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青春驿站 > 情感飞扬 > 青涩恋爱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难忘初恋情怀

正文字体:  
日期:2005-09-25 来源:城市中国
内容提示:上课的时候,望着他的后背发呆、自习课的时候听着他另类思维的幽默成了我最后两年的习惯。多少次,搭在他凳腿上的脚忽然碰到了他的,我的心会像打雷,几乎撞破心房,火烫的面颊,迫使我趴下头,竖起书,记笔记的手,划出了天神才看得懂的符号,两只脚似乎涂了胶,凝固在了那里,任由热浪顺着那接触的一点从他身上微妙地传..

清晨,白雪覆盖的公共汽车栽着孤寂的我,奔驰在90路高速公路上。

我喜欢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楼房景色,听着随身听里的英语会话,任由思绪飘荡。。。那首心底的歌总会不经意地从我的嘴角流泻出来~~~~~~

鸳鸯双栖蝶双飞,

满园春色惹人醉.

悄悄问声风,

女儿美不美,女儿美不美.

说什么王权富贵,

怕什么戒律清规.

只愿天长地久,

与我意中人儿紧相随.

爱恋伊,爱恋伊,

愿今生常相随.

。。。。。。

“你听过这首歌吗?”

“没有,我只听过邓丽君的歌曲。。。”

但是,我唱给他听了,从心里,在信上,唱给那远在边关的他。

他是我高中的同学。从高二开始,就一直坐在我前面。上课的时候,望着他的后背发呆、自习课的时候听着他另类思维的幽默成了我最后两年的习惯。多少次,搭在他凳腿上的脚忽然碰到了他的,我的心会像打雷,几乎撞破心房,火烫的面颊,迫使我趴下头,竖起书,记笔记的手,划出了天神才看得懂的符号,两只脚似乎涂了胶,凝固在了那里,任由热浪顺着那接触的一点从他身上微妙地传过来。。。。。思想随之飘悠到了天外。。。

我的成绩如同飞泻的瀑布,带来了班主任的关注。

恋爱,在我记忆里是最羞耻的一件事情。我忘不了大人们咬牙切齿地诅咒,我忘不了那些男男女女美丽的面孔上掩饰不掉的罪恶感。

这份小小的心动,成了我一个人的秘密。虽然,我看到了其他的同学在偷偷地眉目传情,虽然,宿舍里我听到其他女孩子们肆无忌惮地谈论着班级里其他的男生,可是,我永远只是一个听众,一个只关心他的名字的听众。。。。。。

高三的后半年,连续的预考让自己内心的恐惧日益加剧。我无法承受落榜的耻辱,可是,荒废了两年的课程,如何能够在这短短的几个月补上来?就算我有这个愿望,可是心里的那个牵挂,眼前的那个人都无法让我静下心来。。。况且,他要走了,当他的成绩如日中天,他被拣选去参军成了寥寥无几的飞行学员。落差是那样的明显,我一个落榜的乡下女孩如何配得上优秀的他?

我也走了,当毕业考试结束的时候,我放弃了高考,拒绝了班主任的严词挽留,背着行李回家了。我怀着英勇就义的心态,对着瞠目惊舌的父母姐姐们说:我不考了,我就不相信,不考大学我就活不下去。我就这样面对黄土背朝天过上一辈子,不行吗?!我说得大义凛然,强自掩饰心虚和惭愧,泪水在我心底流淌。

父亲说,你别指望我会为你走后门,你既然想耕地,就去耕地吧,然后找隔壁的大痴五嫁了,离家也近,我和你妈老了也有人服侍。正好。。。

可是,农田都统一规划了,我无地可耕。就这样,我与世隔绝地留在家里,直到所有的人都忍耐到了极限,二姐接我去北京开始补习英文。

二姐住在北大中关园,我就近参加了海淀一所小学的一个私人托福补习班。每天一大早和楼下的吴小姐一起骑车去上课,回来就接受姐姐的礼仪、厨师、家务强化培训,理由是为了出国作准备。我不以为然,但是却乐衷于学习厨艺,而且能够帮助姐姐姐夫一点家务,我心里也好受些。。。按部就班的日子,俨然成了习惯。可是,压抑着的思念始终缭绕在我的胸怀。我拐着弯和昔日的好朋友取得了联系,她给了我班里考入大学的同学录,上面竟然也有他的地址。他在长春。从此长春成了我最关注的所在~~~~~~同学还告诉我,春节放假,我们班的大学生们会在班主任家聚会。于是,我对姐姐说,想家了,我要回家过年。

初六的下午,同样是白雪皑皑,我骑车来给班主任拜年。心怀鬼胎,离学校老远,我就下车,踯躅不前:毕竟自己不是大学生,怎厚得下脸皮面对人家?可是,回头又实在不愿。。。难得的机会啊,也许他也在。。。

磨磨蹭蹭间,我居然已经走到了教师宿舍区,迎面就看到了当初最活分的娜和英。娜一团火似地卷到我身边,热情地让我不好意思,而英则淡淡地鼻子冲天。。。我不在乎啊,我只想知道他在不在。

娜说,“原本要在教室包饺子,可是实在太冷了,男生们都去教室搬桌子了,大家就在老师家里现做现吃。。。”正说着,四五个身影从教室区转了出来,我不禁哑然失笑,他们几个依然那么滑稽可笑,尤其是他,一路不忘记耍宝。。。他还是他们当中最小的,就像当初在篮球场上一样,但是,他依然那么醒目,尤其是那身绿军装,在遍地的白雪上如此地青翠。桌子压在他的后背,他的腰几乎弯到了地面,还要边走边扭。。。我下意识地要去帮忙,娜悄悄地一把拉住了我,“别去,让他们搬,没事儿。。。”她没忘记回头对我俏皮地一笑,我脸红了,只好站在她们身后,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西洋景。

班长、大个、他、还有军体委员一路夸张地叫嚣着,来到了我们面前,他们重重地把书桌放到地上,气喘吁吁抬起头,怪笑着骂我们不帮忙,他的眼神停留在我脸上,我感觉到了他的惊讶。。。“你来啦?”班长大声和我打招呼。班长和娜都和我同窗三年。当我们在高二的新班再见,亲热地就像见到了娘家人。“我来给老师拜年,没想到你们在聚会。。。”我撒谎了。“正好正好,来一块儿包饺子吧。。。”大伙儿一起进了老师狭窄的家。

虽然经过了几个月的培训,我的包饺子水平却没有多大的长进,担心自己包的饺子难看,我选择了擀皮,他正巧就站在我的身边,结果,我的擀皮水平更烂,手哆嗦着不听使唤,把皮都戳了好几个洞。那几个小时,我几乎漫游在云雾上,任凭他们天南地北地吹嘘各自的大学生涯,我却在苦苦地和自己挣扎,欣喜、幸福、担忧、惭愧、害羞、渴望。。。各种各样的情绪,只要列得出来的,全都交织在一起煎熬着我。。。终于,吃完了饺子,开始打牌,输了的人要往脸上贴纸条,不幸和我同家的他被我牵连地很快就变成了大花脸,又是那种杂乱的心情,我实在忍不住那狂涌而出的泪水,匆匆告别。脚步是那样沉重,如同千斤压顶,他会出来吗?我多希望他出来啊,哪怕只说上一句话。。。我缓缓地走向自行车。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你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呢?”班长出来了。高高挺拔的班长还是那么英俊那么帅,黑红的面颊依旧带着害羞的笑。。。我忍不住微笑了,“你们都是大学生,我呆在那里别扭,我该回家了,我家晚上有亲戚呢。。。”我挥挥手,潇洒地告别了。。。一转身,泪水就变成了冰串,挂在腮前。他终究还是没有出来,我失去了唯一的机会。。。。。

我又回到了北京。

考了两次的托福,小姐姐在美国寄来了信,告诉我已经联系了几所学校,有的已经发了I-20,但是,她要找一个比较名气大的。难道我真的能够出国吗?一个遥远的梦真的会实现?出去了我还能够回来吗?我又想起了他。就这样走了,我不甘心啊。不管羞耻与否,我一定要让他知道,我爱他。偷偷地,我选了一张贺卡,斟酌再三,我还是没有写上我的真名,一首不成格调的小诗包含着我无尽的问候,寄出去了,却石沉大海。。。这年的春节,姐姐不放我回家,她要我减少一切麻烦,专心地学习英文,任何时候,新的I-20都有可能过来,我要准备去签证。心中惶惶然,我给他写了第一封信告别。这次,我用了真实的地址,真实的名字。几天以后,楼下的吴奶奶递给了我一个棕色的信封,漂亮的字体,潇洒的签名,是他,是他,是他!我一路笑着唱着跑上了楼梯,到了门口忽然停下来,把信藏到了袖管儿里,装作没事儿一样走进去。二姐的眼神是询问的,疑惑的,但是我不管了啦,这是我的第一封情书。是情书吗?里面会写什么呢?我忍着,继续作着我的家务,直到晚上,照例坐到桌前做功课的时候,姐姐全家都睡觉了,我才偷偷打开了这封等待了好几个世纪的情书。

原来,他收到了贺卡;原来他知道是我;原来他给我回信因地址不明给打回被战友们起哄,他为此还干了一架;原来,他又去参加了一次同学聚会为了见我,他竟然以为我是北大学生。。。原来,我开始真正谈恋爱了。。。。信看了一遍又一遍,天快亮了,我把写好的回信藏到了书包,一如既往地上学去了。三天后,又是一份狂喜。。。可怜的邮递员,每个礼拜都多了两份工作量,可爱的邮递员,你是我每天等待最多的人,可恨的邮递员,你的单车为什么不骑快些呢?你难道不知道等待的煎熬?幸福的等待,幸福的盼望,幸福的煎熬。。。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我的文采是多么的拙劣,我的经历是多么的贫乏,但是我的心还是被爱情和幸福胀得满满的。。。

华大的录取通知来了,我的担保书也来了,签证迫在眉睫,我乱成了一团。我不要去,我要去见他啊~~~哪怕只让我牵牵他的手,听到他亲口说声话,仔细看看他的脸。。。可是我没有机会了,我就要走了。“去吧,到美国去吧,那里是上帝所在的地方。”“我会回来的,等我到那里打工赚钱,买够了三大件,就回来找你。”“聪明人不轻易许诺,许诺了就要实现。”

。。。。。。。。。

相见难,别亦难

倾诉着胸中语万千

我柔情万种

他去志更坚

只怨今生无缘

道不尽声声珍重

默默地祝福平安

人间事常难遂心愿

且看明月又有几回圆?

远去也,远去也

从今后梦萦魂牵

我喃喃低吟、泪流满面,任由公共<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往事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好象也不那么恨他了,相反以前的种种往事总是浮现在眼前,特别是初恋时的情景……。那时我刚20岁,他大我6岁,我们在同一车间上班,不知从何时起他总是出现在我的面前,面带微笑的看我,后来..…[查看全文]

  • 我的初吻

    她的眼睛大大的,笑起来弯弯的。她的容貌应该是属于校花级的,总能引来一片目光。我是学生会的宣传干事,她是班上的宣传委员,我们经常在一起出黑板报,有时会到很晚,每次让她先回家有其他人同路的,她都要故意等我一起走,那段时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虽然背后有同学议…[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青春驿站·最新图文
青春驿站新闻
驿站精彩文章
驿站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