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青春驿站 > 情感飞扬 > 青涩恋爱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那个吻有没有令你心动

正文字体:  
日期:2005-9-25 来源:桓仁在线
内容提示:“先生,你的茶”过了一会,一个娇嫩脆耳的声音,传进我耳中,她把茶搁在我桌旁。 “假期这忙,我来帮忙的”她甜美的声音回应道。我不怀疑这声音和凝聚着幽香的空气,能影响到我的思绪,索兴我停了下来。 路上,听到几声争执声,声音似乎有些耳熟。

我的初恋带着花茶的香气,当时的初吻带着探试心理,有猛烈的心跳,更多的是迷惘和幻觉。初吻并没激情,但却是最深刻的。我把那个吻的感觉深深刻在了心里。用笔和心记忆下来。它不美,但很珍贵值得一生记忆。往往美好的初吻只停留在那一瞬间。

一个幽雅的网吧里,一位坐姿端正的少年,在敲打着键盘,输入文稿。叽哩喀嚓的响声在室内回荡着。

“李哥,来杯茶”少年喊了声,继续打着文稿。

“先生,你的茶”过了一会,一个娇嫩脆耳的声音,传进我耳中,她把茶搁在我桌旁。

“噫,怎么是你?”我以前见过她几面,是老板的侄女,王琳。我的惊讶也随之一闪而逝,继续打着文稿。

“假期这忙,我来帮忙的”她甜美的声音回应道。我不怀疑这声音和凝聚着幽香的空气,能影响到我的思绪,索兴我停了下来。

我端起刚冲的茶泯了一口,茶味入鼻清香,一闻便知是好茶。我有意无意地望向她,这时的她竟然脸红起来。我刚想说什么,她就托辞还有其它事要忙,走开了。

我继续打着文稿,喝了几口香茶,大脑却走神去想那女孩,可能是茶香的缘故吧,我不怀疑是它迷惑了我的神志。

我是这家网吧的常客,我喜欢泡吧,经常是午饭后来,晚饭前归。这里环境幽雅,规模不大,整体给人的感觉,却显得静溢。正是我最理想的氛围。偶尔放几首流行歌,也显得气氛很融洽,丝毫不会影响到我的思绪。

五点多了,网吧里人又清淡了。

王琳在打扫着卫生,慢慢向这靠近着。我忽然想和她聊聊。

“谢谢你刚才泡的那杯香茶!”老板从没给我泡过这么好的茶,我自作多情的想是她故意泡的。

“没什么,那花茶是我家拿来的,就给你泡了!”她抬起头,望着我说。当接触到我的目光,她又把头转了回去,继续扫地。

我们就这样,有意无意地搭讪闲聊。

时间很快流逝,转眼间,我该回家了。

我就下机,结帐,临走时,用充满柔性和调戏的眼神和她打了个招呼,随后走人。

那天高三同学聚会,喝了点酒,醉熏熏地回家。

路上,听到几声争执声,声音似乎有些耳熟。

我继续走着,刚好看到一个小流氓拉扯着女孩。

那女孩看上去有些面熟,是谁呢?

“走远点,没你事!”那小流氓凶巴巴地吼道。

本来我还不想管的,听到这赶狗似的话,酒气助长了我。

“欺负女人,你还算男人吗?”我看不惯他,但也不清楚他们是什么关系。

“小飞吗?我是王琳呀。”这夜无月,有些昏暗,我的视觉也不清晰,但声音我还是认了出来,是王琳呜咽的声音。

“丫丫个呸地,欺负到老子头来了,老子怕过谁?”我想着。

这下我有了英雄救美的正当理由,我的气势便强劲起来,我喷着满嘴酒气,朝那小流氓吼道:“还不快滚,你他妈欠揍吗?”

那男人似乎没想到我们会认识,一阵犹豫,似乎在衡量,然后转身,夹起尾巴像狗般逃窜了。我两支胳膊,照着那个王八糕子,组合了个鄙视的动作。临走时,他还不忘看了琳两眼。就那眼神,让我断定,他们似乎认识,而且关系还不一般。

我走近琳,拍拍琳想安慰她一下,她却默默的没吱声,我也就没问。只问她要不要我送送,她点头表示答应,可能是很担心刚才那男的再次纠缠她。

琳家和我家相距不远,只隔了一条街。“以前我怎么就没注意到临街有这么个美女呢”我沉思的想着。

琳的家很快就到了,临走时,我还嘱咐她,以后早点回来。她点点头,就进门去了。我若有所思,似乎少了点什么,是酒精麻醉了我吧。

第二天,我吃过午饭,像往常一样去了网吧。虽然这里远点,但是我喜欢这的环境这的氛围,有助于我思绪的灵感。

从那件事后,琳回家的时间,提早了。我们经常结伴而归,她迷恋音乐,路上总唱着不知名的新歌。我听得也很陶醉,偶尔会问问她,谁唱的,什么歌名。她会拍我脑袋笑话我说,连某某的得意大作都不知道,你真是个乐盲。

这也难怪,我五音不全,唱起歌来,可以震下树上的乌鸦,也就没有心思关心乐坛的名人了。从小除了学校教的儿歌校歌民歌外,就是那些老得掉牙的过时流行曲。

那次,不知说错什么话,得罪了她。她非要挟持我右耳威迫我唱首歌给她。我只好拿出压箱底活,黄霑的《潇洒走一回》来招架。结果也是唱得歪七扭八,拖成了阴阳怪调,我想这唱歌,选歌手很重要,当年黄霑要是不让叶倩文唱而选让我去,八成这歌是直接埋灭了。

接连的日子,我每天都充当着护花使者,接琳下班回家。她也欢快的和我无所不谈,但始终我们都是以朋友约束着自己。我也总暗暗地告诫自己,她和我只是普通朋友。

不过从她那偶尔飘来的幽香,总有意无意地充斥着我的嗅觉神经,也怪我嗅觉灵敏,对香气总能分辨的很清,那香气和那天的茶香相似,使我每每喝起香茶就想起她。

开学的日子日益临近,欢喜并没冲昏我的头脑。我觉得应该告诉琳,我要去远方读大学的事。这次远行,可能要去很久,距离如此遥远,一年只能回来一次。

那是离开的前三天,我提早到网吧找琳,告诉她,我要走的事。

“我要走了,去B市读书,三天后就要动身离开……”话就说到这,我就停下了,我看到她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对不起,我要去洗手间!”琳站了起来,打断了我的话,平静地对我说。然后推开我,快步走进洗手间。我想琳哭了,她比我想象中更在意我。

我坐在沙发上等她,许久后琳走了出来,遗留的泪痕还没擦干净,压低地说话声音,在隐藏着声音的沙哑,逃避着错乱的心绪。琳去给老板告了假。

我陪她一块走出来,外面的阳光暗淡,空气中缊含着酸涩。我们并排的行着,没有目标,没有约定地走着,我想着这路最好能走到永远,走不到尽头。

踏着缄默的大地,感受着熟悉的风,倾听着空气的述,心里矛盾着。

我没目标,琳有目标,琳在向着回家的路走,那刻我不能明白她的想法。

为什么她的步迈蓄乱而又快捷,快得要我迈大步子才能跟上。她想逃避吗?

到琳的家门时,她依然一声不吭的走进门去,只回头望了我一眼。

我漫无目地的走回家。

第二天,去网吧找她,她请假没来。

第三天,她打电话告诉我,让我晚上去接她。

我早早赶到,没进网吧就在路口等她。一直等到夜深,她才出来。见到我,她有些惊讶又有丝喜悦。

她像往常一样,唱着新歌,我跟着陶醉着。不过气氛没了以前的欢快,有着点点的悲凉。

就在快要到琳的家门时,我们停住了。

“到家了,你回去吧,明天我就要走了。放假回来,我还会来送你的!”我低沉而又充满无耐地说。

“是吗?”琳怔怔地答,声音带着空洞。那那份幽伤撞击着我,我也沉默了。

琳呆呆地望着家门,眼神中充满着陌生和恐惧。连我也不明白,这种表情代表着什么?我看不透她,因为我不是多话的人。琳也多少告诉过一些事,心酸和无奈,姐妹的不快,父母的不理解。可我认为父母总是疼我们的,我总是劝她要体谅父母的苦心。家应该是温暖的,可是在一个三姐妹的温饱家庭中,似乎就少了份温馨。我们又绕了回去。

夜了,我们已经来回转了N遍,又走回了这条街。夜静,静的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心的距离如此接近。夜冷,我望着琳,就这样站在月下,她咬着要滴出血的红唇,我心生不忍,搂住了她。

她没有任何挣扎,她把那修长的娇躯,整个顺从地靠到我怀里,我知道她肯定想说什么。她说过就我一个这么好的朋友,所以我要安慰她。其实直到现在,我们的关系也没有摆明,说是情人少份表白,说是朋友多份亲密。

忽然间,我感受到有水滴落在我手上,接着一滴又一滴。我扳过琳的脸,看着这满脸的泪花,我情动了。我低下头,吻住了玉珠滚落的源头。珠水更加泛滥了,她紧紧搂住了我结实的身躯。我吻着她赤玉般滑润的脸庞,吻着晶莹剔透的泪珠,咸涩的滋味自唇边舌尖蔓延开,腐蚀着我的唇,感受着她眼睑处,睫毛的波动,我往下吻着。吻她的鼻子,吻她鲜润的小嘴。那刻世界疯狂了。

远处的咳嗽声,惊扰了我们,感觉到贴体的娇驱颤抖了一下,我看到了那人站在琳的家门,是她的母亲吧。

我们分开后,她擦去满脸的泪水,给我告别。

从怀里掏出一包,家里种的花茶,送我。

要我走好,她便转身回家了。

没曾想,那夜是开头也是结尾。

我走了,坐在火车上,听着漆咔的火车运行声,我满脑中都想着她,想着那夜的吻,我深信她爱着我。

我在笔记上,记下那夜我的初恋我的初吻,给了我最爱的女孩。

初到异地时,我想给她打电话,可是竟然打不通。一直到学期结束,都没联系上她。过年回家,假期很短,我好多次联系她,还是无消息。我知道她在逃避我了.

就这样一年一年过去了,第三年,我终于从朋友那得知,她结婚的消息。听说以前就订了婚,男人就是那晚缠他的那个。我悲伤,自以为英雄救美……

唯一为我爱情做见证的只有那包保留着她体香的花茶,珍贵而深刻。我一直收藏着,直到永远。

初吻是美好的开始,却不见得有美好的结局。初吻美好,爱情的经历却曲折又坎坷,结局总不尽人意。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青春驿站·最新图文
青春驿站新闻
驿站精彩文章
驿站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