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青春驿站 > 情感飞扬 > 青涩恋爱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初恋的果实是忘记

正文字体:  
日期:2005-9-25 来源:海口在线
内容提示:打从记事开始,我的生活里就一直存在着两个人,陈浩然和周小小。陈浩然是老大,乖乖做了我和周小小的保镖,保证除他以外的任何男生都不敢欺负我和周小小。陈浩然太瘦,夏天不穿上衣,连身上多少根肋骨都能数清楚。所以当周小小说我们和陈浩然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时,我不屑一顾。

1。

打从记事开始,我的生活里就一直存在着两个人,陈浩然和周小小。我们三个住同一幢楼,上学也在同一班。陈浩然是老大,乖乖做了我和周小小的保镖,保证除他以外的任何男生都不敢欺负我和周小小。

陈浩然太瘦,夏天不穿上衣,连身上多少根肋骨都能数清楚。我虽羡慕他的身材,却又嫌他不够威猛。所以当周小小说我们和陈浩然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时,我不屑一顾。

那时候我很乖,言语轻柔笑不露齿,而周小小却大大咧咧地和陈浩然吵吵闹闹。用陈浩然的话来形容,我是淑女,周小小是野丫头。淑女应该是很受欢迎的吧,但这其中不包括陈浩然。

我们班的体育委员是全年级中个子最高身体最棒的男生,长得有点像刘德华,是很多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我常常觉得有道灼热的目光紧跟着我,回头便看见体育委员的微笑。

星期五下午,我收到体育委员的纸条,放学后到街心花园,不见不散。我把纸条拿给周小小看,她正气凛然地说:“去就去呗,怕啥,有陈浩然呢。”

我估计要真打起来,陈浩然不是体育委员的对手。不过有他在身边,我就不怕了。

我冲体育委员讲了一大堆道理,无非就是好好学习不能早恋等等。我看见他有脸色越来越难看,不等他开口,拉了周小小就跑。

陈浩然边追边问我:“那么多女生想做他女朋友,为什么你就偏偏拒绝了呢。”

“他还太小,不懂得什么叫浪漫。”

周小小抑头大笑,拉我去打电动,任凭陈浩然在后面作呕吐状。

那一年,我们十二岁。

2。

初中,我们三个还在同一班。少年的心有一点萌动,课桌上的三八线划出男女生的差别。我们不再一起上下学,不过陈浩然在年级里极有威望,大家都知道我和周小小是陈浩然的妹妹,所以仍然没人敢欺负我们。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不是那一年的变故,我会和他们一样健康快乐地长大。夏天的傍晚,我爸说带我去散步。才刚走出家门,我爸就对我说:“希希,你帮我约舒阿姨出来,你跟她说爸爸很喜欢她,想和她在一起。”

我不吭声,转身往回跑。我妈觉得奇怪,问怎么回事,我爸说我闹别扭不肯跟他出去。我妈便开始数落我,我爸难得带我出去一趟,我咋就那么不识抬举呢。

我心里很生气,又不能告诉我妈真实的原因。气氛就这样僵持着,直到有一天,我爸动手打了我,我眼睛很痛。

我没有哭,默默地收拾了书包去学校。我不敢抬着看黑板,在课桌上趴了一整天。周小小觉得有古怪,硬把我拉起来,然后,她看到我肿得像肉包的眼睛。周小小气乎乎地要去找我爸理论,我拉住她。“算了吧,回头我又得挨一顿,忍吧。”

周小小抱着我,安慰地说:“快点长大,一切都会好的。”

从那天开始我学着抽烟,陈浩然犹豫了半天才肯给。他说,女孩子抽烟总是不好的。

只一个夏天,我便完成了蜕变,只是变坏了,从淑女变成了坏女孩。剪了头发,撕了裙子,在学校吵架,摔东西。陈浩然是倍受欺负的对象,他知道我心里不痛快,也由得我去。通常是我痛扁他一顿之后,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他和周小小反倒来安慰我。

踏进家门我便是变了一个人,不说话不笑,低着头走路,低着头做事。我爸打我的时候,我会用一种很恶毒的眼神看他,绝不会求饶。那时,我只有一个愿望,离开他。

3。

十五岁,周小小和陈浩然同时考进重点高中,而我只勉勉强强上了普通高中。我家搬到了城南,我见到他们俩的机会便少了许多。

教室外有一排银杏树,秋天,风吹过,金黄的扇面便落了一地。有时候,我会挑几片完整的,写几个字,给周小小寄去。快乐的女孩总会有许多新朋友,但是我知道,她一定不会忘了我。

只是我再也没见过陈浩然,我给他写过很多信,却没有寄,锁在抽屉里,年末的时候统统烧掉。偶尔从周小小口中得知他的消息,知道他很好,便已足够。

报着无所谓的态度考完高考,我以为与大学无缘的,最终却收到西南一所学校的大专通知书,并非我喜爱的专业。和陈浩然在同一个城市,他是本科。

周小小要去加拿大,临走的前一晚,同学们为她饯行。月光很美,酒落一地的银黄。我们在路边的大排档对酒当歌。

陈浩然突然回头看着我,笑意吟吟地举杯。“认识你十几年了,第一次一起喝酒。”

我竟然羞红了脸,心慌意乱地端着酒杯和他轻碰,猛地喝了一大口。

然后他又说,“唱首歌给你听。”他的歌声悠悠扬扬地回旋着,我立刻就醉了,眼眶里潮潮的。

后来周小小坚持要和我喝一杯,任谁劝她都不听。她对酒精过敏,所以我们从来不让她喝。那晚她坚持的结果是被陈浩然扛到了医院打点滴。

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青梅竹马”。我问怎么。那人有些奇怪:“你不知道么,周小小是陈浩然的女朋友。”

是的,我不知道,没有人告诉过我。仔细想想,当年的野丫头在不经意间已温柔起来,说到陈浩然的时候会两眼放光。可是,若说青梅竹马,那么我呢?被放在哪里?

4。

十八岁,周小小在加拿大,陈浩然和我在成都。我们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有时他来看我,有是我去看他。

我们宿舍包揽了全系最漂亮的七个女生,在三个月内被各类优秀人士挖走,我是第八个。我没有同任何男生说过话,连正眼也没瞧过。上课的时候我偶尔会看看窗外,想想在同一个城市里的陈浩然。

周小小在每封信的末尾都说代向陈浩然问好,可偏偏不肯给陈浩然写信。她说我不会回来了那个月光如水的晚上和陈浩然已经分手。她说对不起希希我知道你喜欢他可还是情不自禁。她还说希希你不快乐你的飞扬跋扈桀骜不逊只是为了掩饰你的脆弱。我看着看着便会偷偷落泪。

宿舍每天晚上都有卧谈会,姐妹们分享着爱情的甜蜜和美好。老大说,爱要大声说出来,说出来还有一半机会,不说出来连机会都没有。

那个周末,我在陈浩然的宿舍外等他。宿舍楼后有一排高大的梧桐树,风吹着树叶沙沙地响,和我心里一样乱。陈浩然走出大楼的那一刻,我突然发现他长大了,健硕挺拔,眉宇疏朗。

“陈浩然你为什么不交女朋友呢。”

“急什么急,该有的时候自然会有。”

“什么时候才是该有的时候呢?”

“不知道,看缘分吧。小丫头一天到晚想什么呢,当心我告诉你妈。”

“我想念周小小,你呢。”

“她离我们太远,隔着一个太平洋。”

陈浩然带我穿过一条林荫道,去足球天地喝冷饮。迎面走来一个女孩,容颜如玉,秀发如织。陈浩然看她的时候,两眼发亮,像当初的周小小。

我当时很懊恼,如果不是当初我固执地当一个坏女孩,我会不会像眼前的这个女孩那样青春靓丽,那样吸引陈浩然呢。陈浩然喜欢温柔的女生,而我偏偏不是。

那阵子我反复听着一首歌,没有你飞到哪里心都是死灰。陈浩然说过,这是他最喜欢的歌。我每次听都会很难过。

老大号召姐妹们为我转型,带我去做了头发,买了淑女屋的长裙,还教我化妆。我在镜子前优雅地转了个圈,有点不相信地看着老大。老大乐得直嚷嚷:“三分长相七分打扮,这话果然不错。”

转型计划完成的时候,我才发觉已经很久没有陈浩然的消息。他该不是已经陷入爱河了吧。我急切地闯进他的宿舍,发现他的手腕打着石膏,可怜巴巴地被纱布吊在脖子上。我心疼之极,眼泪一滴滴落在石膏上。

陈浩然拍拍我的头,笑,“没事的,傻丫头,别担心。”

这个时候,那次在林荫路上遇见的女孩走进来,手里端着一大盆洗好的衣物,陈浩然的衣物。她看见我,大方地说:“你是希希吧?浩然说你是他最好的妹妹。”

我的心倏地就酸了。原来,我又晚了一步。原来,我只是他的妹妹。

5。

陈浩然送我去坐车。我问:“陈浩然,我喜欢你,你知道么?”

“我知道。”

“你不喜欢我么?”

“喜欢。但那是亲情,不是爱情。”

车开动的时候,我冲车窗外的陈浩然挥挥手。再见了,我的初恋。从今天开始,我要把你忘记。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青春驿站·最新图文
青春驿站新闻
驿站精彩文章
驿站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