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青春驿站 > 情感飞扬 > 青涩恋爱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苦心捍卫初恋嫁给无爱婚姻

正文字体:  
日期:2005-09-25 来源:城市中国
内容提示:●他是她的初恋,因他家境不好,她不顾家人反对陪他一同创业。●她设法捍卫了爱情,但心情大受打击。初恋爱得义无反顾5年前,我在家乡那座小城做一份不错的工作,月收入差不多有两千元,女老板很看中...

●他是她的初恋,因他家境不好,她不顾家人反对陪他一同创业。

●在职场他得到了提升,但开始上夜班。晨昏颠倒后,他和一个女同事的关系密切起来。

●她设法捍卫了爱情,但心情大受打击。就在这时,另一个男人表示要娶她为妻……

倾诉女主角:泱泱(化名),24岁,公司职员

故事男主角:小帅(化名),25岁,公司职员

因工作的关系,我接触到不少新上海人,泱泱就是其中之一。见面后,我夸她天生一副衣服架子,她苦笑着摸摸自己的脸颊:“自从小帅这里出了‘情况’,3个月来我始终休息不好,没什么胃口,体重直线下降。也好,省得花钱去健身减肥了。”声音里充满了苦涩与不甘。

初恋爱得义无反顾

5年前,我在家乡那座小城做一份不错的工作,月收入差不多有两千元,女老板很看中我的能力,几乎当我是女儿。公司在旁边的小饭店订餐,我每天中午和同事们去吃饭,都能遇到一个高个子男生,他叫小帅,在隔壁的公司做职员,性格很爽气,“人材”也不错,有许多朋友,可他自己却话不多。我公司里的女孩子都公认他很酷,没想到有一天他居然主动接近我,表达爱慕之情。我那时虚岁才20,没接触过什么男孩子,很快就接受了这份感情,开始了浪漫的初恋。

不久我的家人和朋友们就知道了我的最新“动向”。他们众口一词,完全持反对意见。如今我也能理解他们的苦心。小帅的家境可以用“一塌糊涂”来形容,而我的父母在当地全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谁不想自己的孩子成家后过得宽裕些啊?而小帅的“酷”也让他们很不放心,担心他是个滥情的人。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别人越阻拦,我越像一只扑火的飞蛾。李宗盛不是有首歌叫《鬼迷心窍》么,我觉得写得很真实。为了捍卫初恋,我不惜背上不孝的骂名,就是要和小帅谈恋爱。中途他曾经有一段时间待业在家,我甘愿挣一份工资养活两个人,也不觉得辛苦。

2002年的夏天,小帅的亲友让他到上海发展,他一句话,我连眼皮也不眨就辞掉工作,陪他到几千里外的上海闯事业。到了偌大的上海,一切都得从头做起。我的第一份工作月薪才800元,而租房、煤气水电等生活开支却是家乡的几倍,谋生的压力像块石头天天压在心上。除经济上的窘迫外,精神上也很孤单,小帅还有亲友可投奔,而我在上海则没一个熟悉的朋友。

“那种感觉,就叫相依为命吧?我其实什么都不,只是为了这份感情。小帅也很明白我的心思,他曾经不止一次跟朋友们讲:‘我永远不会离开我老婆(对我的昵称),除非她主动离开我,因为她实在为我付出太多!’”泱泱的心中想必打翻了五味瓶,表情甜甜酸酸,泪水呼之欲出。上夜班后,他与同事暧昧小帅到上海后工作一直不太稳定,收入也在千元上下徘徊。没工作时,他呆在家里,等我下班,给我做饭,俨然一个家庭妇男。为了多赚点钱,我换了个公司,每天很早起床,6点半就要出门,在路上要奔波一个多小时。人蛮辛苦的,但我也没向小帅抱怨过。到了2003年的秋天,他终于在目前这家公司求职成功,自己也算努力,半年不到就得到了提升,可就是得上夜班。自从他做了这份晨昏颠倒的工作,我俩的交流时间一下子就少了许多。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别人越阻拦,我越像一只扑火的飞蛾。李宗盛不是有首歌叫《鬼迷心窍》么,我觉得写得很真实。为了捍卫初恋,我不惜背上不孝的骂名,就是要和小帅谈恋爱。中途他曾经有一段时间待业在家,我甘愿挣一份工资养活两个人,也不觉得辛苦。2002年的夏天,小帅的亲友让他到上海发展,他一句话,我连眼皮也不眨就辞掉工作,陪他到几千里外的上海闯事业。到了偌大的上海,一切都得从头做起。我的第一份工作月薪才800元,而租房、煤气水电等生活开支却是家乡的几倍,谋生的压力像块石头天天压在心上。除经济上的窘迫外,精神上也很孤单,小帅还有亲友可投奔,而我在上海则没一个熟悉的朋友。

“那种感觉,就叫相依为命吧?我其实什么都不,只是为了这份感情。小帅也很明白我的心思,他曾经不止一次跟朋友们讲:‘我永远不会离开我老婆(对我的昵称),除非她主动离开我,因为她实在为我付出太多!’”泱泱的心中想必打翻了五味瓶,表情甜甜酸酸,泪水呼之欲出。

上夜班后,他与同事暧昧小帅到上海后工作一直不太稳定,收入也在千元上下徘徊。没工作时,他呆在家里,等我下班,给我做饭,俨然一个家庭妇男。为了多赚点钱,我换了个公司,每天很早起床,6点半就要出门,在路上要奔波一个多小时。人蛮辛苦的,但我也没向小帅抱怨过。

到了2003年的秋天,他终于在目前这家公司求职成功,自己也算努力,半年不到就得到了提升,可就是得上夜班。自从他做了这份晨昏颠倒的工作,我俩的交流时间一下子就少了许多。

我每天晚上7点多折腾到家,他则刚刚出家门。按说小帅下班时间在午夜两点,可他总说要跟同事吃夜宵、打牌,早晨6点才一身酒气地回家,而我那时梳洗完毕,拎包得走了。每当我抱怨他回家太晚,他就会一脸为难,说拉不下脸面,否则会伤了兄弟情谊。我和他几年恋爱谈下来,也知道他很重义气,尽管不满意他的回答,也只好听之任之。

“我的确是个没心眼儿的女孩,过了半年多才发现小帅与别的女人感情出轨……”越接近核心话题,泱泱的语气越迟疑。忽然我们都沉默下来,静静地听着扬声器里播出的英文版《情网》。

原来小帅有个女同事,相貌不算出众,不知怎的刚进公司就对他芳心暗属,很大胆地表白过爱意。小帅那时明确地告诉过她,自己有相爱多年的女朋友,也说过“永不离开”我的承诺。但那个女孩子始终不死心,天天跟着他们下班后喝酒、吃夜宵,还曾经深夜给小帅发短信、打电话。时间一长,我终于听到了零星的风声,有次小帅深夜再去喝酒,我硬要参加,从出租屋打车到大排档。在男男女女五六人中,我凭直觉一眼就“认”出那个女的。借敬酒的机会,故意和她正面“交火”,对她说久闻大名,她闷声不响地把酒喝光,席间未发一辞。回到家,我和小帅口角了两句。他辩白说两个人没特殊关系,我问他:“吃吃喝喝到凌晨四五点,再亲自送人家回住处,她不过是你的同事,你觉得这样做正常吗?”我讲的是事实,他不能否定,可他就是咬定,只是对方“剃头挑子一头热”,他们并没有超越同事关系的行为。我想想自己也没拿到小帅感情越轨的实证,从内心深处也不想让这种假设成真,也就作罢。

谁知今年3月,同事介绍我上网时能查到某个手机的电话费明细单,小帅去上夜班,我一个人无聊,就到家旁边的网吧逛逛,顺手查了查我们两人的手机单。才看了几眼,我就惊出了一身冷汗。我发现小帅每天都和另一部手机密切联系,往往我早上6点半刚出门,7点他就和对方通起了电话,单单一个月短信就发了几百条!对方是谁?我又气又怒,找了一部座机拨过去,原来正是小帅的那个女同事。

这天我整夜没睡,等小帅一进家门,我就与他对质,既然是天天能见的同事,何必再这样“通热线”?你说她和你没有特殊交往,我怎么能相信?小帅非常好脸面,见我拿到了证据,恼火之下与我大吵了一架。我拿着自己的衣服就出了家门,到公司借住了一个星期。“小帅很快就打电话给我,承认错误,请我回家。我也不争气,左思右想,放不下惦记他的这颗心,最后还是让他领回了家。”泱泱有点不好意思。作为旁听者,我轻轻“点”了她一句:“小帅这样子,显得不太有原则喔?”她马上点了点头。后来那个女孩子觉得没有希望,得不到他的真心,才向单位递交了辞职信,离开了他,可还是对他“恋恋不舍”。

8月的一个下午,我在卧室休息,小帅在客厅看电视,我无意中发现他正在默不做声地做“拇指运动”,心中起了疑心,就坐到他身边查看他的短信,竟又看到那个女孩子写给他的莫名其妙的祝福短信。我生气地把他的手机“没收”了。

到了晚上,对方又体贴地发来短信,让小帅“先去开会吧”,并自称是他“最亲密的同事”。我忍无可忍,逼着小帅给她打电话,他不肯,我责怪他太怜香惜玉,一定要他亲口告诉她不要再用任何方式来骚扰我们。

争执到半夜,小帅在我的逼迫下,不得不按下免提键,拨通她的电话。那女孩子的口气温柔极了,问他“今天怎么还没下班啊”。小帅很窘,随便说了一句就挂了电话。她大半夜地接了这么个电话,很摸不着头脑,就连续发过来好几条短信。我反正睡不着,就模拟小帅的口气给她发过去一条事先准备好的短信,大意是自始至终我都没爱过你,女朋友才是我的真爱,请不要再和我联系。这招还真灵,从此她再没声音。

我和小帅重新过二人世界。我想说服自己尽量忘记这段不愉快,就尝试着再像从前那样爱小帅,甚至做得更好。以前我很少做饭,现在回家烧好了饭菜,我就“挺”到小帅下班,凌晨两点一起吃饭。小帅是个很粗心的男孩子,可现在连他都说我变了不少,温柔得让他一时间接受不了。

可其实他哪里知道,那件事后我整个人刻薄了许多,他的手机一响我就会心烦;听到他收到短信,恨不得抢过手机读内容。“人心隔肚皮”,我再不敢相信他,不知道他是否重蹈覆辙。有时烧饭烧到一半,想起他曾和一个他并不真心爱的女人在电话卿卿我我,我的心就一下子乱了,只得关掉煤气,在厨房里痛哭。

当“无爱婚姻”向我招手

倾诉接近尾声,泱泱又谈起她情感世界里出现的新情况,这真有点出乎我的预料。对于她和小帅的感情,我不禁产生了些许的担忧。

我在工作中认识了一位“长兄”,大我十岁左右,单身,性格很细致,说很喜欢我这种类型的女孩子,屡屡向我表<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心情:爱情廉价得让人心疼

    我觉得应该是爱情吧。现在我不敢再爱了,在爱情这场游戏里谁爱谁多一点谁就注定成为输家,不记得是谁的……。…[查看全文]

  • 我的伤感初恋与婚姻无关

    倾诉者:阿春化名,女,34岁,于某事业单位工作24岁那年的一天,我从朋友那里回家。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我梳了两个麻花辫子,上身穿了件军绿色的夹克袄,下身穿了条蓝色的牛仔裤,一双黑色女军靴。后面一辆黄色面..…[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青春驿站·最新图文
青春驿站新闻
驿站精彩文章
驿站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