,好像我还建议倦远不要只守着老公一个人,让他暴殄天物,她还一边跟着音乐乱扭着,一边大声对我喊:

“好啊!把你的男朋友们让一个给我就是了!”

“噢!给我出这样的难题啊!你知道我一个都舍不得哎!不如你自己找来,快玩过界时我来帮手啊!我监督你不要失节就是了!”

“哎呀!不失节那还玩什么?失节事小,饿死事大!”

“啊!”然后,我记得我们俩人一起在场上好多人的注目中,放声大笑起来……

最后在何时,又是怎样回到倦远房里已记不清了,不过她老公一定记得的,因为他是被我们毫不留情地揪起来,然后轰到沙发上窝了一夜的。对了,我还记得睡着前倦远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云儿,都过去两年了,你该再有男朋友了。”

灌了一肚子酒水,又挨了大半个白天,胃开始有点疼。我翻出一袋蛋卷,并一边回忆起他们夫妇俩是中午走的,说是接一个表弟来玩几天。

很快我就将蛋卷吃得支离破碎,大部份进了肚,还有点碎渣留在袋里,于是毫不犹豫地把它们通通倒进手心,然后把嘴扎进去,美美地吸了一大口,正要好好享用这最后的美味时,门开了,随后那该死的幸福得让我眼馋的夫妇俩冲了进来,还一边喊着:“云儿!云儿!”跟在他们身后的那个人,其实是我第一眼就已看到的了,因为他看来非常年轻,有着颀长的身板,而且理着很短的平头。

“我——”嘴里的蛋卷渣让我发不出声来,更糟的是,我想起自己还没洗脸刷牙梳头!

只好瞪圆了眼睛看他们走进来,然后二话没说,钻进了卫生间。

第二天,我们俩一起去了一座叫“沉女湖”的山。他背着画夹。那座山,听别人讲曾经死过不少女子。他们说那山上有一面湖,从古时候开始就有些实在活着了无生趣或者生趣完全被剥夺的美丽与不美丽的女子登上这座山,如果她们真的想死,仿佛有神灵似的,就会很容易找到那面蓝湖,她们会平静地走向澄静的湖面,当那蓄了一生的长发有如水中招摇的水草时,湖水就会开始轻轻摇动,如同呵着婴儿的摇篮,并发出“呜呜呜”的声音来,象在哭。

我非常相信这个有些玄妙的传说,一直想去找找看。所以那天倦远一进门就喊我,因为她接来的这个表弟,一见她面就说要找个有些迷乱气息的地方来画画。

是深秋的时候,所以很少有人来爬山,除了几片可以数得清的绿叶外,整座山连石头都寒气凛凛的,有时山风会悄悄刮起,然后看我们并不在意,就会越吹越大,一直到枯木都发出“卡拉拉”的声音时,才算劲势稍缓下来。这样吹了几阵后,我们已经到了半山腰,看到阴风竦竦地和老树相和相应,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大声喊了起来:“来啊!来啊!我知道你们在……你们是要来——接——我——的——吗?来啊!!来啊!!”喊到最后,我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来接我啊。哈哈——”他于是也停下脚步,回转身看着我,我扫了他一眼,“小男生”我嘟哝了一句。

“嗯?什么?”他扬扬下巴,友好地傻笑着。

“耶!”我冲他吐出舌头:“小孩子!你怕不怕?我和她们一伙的耶!”

然后我压根儿就没等他的回答,又看向山中阴翳的雾气之中,放开嗓子喊起来:“来呀!我是红儿,不是,是绿莲,也不是啊!我是玉双!!我是和你们一起的,对不对?我是要回到这里的,对——不——对??来接我啊!来啊!!”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不知道什么样子的怪物伸到我脸前,脖子后面也开始感觉有阵阵冷风吹来,刹那间,我的勇气全随风而逝了,“啊!”我叫了一声。

“哎!你小心!”他拉住我的胳膊,稳住了我有点乱的脚步。

“嘘——”我长出一口气,感激地看看这细心的大男生,忽然有点伤感地想到自己好久没有人关心了。

“你这点胆子也敢和女鬼打成一片?”他夸张地摇了摇头,然后甩甩手,丢掉了什么。

“慢————着!这,是,什么??”我拣起他扔掉的东西,毫无疑问,刚才吓着我的怪物就是这个原形,那……“在我身后吹冷气的也是你的干活?”我狞笑着逼近他,然后大叫一声:“啊!你敢吓我!!”就冲到他身边准备搏出我的威势来。

“哈哈……我我我,我不敢了。”他一边笑着,一边抓住了我扑来的双手,然后仿佛是对待一串钥匙一样,轻轻松松地把我的两只手拧到他的一只掌心中,继续哈哈大笑着.

后来我是真的急了,认了真了,非要挣扎出来似的,甚至准备上牙了。他看到我的情形,立刻极其自然地把我揽到他的怀中,象哄小孩一样,拍拍我的肩:“没事了啊,逗你玩儿呢。好了,等会儿我教你画画,好不好?”

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很快安静下来。我的头刚好依在他的胸口,一种温暖而安全的感觉令我放松了自己,我甚至想揽住他的腰,但只是张了张刚刚被他松开而有点微冷的手指,我叹了口气,轻轻挣开他。

我们沉默了一小段时间。然后都转身并排看着山色。

“啊!”突然,我极其夸张地喊了一声,“你看呀!没有风了哎!这些树,都不再乱摇了呢。这样的老树这样地宁静,满山沉默的枯枝,这哪是沉女湖,简直是老人山呀。”

他转过脸来,看了看我,然后支起画架,开始调色,又一语不发地画了起来。

起初,我上上下下地转了几圈,刮了几块树皮,揪了两根青黄不接的草,踢了阵石子儿,实在捺不住性情,走到离他不远的石边坐下,然后拿手支起头,瞪着大眼睛看他。

“为什么老盯着我?”

“你比树好看。至少年轻得多。”

“那你看自己吧。你看来象是小孩子。”

“噢?你表姐还得管我叫姐呢。你多大了?妈咪才换掉你的开裆裤吧?”

他瞪了我一眼。我冲他眨眨睫毛。

“反正也画不成了,你要是看烦我的话就过来,我来教你画画。”

“现在!”我一跃而起,冲到画板旁。

“喂!你疯了!拿深紫色来画树!”看了一眼他的画,我忍不住喊了起来。

“你想拿什么颜色呢?我来给你调。”

“我有一点点爱上画画了。可以用自己的颜色来画任何一样东西呢。嗯……我要——我要红色!桔红色!暖得让人想睡觉的那种颜色。”我夸张地伸了个懒腰。他又看看我。

“你为什么老看我?!”我冲他喊道。

“你比树好看,至少有趣得多。”

“有趣?你敢说我有趣?我——”突然间,我不知道该怎样“教训”这个小男生了。“什么时候,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会长大?才能懂事点?!你!”阿顾厉声的斥责又响在耳边,过去的两年仿佛没有任何作用,反而更加重了语气的激烈程度,炸雷一样,冲击着我的耳膜,刹那间,我又回到了那个弱小、苍白的傻女生。猛地一激淋,象被抽走了精神似地,觉得自己几乎没有力气支撑在这里。呆了一阵,我使劲咬着唇,垂下了头。

“对不起,我,我是想说……”我的神态令他无措起来。

“不关你的事。”我抬起眼睑,“嗯……对了,画画吧。”我冲他努力地微微笑了笑。

很快他就调好了色。我象拿扫帚一样抓住笔,只管浓浓地乱涂一气。我甚至没有看一眼风景,没有确定要画什么,一边涂抹着,一边重新调整了情绪。他看了一阵,然后站到我的身后,从我手中拿走画笔。

“你看我,是这样画的。”我听到耳边传来厚重的男中音。这是我第一次注意他的声音。

“看来已经过了发育期了耶。”我偷偷想着,忍不住“嘻嘻”笑了几声。

他的画除了不按常理调色外,其它的都很一般。显然是刚上完绘画课出来练习的那种方式。看了不多会儿,我就很快注意到了他的手。

噢,他的手。他的手指是细长的,因为拿着画笔的缘故,看不清手掌的大小,皮肤洁白纯净,发出象牙一般润白的光泽。而且,那光泽中还有种透明的质感,清晰地映着暴突的青筋,使得这双手,又充满了男人的力量感。

写到这里时,我低下头,拿自己的两只手互相摩挲着。

“你的皮肤很白。”他的话又响在耳边。不过听到这句话时,已是第二天了。

当夜,我们迷了路。

在山路中盘旋跌撞好久,终于发现了一处灯光。那是一家农户,在深山中,在深夜中,这是我们最好的运气了。山里人是非常心善纯朴的,立刻用热得发烫的苞米粥暖了我们的胃和身子,很快又安顿我们躺下休息了。

我是被山风突然惊醒的,许是听惯了都市里的喇叭声,风声居然让我很不适应。看看表,凌晨五点半。借着透过屋顶的光亮,我蹑手蹑脚地下了铺,我知道他是躺在堂屋的,他们在那里帮他铺了席和厚的棉絮。果然,才开了里间的门,就听到他微微的鼾声,我走到他身边,捂住他的嘴和鼻子,然后在他睁开眼的一刹那,赶紧挤出和善的微笑,在他耳边轻轻说道:“别怕,是我。天蒙蒙亮了耶。我们走吧,免得早晨起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青春驿站·最新图文
青春驿站新闻
驿站精彩文章
驿站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