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青春驿站 > 情感飞扬 > 青涩恋爱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一滴眼泪的承诺

正文字体:  
日期:2005-9-25 来源:桓仁在线
内容提示:我喜欢黑色,犹如黑夜般的黑,我也喜欢白色,那种惨白得如幽灵的白色,习惯地穿着白色的风衣,黑色的牛仔裤,背着印有大大‘LOVE’的黑色低纹背包,塞着耳机幽灵般穿梭在校园的小径中,略带嚣张和自恋的神情,似笑非笑地勾起嘴角穿过小路,暗红的长发掠过低垂的枝桠,我抬头看着上空蓝得无法澄清的白色,突然间想起谢霆锋..

我想在简单的吉他声中,我也恍惚看到了岁月的身影——无论是青春残物还是伤逝,原来都不过是一种过程,过程都只是过去……

我,一个可怜得没有能用任何语言可以描述的人物,也许就像我的名字一般让人无法理解。

我喜欢黑色,犹如黑夜般的黑,我也喜欢白色,那种惨白得如幽灵的白色,习惯地穿着白色的风衣,黑色的牛仔裤,背着印有大大‘LOVE’的黑色低纹背包,塞着耳机幽灵般穿梭在校园的小径中,略带嚣张和自恋的神情,似笑非笑地勾起嘴角穿过小路,暗红的长发掠过低垂的枝桠,我抬头看着上空蓝得无法澄清的白色,突然间想起谢霆锋,哪个酷酷的冷冷的男生。

与我聊过的人都会在那最后的一句中,夸张的说我是那么的不会懂得孤单,因为我总会有那么多的‘自恋’陪伴着自己。

只有痕痕说:“可猫,一个男孩在夜里撕掉虚伪亮丽的面具,找一个阳台,偷偷地点一支烟,那会是怎样的一个场景?”

痕痕说:“可,你是个奇怪的男孩,总不在人群之中!”

我依旧那般勾起划为弧线的嘴角,也许他说的对。

我和痕相处了五年,是那种恨都恨到骨子里的好兄弟,我们互相体谅,互相温暖,痕是唯一真正理解我的人,痕是那种很酷又很安静的人,虽然拿过很棒的MVp,但我明白他狼一般的野性只是一种手段而并非本性。

“该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别勉强,知道吗?可!”痕总是在我去看念念比赛前这样对我说,然后拍拍我的肩,骑着他蓝黑色的单车消失在一大片的落叶间。

我,总是跑着问他:“痕,为什么这样对我说,看念念跳舞的男生成千上百,而我也只不过是其中一个!”

“可,我太了解你了,你是那种尽力得到任何一件你想要的东西的人,包括那些不属于你的!”痕用余光看了看我,“也包括念念!”

我笑了笑。

“痕,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没有欲望的人,可好象不是了!”我转过头,“念念和渝是学校公认的校花校草,我根本没有想要去争些什么,真的,我无所谓的,每天能看到她,我就心满意足了!”

“可,你真的很寂寞!”

“也许吧!”也许吧!……被风吹的渐渐飘零……

……

我喜欢漂亮的女孩,有着水一般的柔情,快将你融化的神情,心底存在着某种不释放的激情。

我知道念念是寂寞的,因为她总是在阴天,对着宽宽的天台,跳着华丽的舞蹈,一直持续着,然后,我发现自己也同样喜欢站在天台,望着天空,一直持续这样寂寞的姿势,我喜欢的女孩,是冷冷的,淡然的有着不为人知的双眼,永远不让别人猜出心底想法的,所以我选择喜欢念念。

已经忘记是哪年哪月哪一天,念念和渝的共同出现划破可所有的宁静,像一杯纯得无法再纯的水杯,‘哗’一声破裂,来不及疼痛,来不及叫嚷,泪水便像那水一直流个不停……

渝,那个同念念一样沉默的男孩,有着乱乱的短发,他总是像凌晨的夜般静悄悄地守护在念念的身边,眼中竟是一团团的怜惜与无名的火焰……

他是个好男孩,至少我相信自己的感觉,我一直对自己说“念念选择是对的,她选择了渝而不是可猫。”

我喜欢念念跳舞的样子,华丽而又不脱俗,“可,你来了!”渝总是拍拍我的肩,拉着我坐在最靠近念念的座椅上……

我笑着说“渝,我们又要赢了,因为念念真的跳得太棒了!”

渝轻微地笑了笑,然后着依旧停留在那轻微的痛楚。

寂寞有时真的让人快要窒息,让人感觉心底有着无法掩藏的伤口,渗着盐,慢慢的痛苦,于是开始慢慢地喜欢上孤独的阳台,对着黑色的夜,点一支烟,任由那零星的火光在黑夜中跳动,划乱着一片的黑色……

整整的一个下午,我的左眼跳个不停,心里莫名的有种痛楚,我相信宿命,于是总感觉今天会发生什么?

果然,当我兴冲冲地捧着书,走过长长的楼梯,不幸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一个女生狠狠地被我撞倒在地上。

“我的水晶!”她一副想要把我吃掉的样子,看着我,然后不客气地拉开我的脚……“啊?碎了?真的碎了,好不容易……”

我盯着那堆残骸,半响,抬起头,一本正经对她说:“这个,对不起,需要多少钱呀?”

“多少钱?”她愤怒又激动:“这个水晶是限量派送的,我可是花了300多元的东西才拿到的”,她把手中的几个袋子直直伸到我面前。

我倒吸了一口气,“难不成还得为了这个Waster,再去买300多元的东西?”

“你说什么?”她狠狠地瞪了一下我。

莫名的有种害怕快速的爬满我的身体,“太可怕了!”

……

“那这样,今天有个超低价的魔力蛋,你给我买一个,我们就算清了!”

“也行!”我跑去不远处的商场,半小时后,把一个稀奇古怪的东西递给她,兴冲冲地,“好你个小丫头,超低价也要299元,我真恨不得用魔力蛋砸坏你的小脑袋”

她呵呵地笑了起来。

我看着她,她是漂亮的,一双深邃的眼睛,有着海一般的明亮,白色的真维斯小背心紧紧地贴在她洁白的身上,一条红色的格子裙,一种另人恍惚的错觉。

她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习惯地勾起嘴角,“我叫可猫,一个奇怪的名字,呵呵……”

“很奇怪,像你一样奇怪……”

……

要不是电脑早上突然罢工,我想我会在自己支离破碎的文字天堂里继续陶醉,迷离。

我请悠出来喝杯咖啡,或许真的很难忘记那个天真又霸道的小女生,白色真维斯小背心,红色的格子裙,呵呵……

我拿着咖啡,那种不加糖的味道透过食道渗入胃中,一点点苦苦的感觉漫步全身。

我喜欢那种味道,苦苦的。

悠问我:“可,你不快乐吗?”

“是的!”我拿着小匙沿着咖啡杯沿划着一道道弧线。

“为什么呢?”她天真地看着我。

我没有回答,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答案。

我叫了啤酒,不停地喝,杯子一个一个地倒下,我的酒量一直不错,喝到第七杯,悠拉着我的手飞奔出咖啡屋。

奔跑一直在一个静静的角落,我大声地笑着,不停地喘气,那种痛苦淋漓的酣畅,原来是那么的快乐。

悠定格般地看着我,紧紧地抓着我的手。

“悠,停止你现在的想法!”

她紧紧地抱着我,一刻也不想松手,“可,你要相信我,我真的喜欢你,我可以让你得到温暖和快乐!”悠的眼神定定的。

我说我不需要,并且用力推开她,极力地转过身,她的发丝轻轻地触在我的唇边,她呢喃着,“可,当我第一次看到你,那么蓝的眼睛中竟然充满了迷离的寂寞……”

“够了,悠!”我大声地吼着,她只是更加地抱紧我,“可,为什么那么寂寞呢?让我来给你带来快乐,好不好?”

“够了,悠,不要再说了!”我用力甩开她,转过身,重重的打了一个耳光,然后看到她满脸泪水,红红的指印遍满她白暂的脸,眼神灰暗得没有色彩,“我确定我喜欢你,可”

我承认我是脆弱的,因为那一刻我紧紧地拥抱着她。

泪水顺着脸颊划满我的脸。

……

悠一直极力带给我快乐,她带我去参加聚会,带我去那高高的情人谷,对着悠悠的谷,不耐烦地喊着“可,我喜欢你!”她想让我快乐起来,我知道。

痕常常在她带我出门前对我说,“可,你真的快乐吗?”

我说:“快乐,……快乐哪来这么多的副名词呀!”

然后便是痕重重的叹息声和那轻轻的关门声。

岁月流逝,转眼间三年过去了,我看起来不再冷漠,不再孤单,可我依旧不快乐。

夏日的阳光令我的双眼无法张开如同悠的眼睛。

我看着她的眼睛,琉璃般的色彩,我说:“悠,我对你有一个谎言!”

“什么?”她依旧那么天真。

“其实,我不喜欢你!”

悠的笑容定格在夏日的蝉鸣中,无法挥去。

我告诉痕,我失恋了,我抛弃了悠,我依旧喜欢念念。

痕递给我一杯放了糖的咖啡说:“可,你该试着喝甜的东西了,否则你真的会寂寞死的!”

“寂寞死就寂寞死了,至少还有寂寞陪我一起死去!”我依旧笑着……

我走到明亮的门口,外面的天依旧那么蓝,我仰起头,笑着笑着就笑出了泪水,一滴泪水划入咖啡里,苦苦的。

命运的最后,我终于明白,爱情的泪水不单是咸的,更是苦的……我,还是不习惯甜的……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青春驿站·最新图文
青春驿站新闻
驿站精彩文章
驿站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