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青春驿站 > 情感飞扬 > 青涩恋爱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初恋来了婚姻走了

正文字体:  
日期:2005-9-25 来源:城市中国
内容提示:其实,她是个好妻子,婚姻散了,我们谁也没错,错就错在我们这个婚姻的本身。现在想想,真的,婚姻大事绝对不能这么随便,婚姻里必须要有爱情。其实,这么多年的婚姻生活,我们更像一对兄妹 ,她永远是那么理智和得体,我从来没见过她撒娇、使小性子是什么样。如果我曾经激情燃烧过,到了现在平静了下来,那也算了,可我...

倾诉者:阿军性别:男

年龄:34岁职业:公司部门经理

文稿:小鹿

我们是别人介绍认识的,她的父亲是我单位的老领导,她人不丑,脾气也挺好,工作稳定。那时候,总觉得该找老婆了。

女人也许能够随遇而安,但是男人好像天生不安分。

我经常想:你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还招惹人家小姑娘干吗?

如果前段日子处于一种麻醉的状态里,现在我有了清醒过后的痛苦。

很多熟悉我的人都奇怪我为什么离婚,过得好好的。我知道关于我离婚的事被议论得沸沸扬扬的,什么说法都有,最多的就是说我是陈世美,我们离婚是有第三者插足,我变了心。

其实,她是个好妻子,婚姻散了,我们谁也没错,错就错在我们这个婚姻的本身。我们是别人介绍认识的,她的父亲是我单位的老领导,她人不丑,脾气也挺好,工作稳定。那时候,总觉得该找老婆了,父母又在耳边老说她的好话,说她斯文孝顺,有教养,不像有些女孩子疯疯癫癫的。我是个孝顺儿子,也因为挑不出她什么毛病,就应了下来。现在想想,真的,婚姻大事绝对不能这么随便,婚姻里必须要有爱情。

可以这么说吧,开始的时候我就没有爱过她。我只是觉得她对我来说很合适,也很有面子,两个人结了婚,不吵不闹,和和气气过日子,也没什么不好。其实,这么多年的婚姻生活,我们更像一对兄妹,她永远是那么理智和得体,我从来没见过她撒娇、使小性子是什么样。坦白说,女人太理智、太平静了不是件好事。她的父母从小就对她要求很严格,这就让她平时也比较严肃认真,我们的生活就像领导安排的两个员工,每天上班下班、做饭睡觉、带孩子回父母家,配合得默契,但是没有任何激情。这么多年,一直就是这样走过来的。

女人也许能够随遇而安,但是男人好像天生不安分。如果我曾经激情燃烧过,到了现在平静了下来,那也算了,可我从未体会过那种激情,所以,当我遇上小惠后,一切都改变得猝不及防。

儿子四岁那年,我到大学读成人自修班,每周晚上上课,周末上整天。虽然很累,但是我很兴奋,一是可以重新走进大学充电,二是这种生活给我平淡的生活增添了些许生气。我上夜大,她也很支持。那两年,她真是很累,既要工作还要照顾孩子和老人,所以,无论怎样,我提出离婚就注定要当“陈世美”。

开始我和小惠是互相不注意的,我不是个善于和女人打交道的人,有女同学说话我也不知道怎么应付才好。我喜欢上课前早到学校,拿本书到草坪边看书,而小惠也经常在,她一头长发,一边遮住了半边脸,一条长裙落在草地上。虽然我们很长时间没有说话,但都熟悉了彼此的存在,要是哪天她不去,我心里就跟少了点什么似的。后来我想,那就应该是爱情的萌动和开始。

小惠是个很漂亮很清纯的女孩,她的美很脱俗,清水出芙蓉的那种。后来我们渐渐熟悉,我根本就没想到有一天我会和这么优秀的女孩走到一起。我开始给她讲我的家庭,讲我的妻子和孩子,她笑眯眯地认真去听,轻声细语地跟我说她的事情。看着小惠甜美的笑,我在心里说:能和她做个朋友我就知足了!

但是好像男女之间很难有真正的友情,那段时间我就像着了魔,每天上课就是为了见小惠,如果她不在,我根本什么都听不进去,甚至到了家里我也是混混沌沌,满脑子是和小惠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有时候妻子做好饭叫我好几遍,我才反应过来。想想既可恨又可怜,三十多岁的人才第一次体会到恋爱的感觉。那时候我只有后悔年轻时结婚的决定和选择,还能做什么?

后来我和小惠恨不能一分钟也不想分开,我经常想:你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还招惹人家小姑娘干吗?我无数次下决心不再见小惠,可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我真的着魔了,恨不得拿所有的东西来换取和小惠的享受,让我少活二十年都愿意!

可是真正到了要我选择的时候,我却不知如何是好。小惠家在外地,拿到文凭后,她家人希望她能回家工作。每次在一起,我看见小惠充满希望的眼神,我的心就疼得要命,我知道她在等我的承诺,也知道如果我放弃拥有的一切,我和小惠就能天长地久,可一切都没有那么简单。每当这时,我就不敢看小惠的眼睛,我不能回答她,因为我不敢保证是否能给她幸福。婚姻虽然只有一张纸,可它包含的内容实在太多了,我还没有足够的勇气。

后来,我到南方出差,两周后,我来到济南,可是小惠不见了,她租的房子已经人去楼空,朋友们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我只知道她老家所在的县城,不知道具体地址和电话,而且,她走时换了手机号码……

小惠就像一滴水,一下子从我的世界里蒸发,我忽然感到了一种刻骨铭心的痛。如果前段日子处于一种麻醉的状态里,现在我有了清醒过后的痛苦。想想三十多年来,我好像不是为自己活着,好容易遇上自己真爱的人,却这样和自己失之交臂!我还以为自己惊天动地爱了一场,可到最后在手里的只是空气。

一天晚饭后,我和妻子照样看电视,她根据新闻节目自以为是地发表议论。她经常这样,明明毫无见地,却经常对时事发表议论,表示她是有知识有看法的人。平时我是不屑于和她争辩的,由着她去说,可那天我忽然觉得她很烦人,真正有文化有品位的女人,修养和气质是从言谈举止中渗出来的,不是她这种刻意的伪装。我开始真正不喜欢起她来,越来越觉得自己无法忍受目前的生活。

我们终于离婚了,我什么也没要,儿子先让她带,我承担全部抚养费。辞职后,我进了现在的公司,现在做的也不错。

我还没找到小惠,但我仍然感到轻松,因为目前的生活是我自己争取的,我不会放弃对小惠的寻找,如果我们有缘分,一定会再相见,再也不分开……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青春驿站·最新图文
青春驿站新闻
驿站精彩文章
驿站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