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青春驿站 > 情感飞扬 > 青涩恋爱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那时,我是一片浪漫的叶子

正文字体:  
日期:2005-9-25 来源:城市中国
内容提示:从此,她的笑脸,她的声音,她的大眼睛,她那大下摆的蓝花裙子,在我面前幻灯似地来回闪动。见不到她的这五天,对我来说,犹如五年般漫长。她却过来按住我的肩,要我重新躺好,当她的手扶住我肩头的一刹那,我于激动中又增加了几分忘情,伸出双手握住了她的一只手,握得紧紧的。她的脸一下红了,好像意识到什么,抽出手,..

那时,我读高三,她读高一。

我与她是在学校一次抽查班级卫生时认识的。

我带领三年级的检查组正巧抽查着她负责的那个班,前前后后看过之后,我在笔记本上记下个“80”,谁知一转身,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正逼视着我。我没有见过女孩子的这种眼神,一时有点不知所措。

“为什么?”她简短有力的发问里带着一种威严。

“那扣去的20分,得说说理由嘛!”她紧接着又说。

我指指墙根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她走过去用脚踢了踢,这时我才看清那是早已凝固在地上的水泥疙瘩。我只好又加上15分。

她笑了,我也笑了。



从那天开始,我中了魔似的,眼前总有一双拂也拂不开、推也推不离的黑溜溜的大眼睛,望得我六神无主。课堂上,我总是想她,老师讲的什么根本不知道,一听到下课铃我的心就“咚咚”直跳,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害怕,我希望能在校园里碰上她或远远地望她一眼。

终于有一天,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在校园门口当她与我擦肩而过的时候,我惊慌失措地对她说了一句:“有需要我帮助的地方吗?比如辅导……”

她猛地一愣,随即认出了我。

此后,我约她星期天到教室写作业,她答应了。

没想到,她又是英语又是数学,提了鼓鼓的一书包,真的来写作业了。

我一看心就凉了,我希望的哪是这局面?

她显得很快活,抄着英语单词还哼着歌。

不一会儿,她被数学题卡住了,让我为她讲解,于是,我把那些简单的答案搞得尽量复杂——一个三次方程,我讲了三种解法。讲完了,还只恨没有第四种方案。

“你真行!”她望着我,天真地笑了。



从此,我就经常与她在一起写作业,一起讨论对于我们那个年龄的人来说尚属于深奥的人生问题。在我的感觉里,她虽然比我低两个年级,可是认识问题却比我深刻,我不禁有些自卑起来。可她却告诉我说:“自从接触你,我的心里就很快乐很兴奋,我觉得你各方面都行,我几乎有点崇拜你……”听了这话,我兴奋得一夜未眠。

从此,她的笑脸,她的声音,她的大眼睛,她那大下摆的蓝花裙子,在我面前幻灯似地来回闪动。一天,不,一晌见不到她,我就像掉了魂似的,老师强调了再强调的功课重点,我一点也听不进去了。“升学又怎么样,不升学又怎么样?就是当个博士后,没有心爱的人相伴,不也孤孤单单可怜兮兮的?”我为自己不能专一学习找出充分的理由,聊以自慰。有一次,我因受凉而得了重感冒,五天未去上课。

见不到她的这五天,对我来说,犹如五年般漫长。

星期天下午,我终于忍不住了,写了个只有她能看懂的条子让人捎给她。她接到条子就来了,到我家时我刚刚退烧,还有点晕乎乎的,躺在床上,侧身望着她那双大眼睛,身不由己地就坐了起来,想靠在床上与她说话。她却过来按住我的肩,要我重新躺好,当她的手扶住我肩头的一刹那,我于激动中又增加了几分忘情,伸出双手握住了她的一只手,握得紧紧的。她的脸一下红了,好像意识到什么,抽出手,打破沉默:“我为你唱一支歌吧!”说完,就张开嘴唱了起来。

我目不转睛地望着她,听她唱,但直到她唱完,我也不知道她唱的是什么,结果,她推了我一把,我才回过神来,难为情地笑了。“你的歌比月宫玉兔捣的仙药还灵,我的病全好了。”

说着,我从床上跳下来,虽有点头重脚轻,却觉得精神很振奋。

她要走了,我想吻她一下,但没敢,恰当地说,是不忍——在我的心里,她犹如空中冰凌花那般纯洁无瑕,我要是这样做了,虽是出于真情,对她来说却是一种亵渎。

“难怪那些诗人作家都投入那么多的精力去写爱情歌颂爱情。”我好像平生第一次理解了那些为爱而殉情的人,理解了那些名著里所描写的被爱的恩恩怨怨搅得死去活来的人。我忽然抑制不住冲动,很想写诗,便提笔为她写了一首,然后读了两遍,觉得很满意。从此,我每天都为她写一首小诗,而且把这些专为她写的诗工工整整抄在一个新笔记本上。一个月之后,一本“诗集”问世了,我还在前面写了序。



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我把“诗集”交给她,心想够她读几天的。

不料,她在星期一就把笔记本还给了我,里面还夹着一张条子:“我们不能再继续了。”这句话好像一条僵硬的鞭子,在我心里猛抽了一下。

放学回家的路上,我堵住了她,愤愤地要她对她的决定作出解释——实际上不等她解释,我就做好了进攻的准备。

“怎么,想故意卖个关子,以显示自命不凡吗?想尝尝清高、孤傲和抛弃别人的滋味吗?”

我得意地正往下发挥,忽然听到她哭了。

我吓坏了,赶紧拉她的手想劝她,却被她甩开了。

“到现在我才知道,你是这样不理解人,这样偏狭自私,亏我觉悟得早……”她对着我气愤地嚷起来。

“我怎么啦,我不就是太爱你吗?”说着说着,一股委屈涌上心头,我也想落泪。

一看我难过,她的态度马上缓和下来,靠在一棵大树上,眼神哀哀地望着我,口气却极其平静地说道:

“我们最初接触的那段日子,可以说两人的心情都一直处在兴奋与激动之中,你给我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印象,你对我的真心喜爱令我难以忘怀。当然,我对你的感情也绝对是真诚的。可是,自从你那次生病以后,我觉得我们的感情发展到了影响我们学习的程度。超出了我们的心理负荷。看了你写的诗,我更感到可怕,你在诗里流露出来的那种不考虑一切后果的所谓纯洁的爱,使我觉得我对你、对你的父母都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我们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不能像你诗里说的那样——‘除爱情之外,在世界上我可以一无所有’。这太可怕了,我还小,你也不大,怎么能……”她哭了,我却狠狠地啐了一口:“没出息!连爱都不敢!”

接着,又想劝她回头:“今生只要拥有真正的爱情,就可以战胜生活中的一切困难,就可以做出许多不可能的事情来。”我试背诵一些关于爱情的名言,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不不,像你说的爱,只是空中的雪花,长久不了的。”她狂叫。

我不同意她的观点。

“什么长久不了,即使是空中的雪花,我们也要结个冰疙瘩;即使是不结果光开花,也要开得痛痛快快潇潇洒洒……”我越说越激动,越说越忘情,最后几乎是喊起来:“我不要结果,我只管开花,开花!”

她哭着跑开了,临走狠狠地数落我一顿:“你这个人,咋这么固执,你开你的花去吧!”她走了,从此不再理我。

我给她递过两回条子,她都没有一丝反应。

为了自尊心,我只有在痛苦中煎熬着,在痛苦中期待着有一天能峰回路转,她又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说愿意爱我。可是奇迹始终没有出现,最后盼来的却是她代表年级参加区里数学竞赛的消息,虽然后来她没有考出好的名次,但起码可以说她是年级里公认的佼佼者。陡然间,痛苦变成了我极端的自责——你看,你为了感情愿舍弃一切,痛苦得像掉了魂似的,人家却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优秀生也当上了,风头也出了。你何苦呢?再这样下去,反倒落个让她看不起……就这样,我于一夜间脱胎换骨了。

天明,我把诗集撕得粉碎,然后一昂头,对着蓝天大喊一声:“看我的!”离毕业已经很近了,“看我的”的最后结果,是送到手里的中专录取通知书。



中专两年,我咬破嘴唇让血流到肚里,200篇古文背得滚瓜烂熟,最后斗胆一试,直接越级报考研究生,竟然顺顺当当被录取了。消息传来,全校沸腾。

但我没有陶醉,我想起了她,想起了她那一双顾盼有神的大眼睛和哭着跑开时的无奈背影,不由得对她顿生一股由衷的敬佩与感激,再想想那个时候我高喊“只开花只开花”而置一切于脑后的样子,突然觉得脸有些发烧。

细想想,其实自己当年连花也不知该怎么开,却一往情深地幻想着结出个爱的果实来。充其量,自己不过是一片充满活力的叶子,一片因生机过于盎然才不甘寂寞、一心要脱离根的给养去寻找浪漫之旅的叶子,一片还未到开出花朵的时候就幻想着提前炫耀果实的叶子。我这片浪漫的叶子遇见的多亏是她那片不太浪漫的叶子,否则……真的不知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青春驿站·最新图文
青春驿站新闻
驿站精彩文章
驿站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