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青春驿站 > 情感飞扬 > 青涩恋爱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那至纯至美的初恋情怀

正文字体:  
日期:2005-09-25 来源:城市中国
内容提示:我是幸福的,因为我拥有一段至纯至美的初恋情怀。并不美丽的我至今也没有想明白,是什么吸引了他的目光。他的死***和我的同伙混在了一起,我们一同骑着自行车在山路上飞弛,任笑语欢声吵乱了山林。最美的时光飞..

我是幸福的,因为我拥有一段至纯至美的初恋情怀。从16岁到18岁,他占据了我最动人的一段青春;从18岁到28岁,他见证了我几乎整个青春岁月。

这是个极为俗套的师生恋故事。并不美丽的我至今也没有想明白,是什么吸引了他的目光?或许,是山城给予的纯朴自然,是天生的任性与狂想。16岁时的我,有着同龄女孩所没有的成熟与敏感,我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将来想要的是什么样的生活,这个小小的山城无想容纳我日渐长大的狂野。而他,一个极为年轻的大学毕业生,更是无法安逸于粉笔生涯。那时的他,吸引了多少女生的目光呵,挺拔的身躯,洒脱的书法,动人的歌声,独特的个性。教室窗外,有一棵绿得与众树不同的喜树,在满眼浓绿的酷夏里,它依然保持着春的新绿。在午后的慵懒里,我总是痴痴地望着这棵连名字都令人激动的树,那些新绿里,恍若都是我蓬勃生长的激情。我偷偷地想,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会告诉他,我把那棵喜树想作了他。

逐渐地,我们彼此吸引。他的死***和我的同伙混在了一起,我们一同骑着自行车在山路上飞弛,任笑语欢声吵乱了山林;我们站在飞流的瀑布下,溅湿了周身,看见有彩虹若隐若现;我们在晨雾里急行,为的是与太阳比赛谁先到达山顶。最美的时光飞逝而过,他要走了,到省城进修。我没有太多的不舍,因为坚信分离是为了更好地团聚。但在临别前夜,仍是忍不住泪水的纵流。正是在那个时候,我终于觉察到自己的内心深处,也有一块柔软的地方,一个全新的我正在蜕变而成。

初分离的日子里,我悄悄地欣喜着。在北上的列车,他借着微弱的路灯光,用匆匆撕下的笔记本纸,飞快地书写着。他诧异自己居然有那么多话,要对一个小小的女孩诉说。他寄来我喜爱的诗集,寄来学习参考书,寄来另一方的生活,但是满纸找不到一个“思念”。我的心被不时飞至的云中锦书而鼓荡着。在最紧张的高三年级里,我以最用功的姿态投入战斗,但不曾体会到半点艰辛与难熬。

最后的半年,他的音讯渐渐少了。我相信他说的他会永远与我同在。高考放榜,我如愿以偿。他送来的升学礼物是一个带电子钟的笔座,我的死***也每人有一个至今它仍在我的书桌前效力。初入大学校园的我,沉迷于自己所热爱的专业,流连在大城市的繁华喧闹。我的每一封信,都是对新生活的热爱,对未来的憧憬。而那时的他,正面对依然要回到山城任教的命运。他的回信很少很少。他总是说:“去吧,去追寻你的理想。”间或的,有他的消息:有一个低他两级的女友…一同任教于一所中学…结婚了……每一个消息,都触动了我心底那最柔软的地方。

寒暑假里,我徜徉在故乡的大街小巷,期望能在某一个街角,蓦然与他相遇;我拜访他的每一个朋友,装作不经意地提及他;我饥渴地捕捉每一点关于他的信息,牢牢记在心底。终于因他的朋友而不期然相遇,在躬筹交错里,我们彼此深深地凝望。夜深了,他用摩托车送我,早春的夜冰冰凉凉,我不忍接受他的外套,他穿得也不多。他的车开得很慢很慢,说是怕我会冷。但山城太小,回家的路太短太短。在楼底下的黑暗里,我们静默了。他望着醉意浓重的我,问要不要扶我上楼。老天,我的回答居然是:不用了,你走吧。然后,头也不回地上楼。可是,他不知道,在楼道的拐角处,我听着他摩托车的发动声,在心里大喊:回来,回来!我后悔了。我们彼此都因过多的理智和过强的自尊,而错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机会。他的夫人与我同龄,娇小可爱。我能怎样?这一切,他不会知道。

我以为,这个故事,就这样不曾开始便已结束。但上天回报了我所有的付出。八年之后,我拿起电话,拨动那个熟记千万遍的号码。他出差了,在电话的另一端,他依旧是淡淡地说,来吧,我亦波澜不兴地答,好的。山道起伏,山雨迷蒙。一向晕车的我,镇静自若地晃了三个小时,终于到了那个陌生的城市。他就站在台阶的顶端,朝我微笑,恍若时空不曾把我们分隔得这么久这么远。

夜幕降临,我们沿着江边走了一圈又一圈。一辆汽车擦身而过,他下意识地伸出手臂环了一下,但尚未轻触,便已放下。回到旅馆,继续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夜越来越深,但谁也不舍得分离。过了今夜,我们是否还能有机会这样单独相对?我终于无法抵住,渐渐地躺倒,睡着了。在迷迷糊糊里,我听见他深深长长的叹息。我感觉到,他轻轻地为我盖好被子,极轻极慢地吻了我的额头。忽然之间,我无比地清醒,看见窗外的一轮明月,月光如水,一泻而入,正如少女时期我让思念啮咬的那些月夜。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离去,当天明再见时,在众人里,他只是笑着介绍,这是一个小老乡。在回程的火车上,他客客气气地对我,好像我真的仅仅是他的老乡。

那以后,再少有书信往来,更不用说见面。呼他,没有回答。不,不用回答了,只要你知道那是我在想你就好。他是否明白,即使是心比天高的少年也要步下云端;即便是超尘脱俗的少女,今日也要与他的妻一样,为柴米油盐而烦恼?或许是他太知道了,所以宁愿只是遥遥相望着,把她想成永远美丽得遥不可及的少女?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倾诉:我和他只是初恋不做情人

    阅读提示:由于家庭的反对,她和初恋男友被迫分手。-采写:记者张庆通讯员刘瑜君-口述:秀英化名-性别:女-年龄:48岁-职业:公司职员-学历:大专-时间:7月18日13:00-地点:汉口某公司的办公室最终陪伴...…[查看全文]

  • 初恋来了婚姻走了

    其实,她是个好妻子,婚姻散了,我们谁也没错,错就错在我们这个婚姻的本身。现在想想,真的,婚姻大事绝对不能这么随便,婚姻里必须要有爱情。其实,这么多年的婚姻生活,我们更像一对兄妹,她永远是那么理智和得体,我从来没见过她撒娇、使小性子是什么样。如果我曾经…[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青春驿站·最新图文
青春驿站新闻
驿站精彩文章
驿站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