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青春驿站 > 情感飞扬 > 青涩恋爱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两张床的距离有多远

正文字体:  
日期:2005-9-25 来源:桓仁在线
内容提示: 序: 也许在命运的年轮中最奇妙的东西便是缘分,有缘的人纵使遥隔千里依然为爱相逢相识,无缘的人即使是最近的距离也不可逾越…… 我叫游贝贝,陈生是我的初恋男朋友,在初三那个硝烟弥漫的时刻开始了我们短暂...

序:

也许在命运的年轮中最奇妙的东西便是缘分,有缘的人纵使遥隔千里依然为爱相逢相识,无缘的人即使是最近的距离也不可逾越……

我叫游贝贝,陈生是我的初恋男朋友,在初三那个硝烟弥漫的时刻开始了我们短暂的初恋。那个夏天,我在四月就拿到了市重点高中的保送资格,当时陈生是我的同桌,闲暇之余,我就帮他补习功课,没有想到这一补就出了感情。我每天帮他抄笔记,解数学题。情窦初开的年纪,牵手也让我激动地好几天睡不着觉。当时我们说的最多的话就是过几年咱们结婚。

可是中招考试以后,我就失去了他的消息,他不再接我的电话,甚至我去找他,他都不见我。我是在2001年7月13那天接到他的分手电话,当时我正和我的家人一起看电视---萨马兰奇宣布北京成为2008奥运举办城市的时候,我还没来得及高兴地跳起来,电话就响了起来,他说话很快,很简单,一个逗号都不给我留一个。他说:贝贝,咱们分手。然后就听见那边嘟嘟嘟的电话音…

我过了很久才走出他的阴影。高中开学以后我在同学那里得知他去了一个三流高中,之后再没有了他的消息,我一直都以为我们是相交过的两条直线,不会在重逢,只会越走越远…

大一寒假开学的时候,我因为在家和父母吵架,所以提前了两天返校,下午我接到了陈生的电话,说他在北京补习新东方,问我开学了吗?

我说开学了。

然后我们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最后他说:

“今天我们的课已经完了,明天晚上我回西安,我等下去你们学校看看你吧。”

我在电话这边沉默了很久,然后说好吧。

这是我们分手后我第一次看见他,他长高了很多,胡子也蓄了起来,已经不是那个从前的幼稚小男孩了。

我们在学校的操场边上坐着说了很多话,大多数都是在说以前同学的现状,我们都没有触及以前的那份朦胧的初恋。等所有的话已经说完,我说我要回宿舍了。可是一看表才发现已经12点了---宿舍门已经关了。

我很窘地站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明天咱们一起去逛街吧。你当我导游,怎么样?”他问我

“好的。”我笑笑,挺不自然的回答,我在思考我晚上的住宿问题怎么解决。

“那今天我们住一起吧…”

“啊?!”我还没有等他把话说完,就大声喊了出来。

“不,你想错了,我是说要一个双人的房间---”

“不行!我男朋友知道了,我就是有一千张嘴也说不清!”

“那你现在回不了宿舍了啊,算了,走吧,住两个房间,总可以了吧?”

就这样,我和他一起去了学校的宾馆,我说要两个房间,结果那小姐说现在开学时段,房间紧张,只剩下一个双人房间了。

“我住卫生间,你住房间里。好了吧?”他看见我紧皱的眉头对我说

我最终犹豫地和他一起进了房间,一路上我的心都悬在半空中---我很没底……

我们坐在房间看电视,最后我困了,我说我想睡觉,他关了电视,对我说,晚上盖好被子,别着凉。然后就去卫生间了。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刚才的困意一瞬间不知道跑到了哪里。

就这样过了一个多小时,我终于敲了卫生间的门

烟雾缭绕----他一直在抽烟,我突然觉得他已经不是从前那个给我讲笑话,然后静静地看着我笑的那个小男孩了……

“你回房间睡觉吧。”我鼓起勇气对他说。

“算了。我回房间你怎么睡觉?”

“……,但是你这样我也睡不着啊。”

他看了看我,然后很疲惫地笑了一下,我知道他也很困。

我们躺在各自的床上,房间很安静,好几次我都想去把电视机打开,可是我怕吵醒他,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我才发现刚才对他的怀疑显得那样的猥亵……

我忘记那天我是怎么睡着的了,醒来的时候,他还没有起床,我躺在床上轻轻地喊了声陈生。他没有反应,我以为他还在睡着。

过了很长时间,他才答应。

“你已经醒了啊。怎么我叫你这么久才反应呢?”

“没有什么,在想事情。”

接下来,我们洗脸,刷牙,一切都显得很自然。

白天,我们一起逛王府井,过繁忙的交通口的时候,他会拉着我的胳膊。这让我想起三年前,他牵着我的手在西安的街道穿行的情景。

三年了,一切都变了……

在swatch专柜,我看中了一款表,他没有犹豫就给我买了下来,还说是送我的20岁生日礼物。他帮我把表戴上,看了看,然后说了句:“和三年前我送你的那块有点像。”

我记得三年前他送我的那块表,只是后来分手以后,我扔在了马路边的垃圾桶里。现在我手上戴的和原先那块颜色一样,都是蓝色的波浪花,只是表盘小了点而已。

我没有说话,恍惚中听到他叹了声气……

后来我把他送上火车,在回学校的路上,我收到了他的短信:

“贝贝,好几次,我都想牵你的手。能告诉我两张床的距离有多远吗?”

沉思了很久,我给他回了短信:

“两张床的距离就像我们之间这样远……”

很多年以后,我在一个网站上看到了一个署名为“贝贝不哭”的网络写手写的一篇文章,上面有这样一段话:

“如果没有了缘分,即使睡在一个房间,也只能静静地听她均匀的呼吸,两张床的距离其实可以很远…”

原来,那晚上他一直没有睡…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青春驿站·最新图文
青春驿站新闻
驿站精彩文章
驿站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