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青春驿站 > 情感飞扬 > 青涩恋爱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那时年轻

正文字体:  
日期:2005-9-25 来源:城市中国
内容提示: 那时,我还年轻。我骑上那已陪伴我许久的破车,奔着学校从容的使去,因为注定要迟到了。我习惯性的将右手伸进衣兜,单手骑车。她骑车骑的很快,象是在赶时间。

那时,我还年轻。

那是一个深秋的早晨,当我不情愿的从床上起来时,已是七点十分。

我要迟到了。我满心不悦,可还是背上书包,下了楼。

我骑上那已陪伴我许久的破车,奔着学校从容的使去,因为注定要迟到了。我习惯性的将右手伸进衣兜,单手骑车。乎的,我觉得衣兜里有些什么东西,拿出一看,令我十分恼火,那是昨天一份尚未写完的检查,而今天又迟到,天哪,我怎么如此不幸,祸事总是接踵而来。我猛的将那份尚未完成的检查揉成一团,愤愤的扔了出去。那纸团在前进中作了一个完美的上抛运动,在空中拉出一个完整的抛物线,我独自欣赏着,而不幸的事又发生了,那纸团的落点,给我引出了新的祸端。

那纸团在作完它那美妙的运动后,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一位女孩的头上。她骑车骑的很快,象是在赶时间。而巧遇总是这样的发生。那纸团在她头上弹了一下,落在了路边。我觉得真可笑,但又不敢笑出来。

那女孩回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无奈的耸耸肩,表示歉意,她什么话也没有说,转过头又去赶她的路。

我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了头,依然悠闲的骑着我的车,去学校接受新的知识和新的批评



一周过去了。

这天,我起的还比较早,背起书包,拿着面包,我上路了。

我依然悠闲的单手骑车,当然,另一只手帮助我享用那块久为了的面包。因为我经常起的很晚,早餐总是被耽误。面包很快被吃完了,我将包面包的纸揉成一团,又想扔出一道抛物线。这时,我想起了上周那条抛物线的不幸,决定还是将它扔进果皮箱里吧。我四处张望,前面马上到十字路口,而路边没有果皮箱。难道我又要将它仍出个抛物线,而后又砸在哪为女孩的头上,然后弹一下,滚到路边。我不禁想笑,可就在这时,巧遇又发生了。

十字口的红灯亮了,行人们纷纷停车。而我的胡思乱想使我对这一信号反应迟钝,我使出全身解术,使劲捏着车闸。车是安全的停下了,不过是接着惯性滑行一段后,撞在前面的一辆车而停下的。

车主是个女孩,那女孩回头看了我一眼。这一看,可吓的我魂飞魄散,难道真的这么巧,她正是上周那条抛物线的落点,也就是上周那个纸团所击中的目标。

“对不起,对不起,我实在是对不起“,我不知所措的说。

“不要紧了“,她笑笑对我说。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她看看我,看到了我手里那团尚未扔掉的纸团,又笑了笑。

我赶紧把纸团收进衣兜里,尴尬的说,“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这时,绿灯亮了,她骑起车走了。我赶紧骑上车追了上去,与她并肩,说“那天的事真不好意思”

“没关心啦,你又不是故意的”

随后,一段短暂的相互沉默。

“你刚才手里的纸团又是想砸谁的,会不会又是我呢?”

“不,不,那是准备扔到果皮箱里的”

“呶,那里不是一个果皮箱”

我骑着车,对准果皮箱把纸团扔了出去,那纸团准确的进了果皮箱。

我回过头来对她笑笑,她也对我笑笑。

接着,我们一起去学校了。



她叫Y,是X中学的,比我们中学稍远一些,而她家比我家稍远一些,因而,以后的巧遇是再所难免的。一周之中,至少有三天能遇到她,只可惜,都只是在早晨那匆忙的一瞬。在与她同去学校的路上,我们逐渐的相互熟悉了。

不知怎的,我早晨睡赖觉的毛病逐渐消失了,而与她巧遇的次数也逐渐增多了。每次巧遇,我都能过一个愉快的早晨。慢慢的,我觉得家到学校的路变短了,而且短的不能再短了,我只想,家为什么不再住远点。

深秋的一个下午,昏暗的天竟下起了雨,不过很小,犹如牛毛般的,窗外望去,仿佛一层薄雾笼罩了整个城市。睡完午觉,我背起书包,拿起雨伞,急匆匆的就往外走。母亲追着我说,“下雨天,骑慢点,骑车打伞,伞又大,当心点,别把别人挂住了”

由于下雨的缘故,下午的体育课也改在室内自习,虽然有些扫兴,但却帮我完成了当天的作业。赶巧我值日,只好等扫完地后才离开学校。这时,天已有些黑了,加上雨下的有些大了,较远的东西就辨认不清了。我顺着学校门口的小坡冲下,正巧侧面过来一辆车,好在我手急眼快,只是伞尖扫了那人的头一下。我急忙说“对不起”,那人连头也没回,继续赶他的路。

想起母亲的叮咛,我放慢了速度,悠然的往家骑。放眼望去,一切都是那样的萧瑟,昏暗的天,落了叶的树,朦胧的雨,微微的冷风。

“唰”的一声,一些路上的积水溅到了我的脚上。我抬头看去,一个骑车人正在急忙赶路,没有任何雨具。难怪呀。朦胧中,我觉得这人的背影似曾相识,不,而是有些熟悉,是她。

我急忙加速追了上去,悄然的将我的大伞给她分享了一半。她似乎感觉到了细雨的突然消失,侧过头来看看。惊讶的叫到,“是你”

她的车速减慢了,我的车速也减慢了。

“下雨天怎么也不拿雨衣”,我关心的问道。

“家远,我中午不回家”

“下回早晨出来,看天色不对,先备件雨衣”

“嗯”,她应到。

“看现在跟落汤鸡一样”

“你才是只落汤鸡”

她被我逗笑了。我看着她的脸,雨水已经打湿了她的脸,湿漉漉的溜号捶在额前,两鬓的黑发贴到了她的耳边,晶莹的眼睛上,睫毛已经润湿,玲珑的鼻子也微些红润,头上的雨水不时的从她的脸颊上滑过,加上她那可爱的笑容,是那么的可人,犹如出水芙蓉那样的清怜,娇嫩,实在令人心醉神移。

很快的,我快到家到了。

“你家还远,你先那我的伞回去吧”,我建议道。

“不了,不了,我已经很感谢了”

“不用客气了”,说着,我一把把伞塞给了她。冲着她笑了笑,扭头冲进雨中,拐向了我家所在的小巷。

夜里,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眼前总是浮现出那朵清怜,娇嫩的出水芙蓉。



这是一个大晴天,虽然天上只有几少朵白云点缀,然而深秋的冷风仍是那样的无情。放学后,我出了校门骑上车,可还未等我加速,我又下来了。路边,是她,手里拿者我那把大伞,秋风中,她那飘然的长发随风摆动,洁白的围巾与那长发为伍,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急忙迎上去,“噢,你怎么在这里”

“我是来向你还伞的,不过实在对不起,我不小心把伞给划破了““没什么”

“你现在回家吗?“她问我。

“当然”

“我们一起走好吗““好啊”

我们边走边聊,彼此的车都走的很慢,谈话成了主要的事情。等到我家的巷口时,天已彻底黑了下来。

“天已经黑了,我送你一程吧”

“好吧“,她并没有拒绝。

可是,我们走的更慢,谈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而她的话总给人一种欲言又止的感觉。

等到了她家楼下,我说,“明天见吧““上去坐坐吧”

“不用了”

“你是个好人”

我笑了笑,转身要走。

“你真是个好人”

我回头看去,她笑了笑,转身走了。

晚上,我又久久不能入睡。看看那把伞,破的地方已经补好,犹如一朵朵小花缀在伞上。

朦胧中,我不知自己是否入睡,只是眼前看到那朵清怜,娇嫩的出水芙蓉。



此后,巧遇逐渐的减少,但见面的次数却明显的增加了,我们不约而同的在我家门口,在我学校门口相遇;在她家的楼下告别,因为初冬的夜幕降临的早。

这天,我放学出了校门,恰巧她和一个男孩一起骑了过来。不知怎的,我的心里突然觉得不快,一种莫名的不快。她看到我,介绍说是她的同学,我冷冷的说了声“你好”。而随后,我们三个一起向着我家的方向走了。

到了第一个十字口,那位男孩说他要拐了,我头也没回,说了声“再见”,那男孩便离去了。

此后的路上,我几乎一言不发,只是她说我应。她似乎觉察到了我的不快,问我是不是不舒服,我说没事。就这样,我们象往常一样回到了各自的家。然而,我清楚的知道,她知我心里不快。

晚上,我又一次久久不能入睡。

“莫非那男孩是他的男朋友,这不可能,她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提过。

不,她有男朋友为什么非要告诉我呢?”

“不,这是她的新同学,他家在那个方向住。不,为什么是她的新同学呢?而他家又偏偏在那里住”

“不,莫非真是她的男朋友。。。。。。”

“不,还是新同学吧”

翻来复去,我说不清他是谁。

“我,我怎么这样呢。难道。。。。。。”

渐渐的,我记不清自己在想些什么,只看到眼前那朵清怜,娇嫩的出水芙蓉。



我不能再无动于衷,我该有所行动。不过,该怎么办呢。

“写封信给她,这,不大妥当吧”

“请她吃饭,有什么理由呢?不行,不行”

“和她一起去看电影,怎么开口?不行,不行”

“一起去逛街,荒唐”

“”

总之,我必须让她知道我是怎么想的。

这天放学,我匆匆收拾了书包,急忙赶到她的学校门口,看到她们尚未放学,我放下心了。我找了个较隐蔽的地方,看着学校的门口等她们放学,心里仆佟仆佟的直跳。

她们终于放学了,而我的心跳的更厉害。

她从学校里出来了,骑车便向家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青春驿站·最新图文
青春驿站新闻
驿站精彩文章
驿站热门图文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